男朋友太大疼的哭了,稚嫩宫交h - 信宜金融网 男朋友太大疼的哭了,稚嫩宫交h - 信宜金融网

男朋友太大疼的哭了,稚嫩宫交h

【摘要】女学生的求助林柔柔上课的时候,忽然感觉身体燥热,下体花蕊处麻痒难耐,隐隐还有蜜液渗出,不由得夹紧了双腿,眼神迷离的看向了讲台上的老师李明。 文学...

女学生的求助



林柔柔上课的时候,忽然感觉身体燥热,下体花蕊处麻痒难耐,隐隐还有蜜液渗出,不由得夹紧了双腿,眼神迷离的看向了讲台上的老师李明。





 文学

李明今年三十来岁,是城里来的支教老师,平日里对班里的同学特别关心,林柔柔对他素来就有好感,此时看到他棱角分明的脸庞,顿时羞红了脸。



面对突兀出现的强烈情欲,她心中懊恼交加,肯定是自己那不着调的爹,不知道又要勾搭哪个娘们儿,在水里下了药,上课之前被她误打误撞给喝了。



药效的发作,让她身体越来越热,纵使夹紧了双腿,私处的蜜液还不断往外反涌,滴落在大腿根处。



林柔柔已经有些按耐不住了,但是她知道不能在同学面前泄出来,只好强忍,不多时俏脸憋涨红,额头冒出了细密的汗珠,身体也微微的发颤,她咬紧了牙关,如果这个时候在教室里泄了,自己肯定会忍不住叫出来的....



“林柔柔,你怎么了?”这时,讲台上的李明刚好发现了她的异常,走了过来



她抬头去看,本想说没事,可看到李明眼眸中慈爱的关心,下体忽然悸颤,忍不住小声吞咽道:“老师.......我......难受......”



“哪儿难受?”



林柔柔还是个刚满十八的小姑娘,这种事儿怎么能说得出口,拼命夹紧着双腿,一言不发。



李明微微皱眉,虽不知道林柔柔是怎么回事儿,可看样子难受的要命,便说:“这样吧,我带你去医务室。”



林柔柔知道,这种情况只能靠男人下边硕大的玩意撞自己的私处才能缓解,去医务室能有什么用,可一时心里也没个主意,只好先跟了出去。



由于磕了春药的缘故,走路的姿势极不自然,特别是摆动时摩擦,让她瘙痒难耐,内裤很快就湿透了。



来到医务室,浑身疲软发热的她,直接坐在病床上娇喘了起来,眼神迷离且焦急,鬼使神差般瞄向了李明的下体。



看着情况愈发严重的林柔柔,李明眼神中露出了关切,赶忙道:“柔柔,医生没在,你哪里不舒服,直接跟老师说吧。”



李明亲昵的呼唤,林柔柔的心仿佛被融化了一般,情欲也汹涌而至,实在抵挡不住,也顾不上面子了,使劲儿抓住了下身的裙摆。



“老师......我.......下边......好像痒的厉害。”



李明闻言下意识朝她下身看去,透过被掀起的裙摆,内裤上好像布满了湿漉漉的晶莹,似乎还有东西在不断的往外流淌。



林柔柔虽然刚满十八,却是班里发育最好的一个,胸大臀翘,良久没碰过女人的李明,看到这么隐私的一幕,下身不禁支起了帐篷。



“老师,我真的好难受。”林柔柔一边说话,蜜臀不受控制的向上挺动,急的眼泪都出来了。



李明作为一个成年人,听到这种话难免心中躁动,但头脑清楚的很,避免被人看到,急忙转身将门反锁。



稍缓一下情绪后,面对反常的林柔柔,李明的表情变的严肃起来,道:“林柔柔,你实话告诉老师,这到底怎么回事儿”



这时林柔柔身体近乎爆炸,哪儿还能听的进李明的话,反倒是李明下体撑起的帐篷,让她产生了一种渴望被填满的欲望。



药效的强烈发作,使她精神开始变的恍惚,竟不受控制的扭动起了娇躯,同时眼神哀求的望着李明。



“老师,我身上好难受,求你帮帮我吧......”





第二章躁动的女学生



看着娇躯躁动不安,脸蛋红的将要滴血的林柔柔,李明胡思乱想的同时,心里也着急很,赶忙提高了嗓门,再次问道:“林柔柔同学,你至少要告诉老师是怎么回事儿,老师才能帮你呀。”



面对自己的老师,林柔柔实在讲不出来,犹豫了半天,吞吞吐吐道:“我不......知道,就是......下边很难受,像有团火在烧。”



说话间,眼神下意识偷偷往下瞄了一眼。



这时的李明眉头一皱,看着她不断收紧的双腿,心中隐约有了猜想,这小妮子应该是吃了啥催情的东西。



要知道这是在学校,自己的学生忽然发生了这种情况,他心里多少有些紧张,要是处理不好,恐怕会带来麻烦。



冷静下来的李明,眼神复杂的看了眼半裸着粉嫩娇躯的林柔柔,尽量让自己的语气变的平和,道:“柔柔,老师知道你很难受,要不......你自己用手指解决一下吧。”



说完,李明赶忙转过了身体,努力控制着自己的想法。



此时的林柔柔尽管难受的厉害,很想将手指插入私处使劲儿搅动,可为了面子,还是强忍了一会儿,最后实在抵挡不住药效的发作,偷偷瞧了一眼背对着她的李明,这才羞答答的将手指伸了进去。



她已经很努力控制了,但是当手指触碰到布满晶莹的花瓣时,依旧忍不住发出了压抑的声响。



开始她心中还有所顾忌,动作不敢太快,越是这样,那种想要泄出来的冲动就越强烈,为了得到解脱,索性牙关紧咬加快了抽插的速度,不一会儿就发出了嗯嗯啊啊的浪叫。



李明虽背对着林柔柔,可心里却难以淡定,因为除了此起彼伏的娇喘,他隐约还能听到蜜液都勾带出来的啧啧声,脑子里不由得想起了那两片含苞待放的花瓣,看了看胯下亢奋的老二,微叹了一口气。



“现在的孩子,可真够早熟的。”



然而也就在他内心煎熬,纠结无比时,一副滚烫的娇躯却忽然从身后贴了上来,他还以为是性欲作祟下产生了幻觉,顿时一愣,这时娇躯的主人已经抱着他扭动了起来。



原来是林柔柔实在抵挡不住春药的刚烈,手指逐渐变得不能满足,发情的她,眼睛都红了,只想找个男人赶快泄出来,于是便扑了上来,使劲儿将下体的麻痒的花瓣往李明大腿上蹭。



反应过来的李明,急忙伸手去推。



“林柔柔同学,我是你的老师,快松手。”



李明急了,可偏偏林柔柔正性欲高涨,非但不松,反而还伸手摸向了他胯下的老二,嘴里还嗯嗯啊啊的娇喘着。



虽是隔着裤子,可对于李明这个大男人来说,却是致命的诱惑,特别眼前这个发育早熟的女孩,还是自己的学生,忐忑烦躁的同时隐隐又感觉有些新鲜刺激。



挣脱不开的他,只好先任由林柔柔的抚弄,但心头却纠结的很,情欲跟理智在脑子里来回冲撞。



难道自己真要跟自己的学生发生那方面的关系?摇摆不定中,耳边又响起了林柔柔酥麻入骨的声音。



“老师,不行,我真的受不了了......”

版权保护: 本文由 信宜金融网 原创,转载请保留链接: http://www.xinyichashan.com/chaogupeizi/799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