惨被蹂躏的女兵系列小说-扯掉她的肚兜啃咬粉红的蓓蕾 - 信宜金融网 惨被蹂躏的女兵系列小说-扯掉她的肚兜啃咬粉红的蓓蕾 - 信宜金融网

惨被蹂躏的女兵系列小说-扯掉她的肚兜啃咬粉红的蓓蕾

【摘要】第二章 文学“那里痒得厉害……”李悦说这话时脸涨红得很,声音也越来越小。老刘顺着李悦指的地方看去,裤子下面包裸着神秘地带,加上李悦的话让人没法不多想,紧跟着他身下...

第二章


 文学

“那里痒得厉害……”李悦说这话时脸涨红得很,声音也越来越小。

老刘顺着李悦指的地方看去,裤子下面包裸着神秘地带,加上李悦的话让人没法不多想,紧跟着他身下的东西也弹跳了一下。

“怎么个痒法?给大爷好好说道说道。”老刘按耐住自己躁动的心情,努力让自己看起来很正常。

老刘是整个村里最会看病的,平时对她还不错,李悦见他也没有什么其他表情,更没有看不起她,索性就全部讲出来。

“我其实就是不知道为什么,自从我起了那个自行车,我就开始这样,有的时候不光是痒,还会出一下黏黏臭臭的东西在小裤裤上。”

老刘很认真的听李悦讲完,心里偷乐,这哪是病了,分明就是李悦现在这个年纪正是动情的时候,这里虽然大多是水泥路,但是还是少不了一些土路,颠颠簸簸的,大腿根挨着那个凳子上一摩擦,有了感觉罢了。

此时李悦坐在自己对面,由于诊断用的桌子比较高,李悦挺拔的上半身,几乎整个被桌子给托着。

看着李悦焦急的神情,老刘本想告诉她实情,但是看着她如此饱满的身材离至极不过一二十公分,老刘的心思有些活络了起来。

“来,大爷给你听听心跳。”说着,老刘不由分说,就将听诊器按在李悦的胸脯上。李悦微微一怔,但没想太多。

随着李悦的呼吸,老刘感觉自己手指触碰到的地方又软又暖,只可惜隔着一层衣衫。

老刘的听诊器都在李悦身上挪了几次,感受到老李的手在自己上身游走,李悦心中有股异样的的感觉:“刘大爷……还没好吗?”

“小悦啊,你这怕是得了性病,搞不好会要人命的,传出去也不好听呐。”老刘皱着眉头,一脸为李悦考虑的模样,大着胆子说这违心的话。

看着刘大爷紧张又严肃的表情,李悦一下慌了神,连忙抓住老刘的手。

“刘大爷,性病……性病能治吧?我才十八岁,我,我还没有谈过恋爱,我……”

李悦一下子慌了神,抓着老刘的手又滑又嫩,老刘心里乐开了花,没想到李悦被一吓变得这么主动。

老刘知道自己欺骗李悦是不对的,自己还是个长辈,但是在牢里这么多年,一直没碰过女人了,那地方真的憋得快生病了,他生病了不要紧,但是这里七大姑八大姨还指着他看病呢。

老刘自己在心里说服自己,决定不放过李悦,于是神情变得更加严肃。

“唉,这镇上是发展起来了,但是你这骑着车到处跑,自然就沾上什么不干净的东西,本来还不是很严重的,但是你拖了一个月,这时间长了难免会痒得难受。”

本来李悦就不太明白,现在经过老刘这样一说她自己也觉得老刘说的有道理,现在眼泪就在眼眶里打转。

“刘大爷,你可得救救我,你医术高明,你一定有办法的,求求你救救我吧。”

她一直没敢跟家里人说这些事,现在跟老刘一股脑全说了,仿佛看到救命稻草,抓着老刘的手不敢松开。

第三章


“哎哟,刚刚我也是听你讲的,猜了个大概而已,这种病还是要看看具体情况才能下定论,到屋里去,躺在里屋的病床上去,大爷给你好好瞧瞧。”老刘拍拍抓着他的手,看李悦着急的模样,安慰着哄道。

听见刘大爷的话,像是有了主心骨,听话的点点头,躺到了病床上。

看到李悦听话的动作,他深呼吸后,决定当一次恶人,大着胆子来到病床前,将手伸向李悦的裤子。

“刘大爷?你这是?”李悦虽然紧张,但是看着老刘伸过来的手下意识的抓住。

现在,老刘满脑子都是小姑娘的神秘地段,一张老脸变得和蔼可亲,哄着她道:“大爷给你看病,这裤子不脱怎么看?”

李悦犹豫了,她虽然不懂,但是她妈跟她说过,女孩子尿尿的地方不能随便给人看。

可是,她现在生病了,刘大爷是医生,应该可以吧。

“那,那我自己来吧。”李悦有些害羞,小脸比刚才还要红,第一次当着男人的面脱裤子,能不害羞吗?

李悦将裤子慢慢褪下来,只留下了一条小裤裤,小裤裤上还有蕾丝花边,老刘也没想到李悦里面穿得这么好看,裤子脱下来后确实有一股骚骚的味道,闻到这个味老刘的老二立马跳了起来。

“这,这样可以看我是不是病了吗?”李悦将头偏向一边,抿着唇,将小裤裤掀起一条缝隙,余光看着老刘。

她看不懂老刘现在是个什么表情,好奇怪,她的怪病好像又出来了,下面有些些涨涨的感觉,痒痒的,好难受,有感觉到有黏黏的东西要出来了。

“可以,可以看病了。”老刘吞咽了口唾沫,渐渐地他感觉到自己呼吸变得难以控制,随后他慢慢凑过去。

“啊,不要,大爷,不要碰啦,那个地方好脏哦。”李悦感觉到老刘的手指碰到了她的神秘地段,她像是被电击中一样,有些微微的颤抖,然后害羞又紧张的说到。

“我这里光秃秃的,我妈跟我说,跟我说男人碰了会晦气,运气不好。”李悦羞嗒嗒的抿着唇,一脸的纠结,她觉得老刘帮她看病对她挺不错的,于是好心提醒道。

老刘感觉到李悦的关心,心里有些愉悦,而且他发现李悦下面不像有过男人,发育的挺好,细细嫩嫩的,于是看着李悦一脸高深莫测的说:“你刘大爷我也是经历过大风大浪的人,只要能把你的病给瞧好了,我啊啥都不在乎。”

话音刚落,老刘就将手伸了过去,以看病为由,光明正大的占着小姑娘的便宜,这一来二去的下面老二也越来越不听使唤。

听着老刘的一番豪言壮语,李悦瞬间感动的热泪盈眶,这老一辈都是封建思想,老刘一点都不怕,就是为了想给她把病看好,一想到自己还扭扭捏捏的,觉得有些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于是主动将腿分开了些,方便老刘看病。

“刘大爷,我还有救吧?”她觉得很奇怪,以前她是骑自行车才会这样,现在她被老刘碰着也会有那样的感觉,而且比那种感觉强烈很多,她都想要叫出声了。
版权保护: 本文由 信宜金融网 原创,转载请保留链接: http://www.xinyichashan.com/chaogupeizi/798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