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的硕大挺进她的嫩蕊-肉孕妇高H - 信宜金融网 他的硕大挺进她的嫩蕊-肉孕妇高H - 信宜金融网

他的硕大挺进她的嫩蕊-肉孕妇高H

【摘要】张瑞 文学女生上下打量了我一眼,可一双漂亮的眼睛里,满是高高在上的神采,看着我的时候,就像是在打量超市里的商品一样。“嗯,还不错。”良久,她朱唇轻启,开口说了一句...

张瑞


 文学

女生上下打量了我一眼,可一双漂亮的眼睛里,满是高高在上的神采,看着我的时候,就像是在打量超市里的商品一样。

“嗯,还不错。”良久,她朱唇轻启,开口说了一句,声音很清脆。

对于她的这种眼神,我在夜场里面见的多了,早就已经习惯、免疫了,根本不会往心里去的。

她弯下身子,从包里掏出两份文件丢在我的面前,深邃的沟壑完全暴露在我视线内。

我恨不得将眼睛都塞进去观摩一番。

女生抬头刚欲开口,见我直愣愣的盯着她,随着我的视线下去才后知后觉。

纤纤玉手瞬间挡住了那道靓丽的风景线,脸色微红,眼中的厌恶之色丝毫不掩饰。

“算了,他不合适!”说着就要将文件收回去。

我这才反应过来,有些愕然的看了看一旁的苏姐,找个男公关还不让人看?什么怪脾气。

“张总,反正您这边也挺急的,他平时……”

后面苏姐直接趴在她耳边说了,我也没听清,只知道劝了好一会她才作罢。

女生重新拿起文件丢在我的面前,冷幽幽说道:“你看一下,如果没有问题的话,就签个字。”

不可否认,她的声音真的很好听,可是这个冰冷的态度,让我有些受不了。我又不欠你什么,凭什么对我这个态度?

心里虽然这样想,可我还是拿起了面前的文件看了一下,第一行字之后,我就愣住了。

结婚协议?她要跟我结婚?

我有点不太敢相信,也没搞明白苏姐和这个女生到底在玩什么幺蛾子。

协议还算公正,对我、对她都不吃亏。

当我看到只要自己与这个女人结婚三年,就可以获得三百万好处费这一条选项的时候,脑子顿时嗡的一下,有点发懵。

毕竟我做男公关,平均下来,一个月最多也就只能有7、8万左右的收入而已。

300万,需要我不吃不喝花费将近四年的时间,才有可能能赚的到。

拿了这笔钱,我不仅就能够将父亲的医疗费用彻底承担起来,甚至于如果还有多余的闲钱的话,还能自己开个小店当老板?

不得不说,这一刻我确实心动了。

更重要的是,这个女人在长相方面的确很不错,虽然我不清楚像这样的女人为什么会选择与我结婚,但这种天上掉馅饼的好事儿,傻子才会拒绝呢。

剩下有些什么内容,我看都没看,脑子一热就拿着笔唰唰地写下了自己的名字。

同时,我也知道了这个清高又漂亮的女生的名字——张瑞。

等我签完了字以后,张瑞把一份合同交给了,她自己也保留了一份,然后通知我说,三天后结婚。

苏姐临走的时候问我,以后还会不会去夜场工作了。她在说话的时候,眼睛里有一抹难以言表的复杂表情,似乎是舍不得我。

我冲着她摇了摇头,不过要是她有需要,我一定随叫随到。

听到了我的回答以后,苏姐的脸上,这才又露出了开心的表情。

我不知道,张瑞这么漂亮的女孩子,在知道我职业的前提下,为什么还要跟我结婚。

肯定是趋于某种原因,只是我现在并不知道而已。

婚礼并没有我想象中的那么盛大,她只是把一家人聚在了一起,在酒店简单的吃了一顿饭,就算完成了婚礼。

也是在这个所谓的婚礼上,我见到了张瑞的家人。

最引起我注意的却是一位30多岁的女人,岁月似乎没在她的脸上留下任何痕迹,漂亮的不像话,风韵犹存。

她的身上穿着一件紫色的旗袍,深V领,隐约可见胸前一抹雪白,一对山峰似乎能撑破旗袍跳出来似得,修长的美腿上穿着一条肉色丝袜。

这是一个尤物!

我后来才知道,她是张瑞的继母,叫梅香。

对这样的事情,我一点不感觉惊讶,现在的社会,只要有钱,真的可以为所欲为。

别说男人了,就连女人,也想找个年轻好看的玩玩,不然我这一行怎么生存下去。

张瑞上面有三个哥哥,他们全都继承了老爷子的优良传统,娶的全是美艳的小娇妻。

让我觉得有些奇怪的是婚礼酒席上并没有见到张瑞的侄子、侄女,我也不好多问。

我能跟张瑞结婚,她父亲张国栋是真的高兴,期间喝了很多酒,不过他的酒量还真不错,一瓶白酒下肚,竟然没醉。

等我们出了酒店,被风吹过之后,他就有些受不了了,立刻趴在一旁吐了起来。

梅香连忙跑过去,弯着腰,拍打起了张国栋的后背。

她弯腰的举动,正好落在了我的眼里。

这样的一个举动,让她不自觉的崛起了臀,圆润的臀部,似乎要把旗袍撑破了似得,形状被清晰的衬托在了旗袍上。

圆润的臀部下,是一条被蹦到极致的美腿,郁郁葱葱,没有一点赘肉,就像是上天最完美的杰作一样。

我做男公关的时候,自问见识了足够多的女人,形形色色什么样子的没见过?

可是,梅香的出现,让我就像是发现了新大陆一样,心里对张国栋是羡慕的要死。

能把她压在身下,那是多少男人梦寐以求的事情啊。

张国栋吐了好一会才站了起来,不过走路的时候,却是摇摇晃晃的,梅香一个女人家,根本就扶不住他。

我只能跟梅香合力扶着张国栋回家,终于把他给放倒在床上。

这个时候,我才发现,自己已经出了一身的汗。

“真是辛苦你了。”

梅香也是气喘吁吁的,胸脯剧烈的鼓动着,漂亮的脸蛋上,挂满了汗珠,香汗淋漓的样子,诱人犯罪。

“那个…呃…没事,这是我应该做的。”

虽然我跟张瑞是假结婚,可既然已经举办了结婚宴席,从某种意义上说,我就应该这样叫她。

只不过,喊一个比我只是大不了多少岁的漂亮女人妈,我觉得怪怪的。

“你还是跟小瑞一样,喊我香姨吧。”

她一边给我说话,一边从衣柜里拿出了一身干净的衣服:“看你出了一身汗,快去洗洗。”

这一身衣服是张国栋的,我们两个体型差不多,倒也勉强能穿。

张瑞不在这套房子里住,我的本意是回家再洗,可是张瑞跟在我身后说我的身上有汗,很臭,不让我坐她的车。

没办法,她都那样说了,我只能照做。

他们家真不愧是有钱人,浴室装修的都很豪华,里面有一个很大的浴缸,可以同时让两个人泡澡。

把淋浴打开放水的时候,我麻利的把衣服脱了下来,沐浴露的香味跟梅香身上的味道几乎一致,仿佛梅香贴在我身上一般。

突然,我看到了浴缸的旁边,藏着一个东西,虽然只是露出了一节,可是却被我一眼认了出来。

这是一款女用的情趣用品,我的兴趣顿时就来了。

这个东西应该是昨天才用过,还没来得及洗,上面还沾着液体风干后留下的痕迹。

我脑子里,满满的都是梅香自己在浴室,娇唇中缓缓吐出轻媚的声音,根本挥之不去。

女人三十如狼、四十如虎,五十走路吸风、靠墙吸砖、坐地吸土。张国栋年纪大了,无法满足梅香,她自己用一些工具,也不是不能理解的。

说不定在这里还能用我在夜场的所学跟梅香能有一段发展呢?

张瑞不耐烦的声音打断了我的思绪,催促我赶快洗,回去了还有重要事做。

浴巾上还残留着梅香的几丝长发,我缓缓包裹住小腹的灼热轻轻摩挲,就如她嫩滑的小手在爱抚一样。

邪恶的念头在我脑中萌发扎根,无法遏制地疯狂生长起来。

我要不要在浴巾上给她留下点小礼物?

我的脑中不可遏制的全是这种想法。

因为只要我一想到梅香用这条浴巾,擦拭全身甚至于下体的香艳画面后,我就忍不住产生了种异样的快感。

共赴巫山


想到这,我深吸口气,瞅着周围反正也没什么人,鬼使神差居然真的走到墙角,用右手缓慢律动起来。

等到泄火过后,我脑子突然清醒起来,要不还是洗掉吧?

我正想着,浴室的玻璃门上就传来敲击声,慌忙将浴巾挂回去。

“有…有什么事吗?”我尽力平复自己的声音。

“俊勇,是我。”

梅香诱人的声音传了进来:“你先把门打开一下吧,我要进来拿东西。”

“啊?那梅姨你先等等吧,我还没有穿衣服!”

我连忙说着,顺便把干净的毛巾从架子上扒了过来,就开始在身体上擦拭。

“怕什么,我又不是没看过男人的那东西,你遮着点就行了。”

梅香说完,浴室门居然就被打开,这一幕震惊的我下巴差点没掉到地上去。

“我有钥匙。”

仿佛知道我在想什么,梅香咯咯笑着,裹在睡衣里的胸部就如同汹涌的热浪。

随后,她的视线很快就扫过了我的上半身,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还没适应浴室中升腾着的热气的关系,梅香的俏脸看着红红的,轻声笑道:“没想到你的身材还挺不错的。”

“咳咳……”

虽然我早就已经习惯女人的这种眼神了,但在此时此刻我还是感觉有点尴尬。

“这浴巾……”

突然,像是注意到了什么,梅香脸色浮现出红润:“这是我用的吧?”

听到她这么说,我心里也稍微松了口气,至少梅香还没注意到我用她的浴巾做出来的龌龊事。

为了转移话题,我只能以不小心认错为借口将话题带了过去,并且还故意指着之前看到的情趣用品,佯装不解的问道:“梅香姐,请问一下这是些什么东西啊?”

接着,就看到梅香啊的一声,跑过去一把收起了那些玩意儿瞪了我一眼,丢西那浴巾转眼间就没人影了。

由于张瑞催的急,我也忘掉了浴巾上那点事,手忙脚乱的穿好衣服出去了。

给眼露嗔意梅香道别了以后,我跟着张瑞一起回到了婚房。

婚房布置的特别好,虽然不怎么豪华,却特别的温馨,有一种家的味道。

让我这个漂泊在外的游子,倍感温馨。

“我睡哪儿?”

见张瑞坐在沙发上打开电视,绝美的脸蛋上,全是平淡、冷静的表情,我忍不住开口问了一句。

我虽然一无是处,没什么本事,可却有自知之明。

我们两个是趋于某种利益,所以才假结婚的,跟张瑞同床共枕这种事情,根本是不可能发生的。

而且,从她对我的态度、看我的眼神里,也根本没打算让我跟她睡在一起。

语气装作什么都不知道,等着张瑞告诉我睡在哪里,倒不如我主动出击,自己问她。

果不其然,跟我心里想的一样,张瑞听了我的话以后,脸色古怪的看了我一眼,可她漂亮的眸子深处,却有一抹隐晦的欣慰,然后指了指旁边的门,朱唇轻启,道:“你睡那间房,除了我的房间不能进之外,别的地方,随你进出。”

“我的私事,你不许过问。”

“衣服、被褥、洗漱用品,我也全都给你准备好了,你以前住的地方,以后就不用回去了。”

“以后咱们两个一起出门,你要表现出一副很喜欢我的样子,可回到了家里之后,你不许靠近我。”

听着她滔滔不绝的说着,好像怎么说也说不完似的,我把这些条条框框的东西全都给记在了脑子里。

没办法,毕竟他是我的金主,300万对我来说那可是一个天文数字,足以改变我的人生。

在我们农村,种地靠天吃饭,每年的收成也没几个钱,可一样活的好好的,很开心快乐。

当我有了这300万之后,不仅仅可以解决父亲的医药费,而且剩下的钱也可以让我很好的在农村生活着。

大城市的生活虽然很好,可我始终感觉,我不属于这个地方,而且,想要在上海立足,也不是那么容易的。

活的那么累,而且还赚不到几个钱,倒不如回老家的农村潇洒自在。

在这一瞬间,我的心里就已经打定了主意。

跟着张瑞在一起的这三年时间里,我也可以在夜总会里继续赚钱,等三年之期已到,我就拿着这一笔天额数字的巨款,回老家养老。

说了有三四分钟,张瑞才终于把他的所有要求全部说完了,然后又问我,记不记得她刚刚说过什么?

我点了点头,告诉她说:“具体是什么我记不太清楚,但是我却记了一个大概,整体的宗旨就是在外面,咱们两个是恩爱的夫妻,在家里,你是你,我是我,我不能用丈夫的名义对你进行任何的侵害。”

张瑞点了点头,绝美的脸上闪过一道欣慰的笑容,指了指旁边的沙发,让我坐。

随后她就拿出了手机,我不知道他在手机里面翻找着什么东西,找了差不多有七八分钟左右的样子,她漂亮的眼睛里,才终于闪过一道,欣慰的亮彩。

可同时,她绝美的脸蛋上面,竟然有一抹隐讳的羞红。

我心里正在奇怪,张瑞她在手机里究竟看到了什么的时候,65寸的液晶电视突然黑了下来。

卡顿了三四秒之后,重新变亮。

这个时候我终于知道了,张瑞刚刚在干嘛了,原来她是在用手机对电视进行投屏。

很快的,电视屏幕上,就出现了人物画面。

刚开始的时候,是一个漂亮的女人,正坐在椅子上进行访谈。

看到这里,我的眼珠子都瞪出来了,难以置信的看着张瑞,心里掀起了一阵惊涛骇浪。

她要干嘛?

刚刚才明确的说过,不允许我侵犯她,可是,她现在就往电视上投片子给我看。

这也太刺激了吧!是要故意考验我吗?

还是为了让我故意违反合同,让我赔偿她三倍的违约金?

我的心里面现在充满了疑问,简直是如坐针毡,根本不敢去看电视的画面,生怕自己一个控制不住,会把她摁在沙发上……

刚开始还行,可是到了后面,电视的男女主角切入正题之后,那个女的嗓子里面发出了嗷嗷叫的声音,简直太刺激了。

就像是一下子往我身体里面打了一针鸡血似的,瞬间就有了男人的反应。

我看了一下张瑞,她那一张绝美的脸颊上,也是红扑扑的。

“你慢慢看,我先去洗个澡。”她缓缓靠近,热气吐在我的耳根子上,痒痒的。

说完,转身走进了浴室,紧接着就传来了一阵阵流水的声音。

版权保护: 本文由 信宜金融网 原创,转载请保留链接: http://www.xinyichashan.com/chaogupeizi/794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