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公共场合高H小说/男女高H肉小黄文教室 - 信宜金融网 在公共场合高H小说/男女高H肉小黄文教室 - 信宜金融网

在公共场合高H小说/男女高H肉小黄文教室

【摘要】你可不要乱来 文学都一下子被挤得跳了出来!就像是一只大白兔跳出草丛。顿时,我都感觉自己像变成了一头大灰狼,恨不得嗷呜一声就扑过去。陈水花赶紧把那只...

你可不要乱来


 文学

都一下子被挤得跳了出来!

就像是一只大白兔跳出草丛。

顿时,我都感觉自己像变成了一头大灰狼,恨不得嗷呜一声就扑过去。

陈水花赶紧把那只狠狠塞了进去,它被挤得都变形了,我看傻眼了……

“看啥看呢?赶紧给我看肚子!”

陈水花生气地说。

我咳了两声,接着就装模作样进行诊治。

我不动声色地把摄像头放到一个隐蔽位置,给她开了点药。

然后,鼓起勇气说:“水花婶,你这是急性肠胃炎,虽然不很严重,但因为肠胃抽紧,导致腹部肌肉都有些抽筋,所以让你觉得更痛苦。我给你揉揉肚子放松一下,方便不?”

陈水花有点迷离地看了我一眼,看得我有些心虚。

她说:“行,那你给我揉揉肚,我疼得实在受不了了。”

她扭身仰躺在床上,把两只手拿开。

我伸手按在她的肚子上。

虽然还隔着薄薄的睡裙,但能感到她肚子很光滑很温暖,也挺结实,稍微按一下弹性十足。

我给她轻轻揉起来。

揉着揉着,她虽然还发出一阵阵哼唧声,但没那么痛苦了。

本来苍白的脸蛋泛起红晕,看我的眼神也有点迷离。

我们两个人的目光一接触,她立刻闭上了眼,显得有点慌乱。

我的手渐渐地往她的小肚子下边摸,都快接近她的胯骨。

一边摸着,我还一边用手指轻轻拨弄她的肚脐眼。

女人的肚脐眼其实也是一个敏感区域,带有技巧性的抚摸可以产生一种电麻感。

这种电麻感会深入她的敏感区域,让她动情。

陈水花的哼唧声越来越大。

她还轻轻地咬住下嘴唇,脸上透出享受的神情。

娇躯微微扭动.

这是一具我平时可望不可及的玉体,想不到现在却在我抚摸下像蛇般扭动.

我挺自豪。

我一边摸一边问:“水花婶,现在感觉怎么样?舒服些没有?”

她喃喃说:“舒服,挺舒服的,就是……就是……”

我故意问:“就是什么?”

她用力咬了咬下嘴唇,不说话了。

我越来越大胆,轻轻地拉起了她的裙子。

她一双洁白如雪的玉腿,渐渐在我眼前展现……

陈水花似乎没察觉,随便我干什么。

一双大白腿都快要露出来的时候,她忽然发现什么,一下子就按住我的手。

她睁开眼,紧张地看着我。

“张小贵,你要干嘛?”

“水花婶,贴着衣服按摩会影响疗效,要直接按你肚皮,你会感觉到更舒服的。试一下好吗?如果没有更舒服,就不直接贴肚皮按了。”

她还在犹豫,但抓住我的手却稍微有所松动。

我轻轻地就把她的裙子给掀了起来。

她叹了一口气,嘀咕着说:“你可不要乱来。”

说着,就把手给拿开。

裙子掀开之后,我瞪大眼睛,丹田涌出一股烈火。

本来我已经有些茁壮,现在更加受不了。

女人穿着的紫色小裤衩真太迷人了,而且还是微微透明的那种。

衬着她洁白的腿和肚子,更彰显出一股充满诱惑的力量。

更别说从薄薄布片里透出的风景,我快把持不住了。

这只是昙花一现。

陈水花很警觉,立刻拉过旁边的被子,把她的风景给盖住了,只露出圆溜溜的小肚子。

我把手按在她肚子上边,直接接触,感到那里的皮肤更光滑火热。

我轻轻按揉着,继续用手指拨动她的肚脐眼。

女人颤抖得更加厉害了……

004 你给我滚


她两只洁白的脚丫子都紧紧扣起来,两手也抓住床单,就像在忍受什么。

我问:“水花婶,你现在是不是感觉更舒服了?”

她轻轻嗯一声,眼睛紧闭。

这会儿却没用力咬下嘴唇,樱桃小嘴微微张开喘着粗气。

她这样更迷人,我更心动。

我的手在她小肚子上一边按摩一边朝下滑去,手掌边缘都碰到了她的小裤衩。

时不时还从细柔草丛边上滑过去,每次这么一划,她浑身就会打个激灵。

无意中,我发现她的小裤衩像在水里泡了一样。

我越来越大胆,干脆把手伸进去。

她大吃一惊,赶紧夹住双腿,再次瞪大眼睛看着我。

她的手也按在我巴掌上。

“不……不要!”

我装着没听见,继续在那里用手指轻轻摆弄。

她又受不了了,长长叹了一口气,双腿也不知不觉打开。

我这么瞅着,看来计划就要成功了。

徐桃花完全抵挡不住我的攻势。

她眼睛微微张开,泛出泪花。

忽然,我又觉得她很可怜。

其实在我印象中,水花婶是个很不错的女人。

虽然她老公很凶,有点鱼肉乡里,但她总会帮助村里需要帮助的人。

我现在却要和着杨柳姐来欺负她,是不是有点不是人?

但摸着女人身上最宝贵的地方,又控制不住自己。

她忽然挺直上半身,用力抓住我的手臂。

我惊讶地发现——

她的身体也太敏感了吧?

不过这也让我再也无法控制,一下子就扑到她身上!!

我把她裙子掀到她脖子上边,紫色罩儿和里头裹着的汹涌,深深刺激了我的眼睛。

我抓住它们,就狠狠掐着。

女人呆住了,傻乎乎看着我,似乎不知道我在做什么。

她没有反抗也没有挣扎,似乎并不拒绝我。

我都色心包天了,双手往下一伸,一手拉我裤头,一手扯她那紫色的小布片。

扯下来了!

我气喘如牛……

我以为就能够占有水花婶了,她却忽然醒悟,打了我一巴掌就把我推开。

她气愤地说:“你到底想干嘛?张小贵,你不是来给我治疗的,你是来欺负我的!”

女人完全清醒过来,赶紧抓过毛毯,又再次盖住自己。

她还指着我说:“你赶紧给我滚!”

我尴尬透顶。

我惊慌地说:“水花婶,对不起!我没有忍住……我不是有意的。”

陈水花打断了我:“滚!”

我只能收拾药箱,狼狈地跑出去了,在此之前不忘把摄像头带走。

一口气跑到外边,呼哧呼哧直喘气。

一时间都不知道如何是好。

水花婶不会把这件事跟她老公说吧?

或者干脆宣扬出去?

那样,我就没办法在村里呆下去了。

我都有点恨杨柳姐了,都是她害我做出这件事。

说到曹操曹操就到。

杨柳姐突然出现,二话不说就问我要了摄像头,连接手机观看。

然后她有点不满:“功亏一篑呀,你差点就把她上了。你操之过急,不应该这么快扑上去的……突然就这么一扑,换成我,我也害怕呀!张小贵,你还真是一个急色鬼。”

我很难堪,扭头就走。

她赶紧跟上了我。

“你不要着急,这第一次不行,第二次肯定就行了。”

我恨恨地说:“还有第二次?万一你婆婆跟你公公说了这事,我会被他揍死!”

杨柳姐一阵冷笑。

“你放心,我保证她不会说,她很爱面子。这种事说出去多丢脸?而且是在她房间里,她也说不清楚的。你回去休息吧,我给你安排第二次,这次非得把她给弄上手不可!行了,我先走了。”

她扭身就走。

看着她那裹在牛仔裤里挺翘的屁股一扭一扭,我真恨不得扑过去,立刻把她拖进小树林……

我心乱如麻回到卫生所。

又过了两天,杨柳姐打了个电话给我。

“张小贵,机会来了。陈水花她要跟几个娘们去山上采蘑菇。你跟上她们,找个机会跟他装不期而遇,就说你要去山上采草药什么的,然后看看能不能够跟她制造暧昧。”

我说:“杨柳姐你疯了?又不单单她一个人采蘑菇,还有其她女人呢!我咋整暧昧?”

杨柳姐没好气:“你这猪脑子,就不会好好想想?她们采蘑菇不可能老在一起,肯定会划分区域,一人一块。到时你跟她打招呼,也不定要做啥,就看看她态度,增加感情,懂了吧?”

我无可奈何地答应了,事实上我也很想再去看看水花婶。

这几天,我脑子一直徘徊她那雪白的玉体,还有她双腿张开时我看见的风景,太迷人了。

一想到这,我都血脉贲张。

我进山了,很快我就发现那几个娘们,她们刚到了有比较多蘑菇的地方,在那里划分区域。

她们商量好了,水花婶继续朝深山处走去。

越往里树林就越密,等这几个娘们都各自走远了,我的机会就到了。

还真能跟水花婶亲热就好了。

上次她其实也不是很拒绝我,就像杨柳姐说的那样,是我有点操之过急。

看着她那绷在裤子里那圆滚滚的摇晃不止的臀,我忍不住就大步扑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