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颗乳球互相挤压/百合女女互磨豆腐高潮 - 信宜金融网 四颗乳球互相挤压/百合女女互磨豆腐高潮 - 信宜金融网

四颗乳球互相挤压/百合女女互磨豆腐高潮

【摘要】第三章 文学哗哗哗……那声音不大,但是直往王强耳朵里钻,让他脑子里不禁幻想那场景,心头火热得紧。“你解完手赶紧出去,我还要洗澡呢。”王强浑身的肌肉...

第三章


 文学

哗哗哗……

那声音不大,但是直往王强耳朵里钻,让他脑子里不禁幻想那场景,心头火热得紧。

“你解完手赶紧出去,我还要洗澡呢。”

王强浑身的肌肉紧绷,他现在没穿衣服,而且又有了生理反应,若是让王雅琪看到,铁定尴尬。

王雅琪长出一口气,嘟着嘴抱怨道,“马上马上,有孩子真麻烦,上厕所都不能随心所欲。”

“你更麻烦,我洗澡都不能随心所欲,赶紧出去!”王强催促道。

王雅琪悄悄瞥了一眼王强,估计自己这个姐夫是害臊了,虽然是个瞎子,可是还有脑子,这玩意看不到,还能想不到吗。

不过自己姐夫的身材还真好啊。

王雅琪扯过纸巾,从神秘地带一扫而过,边擦边说,“姐夫,我只听人说过胸肌腹肌,原来你后面也有肌肉啊。”

王强无奈,只能催促她,“快出去吧,小心地滑,摔个狗吃屎。”

“我没那么蠢的,走个路还能……啊!”

王雅琪刚起身往外走,却不巧一脚踩到肥皂上。

王强听到声音,立刻转身,因为当过几年兵,他的身手异常敏捷,一把将王雅琪搂在怀里。

王雅琪也处于本能胡乱地伸手一抓,却抓错了地方,她抓了个满手。

“嘶……”王强倒吸一口凉气,那个软嫩的小手让他整个人都有些僵硬。

这一拽不要紧,王强竟然把搂在怀里的王雅琪松开了,瞬间一声巨响。

砰。

王雅琪坐在了地上,痛苦的她小脸都白了,“好痛。”

说着,她扭头怨恨的看向姐夫,却发现她手里抓着的东西,登时吃了一惊。

姐夫这东西,怎么会这么大!

“松手!”王强低喝一声。

正发呆的王雅琪瞬间惊醒,羞臊万分的松开了手,一脸慌乱的低下头,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王强则是赶忙转过身去,“还不赶紧出去?”

王雅琪慌忙要爬起来,谁想这么一动,竟是感觉腰上一阵钻心的疼,她眼泪当时就出来了。

“姐夫……我腰可能摔折了!”

这话可给王强吓一跳,他顾不上装瞎,慌忙伸手摸了一下王雅琪的柳腰,轻轻一揉,惹得女人一声哀鸣。

“呼,死丫头,吓死我了,你这是扭伤不是折了。”王强松口气。

他是按摩师,这点经验还是有的,王雅琪被王强抱起来,饶是再大大咧咧,也有些脸红。

本以为自己被放在床上之后,应该就没事儿了,谁想王雅琪却感觉一双火热的大手,在扒自己的裤子!

王雅琪慌了,难道王强刚才被自己抓的兴起,要趁她不能反抗,强行跟她……

可他是她的姐夫啊!

王雅琪娇躯惊颤,感觉到自己的小裤衩都要被扒下来了,她忍不住了,紧张道,“姐夫,你干啥呢……”

王强将王雅琪的衣服掀起来,满头黑线,“你想啥呢,我这是要给你按摩,治疗腰伤!”

王雅琪羞臊的将脸埋在枕头里,不敢吭声。

王强则是将两手搓了片刻,然后把手放在王雅琪的后腰上,轻轻一揉。

“唔……”王雅琪两条修长美腿猛然并紧,小心脏狂跳,暗叫一声好烫。

“怎么了,是不是我弄疼你了?”王强赶忙问道。

王雅琪脸红:“没,继续。”

王强没多想,施展自己平生所学,为小姨子排忧解难。

他的手上长着茧子,略显粗糙,每滑过王雅琪娇嫩肌肤,就让她全身都发颤。

王雅琪心中暗骂,“不过几天没有碰男人而已,怎么这么浪,姐夫才只摸了一下后腰而已!”

王强心里其实也很难受,王雅琪的皮肤实在是太嫩了,滑溜溜的,让他想使劲又舍不得,想离开又不甘心。

幸好这只是后腰,要是按摩全身,他还不得疯掉。

“姐夫,你别光揉腰,我刚才可是摔了个屁蹲儿,所以你往下按摩按摩。”王雅琪羞涩的声音传来。

王强打了个激灵。

叮咚。

就在此时,门铃突然响了,吓得王强腾的一下子起身:“会不会是你男人来了?”

王雅琪也有些慌乱,要是被自己老公发现自己和姐夫单独待在家里,还是这幅德行,不多想才怪!

她拉过薄毯盖上自己的娇躯,而王强则是迅速拿起导盲杖去开门。

等把门打开,王强愣了。

第四章


外面站着一个女人,或者说女神!

这女人足有一米七的身高,酒红色的大波浪,瓜子脸,樱桃红唇,带着大黑框的墨镜。

“王雅琪是住在这里吗?我是她的好朋友,叫蒋方婷。”

这女人说话的时候,脸上表情很冷淡,举手投足之间,都带着一股优雅和高傲。

只是她的头微微歪着,王强一瞬间就判断出,这姑娘睡觉落枕了。

本来给王雅琪按摩就够刺激的了,没想到现在又出现了一个如此性感的尤物,而且还是他一直以来的梦中情人。

他尴尬的微微侧身,“我认识你,在雅琪的生日聚会上见过你,请进吧。”

“看来你记性不错。”蒋方婷随意客套一句。

王强却默默的想着,可不是记性不错吗,我每次自己动手解决,脑子里幻想的都是你。

蒋方婷进门换鞋,因为她穿的是包臀短裙,坐下的时候一抹白色从双腿间露出来。

虽然知道偷看很不好,可王强就是挪不开自己的眼睛,甚至忍不住咽口水。

咕咚。

听到声音,蒋方婷下意识双腿并紧,同时皱眉抬头。

王强也有些慌了,面对一脸厌恶的蒋方婷,他举起了手里的导盲杖,顺便扶了扶漆黑的墨镜。

蒋方婷一愣:“盲人?”

“是……是啊。”王强赶忙就坡下驴,然后继续偷偷打量。

见蒋方婷不再追究,而且已经换上拖鞋,王强赶忙告知了王雅琪的房间。

蒋方婷淡漠的道了声谢,优雅的转身走了。

从进了屋子,王强跟她的对话甚至都没超过三句。

不过王强能理解,这女人一看就是身居高位的那种,若不是因为跟王雅琪很熟,估计他连见到也不可能,更何况是说话了。

默默跟在蒋方婷后面来到次卧,见到王雅琪,王强忽然反应过来一件事。

王雅琪的衣服还没穿上,要是让蒋方婷见到,估计会误会。

好在,这妮子盖着毯子呢。

正在哄孩子的王雅琪见到进来的人竟然是自己的好友,也松口气,“是婷婷啊。”

“嗯,听说你被王兴欺负了,我来看看。”蒋方婷语气十分不好,坐在王雅琪的旁边,“怎么,都被打的卧床不起了?”

王雅琪红着脸偷瞧了一眼旁边的王强,“哪儿啊,是我腰摔伤了,我姐夫帮我按摩呢。”

“姐夫?按摩?”

蒋方婷听到这两个词汇,顿时脸色难看起来:

“你从哪认识这么多乱七八糟的人,而且生病了不去医院,做按摩干什么,我最恨这些打着按摩幌子,实则只是为了摸女孩子占便宜的家伙了!”

说着,蒋方婷毫不客气的给了王强一个厌恶的眼神。

王强一阵蛋疼,这女人自从进门就没跟他说过几句话,现在却直接把他归类到骗子、猥琐怪那个行列中去了。

真是太过分了,就凭我这张帅气的脸,也不适合当痴汉啊!

泥人还有三分火气呢,王强此时大步上前,“妹子,我是雅琪她姐姐的未婚夫,所以喊我一声姐夫,不合理?

我的按摩技术也是有证书的,甚至还参加过医师协会的考核!

现在你来我家坐了不到五分钟,不但恶意揣测我和雅琪的关系,竟然还贬低我的工作,是不是太侮辱人了!”

这话说的头头是道,就算是蒋方婷也觉得自己很没道理。

但她生性高傲,不肯轻易就这样低头认错,“你说你是按摩师我就要相信,有本事展示给我看!”

王强十分自信:“好,那我就跟你打个赌,如果我能将雅琪治好,你要跟我道个歉!”

“如果治不好呢?”蒋方婷问道。

王强笑了:“不可能治不好,不过为了安你的心,我可以答应你,如果治不好,我以后天天给你骑。”
版权保护: 本文由 信宜金融网 原创,转载请保留链接: http://www.xinyichashan.com/chaogupeizi/790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