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你下面小嘴喂我喝粥/含着她的小核一阵啃咬h - 信宜金融网 用你下面小嘴喂我喝粥/含着她的小核一阵啃咬h - 信宜金融网

用你下面小嘴喂我喝粥/含着她的小核一阵啃咬h

【摘要】第四章 文学彼时,乔云曼已经准备好了饭菜。孙成看着桌面上的早餐,心中暖洋洋的。五年前老伴走了之后,他就没怎么好还吃过早餐,如今,家里难得多了些许女人味儿,...

第四章


 文学

彼时,乔云曼已经准备好了饭菜。

孙成看着桌面上的早餐,心中暖洋洋的。

五年前老伴走了之后,他就没怎么好还吃过早餐,如今,家里难得多了些许女人味儿,竟让孙成,一时无所适从。

孙成毕竟是做老师的,长时间与学生接触,他自然是知道怎么聊天,能够挑起学生的话头。

随意找了几个话题,乔云曼很快就敞开心扉,客厅内充斥着欢声笑语,看着乔云曼那如花的笑颜,孙成不禁迷醉其中。

吃好饭后,乔云曼本想起身收拾碗筷,但却被孙成阻拦,他随意找了两道题给她做,接着,他就起身洗碗。

孙成不站还好,一起身,顿时,又看到乔云曼那雪白饱满的双峰……他这心里,顿时小鹿一通乱撞,身下,都热乎乎的开始发涨。

情不自禁的继续窥探着那幽深沟壑下的秘密,乔云曼许是察觉到了异样,抬头去看孙成,却瞧见自己的老师,正努力的弓着腰,眼神看向自己胸前的坚挺。

孙成胯下微微凸起,乔云曼不是未经人事的小姑娘,怎么会不知道那凸起所代表的含义是什么。

这老家伙,她倒要看看他想干啥!

出于少女的戏弄,乔云曼刻意弯了弯腰,使孙成的视线更加开阔。那粉嫩的乳罩和雪白的双峰狠狠刺激着孙成的每一根神经,令他激动不已。

孙成哪里想到,自己此时的心思,竟被乔云曼全部看透,她怕老师看不清楚,还刻意扭了扭柳腰,这一下,刺激得孙成脑袋都嗡得一声。

手一滑,原本拿着的碗筷更是七零八落得碎了一地。

“啊——”

客厅内的两人都吓了一跳,崩起的碎瓷片在孙成手上划出血淋淋的一道口子。

孙成都吓懵了,在自己女神,面前,出了这么大一个洋相,这可真是丢死人了。

乔云曼却一脸愧疚,要不是她玩心大起,也不至于让孙老师受伤。

“孙老师,您家有纱布吗?我给您包扎一下吧?”

乔云曼怯生生的问,她娇软的声线都有些颤抖。

“有,在我卧室的柜子下面。”孙成见状,心头一酥,手上的伤,好像也不那么疼了。

乔云曼很快就找了纱布出来,她支支吾吾地跟孙成道歉。

“对不起,孙老师,我应该来收拾碗筷的,要不然,您也不至于划伤。”

孙成见状,揉了揉乔云曼柔软的发。

“没事,也怪老师手没拿住,吓到你了吧?”

二人默契的都没有提起刚才偷看的事儿,乔云曼把孙成扶到沙发上后,一双玉手,灵活的从药箱中拿出消毒水,捧起孙成的手,慢慢擦拭着上面那道触目惊心的口子。

这消毒水一上手,顿时给孙成疼的是倒吸一口凉气,但美人就在眼前,孙成也不好意思呻吟出声。

他强咬牙忍着刺痛,目光放在乔云曼身上,却见她撇着小嘴,一脸认真得给他消毒。

乔云曼的眉眼特别漂亮,跟当今一线的女星比起来,都有过之而无不及。

兴许是看出孙成隐忍着疼痛,乔云曼,贴心的在孙成手上轻轻呼气,想要缓解他的疼痛。

可孙成的胯下,却直接涨了起来,空气中,还残余着乔云曼吐出的兰芳,他不禁轻声大口吸气,想要把这香气,全都“饱入私囊”。

哎,自己要再年轻二十岁就好了,再倒退二十年,孙成保准儿有信心把乔云曼追到手。

孙成脑海中,莫名闪过这样一个奇怪的念头,他不禁叹了口气:“我要是年轻点儿,就好了。”

乔云曼还以为孙成是还在埋怨他把碗打了的事情,连忙出口安慰:“孙老师,您可不老,您看起来也就三十出头,要不是我是您的学生,我都会被您迷住哩!”

孙成听到这里,既感动又兴奋,他扫了一眼,乔云曼现在,正跪在地上给孙成上药,他的手指一抬,就能碰到她如丝绸般嫩滑的锁骨。

第五章


“真的吗?”孙成不敢置信地又问了一遍。

“当然呀。”

几个来回,乔云曼就把孙成的手掌包得漂漂亮亮。

看着她白嫩的脸庞,孙成的目光逐渐变得火热。盯着她的脸,忍不住地吞咽口水。

动静太大,乔云曼好奇地抬起头来:“老师你怎么了?哪里不舒服吗?”

孙成急忙把目光转移到别的地方,一副做贼心虚的样子。

乔云曼低头看到自己敞开的领口,便什么都明白了,脸一下子红透了,像一只熟透的虾子。

空气逐渐变得稀薄,两人气氛变得越来越尴尬。

“叮叮咚咚!”

乔云曼的手机铃声打破了两人的尴尬。

“喂,请问您哪位?”

“您家的水管已经修好了,希望你尽快回家检查一下。”

挂了电话以后,乔云曼红着脸说:“老师,我家水管修好了,我回去检查一下,谢谢你昨天留我在家里住,我先走了。”

孙成想要说些什么,但因为刚才的尴尬,嘴巴张张合合,最后还是没有说出想说的话。

乔云曼回到家躺在沙发上,打开电视机,回想起发生的事情,想着想着不禁羞红了脸。

“我怎么能这么想老师呢,他才不是那种人!”

“万一他真的对我有感觉呢,他都那么大年纪了……”

她控制不住自己的思想,越想越多,最后把自己捂到被子里。

“哎呀想那么多干嘛,睡觉!”

深夜,她感觉有一双手在自己身上摸索着,逐渐有了感觉。

“嗯……怎么回事?”

她睁开眼看到一个模糊的人影,一下子就吓醒了。

“你是谁!怎么会来到我家?你快出去,不然我就报警了!”

男人没有回话,只是不断摸着她滑嫩的皮肤,在她修长的大腿上来回摸索着。

“你是谁!你最好现在停下,我可以当什么都没发生过,不然我就报警了。”

男人没有说话,直接用唇瓣堵住了乔云曼的嘴。

“唔……”

乔云曼的瞳孔在瞬间放大,一股恐惧,也在心底蔓延。

这男人的气息……

“你是那个水管工!”

男人听到后僵硬了一瞬回答道:“我很久没碰女人了,你就让我摸摸,摸完我就走,不会伤害你的,如果你非要报警的话,我可不保证会发生什么。”

水管工强行咬着乔云曼的嘴唇,一股子带着胶皮味儿的气息瞬间将她淹没,他粗砺的大舌,也深入了她的口中,勾起她口中的柔软来回翻转。

手也没有闲着,抓住一只玉兔揉捏成不同形状,另一只手向下面伸去。乔云曼半年多没碰过男人了,一下子就湿了。

水管工不安分的大手顺着她的下身深入,直接触碰到了那汹涌泛滥的湿地,一种让人疯狂的快感,瞬间将乔云曼包围

“啊……不要!我不要!”

乔云曼的剧烈挣扎让男人无法更进一步

男人见她反抗实在是太激烈,强行把自己已经勃起的物件放到她手上,乔云曼没有办法,只好帮他解决。

随着动作的加快,男人一泄如注。白色的液体喷了乔云曼一身。男人见状,也不多拉上裤子,匆匆离去了。

乔云曼洗完手坐在床上越想越委屈,别人家的父母都陪在孩子身边,自己爸妈因为工作原因留自己独自在家。

她被人欺负却没人能倾诉,委屈像海一般翻涌,哭着打通了孙成的电话:“老师,你能不能来一趟。”

孙成听到乔云曼哑哑的声音,急得不行,匆忙赶到了她家。

看着她红肿的双眼忙问道“你怎么了?怎么哭成这样?别哭了,再哭就不漂亮了。”

乔云曼被安慰后还是有些哽咽:“有个,有个水管工……偷了我放在脚垫下的钥匙,半夜来我家,摸……摸我。”

孙成听了之后有些愤怒,可眼珠子一转,他心中却生出邪念:“云曼,你告诉老师,他是怎么欺负你的,老师帮你教训他!”

乔云曼所在的县城不大,如果报警的话,弄不好会闹的人尽皆知。

孙成也很清楚这一点。

“我,我不好意思说……”乔云曼支支吾吾的吐出一句话。

“你乖乖告诉老师,只有仔细说明白了,老师才能帮你解决问题,不是吗?”孙成耐心的劝。

乔云曼的脸色果然开始动摇。

“他就把手,放在我胸上来回揉,还……”

“云曼,你这样可不太听话。”

孙成脸一拉,故作不满。

“你得把当时的场景还原出来,水管工怎么摸你的,你得让老师了解到事情的真实经过,对不对?”

“对……”看孙老师这么耐心,乔云曼都不好意思了。

她的指尖缓缓伸入衣服中,在浑圆的胸脯上来回揉捏,让那柔软的红樱在掌心中滚动,直到它变得坚硬。

轰——

孙成脑子里嗡得一声,他没想到,乔云曼那小妮子竟乖的出奇。

孙成看着乔云曼自顾自的表演,眼珠子都快掉出来了。

顿时感觉一阵口干舌燥,他循序善诱道:“不行啊,云曼。”

“你这样,我也不清楚水管工到底做了什么。”

“你现在,就把老师当成那个人,咱们再来演示一遍。”

“啊?”

乔云曼一脸娇羞,她目瞪口呆地看着孙成,却见孙成一脸严肃,完全没有开玩笑的意思。

老师对自己的事情这么上心,她怎么能辜负老师呢!

咬了咬牙,乔云曼抓住孙成一只手在自己修长的大腿上滑动,模仿着水管工的动作。

感受着那细腻的触感,孙成的血液在瞬间倒流。下身欲血喷张,他恨不得直接把乔云曼压在身下。

乔云曼一开始还有一些羞涩和紧张,可渐渐的,她也来了感觉。

一种异样的快感在身下蔓延,她自然而然的把孙成的手放在另一个只玉兔上来回揉搓。

孙成顿时乐了,心想这小妮子还挺上道,他把身子附在乔云曼耳边轻轻吹气,口中不断呢喃。

“云曼,是这样吗?还是这样呢?”

粗糙的大手不断在高峰上作祟,孙成笑得一脸邪恶。

“云曼,你的脸怎么红了?”

“接下来呢?接下来他做什么了?”

乔云曼脸通红道:“他……他把……那个……。”

这种东西,她该怎么说啊!

乔云曼都快疯了,可孙成看她支支吾吾的样子,立马就明白了。

他缓缓拉开了自己的裤链,露出男人巨大的坚挺。
版权保护: 本文由 信宜金融网 原创,转载请保留链接: http://www.xinyichashan.com/chaogupeizi/787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