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朋友吃我奶头的过程/红袖添襄mf不听话 - 信宜金融网 男朋友吃我奶头的过程/红袖添襄mf不听话 - 信宜金融网

男朋友吃我奶头的过程/红袖添襄mf不听话

【摘要】第四章 文学李秀娥娇羞的模样,特别是那红艳艳的嘴唇,让王二毛看得呆住了,心里也有了另外一个想法。他身体向前挺了挺,跟李秀娥打起商量来:“姐,这是我此一次打针,我们...

第四章


 文学

李秀娥娇羞的模样,特别是那红艳艳的嘴唇,让王二毛看得呆住了,心里也有了另外一个想法。

他身体向前挺了挺,跟李秀娥打起商量来:“姐,这是我此一次打针,我们先做点准备工作吧?”

李秀娥其实等急了,听了王二毛的话,不由得睁开眼睛。

看到眼前晃来晃去的东西,她自然明白王二毛的意思,难为情的把头撇了过去。

她以前和自己老公都没这样做过,让她替王二毛这样,她接受不了。

王二毛知道李秀娥不是那种很放得开的女人,对方不愿意,他也不好强求。

他的手慢慢往下拉,打算解除李秀娥身上最后的武装,一睹那里的真容的时候,诊所外面突然传来一阵小孩的哭声。

随之而来的,还有一个男人焦急的声音:“秀娥,你在诊所吧?小宝饿了,哭的厉害,赶紧给他喂点奶!”

李秀娥听到是自己公公赵富贵的声音,吓了一跳。

特别是儿子的哭声,母性迅速冲淡了她心中的欲望,赶紧起身穿衣服。

她来之前为了不让公公乱想,只说自己身体不舒服来找二毛看看,没想到对方找过来了。

现在冷静下来之后,想到刚刚差点就和王二毛做了苟且之事,李秀娥心里七上八下,特别难为情。

她害怕王二毛说漏嘴,有些急切的叮嘱道:“二毛,你千万不要跟我公公说我是来催奶的,还有……我们的事,也要保密。”

王二毛连忙点头,低声说道:“姐,你就放心吧,我哪会那么傻说出去?不过,今天这针没打成,你明天得再过来。”

李秀娥的心脏猛跳了起来,根本没有时间理会王二毛,径直向诊所外面走去。

王二毛穿好了裤子,看李秀娥扭着翘臀风情万种走出去的样子,心里痒得不行。

他心里直接把赵富贵骂成狗。

这老家伙,早不来晚不来,偏偏在老子要办成事的时候来,太特么操淡了。

王二毛深呼吸了几下,总算让裤裆平了。

赵富贵一见李秀娥出来,立即把孩子递给她,“秀娥,你到底看的啥病?怎么要这么久?”

李秀娥经不住问,接了孩子,脸上一阵绯红,支支唔唔,说道:“我……公公,你问二毛好了。”

李秀娥的表情,让赵富贵心里起疑,暗自咯噔一下,难道她被王二毛欺负了?

他当即眼神凶狠地向王二毛看过去。

赵富贵的眼神,王二毛看得一清二楚,他知道,这老家伙是起疑心了。

王二毛也不慌,一本正经说道:“富贵叔,秀娥姐的病啊,是女人常见的病,说了你也不懂,她的病还挺严重的,刚才我是给她针灸来着,到时候还得复诊,不然这病不能断根。”

“是吗?二毛,你是咱们村的神医,我家秀娥的病就麻烦你多上点心,你也该知道,小宝不能没了娘!”

赵富贵担心王二毛说的是真的,也不好再胡乱猜测,语气里透出几分讨好。

听着公公关心的话,想到刚刚差点做了对不起赵大柱的事情来,李秀娥心里又是一阵自责和羞愧。

还有,明天要不要再到王二毛的诊所来?

婴儿的哭声,让李秀娥来不及多想别的,对赵富贵说道:“阿爹,小宝饿了,我先回家给他喂奶。”

等到李秀娥走远,赵富贵掏出钱袋子,眼睛瞄向药柜,“二毛,我想买点药。”

王二毛挑起眉头来:“富贵叔,你想买啥药呢?”

“就是那种女人吃了之后很想要男人的药。”赵富贵往四周看了看,压低声音说道。

王二毛震惊了,赵富贵一个老头子,媳妇也死了很多年了,买这种药干啥?

该不会是在打他儿媳妇李秀娥的主意吧?

对于赵富贵这老家伙,王二毛清楚得很,年轻的时候在村里的名声就不好,吃喝嫖赌样样齐全。

现在连儿媳妇的主意都敢打?

发现王二毛看自己的眼神不一样了,赵富贵挺不自在,“二毛,你干嘛用那样的眼神看我?”

“富贵叔,你不会是色心动了,要对秀娥姐下手了吧?”王二毛一向有什么说什么,他也不担心对方责怪。

“二毛,你胡说啥呢!我是那样的人吗?我不是为自己买的,而是帮朋友买的,你这里到底有没有?”

赵富贵有些气急的说道。

第五章


“不是就不是,急啥啊?富贵叔,我可告诉你,我这里不卖这种害人的东西!”王二毛晃了晃脑袋,眼睛却没有离开过赵富贵的脸。

“没有就直接说没有,啰哩啰嗦的!”赵富贵板着脸说完就走了。

看着他离开,王二毛心里总觉得有些不踏实。

这老不死的,还会不会去其他地方买?

如果让他买到的话,李秀娥就危险了,王二毛根本就不相信他是帮别人买药。

就算再贞烈的女人,被下了这种药,那就成了砧板上的肉,只能任人宰割了。

诊所这会儿正好也没病人,王二毛干脆就一直在门口盯着。

没过多久,他果然看到赵富贵骑着电动车往镇上的方向去了。

“这老不死的,难道跑镇上买去了?”

王二毛心里寻思道。

这时,一道香风拂进王二毛的鼻子。

他抬起头来一看,是村里的少妇秦莲香来了。

秦莲香二十六七岁的年纪,长的也很漂亮,穿着一件只能堪堪遮住大腿根的白色短旗袍,头发烫成了卷的,打扮的一点都不像乡下人。

最惹眼的是她完满的s型身材,走路的时候一扭一扭的,散发出一种似乎是与身俱来的骚劲,让村里很多男人都对她垂涎三尺。

“莲香嫂子,哪里不舒服吗?”

王二毛热情的打着招呼,眼睛死死的盯着她两条修长笔直的大腿,巴不得自己长矮一点,说不定那样就可以透过她旗袍的下摆,看到里面的风景了。

“难道嫂子一定要身体不舒服才能来你这里?”秦莲香风情万种的眼睛微微一眨,嗔怪了瞥了王二毛一眼。

“当然不是,嫂子你要想来随时都可以来。”王二毛乐呵呵的说道。

“那还差不多。”

秦莲香嫣然一笑,然后走到王二毛看病的桌子旁靠了上去,两条雪白的美腿叠在一起,欲言又止的说道:“二毛,嫂子今天来找你是有点事想找你帮忙。”

“嫂子,你有啥事就直接说吧,我能帮的一定帮。”

王二毛信誓旦旦的说道,眼睛却一直在她两条腿上流连。

从他这个角度看去,只要她再稍微张开一点,他就能看到他梦寐以求想看到的地方了。

“嫂子家里最近有点事儿,想找你借一千块钱,你看成不?”

秦香莲巴眨着眼睛,让人心生怜意。

“嫂子,要是别的事我还能想办法,钱我是真没有,前几天进药材用光了。”

王二毛一脸为难的说道,这也是实话。

“对了,我听人说你最近经常出去打牌,你该不会是输钱了吧?”

王二毛有些不解,凭她老公在外面打工赚的钱,肯定够她花的,为什么突然要借钱呢?

“没有,真的是家里有点事。”秦香莲突然往前走了两步,含情脉脉看着王二毛说道:“二毛,只要你答应借给嫂子,嫂子让你摸一摸,行不?”

“啊?”王二毛听了她的要求,有点懵了。

加上她身上散发出来的体香,以及扑面而来的温热气息,让他的心跳在不停的加速。

他确实对她有想法,但是真让他对她做点什么,他有点不敢。

秦香莲可不比李秀娥,她刚结婚那会儿,村里一个男的只是多看了她几眼,结果被她呆头呆脑,又壮的跟牛一样的老公狠狠的揍了一顿,几天都下不了床。

如果他真摸了秦香莲被她老公知道了,自己非被打死不可。

“嫂子,我真……”

王二毛正想忍痛割爱拒绝,秦香莲的小手突然抓着他的手,往她前面按。

“你放心吧,我不会告诉其他人的。”

王二毛还没反应过来,秦香莲突然凑到他耳边说道。

他想想也是,这是秦香莲自己主动的,她不可能自己说出去。

心里没了顾忌,王二毛的胆子也大了起来,手上开始发力。

比如李秀娥,秦香莲的大了不少,一只手根本抓不过来。

“嗯……啊……”

好像是为了故意配合王二毛,秦香莲在王二毛耳边发出享受般的声音,让王二毛一下就有了反应,顶在了她肚子上。

秦香莲不仅没有躲让,反而动了动身体,摩擦了两下,然后在王二毛耳边轻笑道:“这么容易就起来了,二毛,你该不会还是第一次吧?”

王二毛这才知道秦香莲不是表面上看起来骚,是骨子里本身就这么骚。

他的胆子也大了起来,两只手都开始动起来,然后小声说道:“我是不是第一次,嫂子你试一下不就知道了?”

“嫂子怕你吃不消呀。”

秦香莲咯咯一笑,然后把正在享受的王二毛给推开了,委屈巴巴的说道:“二毛,嫂子真的急用钱,你就借点给嫂子呗。”

王二毛也不忍心再拒绝,打开抽屉,把看病收的零钱都拿出来数了一下,“嫂子,就这么多了,你要的话就先拿去吧,不过你得告诉我啥时候还我。”

有些事必须先说清楚,他可不想秦香莲认为这些钱是因为摸了她才给她的,要不然他不会摸,这对他来说不值。

他王二毛虽然想女人,但是这种亏本买卖可不做。

“放心吧,过几天就给你。”秦香莲喜笑颜开的把钱接了过去。

“行,你可别骗我。”王二毛还是有些不放心的叮嘱道。

“我知道你想啥,到时候如果嫂子还不上,让你睡一次总行了吧?”

秦香莲妩媚如丝的看了王二毛一眼,然后一扭一扭的走了。

王二毛听完不由得愣了一下。

花五百块钱睡她一次?

好像有点不值啊。

听村里其他男人说,到镇上花个几十块就可以找女人玩一次。

虽然秦香莲条件比这些女人要好很多,但是有二百也应该够了吧?

不行,如果她到时候还不上,得跟她说最少睡两次才行。

王二毛心里暗暗打算着。

到了傍晚的时候,王二毛看到赵富贵骑着电动车又回来了,看他的神色还微微有些兴奋。

这个老不死的买到这种药了?

王二毛一边想着,一边往家里走,才到家门口就闻到一阵扑鼻香味。

一个年轻女孩从厨房里探出头来说:“二毛,今天怎么回来得这么早?”

这是王二毛的表嫂,身材姣好,穿着得体的黑长裤花衬衫,一头秀发盘在头上,一张瓜子脸,眉目清秀,仿如仕女画里走出来的美人儿。

看到表嫂,王二毛露出笑脸:“表嫂,诊所里没人来看病,我就赶紧回来了。”

王二毛的,比王二毛只大了两岁,本来生活条件优越,因为三年前地震,很多亲人丧生,导致她无家可归,加上身体有病,所以才被迫到水田村来和王二毛一块儿生活。

别看她此时说话温柔无比,她这样子只是王二毛独享。

她面对别人都是泼辣无比,搞得现在许多想泡她的男人都给吓跑了。

王二毛不止一次打趣,说如果表嫂最后找不到男人,他养表嫂一辈子算了。

每当这个时候,他表嫂就会给他白眼。

这表嫂上得了厅堂下得了厨房,做得一手好菜,可让王二毛美着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