狠狠贯穿 哭叫求饶[把腿张开用花洒冲的感觉] - 信宜金融网 狠狠贯穿 哭叫求饶[把腿张开用花洒冲的感觉] - 信宜金融网

狠狠贯穿 哭叫求饶[把腿张开用花洒冲的感觉]

【摘要】厂长办公室 文学离开宿舍,嫂子便直接带我进了厂区,一路上见到嫂子的人都笑呵呵地打招呼,“王主任好!”嫂子也是笑着回应每一个人,倒是我,觉得有些不自在,村子里就那么...

厂长办公室


 文学

离开宿舍,嫂子便直接带我进了厂区,一路上见到嫂子的人都笑呵呵地打招呼,“王主任好!”

嫂子也是笑着回应每一个人,倒是我,觉得有些不自在,村子里就那么几个人,从小一起长大,也没怎么出过村子,来到陌生环境还有些不适应。

“嫂子你的人气真高啊。”终于走到了,没人的路段,我这才开口和嫂子说话。

她摇头摇头,“你别看一个个都很热情地打招呼,背地里啊,都想着把我拉下马呢,你以后在单位上班也要记住,少说话多做事,和这些人也别有什么太多往来,知道了吗?”

“嗯。”虽然我不明白嫂子为什么这样说,但嫂子说的话,我肯定是要听的。

没一会儿,嫂子便带我来到一间办公室,敲了敲门,“毛长,我玉兰啊,现在方便吗?”

“进来吧。”门内传来声音,嫂子这才笑着推门走了进去。

刚进门,就见那座位上油腻腻的中年大叔眯起眼笑道:“玉兰啊,你可算是回来了,我都想死你了。”

“能让毛厂挂念,我还真是荣幸。”嫂子也是一脸笑容,接着一把将我拉到身前,“毛厂,这是我弟,上次说的那个机修岗……”

嫂子没有把话说下去,毛厂脸上的笑容消失了,他叹了口气,“哎,玉兰啊,这件事是我不好,上次答应你了,但就一个岗位,你休假的时候老板安排亲戚过来了,我也没办法啊,要不车间试一试?”

“那可不行,车间十二小时,我弟这身子骨可吃不消。”听毛厂这么说,嫂子顿时不乐意了。

毛厂挑了挑眉,挤了挤眼睛,看的我都有些想笑了,但他是领导,我当面笑他肯定是不好的,所以只能憋着。

也没见毛厂说话,嫂子忽然开口道:“小白啊,你先回宿舍去等我,嫂子一会儿就回来。”

“啊?”我一愣,不明白嫂子为何忽然这么说,不过她既然说了,我也就照做吧,“好,那嫂子我就先回去了。”

离开办公室,走出一段路后我顿时笑了起来,刚才毛厂那挤眉弄眼的表情,活像一个小丑,一个油腻腻的中年大叔做那样的动作,还真是童心未泯啊。

回到宿舍我这才发现一个尴尬的问题,我没钥匙啊,不由的埋怨了一声,嫂子也真是的,都不把钥匙给我就让我回来了,我怎么进去啊。

无奈之下,只能转身回到厂区,打算去毛厂那看看嫂子还在不在,好问她拿钥匙。

刚想敲门,忽然听到办公室传来“嗯啊哦”的声音,和昨晚大哥,嫂子在阳台上的声音一模一样,我微微皱眉,想到嫂子和厂长单独呆在里面,心里很不是滋味。

我想夺门而入,但我不知道进去后如果看到那样的景象我该怎么做?一时间,我僵在原地,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小白,你在这里干嘛呢?”站了没一会儿,身后忽然传来嫂子的声音,我一愣,疑惑地转过身去,只见嫂子从一旁厕所走了出来,而她居然换了身衣服,看到她的瞬间,我再次有了反应。

那是一套水手服,下身的天蓝色裙子短的可以,我甚至怀疑嫂子一走动就能看到下面的风光,这幸好是在厂长办公室啊,要是在其他地方,我都担心会让那些民工受不了,把她给强办了,毕竟此刻我心里也有这样的想法,只是没这个胆子罢了。

“愣着干嘛?问你话呢。”见我不说话,嫂子走到我身边,轻轻推了我一下,她这手一提起来,把原本就有些紧的水手衬衣拉的更紧,胸前那对丰满似乎要挤爆纽扣一般,隐约间能看到深深的沟壑。

我咽下了口水,手塞在裤子口袋里悄悄挪了挪位置,这才回答道:“那个,我没钥匙。”

“噢,你看嫂子这记性。”听我这么一说,嫂子抬手拍了拍额头,这一抬手,完了,纽扣真就给撑破了,我这才发现嫂子没穿内衣,大片雪白呈现在我眼前,我呼吸都浓重了几分,感到呼出的气息甚至喷在她的丰满之上。



5章.裙底风光


嫂子推开了办公室的门,那“嗯啊哦”的声音更响了,整个房间都在回荡着,我这才发现是从厂长电脑里传来的,顿时明白,是他在看毛片,心里暗自腹诽,作为厂长,居然在办公室看这东西,绝对不是好东西。

嫂子走了进去,在沙发上的包里翻找起钥匙来,她是弯着腰找的,我一眼就看到了她的底部,黑色的丝袜里面好像什么都没穿,但看的也不是太真切,饶是如此,对我的冲击也不小啊,气血不停翻涌。

看了一会儿,我这才发现,猥琐厂长居然蹲下了身子,光明正大的偷看呢,我顿时不满了,咳嗽一声,“嫂子,把包给我吧,我自己找。”

“不用了,找到了。”话音刚落,嫂子站了起来,厂长什么都看到不到了,自然也只能站起来,我看到他下身也支起了帐篷,眼里的贪婪毫不掩饰,似乎要把嫂子吃掉一般,搜子这样子在这里,我还真有些不放心。

嫂子把钥匙给我之后,便让我先回去了,虽然我一百个不放心,但,嫂子坚持我也不好说什么,只能在临走前提醒道:“嫂子,这厂长看你的眼神色色的,你可要小心啊。”

“哈哈。”不知为何,我一说嫂子居然笑了起来,笑得胸前一颤一颤的,我就纳闷了,我说的话有这么好笑吗?她俯下身子在我耳边说道:“放心吧,嫂子知道。”

她身上的味道有些香,说话间,热气喷在我耳边,很是舒服,我有些美滋滋的告别了嫂子,直接回了宿舍,一路上都在想着嫂子。

回了宿舍,也没事做,再加上方才被嫂子那身水手服一直在我脑海里浮动,我压根没心思做别的事情。

想了想,反正嫂子也不在,不如悄悄地看看她的私密物品吧,虽然这么做很不好,但我还是忍不住内心的好奇和冲动啊,不知道嫂子平时都穿什么样的呢?蕾丝边?镂空?还是普通?

带着好奇,在柜子里翻找了一下,别说,嫂子的贴身衣物都很性感啊,暴露些的有黑色镂空蕾丝等等,就连普通的也是粉嫩粉嫩的小三角,看的我很是冲动。

实在受不了了,便拿了一条最性感的躲进了卫生间,想象着嫂子在我胯下承欢,打算自我解决。

大概十分钟后,忽然传来了敲门声,我本来已经要出来了,一惊,又回去了,我暗道糟糕,之前翻找她的贴身衣物,柜子什么的都没关呢,而且手上这条已经有我的液体了,当时也没想到嫂子这么快回来啊。

正在我不知该如何是好的时候,嫂子可能是等急了开口了,“小白,开门啊。”

“噢噢,我上个厕所,马上就好,嫂子你等下啊。”此刻我也只能用这个借口了,同时快速提起裤子,整理好柜子后才去开门。

门口的嫂子已经换回了自己的衣服,我一开门,她不由得埋怨道:“上个厕所这么久,我也要上厕所,你差点把我憋死。”

说着,她推开我跑进了厕所,看着她跑进厕所的瞬间,我脸成了猪肝色,完了,完了,那条沾着我液体的内裤还在厕所呢,刚才我一急,提裤子的时候随手放在桌上了,后来忘记处理,这下子嫂子肯定时发现了,她一定会骂死我吧。

在忐忑的等待中,嫂子出来了,她手中拿着那条被我玷污过的内裤,看起来她已经洗过了,只听她喃喃自语,“我明明洗掉了啊,怎么会在那?”

听她这么说,我顿时松了口气,看样子是没发现,还好,还好。

嫂子将那条内裤晾起来后,对我说道:“小白,嫂子帮你安排到了机修岗,实习三个月,工作待遇都还可以,就是要上夜班,但平时也没什么事,很闲的。”

“谢谢嫂子。”其实对我来说,车间干活也无所谓,在乡下干农活早干习惯了,在哪上班对我来说没什么区别,只要能和嫂子在一起就好。

“走吧,嫂子带你去安排个宿舍。”

听到嫂子这么说,我顿时拉下脸来,“嫂子,我还要和你分开住吗?”

“那当然啊,我这只有一间房,一张床,你没办法住。”嫂子指了指房间。

我很想说,我可以和你同床共枕,但我没敢说出口,只是说,“没事的嫂子,我打地铺也行,你让我一个人住我害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