舌头 扫过 顶端小孔/屁股撅起来 姜罚 - 信宜金融网 舌头 扫过 顶端小孔/屁股撅起来 姜罚 - 信宜金融网

舌头 扫过 顶端小孔/屁股撅起来 姜罚

【摘要】羞死个人 文学嫂子的房间里,一阵阵娇滴滴的喘息,让罗浮生心口发麻,悸动万分,直起来很高的小帐篷,简直要望眼欲穿一样,喘息还在继续,呻吟依旧不止,一壶灼热的火焰,在罗浮生的...

羞死个人


 文学

嫂子的房间里,一阵阵娇滴滴的喘息,让罗浮生心口发麻,悸动万分,直起来很高的小帐篷,简直要望眼欲穿一样,喘息还在继续,呻吟依旧不止,一壶灼热的火焰,在罗浮生的胸口熊熊燃烧起来。

燥热烦闷,脑袋里一阵阵轰鸣声,让罗浮生整个人都口干舌燥起来,顺着窗口,他一步步的向里看,想把屋子里的一切都看的清楚一点,在清楚一点。就看见,嫂子将手指一点点在桃花园内不断探索,就好像什么东西掉进了桃花源,想狠狠的挖出来一样。

此时此刻的罗浮生,多么希望自己不是人,而是嫂子手掌上那根白嫩修长的手指啊!

但很快的,罗浮生狠狠在腰间拧了一把,想让自己清醒一点:那可是嫂子啊,亲嫂子,难道你就这么想上自己的嫂子吗?

罗浮生想到这忍不住浑身颤抖,这个世界对他好的就只有姐姐、哥哥和嫂子了,虽然哥哥已经走了,嫂子已经成了寡妇,可一个小叔子总想着和嫂子搞那种事情真心说不通。

可偏偏,罗浮生和哥哥姐姐没有血缘关系啊,听着嫂子蚀人心骨的叫声,在看看嫂子在炕上不断扭动的白芷的腰身,意识里还有一个声音在不断地提醒罗浮生,“亲哥哥怎么了?小叔子有嫂子半个JB,你不知道吗?”

就在罗浮生不断和自己做思想斗争的时候,却发现嫂子整个人都痉挛了,就像是抽筋了一样,整个人都绷直了,声音也小了很多,一股股水渍从嫂子身体里喷出来,也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罗浮生真个人就像是要爆炸了一样,而嫂子安蓁蓁早已经从潮汐中清醒过来,轻轻拿起毯子盖在身上,眼睛直直的看向天花板,随后深深的叹了一口气,这才裹着毯子下了炕,站在地上,扫视了一眼房间,眼睛里闪烁过一点无奈之后,这才来到门口。

罗浮生的眼睛看的清清楚楚,嫂子安蓁蓁裹着毯子下地的那一刹那,在大腿的根部已经湿淋淋的闪闪发亮,尤其是安蓁蓁的嘴角还不断的哆嗦着,双腿夹得紧紧的,脸上还布满着潮红,似乎刚刚的一切已经不能满足她的需求一样。

看着安蓁蓁露在毯子外的细长的手臂,湿乎乎的已经打缕的秀发,罗浮生眼睛已经直了,尤其是当嫂子走到门口正准备开门时,他看见毯子外裸露的小腿,以及肥瘦均匀,在拖鞋里露出一半的让人恨不得咬上一口的小脚丫,罗浮生就感觉自己整个人生观已经崩塌了,恨不得立刻马上就冲进房间,把嫂子狠狠的压在炕上,往死里蹂躏一番……

但很快的,罗浮生发发现了不一样的地方,安蓁蓁居然裹起来毯子准备要出门,罗浮生就像是被踩到尾巴的猫一样,直接跑向四合院里的那颗大槐树,哆哆嗦嗦的躲到了树后面。

晚风轻轻打在脸上,吹动了安蓁蓁潮乎乎的秀发,六月的天还是有些冷,安蓁蓁忍不住把毯子又围得劲了一点,这一切在罗浮生的眼里却显得十分楚楚可怜,大有上去把安蓁蓁搂在怀里的感觉。

偏偏罗浮生不敢冲上去抱住安蓁蓁,如果真的那样,嫂子一生气回娘家了,那可就得不偿失了。安蓁蓁出了门,在门口站了一会儿,眼睛看了看罗浮生的房间,似乎发呆了一阵之后,这才咬咬嘴唇,迈步走向罗浮生所在的厢房。

罗浮生的小心肝都普通普通的,嫂子大半夜的什么都没穿,就裹着一条毯子去他房间做什么?

也难怪罗浮生多心,其实在安蓁蓁的心里也是七上八下,男人去世那么长时间,对于一个女人而言就是一整煎熬,没有男人的日子实在是挺难过的。

这些年来,上门提亲的人很多,里面也有俊俏的男人,可安蓁蓁都把那些人给赶走了,也不知道为什么,安蓁蓁怎么看别的男人都没自家的男人好。

在安蓁蓁的眼里,罗浮生有一种别的男人都没有的气质,至少在男人走了以后,整个四合院里面就住着她和罗浮生,尤其是别人口中总是说罗浮生长了一个驴家伙,每次看到罗浮生,安蓁蓁都会觉得自己下面湿淋淋的。

虽然安蓁蓁不是大胆的风骚的女人,可对于罗浮生而言,也做过一些暗示性的动作,就好像时不时的穿一些薄薄的衣服,甚至是在家的时候故意不穿内衣什么的。

而且,安蓁蓁注意到,每当罗浮生看她的时候,下面那根东西都会情不自禁的翘起来。曾几何时,安蓁蓁也是故意睡觉不插门的,可小叔子罗浮生就是不往她的被窝里钻,一颗水灵灵的大白菜,罗浮生就是不去拱。

自行解决这种事,是与生俱来的,一个地方空虚也就会找一根东西桶桶,就好像下水道阻塞了一样,你不捅还真就不行。

于是,在安蓁蓁的脑海中一直幻想着小叔子在她身上辛苦耕耘纵横驰骋,那根探进洞穴的手指才算是有了一点用处。

浴火已经升起来了,这是浇不灭的火,如果找个借口找个理由,钻进小叔子的房间……嗯,他不来我就自己去,正好之前无缘无故的打了一个旱天雷……

虽然这样实在是有些不要脸,可安蓁蓁还是相信,只要进了小叔子的房间就是一个最美好的开始,搞事情这种事要循序渐进的,分开住的话,一辈子也别指望罗浮生会干她。

站在门口徘徊了好一阵,安蓁蓁这才一咬牙,紧了紧毛毯,迈步走进了罗浮生的额房间。十里八村的人都知道,安蓁蓁是美女,只要是男人见了都会流口水的美女,秉承着肥水不流外人田的宗旨,安蓁蓁决定以身犯险。

一想到罗浮生俊俏的脸和裤裆里那么大的家伙,安蓁蓁就觉得脸上一阵阵火热,下面更是不争气的流淌出清澈的水流。

第五章 肥水不流外人田


“浮生,睡了吗?”安蓁蓁打开门,向里面轻声的说到。

此时的罗浮生正在安蓁蓁的身后,正在院子里的大槐树后面,根本不可能答应。亲眼看着嫂子进了屋,罗浮生就觉得自己下面那东西更硬更挺了,就像是要顶破裤子一样。

见屋里没回音,安蓁蓁仗着胆子走了进去,“浮生,刚刚打雷了,嫂子不敢一个人睡……”

啥玩意?嫂子刚刚说啥?躲在树后面的罗浮生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嫂子居然说要一起睡觉?嫂子害怕打雷?

罗浮生觉得世界真心变得美好了,之前赵飞燕一个劲诅咒他,别人被诅咒是飞来横祸,他居然因为一个旱天雷飞来横福了。

嫂子怕不怕打雷?答案是否定的。安蓁蓁真心不怕打雷,真正怕的是他罗浮生,不过……罗浮生的嘴角微微扬起一个弧度,嫂子这个理由找的实在是太好了。

虽然罗浮生的房间灯亮着,可安蓁蓁还是不知道罗浮生到底睡没睡,再一次轻声叫了几声,见罗浮生一直没动静,先是驻足了一会儿,但还是推开二层门,走了进去。

这简直就是天上掉下个林妹妹,罗浮生怎么会让到嘴里的肥肉走掉,就在安蓁蓁刚一进去的时候,罗浮生也推开了第一道门,走了进去。

听到背后有动静,安蓁蓁先是一愣,转过身之后,却发现罗浮生走的太快了,两个人直接撞到了一起,围在身上的毯子也在到底的一瞬间散开,里面白花花的身躯完全被罗浮生压在下面,尤其是在双腿间的位置,安蓁蓁明显能感觉到,一根硬邦邦的东西,正一顶一顶的,就像是要刺穿安蓁蓁的身体一样。

顶着安蓁蓁的身体,罗浮生的手也情不自禁的攥住了安蓁蓁的胸口,下面更是一动一动的摩擦着安蓁蓁的身躯。

啊!

倒在地上的疼痛安蓁蓁几乎已经忘记了,被罗浮生一顶一顶之下虽然尖叫出声,可双腿却很老实的夹得更紧了,任由罗浮生隔着裤子在她双腿之间摩擦,在感觉到罗浮生的手攥住她的高耸的时候,安蓁蓁整个人都觉得飘飘然了,就为的男人的灼热的气息,让安蓁蓁迷失了自己。

“浮生……”安蓁蓁轻声呢喃,手臂也情不自禁的把罗浮生搂在怀里。

“嫂子,我要你……我要和你搞事情……我要你做我的女人……”

罗浮生的声音,就像是一道指令一样,让安蓁蓁的心也变得甜蜜起来,很自然的安蓁蓁解开罗浮生的腰带,把手探进去,抓住了那个驴一样的家伙。

呼……

两个人几乎同时的深深的出了一口气,实在是太爽了,安蓁蓁握着那东西就感觉自己下面已经变成了喷泉,十分渴望罗浮生狠狠的搞她。

攥着嫂子的那对东西,罗浮生也觉得这辈子值了,那玩意揉起来简直像是或面团一样,让人身心舒畅,尤其是罗浮生已经感觉到自己的裤子已经变得湿淋淋的……

“浮生,不要这样……”

手里虽然攥着罗浮生那根东西,可嘴里还是要矜持一下,一双媚眼早已经闭的死死的,口中说着不要,闲下来的手却已经在罗浮生的后背上乱摸起来,攥着那根东西的手也上下套弄。

半推半就,罗浮生怎么会放手?娇嫩妩媚的嫂子就在身底下,如果这时候要不搞搞事情,简直就是禽兽不如。

呼呼的喘着粗气,罗浮生的话在安蓁蓁的耳边响了起来,“嫂子,刚刚不是还说要一起睡的吗?怎么现在就不要了?”

一边说,一边抓着安蓁蓁胸口的手,更加肆虐起来,张开嘴直接埋在安蓁蓁的胸口,另一只手也已经分出手指,一点点的探入安蓁蓁的双腿之间。

被罗浮生一揉一抹之下,安蓁蓁就感觉自己整个人像是置身于云端一样,浑身瘫软无力,任由罗浮生在她身上肆无忌惮起来。

再加上今天来找罗浮生,本来就有点搞事情的意图,真的被罗浮生这样,安蓁蓁还是有些小羞涩的,身体虽然还是有点略微的挣扎,充其量也算是半推半就,罗浮生也十分享受嫂子这种欲拒还迎的感觉,尤其是嫂子安蓁蓁适当的挣扎几下的时候,让罗浮生还是有那么一点小小的成就感。

讲道理,如果安蓁蓁之前没有一个人在炕上自己玩手指,罗浮生也不敢这样明目张胆的搞嫂子,可见到了以后就不一样了,怀里的嫂子是怎么都不会放手的。

“哎呀,浮生,羞死人了……”安蓁蓁的手臂抱得更近了,“那可不是我说的,我……你……你打小就怕打雷,我……我来看看你……”

“嘿嘿……”罗浮生一阵带了便宜还卖乖的怪笑,“嫂子,既然来了就不要走了嘛,肥水不流外人田……”

“啊……”胸口被罗浮生揉的厉害,安蓁蓁的口中发出一阵阵娇喘,“浮生,不要啊……不要……”

口中说出来的不要仅仅是内心的挣扎,身体上的乖乖就范,已经让罗浮生有所察觉,这个时候不上等待何时呢?

更何况,安蓁蓁怎么也想不到,之前一个人在炕上自摸的时候,最厉害喊着小叔子的名字,早已经被罗浮生看在眼里,急不可待的罗浮生已经脱掉了裤衩,那根凶神恶煞一样的东西在已经呈现在安蓁蓁的眼前。

妈呀,这也太大了?虽然在手里攥着的时候没觉察出来,可亲眼看见之后,安蓁蓁还是有些惊悚,那玩意儿实在是太大了。

罗浮生看着一丝不挂的安蓁蓁,看着那副极品的身躯生现在眼前,想直接进入安蓁蓁身体的情绪一下子抵消了不少,好东西是要慢慢欣赏的,这点毋庸置疑。至少,罗浮生不是下半身思考的牲口。

“嫂子,你真美。”罗浮生一只手攥住胸口的高耸,一只手在安蓁蓁大腿根的位置不断的摸索。

本身已经是燃到爆的身体,被罗浮生这么一搅和,更像是火上浇油一样,整个人就像是要爆炸了一样。

饥渴!安蓁蓁觉得这个词语已经不能熊人现在的自己了,轻轻的分开双腿,敞开河堤任由洪水泛滥,腰身还一挺一挺的纸迎合罗浮生。

这一刻起,安蓁蓁的思想和意识,已经最起码的理智已经被浴火给占据了,狠狠的按住罗浮生的脑袋,手指也已经攥住了罗浮生的头发,想让罗浮生在使劲一点吃她胸口的小樱桃,两条腿也分的大大的,不断的寻找罗浮生的根,想要用下面的盘丝洞把根吞入腹中,“浮生,给我……快给我……”
版权保护: 本文由 信宜金融网 原创,转载请保留链接: http://www.xinyichashan.com/chaogupeizi/782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