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人强制控制排泄bl文/隔着衣服揉搓我的乳尖 - 信宜金融网 主人强制控制排泄bl文/隔着衣服揉搓我的乳尖 - 信宜金融网

主人强制控制排泄bl文/隔着衣服揉搓我的乳尖

【摘要】 迸发的矛盾 文学“我的姐姐,只能是我的!”这个疯狂的想法在我心里不断地盘桓着,且愈发的根深蒂固。紧紧地攥着自己的拳头,指尖深深地嵌入肉里,疼痛让冲动淡...

 迸发的矛盾


 文学

“我的姐姐,只能是我的!”这个疯狂的想法在我心里不断地盘桓着,且愈发的根深蒂固。

紧紧地攥着自己的拳头,指尖深深地嵌入肉里,疼痛让冲动淡化,我的心也在不停地颤抖中,渐渐平息了下来。

忘记自己眼前看到的场景,只注意到最后一刻,张琪哭够了,宣泄完心中的委屈,推开了吴琼,她说你走吧,我要回去了,扬扬也该到家了。

我永远都忘不了张琪眼睛里带着的那一抹哀伤和惧怕,犹如被惊吓到的小兽,在那一瞬间,我恨自己没用,身为张琪最亲近的人,只懂得索取,却从未给予她什么。

也许……也许不念书是更好的选择!让姐姐承担生活的重担,受到命运的欺凌,还不如让我来解决掉这一切!最为重要的是,我喜欢张琪,那是一种深深的依赖感,任何跟她套近乎的男人,都会被我视作假想敌!

穿过小区的花丛,尽量低着身子不让自己被发现,而此时张琪和吴琼两人已经分别,看着她一点点朝着单元门这里走,我再也抑制不住自己的心。

“姐!”黑暗中我叫了她一声,但她好像心事重重并没有听见,看着她步履蹒跚却快速地抹掉眼角的泪水,那一刻我的心已痛到无以复加的地步。

看见她如此痛苦,背负起一切的模样,我有些手足无措,站在单元门口看着她一点点擦掉眼泪,装作什么都没有发生的样子,深呼吸一口气继续朝前走。

“姐……”我又叫了一声,直到这时她才猛地抬起头来看见了我,眼睛里尽是慌乱。

她支支吾吾的问我你怎么在这?那一刻我心里想要说的话如同洪水泛滥,但最终却是卡在喉咙里说不出来,只能对她说,这么晚了我不放心你,所以出来迎迎你。

看她深呼吸一口如释重负的样子,有些话再也说不出来,可心里头的火焰却在汹涌澎湃,她走到我面前,看了我一眼,硬生生地挤出一抹微笑说,我们回家吧。

家,是个既陌生又含糊不清的定义,家里只有我跟姐姐,倘若从今天起姐姐就要被另一个男人拐走,那么我的家,还能算是我的家么?

鬼使神差地,我朝着她快走了几步,从后面猛地一下抱住她,脑子里的冲动促使我这样做,我别无选择!

明显的感觉到她的身子剧烈颤抖了一下,脖子也有些僵硬,甚至不敢扭转过头来看我,而我则抵住她的后背,双臂紧紧的环抱住她。

“扬扬!你这是干什么!”听着她焦急恼怒的口气,我心里顿时有一种得逞后的快感,但这种快感很快被心中的酸涩所掩盖。

她越是挣扎,我就抱得越紧,平滑的小腹带着柔软的触感,周身的幽香刺激着我的敏感神经,手掌中带着一股热力,就连小腹里都传导上一股暖流,这种感觉,好奇怪!

张琪动也不敢动,我们就在小区单元门下昏暗的灯光里,静静地抱着,我贪恋着她身上的香气和这种无法言说的愉悦感。

过了良久,我才从那种极度兴奋和疲倦的状态当中醒转过来,默默地叹了一口气。

我对她说,我不想离开她,更不想让她离开我,我问她跟吴琼到底是什么关系。

面对着这样锐利的话题,张琪显得有些手足无措,我能感受到她急促的呼吸和慌乱的心,因为我可以听见她骤然加速的心跳。

“我们回家说吧,我求你……”看着她目光里的乞求,肌肤已经起了一层颤栗,最终我叹了一口气,明知道她和吴琼的关系,更是亲眼目睹亲耳听到吴琼对她说的那些话,心里的酸涩更甚。

想到这里,我一把抱起张琪,蹬蹬蹬上了楼。

她虽然大呼小叫,但我终究是没把她放下来,这是我第一次抱着一个女孩子,并且抱着的那个人,还是我姐姐。

看着她惊慌失措且不断挣扎的模样,我内心里甚至有一股得意,于是抱的更紧,我嘴里喊着她的名字,同时他也喊着我的名字,在掏钥匙开家门的时候,她终于抓住几个机会,挣扎着下来,长舒了一口气。

疯狂之后,进入家门的瞬间,她紧紧地抱着自己肩膀,看我转过身来时,还小心翼翼地朝着门后倒退了两步,眼睛里充满了惊讶。

我拉着她的手走进家门,她的手很柔软,且稍稍地带了一点湿润,也许是紧张的汗水。

坐在沙发上,随手拿起一个杯子倒了些水,我对她很了解,紧张的时候手心会出汗,会不停的喝水,那么现在,她的心已经开始紧张了。

和她同样紧张的还有我,适才的做法是占有欲的一种体现,直到多年之后我才渐渐地明白,当时自己的心境虽然尚未成熟,但从那时起就已经情根深种。

“我……和吴琼是两个月前认识的……”听她终于开口说起,我的心骤然紧缩,虽然心里渴望知道,也渴望听见整件事或许不是我想的那样子,但是眼睛里已经蒙上了一层雾。

她虽未接纳吴琼,但至少这是一个开始。

张琪淡淡的说,我也淡淡的听,尽量控制自己的情绪。

她说吴琼是个挺不错的男人,两个月前到了她所在的酒吧,不似那些人一样,只是单纯的喝酒聊天,一来二去就熟识了。

吴琼家境不错,是个标准的X二代,家里经营着小叶紫檀收藏馆。

按照着张琪的话来说,就等同于年轻版的钻石王老五,她工作的地方,许多女孩都喜欢他,但他却偏偏追逐我姐。

X二代么?

这个令人生厌的词汇,想不到就这样突兀的出现在了我的面前,一直以来,我很鄙视X二代,因为价值观不同,脑子里所产生的景象不同,因此对他们很有成见,吴琼这个人是好是坏我不知道,但我的直觉和本能告诉我,他不是一个好人!

看到我眼里浮现一抹厌恶,我姐脸上的表情也极不自然,吞吞吐吐的对我说吴琼不是我所想的那样子。

多年以来,为了照顾我保护我,姐姐已经养成了忍辱负重的性情,那些风言风语她并非没有听见,而是装作不知道而已,如今吴琼出现在她的面前,接下来发生的事或许一如我心里想的那样,我的姐姐,终究还是要投入别人的怀抱。

“不!你不能跟他在一起!”不知道从何而来的勇气,我紧紧地攥着拳头一下子站起身来,看着张琪错愕的模样,我撂下一句狠话。

“宁可我不念书,出去工作养活你,也绝对不让你跟他在一起!”事实上从今天学校里发生的变故开始,我就已经下定决心,改变我和姐姐的生活,家庭的重量不应该被她担在肩头,而我,是一个男人!

张琪不可置信地看着我,好半天没醒过神儿来,看着她脸上表情一点点变化,有委屈,有不甘,更有失望,而最终这种复杂的情绪汇聚成愤怒。

“啪!”我的脸上一热,瞬间一疼。

她……竟打了我一巴掌!

我最爱的姐姐,竟然因为那个男人打了我一巴掌!

心中的愤怒和无尽的委屈以及遭受白眼所到来的屈辱,在这一瞬间迸射开来,愤怒了蒙蔽了我的心,更让痛心疾首,从小跟我最为亲密的姐姐,如今竟然为了一个男人打了我一巴掌。

看着她眼角的泪水,纵然心中疼惜不已,可箭在弦上,如今已到了无法挽回的地步,那一刻我的心万念俱灰。

我扭过身急匆匆的跑到门口,对她说了一句我说到做到之后,转身跑了出去。

第5章 模糊不清的两人


外面的风很冷,这是我心里的直观感觉,不知是以怎样的心绪从家里跑出来,内心里的不甘和挫败感大于本身的愤怒。

吴琼,这个男人从出现到现在,我已经目睹了两次他与姐姐之间的不寻常,而这个男人带给我的,是前所未有的危机感,我会不会从此失去张琪?

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么我宁愿只活在小时候,那个可以和姐姐亲密无间的时光里。

从家里跑出来的我渐渐地清醒下来,我该何去何从?

回头看了一眼小区,看了一眼那熟悉的楼层,前所未有的挫败感和疲惫都深深地浮现,它似乎是在告诉我,张扬你是一个失败者,你没有办法守护住你的姐姐,你更没有能力去保护她,甚至……你不配拥有她!

“不!不是这样的!”我忍不住狂吼出声,随着这一声喊叫,小区里的灯一下子亮起来不少,甚至已经有人推开窗子大吼,TMD是谁啊,大晚上的叫春!

世界以苛刻待我,而我却无能为力,内心之中的挫败感让我苦恼万分,手伸进裤兜里,摸出来一百块钱,我记得这是昨天晚上张琪给我的。

走出小区,不远处是酒吧一条街,这里是夜生活的天堂,叫卖的小贩和大排档升腾起一阵阵烟雾,烧烤的香味窜进我的鼻子里,而饥肠辘辘的我为了早一些赶到张琪下班的地方,还没有吃饭。

“给我来十串羊肉串!”心里打定了主意的我,不禁走上前去,对着大排档老板开口说道。

老板看了我一眼,熟练地从塑料箱子里拿出十个肉串,刷了油放在火上炙烤,一边打量着我说,学生伢儿大晚上的出来,是外宿生吧?

我没有否认,更没有点头,只是看着他熟稔的烤着羊肉串,心里早已经是馋得冒火,这肉串敢不敢烤的再快一点?

张琪没有出来找我,事实上我心里也十分矛盾,既希望她能够出来找找我,又希望她就这样呆在家里。

手里拿着十个肉串,大吃大嚼之时,我看见旁边的人吃着烤串喝啤酒,心里烦闷的我也正想要喝点酒来排解一下心中的不快,学着他们的样子朝着老板喊道:“给我也来一瓶啤酒!”

冰凉的啤酒伴随着烧烤的烟火气,一起进到了我的肚子里,酒精很是苦涩,但我却一丁点都不曾觉得,不由得打了一个嗝,脑海里又浮现出出门前张琪所说的话。

吴琼,她和吴琼已经认识两个多月了,吴琼一直在疯狂的追逐她,而看张琪的态度,只会是越来越沦陷下去。

我不敢想象突然从我生活里出现的吴琼最终会以怎样的方式拐走我的姐姐,但我并不打算就范,这个吴琼既然敢来打我姐姐的主意,那么我就要让他知难而退!

想清楚了这一点,头脑已有些晕乎的我,踉踉跄跄站起身来,付了钱后朝着酒吧进发。

今天晚上,就让我自己放纵一下,平时从来没有进去的地方,今天也想要进去看一看,实际上我是在好奇张琪平日里的工作状态。

陪酒妹这个词汇,在我内心深处是充满了禁忌的,这个词汇代表着一切灰暗、肮脏,以及那些见不得光的交易。

纵然张琪做这一切都是为了我,但从刘梓砚她们嘴里说出这个词时的嘲讽和鄙视,还是让我十分恼怒,这个职业无疑是低贱的,但张琪,却又如此高贵。

当我到了一家名为“新世界ost”的酒吧门口时,站在门口的两个门童打量了一下我,伸手拦住说你不能进去。

“为什么?我又不是白吃白喝,带着钱呢。”看着他们一脸的漠视,我有些恼怒。

只看其中一个将我从头到脚打量了一遍,他说我身上还穿着校服呢,一定是未成年。

当即我就把身上的校服脱下来,然后卷成一个卷夹在腋下说,这样总可以了吧?我没穿校服,你也看不出我是未成年不是?

或许是因为那两个门童岁数也不大,因此就让开了路,其中一个走上来勾着我的肩,看上去轻车熟路的模样。

“进去之后,你会看到一个新的天地,会上瘾。”

看着他贼兮兮的笑容,我十分鄙视,不过是酒吧而已,有什么会上瘾的地方?

但当我真正走进这间“新世界ost”酒吧之后,我才知道什么叫做迷幻。

震撼人心的音乐,让你忍不住想要跟着节奏摇摆自己的身体,舞池里的俊男靓女好似旁若无人,尽情放纵,调酒师将点燃了火焰的酒瓶舞动得让人眼花缭乱。

气氛不错,这是我的第一感觉。

转了一会儿,几个女人走上前来,她们就好像是看怪物一样看着我,好似我与这酒吧格格不入。

“哟,这是打哪儿来的毛头小子,看起来还是个雏儿呢。”浓妆艳抹的女人“咯咯”直笑。

不可否认的是,她很漂亮。

但却是那种十分张扬的美丽,与张琪不同。

随着她这么一说,她身旁的那几个女人也开始叽叽喳喳,甚至她已经走过来伸出手勾住了我的下巴。

不着痕迹地将她的手拿开,她却是吃吃一笑:“啧啧,还害羞上了,来这里玩不放得开,行吗?”

并非我不懂她口中所说的玩是什么意思,而是我并不理解什么是放开,什么又是保守。

舞池里的音乐依旧狂暴,震耳欲聋,炫光照耀之下,是疯狂舞动的身体和与这个年龄不相称的放纵。

“我叫艾美薇,你呢?”面前妖娆的女人伸出手,拉着我朝着吧台走去,而我就这样被她拉着,心里也没有一丁点反感,既然来了这里,总好过没有人带着,眼前的艾美薇,或许是个好人选。

“两杯血腥玛丽。”艾美薇熟练地从包里掏出精巧的女士香烟来,点燃之后烟雾袅袅,她递给了我一支,问我抽不抽,我摇头。

她笑着说我好像一个圣人,随即注意到了我腋下的校服,看着她那一张浓妆艳抹却依旧美的耀眼的面颊,不禁有片刻失神。

张琪在酒吧时,会不会就是她这一副模样?

每次张琪回到家里时,脸都是洗过的,但身上的衣服却没有来得及换,我可以十分确信,她每次下班都是刻意卸过妆洗过脸的,或许是不想让我看见她的妖艳妆容吧?

不知不觉间,我发觉手上的香烟已经点燃了,鬼使神差地,我还猛吸了两口。

浓烈的烟草味引起剧烈的咳嗽,这种近乎窒息的噎人感混杂着终于呼吸到一口空气的酸爽,让我有些难以自拔,也许只有使大脑在某些时候空白,才能忘却掉一些痛苦,比如吴琼和张琪。

“来,一口气喝光。”充满蛊惑和妖媚的声音传来,我不禁转过头去看了她一眼,很是意外地将杯中的血腥玛丽灌了下去。

浓烈的酒精气让我逐渐地迷失自己的心智,这种充满了刺激和沉醉的特殊感受,给予我的冲击很大,那是一种从未体验过的感觉,甚至周身的毛孔都瞬间舒展开来。

“呼……”吐出一口酒气来,扭过头来看着艾美薇,似乎发现她的眉眼与张琪有几分相像,甚至……连身段都是出奇的相似。

费尽力气的眨了眨眼,艾美薇的身影从一个变成了两个,继而又变得更多……

我不自觉的叫出了张琪的名字,因为两个人身上有太多的雷同,以至于我分不清眼前的到底是艾美薇还是张琪。

我以为张琪来找我了……

“姐……”握不紧杯子的手,随着周身的神经在颤抖,在这一刻我承认我看岔了眼。
版权保护: 本文由 信宜金融网 原创,转载请保留链接: http://www.xinyichashan.com/chaogupeizi/781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