富婆20万睡小22岁小伙*叨嘿怎样才不会出精子 - 信宜金融网 富婆20万睡小22岁小伙*叨嘿怎样才不会出精子 - 信宜金融网

富婆20万睡小22岁小伙*叨嘿怎样才不会出精子

【摘要】第4章 文学弄了三五回,张小花已经不行了,身子软的像面条,一边浪叫一边催促道:“好了没有,饶了我吧,我实在受不了了,你这狼崽子今晚是吃啥了咋这么猛,这都第五趟了。”...

第4章


 文学

弄了三五回,张小花已经不行了,身子软的像面条,一边浪叫一边催促道:“好了没有,饶了我吧,我实在受不了了,你这狼崽子今晚是吃啥了咋这么猛,这都第五趟了。”

徐良才一边运动一边捏着她的胸,嘴里含糊不清的说道:“今晚刚在老张那喝了一碗黄鳝汤,劲大着呢。”

张小花在徐良才身下苦苦哀求,等他完事之后,已经上气不接下气了,徐良才在她的光屁股上怕了一巴掌:‘咋样,今晚爽了没有。’

张小花点了点头:“嗯,爽死了。”

徐良才的身心都得到了满足,从口袋里摸出一根烟点上,美美的吸了一口,张小花却突然用力的在他的脊背上扇了一巴掌,不高兴的问道:“我问你,你刚才和我做的时候,为啥叫人王秀梅的名字,你是不是对她有意思?”

徐良才心里一慌,矢口否认:“胡说啥呢,谁叫她名字呢?”

张小花用力的踢了他一脚,生气的说道:“你装个毛啊装,你不但叫了还叫了三次,我看你就是想上王秀梅。”

说到王秀梅,徐良才就想起她那厌恶的眼神,没好气的说道:“我就是想上她,怎么了,想想还犯法吗?”

徐良才原以为张小花会跟自己哭闹撒泼,谁知道她就那样静静的看着自己,脸上还带着诡异的笑容。

“大狼狗,你要真想睡王秀梅的话,我给你想想办法。”

徐良才不耐烦的说道:“胡说啥呢,我就没那心思。”

张小花搂着他的脖子吧唧吧唧亲了两口:“你就当帮我个忙嘛,你去把她上了,以后你叫我干啥我就干啥。”

徐良才瞅了她一眼问道“咋了,你跟王秀梅有仇?”

张小花撇了撇嘴:“没仇,就是看不惯她那高傲劲,不就多读了点书吗,神气啥啊。”

徐良才默默的抽着烟,故意叹了口气:“王秀梅傲气的很,这事要想弄成,你得帮我。”

张小花吧唧在他脸上亲了一口:“你就放心吧,明天等我电话。”

早上四点多,徐良才从张小花家里溜了出来,到底是年轻人,弄了一晚上现在还是精神百倍。

回到家里徐良才倒头就睡,迷迷糊糊的做了很久的梦,一会在和张小花弄一会又和王秀梅在弄,张村长在一边拍手叫好,还拿着手机在拍照...

一觉醒来,已是傍晚,躺着眯一会儿,张小花打来了电话:“大狼狗,快,快,王秀梅要去洗澡了,我今晚和她一起去。你先去水潭那埋伏着。”

“哪个水潭?”

“北边那个小山坡。往里边走四十来米,往左拐,里边有一个小水潭,村里的女人都爱去那里洗澡,一般都是几个人一起去,外边留一个把风的。”

徐良才的心立即热乎起来,没想到王秀梅还有这么大胆的一面,也不知道她脱光了长的是啥样...

徐良才一时间想入非非没有说话,张小花不满道:“想啥呢,是不是在想王秀梅光屁股的样子。”

“没有,没有。”

“想也没事,反正我就看那女人不顺眼,你快过来。”

徐良才立即从床上一跃而起,趁着夕阳的余晖,偷偷摸摸的找到了那个水潭,找了个隐蔽的地方藏了起来。

过了一会,王秀梅和张小花一人提着个小包来到了水潭边上,两个人说了一会话,张小花就往外走去,应该是去放风了。

王秀梅四处张望一阵,缓缓的解开自己衬衣的纽扣。

一颗,两颗,饱满的胸脯猛的跳了出来,在黑色文胸的包裹下是那么雪白。

咕咚,徐良才咽了口口水,一眼不眨的看着王秀梅接下来的动作。

王秀梅迅速的脱掉了上衣,然后弯下腰拉开了裤子的拉链,薄薄的裤子缓缓滑落,丰满的臀瓣中间包裹着黑色的内裤,遮掩了最神秘的部位。

然后她站起了身解开了文胸的扣子,随手一抛。

两点寒梅傲立雪峰,如同蓓蕾在晚风中悄然绽放。

徐良才激动的握紧了自己的拳头,在心里不停地呼喊着:“脱,脱...”

仿佛回应徐良才一般,王秀梅慢慢的弯下腰,把那小裤兜儿褪了下来,臀如满月,茵茵漆草之中夹着微微坟起。

徐良才的双手用力的抓着草皮,眼睛瞪的比牛还大。

恨不得现在冲下去,趴在王秀梅的腿间看个仔细。

一阵山风吹来,山上的土坷垃被吹的哗啦啦的往下淌,王秀梅一把抱住了自己的胸,惊慌失措的问道:“谁,谁在那里。”

徐良才赶紧伏低了身子大气都不敢喘,眼睛却一眨不眨的看着王秀梅的酮体,内裤刚褪到腿弯,身子凹凸有致在风中微微发抖,别提多好看了。

过了一会,王秀梅觉得自己刚才可能太紧张了就放下了手臂,快速脱掉自己的小内内,慢慢钻入了水里,那里有一块大青石正好靠在上边洗澡。

王秀梅慢慢的清洗着自己的身子,不时撩起水花浇在自己的身上,冰凉的湖水叫她慢慢放松了心神,完全沉浸在这舒爽的感觉之中,丝毫不知在不远处有一双邪恶的眼睛,正在盯着自己的一举一动。

她洗了一会,身体觉得一阵空虚,鬼鬼祟祟四下望了望,忍不住用手在胸膛上揉捏起来,她幻想着老张在自己的身上驰骋,可不知道怎么的,过了会,老张突然变成了徐良才。

第5章


这种幻想不但让她没觉得羞耻,反而有一种刺激感,不由的揉捏的更加用力了,小嘴也微微张开,发出了几不可闻的轻哼声。

徐良才目瞪口呆的看着这一幕,这已经完全颠覆了王秀梅原本在自己心目中的形象,原来这个表面正经的女人也会做这种事情,嘿嘿。

王秀梅依然沉浸在自己的幻想中不可自拔,下边的空虚感越来越强烈,终于忍不住把手伸了下去。

她的身子微微颤抖着,呼吸逐渐急促,眼神逐渐迷茫,迷迷茫茫中好像是有一个强壮的男性肉体正紧紧的抱住自己,不断的抚摸,亲吻……

看到这一幕的徐良才惊讶了,没想到之前王秀梅表现的那么正经,可现在却在这荒郊野外用手解决?

看来这女人已经饥渴太久了。

他提前跑到老张家里去了,老张问他咋了,徐良才说:“张哥,要不,今晚把嫂子灌醉,咱试试看。”

老张斜着眼睛看了一眼冷声问道:“你小子有没有把握,要是王秀梅醒来之后反悔跟我闹,或者要告你,我可不帮你。”

徐良才一咬牙:“放心吧,哥,我徐良才不做没把握的事,今晚起码有七成机会。”

“七成机会?”老张皱起了眉头,看着徐良才的目光有点不善。

虽然说是他叫徐良才去勾引自己老婆的,可是听到自己老婆这么快被勾上手,他心里还是很不舒服的。

照他估摸着再怎么也得有三两月才行。

徐良才看老张不说话,摸了摸脸直接来了个以退为进:“哥,那你要不愿意就算了,当我啥都没说,我找张小花喝酒去了。”

说着作势要走。

“别,别”老张赶紧拉住了徐良才,砸吧砸吧嘴说道:“我就是觉得你小子这动作太快了而已,哎,你给哥说说,你是咋把王秀梅勾上手的,你都对她干啥了。”

徐良才抬起眼皮看了他一眼,突然凑过去,在老张耳边小声说道:“哥,我嫂子左边屁股那里,是不是有一个小小的红胎记啊。”

老张身子一震,感觉身体里一股气在流动,小弟弟隐有抬头之势,他是又高兴又生气,深吸一口气沉声问道:“你俩做了?”

徐良才嘿嘿笑道:“哪能呢,不是答应过张哥你,要当着你的面做吗,没张哥你点头,我是不会碰嫂子的。这点你放心吧,咱这是治病,不搞别的。”

老张的眼角猛的跳动两下,皮笑肉不笑的说道:“嗯,不错,办的很好。”

说着,又从兜里摸出了两百块扔给徐良才说道:“你去王老实家的熟食店里,给咱买点猪头肉回来,不要喝酒吗,没肉咋喝。”

徐良才也不想跟老张就这样把关系闹僵了,就拿着钱去买了酒肉,两个人大吃大喝起来,几杯酒下肚又开始称兄道弟了。

王秀梅回来的时候看到徐良才正陪着老张喝酒,心不由的猛跳了两下。

徐良才看着她湿漉漉的头发也是心中火热,大着胆子调笑了一句:“嫂子,去洗澡了啊,要不过来喝两口酒,暖暖身子,别冻感冒了。”

王秀梅本来是想骂徐良才两句的,可是话到嘴边却成了:“你又不是我男人,你管我这么多?”

这无疑就是调情了,话一出口在场的三个人都愣住了,王秀梅小心翼翼的看了一眼老张的脸色,老张面无表情盯着自己的酒杯在发呆,徐良才则一脸坏笑的看着自己。

王秀梅手足无措,只好冷哼一声往里屋走去。

老张叫住了他:“秀梅啊,今晚别做饭了,正好良才买了点凉菜过来,你也一起来吃点算了。”

王秀梅冷冷的说道:“我不饿,不想吃。”

说着扭头就走屋子里去了。

老张看了徐良才一眼说道:“你等会,我进去劝劝。”

徐良才瞅着老张跑房间里去了,心里想着他不知道要怎么劝,难道是想趁机来一发,不过一想到他那病又觉得不可能。

过了一会,老张拉着王秀梅的手走了出来,王秀梅的脸蛋红扑扑的,徐良才愣了一下,随即轻笑了起来。

看来还真让自己猜着了,老张那玩意不行,不还有手和嘴吗,看秀梅嫂子这样子恐怕刚才被老张摸的不行了才同意出来喝酒的吧。

嘿嘿,这样也好,挑起了秀梅嫂子的兴致,待会自己也好下手。
版权保护: 本文由 信宜金融网 原创,转载请保留链接: http://www.xinyichashan.com/chaogupeizi/779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