趁朋友出差勾搭国内视频{老婆出差回来变松了} - 信宜金融网 趁朋友出差勾搭国内视频{老婆出差回来变松了} - 信宜金融网

趁朋友出差勾搭国内视频{老婆出差回来变松了}

【摘要】桃花村李秀娥 文学第二天清晨。郝建在溪边洗了一把脸,刚刚转身就看到李秀娥已经坐了起来。“你醒啦。”李秀娥一脸茫然的看向郝建,“你?”然后她又看了看...

桃花村李秀娥


 文学

第二天清晨。

郝建在溪边洗了一把脸,刚刚转身就看到李秀娥已经坐了起来。

“你醒啦。”

李秀娥一脸茫然的看向郝建,“你?”然后她又看了看周围的景物,“我……怎么会在这里?”

郝建微微一愣,莫非她把昨晚的事情都忘了?

“你不知道你怎么在这里的吗?”

郝建试探性的问道。

李秀娥茫然的摇了摇头。

郝建确定无疑,看样子她是真的没想起昨晚发生的事情,不仅仅是没想起跟自己发生的事情,就连赵刚将她迷倒的事情她都忘记了。

郝建这才想起,国外有一种非常的强悍的药物,叫WIGB,专门用来迷倒女人的,在昏迷期间发生的事情醒来后会什么都记不起来,就跟平时睡着了一样。看样子,赵刚给她吃的药物,估计就是这种WIGB。

只不过这种药物,郝建从来没用过,听说在国内是很难买得到,却没想到竟然能在一个山村里的农夫手上出现。看来这个赵刚,是有一点手段的。

不过这样似乎也挺好,郝建还正寻思着当她问起昨晚上自己跟她发生的事情的时候该怎么解释呢。他也做好了愿意为她负责的准备。

这下好了,什么都不用说了。毕竟这可不算是你情我愿的事情。

一想到这里,郝建又暗暗的啐了自己一下,都怪自己没管好自己的东西,差点就酿成了大错。

怎么说李秀娥也是桃花村的村主任,自己这次前来,能不能完成任务,她可是至关重要的人物,万一惹出个好歹,公司的事情让自己给搞砸了,回去李雪那小娘们天知道会怎么弄死自己。

“呵呵,您好,李主任。我叫郝建。HIC公司的经理!”

既然她想不起来了,郝建自然也乐得不愿意提起,连忙伸出手来跟她自我介绍起来。

“郝建?”

李秀娥沉思了一会儿,豁然间就两眼放光了起来,“原来是你呀,幸会幸会。”

她连忙站了起来想要跟郝建握手,也不知是激动还是因为昨晚被郝建折腾的伤口还没有恢复,她双腿微微一软,差点又一屁股坐了下去,郝建见状连忙扶住她,“你慢点。”

却又因为脚下的石头轻轻一拌,李秀娥“啊”的一声轻呼,就撞进了郝建宽阔的胸怀里。

李秀娥那饱满的胸脯因为没有内衣的保护直接就压在了郝建身上,感受着那一份特殊的柔软,还有她身上散发出来的女人特有的香味,昨晚上的画面又再次浮现在郝建的脑海里,再加上大清早可是男人精力最旺盛的时候,郝建毫不受控制的就起了反应,十分迅速的就顶在了她的小腹上。

李秀娥当然能感受郝建的变化,原本郝建还以为她会害羞得脸红,甚至会鄙视自己,却没想到李秀娥居然笑了出来,还低头朝郝建支起的帐篷直勾勾的看了过去,笑道:“嘿嘿,郝经理,没想到你精力还挺旺盛的呀。”

此言一出,倒是把身经百战的郝建给弄得有不好意思了,这山里的女人果然跟城市里的女人有很大的区别,似乎更加的开放啊!

“昨天赶了一天的山路,火气有点大,请原谅。”

李秀娥噗嗤一笑,“好啦,既然你已经来了,就跟我进村吧。有什么等安顿好了再说。”

果然和李雪说的一样。她是一个十分开朗大度又不拘小节的女人,在她那美丽而又略显柔弱的外表下,骨子里透露着的是一股精干和大气,这样的女人若是放在城市的大公司里,那也绝对是能独当一面的人物。

郝建点点头,“好。”

桃花村是一个大村,有将近上百户人家,只因后山的一片桃花林而闻名。

只不过在居的人口并不多,因为桃花村地处偏僻,距离城市较远,除了一条连赶个牛车都嫌狭窄的山道通向外界外,一条像样的公路都没有。所以这里的农民收入很低。

为了生计大多数的壮力青年,还有男人都跑到外面打工去了,留在村里的绝大多数都是女人、小孩、以及不能劳作的老人,当然还有几个不愿走出大山的保守派顽固分子。

来到村公所。

“这段时间你就住在这里吧。”

李秀娥指着一间屋子,“已经给你收拾干净了,里面该有的家具都有。虽然跟城市比起来条件差了点,但是这已经是我们能提供的最优越的待遇了。还希望你这个大经理不要介意。”

“呵呵,李主任不要那么客气,我也是农村出生的孩子,也是吃苦长大的。”

看着屋子里的“最优越待遇”郝建心里是一片草泥马奔腾而过,土灶、乌漆嘛黑的锅头,小小的白炽灯,破旧的桌椅板凳,竟然还有个大水缸,这是要让我自己去挑水的节奏吗……这下子真的完蛋了!李雪你这个臭娘们,此仇不报,我郝建就不是男人。心里这么想,但是嘴巴却笑眯眯的表现出一副我能接受我很满意的样子。

“郝经理,你也别那么客气,以后咱们也都算是一个村的人了,你就别叫我主任,看样子我应当你比大一些,你直接叫我名字吧,或者秀娥,秀娥姐,秀娥嫂都行。”

“那还是叫你嫂子吧。你也别老是经理经理的挂在嘴边,叫我郝建,小郝,小健都可以。”

李秀娥点点头,“那成,那我就叫你小健吧。”

她抬起头来看了看天,“快九点了,我还得去开个会,你自己先在四周看看吧,先熟悉熟悉一下环境。我办公的地方就在那边。”她指着不远处的一栋两层小楼,“有事的话,你可以到那边找我,到我家也可以,就那栋小楼的旁边,你随便找个人问问就知道了。”

“那行,你先忙去吧,我自己能照顾好我自己。”

李秀娥走后,郝建也学着她看了看天,然后又扫了自己的手表一眼,“牛叉了,看一下天就能知道多少点钟了!还真他妈准!”

进了屋,简单的转了一圈,郝建的眉头就没松弛过,满脸的苦水。还好那铺床够大,被子也是崭新的。

“可是早饭吃啥呢?”

昨晚跟李秀娥大战过后,郝建就已经饿了,又挨到了现在,早就饥肠辘辘的了。打开米缸,却发现没有米。至于蔬菜……就更加找不到了。完了,这可不是大城市,没有菜市场买菜的。

“这谁呢,怎么偷我家红薯呐!”

郝建好不容易在村里转了一圈,找到了一小块红薯地,迫不及待的拔了两个出来,可这才刚刚站起身,就被一个女人的声音给吓到了。

第五章 偷红薯


郝建一手提着一个大红薯,傻逼逼的站在那里,挽着两个裤脚,鞋子上还沾满了泥,一脸通红的转过身子来,表情苦得都快要拧出水。

踏马的,没事学人家偷红薯干什么啊,这下好了昂,被逮着了吧!

“哟,小伙子还挺俊的呀,谁家带回来的郎娃子,还没见过呢。”

郝建已经做好了被人家罚款五十一百的准备,可是等待他的却不是凶巴巴的斥责与怒骂,反倒是一个略带嬉笑如同黄鹂吟唱般的声音。他心头微微一颤,这才抬起眼皮打量过去,顿时之间,眼睛也跟着亮了起来。

只见一个三十岁上下的少妇站在一间泥屋子门外,怀里还抱着个婴儿,一身薄如蝉翼的粉色睡衣就这么松松垮垮的挂在她的身上,露出半截修长如玉的美腿,一阵风轻轻的吹过,睡衣贴着她的身子勾勒出一个完美的曲线,一条黑色的小三角裤也跟着淡淡的映衬出来,令那三角深沟勾勒得更加的明显。

郝建看得眼睛都直了。这村里的女人都这么正点吗?而且她的长相,也绝不赖,虽然比不上李秀娥那样的天姿国色,但是也自然而然的流露出了一股村里人才有的淳朴之美。

“嘿嘿,嫂子,我叫郝建,今天刚刚到这里,就住在村公所的那间招待屋里。”见她没有责怪之意,郝建也轻松了许多,开始自我介绍道,同时也说出了自己偷红薯的原委,“这不是一时间找不到东西吃嘛,就看见了这红薯,也不知道是谁家的,先借两个来填填肚子。我都快饿扁了。”

女人咯咯笑了起来,“原来你就是郝建啊,老早就听秀娥嫂说了,我们这里要来一个大经理,搞什么投资研究……这秀娥嫂也真是的,就知道忙村里的那些破事,连招待个人都不会。饿了啊,饿了就快进屋里来吧,嫂子这里有吃的。没事吃那东西干啥,吃多了嗝肚子,容易放屁,我们都是种来喂猪的!”

喂猪的!?

郝建惊得下巴都快要掉出来了,望着手中的两个大红薯,这可是好东西啊,在大城市里那都是被人抢着来买,说什么五谷杂粮,还老贵着呢。没想到人家村里人都是拿来喂猪的!实在是太奢侈了。

不过既然有吃的,他当然也懒得回去瞎折腾。

毫不犹豫的扔掉红薯,郝建就屁颠屁颠的跟了过去。

“你家就你一个人?”

进了屋,只见屋里空荡荡的。中间是个堂屋,前后各两个房间,后边是一个厨房,除了一些生活必备的家具,连个电视机也没有。而且除了她们母子俩就没有其他人了。

“是呀,他父母走得早,家里没有老人。村里收入低,我家那个都是在外面打工,一年到头也就过年的时候才回来一次。平时就是每月寄点钱供我们生活。来,先别说了,这里有馒头,有粥,还有萝卜干,你饿了就吃吧,不够嫂子再给你去做。”

“够了够了,嫂子,别看我长得大个,其实我吃不了多少。”

郝建也不跟她客气,抓起馒头,就着稀粥和萝卜干大口大口的吃了起来,“对了,嫂子,我还不知道你叫什么名字呢。”

“我叫黄惠莲,你叫我阿莲嫂就可以了。”

“哦,阿莲嫂……”

这时她怀里的小孩不知怎么滴就哭了。

阿莲嫂就开始哄了起来,“哦哦哦,不要哭不要哭,叔叔在吃东西呢……哦哦哦……是不是你又饿了,妈妈给你喂奶。”

郝建正津津有味的吃着东西,听了她的话,就下意识的抬起了头来,顿时眼睛就定在了那里。

只见阿莲嫂就这么坐在郝建的对面,毫无顾忌的拉下了她的睡衣,一个巨大的白球就这么弹了出来,然后对准孩子的嘴巴凑了上去。

这哺乳期的女人的胸跟平时的女人的胸大有不同,它们比寻常更加的大,更加的饱满,更加的白,一根根细细的血管沿着尖端向四周扩散,仿佛一张极具捕获力的大网,瞬间就将郝建的心给捞了去。

他的火气顿时就涌上了头顶,血液也跟着沸腾了起来,尤其是听到小孩吮吸发出来的那一声声“吧唧吧唧”的声音时,裤裆里边的小士兵也忍不住抬起了头,渐渐的支起一个老高的帐篷。

“咕噜!”

郝建猛的将口中还没嚼碎的馒头一口气吞了下去,发出一个饥渴的响声。

好像是觉察到了郝建的异样,阿莲嫂也抬起头向他看了过来,顿时脸上微微一羞,泛起了一阵红云。但是令人意外的是,她不但没有丝毫躲避的意思,反而还微微的凑过来了一点,面色红晕的笑道:“怎么样,好看吗?”

“好看!”

郝建下意识的就回答道。

可他立马又回过神来了,尴尬道:“不不不,我不是那个意思。”

人家好吃好喝的招待你呢,你却偷看人家喂奶,这也太不地道了。

阿莲嫂看到郝建脸红仆仆的样子,忍不住笑了起来,“咯咯咯,这有什么不好意思的,不要告诉我,你没看过女人的奶子。”

面对如此奔放的少妇,郝建简直就无语了。

“怎么样,想吃吗?”

就在郝建不断的压抑着自己心头那串火苗的时候,阿莲嫂又更进一步的挑逗了一下,还向郝建抛来了一个极具魅惑的眼神。

如此一来,郝建还怎么忍得住,心里暗暗骂了一句,“娘的,这小娘们是在故意在勾引我呢!”

郝建也跟着露出一抹邪恶的笑容,“想。”

“那就尝尝呗。”

“真的可以吗?”

郝建已经无法自拔的,屁股也渐渐的离开了凳子。

阿莲嫂看着郝建那脸上变化的表情,还有他那已经变得有些猩红的眼睛,当她无意间又看到郝建裤裆上那高高支起的帐篷的时候,她只觉得自己的心跳也跟着加快了起来,原本白皙的脸蛋也跟着变红了。

一个细弱蚊蝇的声音从她的口中吐了出来,“只要你敢过来……我有什么不敢的。”

娘希匹,有便宜不占,王八蛋!

郝建将碗筷往桌上一撂,便扑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