隔壁寡妇深夜把我拉进她房间<解开胸罩揉着她的乳尖> - 信宜金融网 隔壁寡妇深夜把我拉进她房间<解开胸罩揉着她的乳尖> - 信宜金融网

隔壁寡妇深夜把我拉进她房间<解开胸罩揉着她的乳尖>

【摘要】 手段 文学映在柳文兵眼里的是一片雪白的弧丘,肥美圆润,中间有一条紫色性感的丁字裤细布,将雪丘隔成两瓣。柳文兵看得垂涎三尺,这是又圆又翘的球型臀啊,难怪...

 手段


 文学

映在柳文兵眼里的是一片雪白的弧丘,肥美圆润,中间有一条紫色性感的丁字裤细布,将雪丘隔成两瓣。

柳文兵看得垂涎三尺,这是又圆又翘的球型臀啊,难怪花新蕾走起路来的时候,美臀两瓣会交互上下的,让人心脏快受不了。

柳文兵以前是赤脚医生,熟读皇帝内经,会阅女之术,知道这种圆形臀的女人充满了挑战精神,活力十足,无拘无束。爱情上总是积极主动,思想上放得很开,在啪啪方面也是主动而干脆的。

既然知道花新蕾是这种女人,那柳文兵就更有信心去调教了。

不过,柳文兵也知道要先取得小少妇的信任,才好办事,他于是装作很正经的转过身去,打开皮箱调起药水来。

这次他在清水里加了抗过敏的西药。

做完这些后,柳文兵回过头来,发现花新蕾正往后伸出两手,抓起了美臀,那片雪白上多了几道红痕,姿势诱人啊。

“我说的没错吧?阴毒已经蔓延到身后了。”柳文兵摇头叹道。

“你不要这样光看着啊,快帮我治疗。”花新蕾害羞的说。

“我这就来。”柳文兵急忙跑过去,将药水倒在两手上,毫不客气的对着那片雪丘按了下去,再揉捏起来。

花新蕾随之哆嗦了一番,脸红到了脖颈,羞得将脸埋到了胳膊间,不敢往后看了。

原本雪丘是冰凉的,在柳文兵不断按摩之下,逐渐微热起来。

花新蕾时不时发出哼唧声,声音很小,显然是刻意压抑住了。

不过这让柳文兵惊喜交叉,因为他知道这个小少妇有了反应,有了鼓励后,柳文兵两手放得更开了。

他毫不客气的抓住雪丘两瓣,快速搅拌起来,再交互上下的狂甩着。

强烈的视觉冲击,让柳文兵晃花了眼,他心跳得越来越快,手上的劲也越来越大。

“不行了,停手,停手啊。”花新蕾尖叫道。

如同一道雷雨声,让柳文兵惊醒了过来。

“怎样了小蕾,好点了没有?”柳文兵一脸关切的问道。

此刻花新蕾的俏脸像是烧红的木炭,羞怒不已,雪丘上粘着点点玉露,不知道是淋漓的香汗,还是涂抹的药水。

不过经过柳文兵这么提醒后,花新蕾这才意识到身上被按摩到的位置居然不痒了。

其实那只是抗过敏药水起作用了。

花新蕾却信以为真,以为柳文兵是诚心诚意的为她治疗,便急忙站起来,将睡袍拉下,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谢谢柳大夫,已经不痒了。”

“还不行,如果不能根治的话,让阴毒反弹,那会更糟糕,最严重的情况可能是,要带你去正规医院做手术,切掉臂部。”柳文兵一脸严肃的说道。

“怎么可能啊?”花新蕾面色煞白。

“忠言逆耳啊,世上没有后悔药可以吃,以前也有几个不听我忠告的病人,现在变得又丑又残废的。”柳文兵叹道。

“那接下来要怎么做呢?”花新蕾慌得六神无主。

柳文兵两眼发光的说道:“要想根治的话,必须用我的纯阳之气为你净化阴毒,达到阴阳平衡的结果。”

“什么是纯阳之气?”花新蕾一头雾水。

“这里。”柳文兵指了指他那已经肿得老高的地方。

第五章 治疗


“柳大夫,请你别开玩笑!”花新蕾哆嗦的叫道。

但是她的目光,却在柳文兵的裤间流转着。

柳文兵心里一喜,知道这个女人刚才已经被他勾起了内心的渴望,谁让王老板那方面不行,满足不了这个小娇妻呢?

他于是趁热打铁,正色道:“小蕾你误会我了,我不是想要和你发生关系。我只是要用我的纯阳之气,代替那些药水,为你净化阴毒啊。”

“要怎样净化呢?”花新蕾犹豫的问。

“像刚才那样而已啊。”柳文兵轻声安抚道。

“真的吗?”花新蕾美眸闪烁着。

柳文兵温和的说道:“如果我不是个有本事的人,那王老板也不会请我来帮他气功养生了,那是他信任我,所以也请你相信我好吗?我不会强求你的,行不行你自己选择,但如果错过了治疗时期,那就只能去医院开刀做手术了。”

“好吧,我相信你……”花新蕾说到这里,声音颤粟起来。

柳文兵心中狂跳,但表面装作一本正经的扶着花新蕾重新趴在床上,再将她的睡袍往上撩起,露出身后那片仍残留红晕的雪丘。

花新蕾羞得再次将俏脸埋入胳膊间。

柳文兵心花怒放,赶紧把自己的裤子拉下一半,再将那蓄势待发的温热放在了滑腻的雪丘上。

“嘤……”花新蕾忍不住咿嘤起来,随后赶紧止住了声音,但娇躯还在颤抖不已,看得出来她在强忍着。

柳文兵舒服得轻吐一口浊气,用手和用这地方按摩根本是两种感受啊。

“小蕾啊,我开始净化你的阴毒,你忍着啊。”柳文兵激动的说道。

“嗯。”花新蕾吃力的应了一声。

柳文兵于是带着把子在雪丘上时而转圈,时而轻打,没多久雪丘变得更加光滑了,还黏上了一些透彻的水渍。

没多久,花新蕾忽然扭起了小蛮腰,像是杨柳一般的摇摆起来。

柳文兵心快飞出来了,他知道这小少妇的身体有了反应,是该加一把火了。

“小蕾啊,这个地方已经治好了,接下来要根治啊,我要净化你的腿,就是一开始出现红点的地方,请你一定要认真配合我啊。”柳文兵哆嗦的道。

“好,麻烦……了。”花新蕾喘着气道。

柳文兵的心潮澎湃不已,迫不及待将重点转移到了花新蕾的大腿内侧,然后像是笔刷一样的扫动起来。

花新蕾受到刺激,不禁紧的夹起了两腿。

“噢!”柳文兵惊叫一声。

先前他早就猜到花新蕾两腿脂肪含量少,要是夹起来一定很带劲,没想到功夫不负有心人,现在终于体验到这种奇妙了。

同样的,柳文兵似乎玩火自焚了,他藏在内心深处十年的邪火激起燃烧!

他红着眼睛,两手压住花新蕾的两腿,前后左右的扭动了几下,口中不断的念叨着:“好腿”。

“嗯呜……”花新蕾的颤音变成了哭腔。

这像是炸弹一样的在柳文兵心里引爆了,他低吼着将手抓住了雪丘的紫色小丁裤,就要拉下来。
版权保护: 本文由 信宜金融网 原创,转载请保留链接: http://www.xinyichashan.com/chaogupeizi/778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