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辣肉H限/粉嫩被两个粗黑疯狂进出 - 信宜金融网 高辣肉H限/粉嫩被两个粗黑疯狂进出 - 信宜金融网

高辣肉H限/粉嫩被两个粗黑疯狂进出

【摘要】 救我 文学现在是下午五点多钟,太阳还没落山。宋佳丽下了车之后就往路边的林子里跑去。进了林子,她确定四周没有人之后,才掀起裙子,蹲了下去。...

 救我


 文学

现在是下午五点多钟,太阳还没落山。

宋佳丽下了车之后就往路边的林子里跑去。

进了林子,她确定四周没有人之后,才掀起裙子,蹲了下去。

热气腾腾的尿洒了出来。

“吁——”

她长长的出了口气。

随着地上热气冒起,她整个人都轻松下来。

想起车上紧贴着沈浪,宋佳丽身上又起了异样的感觉,那种感觉真是很奇妙啊!

拉完尿,佳丽站了起来,刚把小裤头提起来,她就听到身后有动静,还没等她看清楚,她就被人给拦腰抱住了!

“哈哈,宋佳丽,今天你可跑不了了!”

一个粗鲁的声音响起。

佳丽心里‘咯噔’一下!

是赵二愣!

“你放开我!”佳丽大声叫道,企图挣开男人的双手,可男人的双手死死的抱着她,根本挣不脱。

“嘿嘿,放开你?”赵二愣狞笑道,“这么好的机会,你让我放开你?”

“赵二愣,你想干什么?”

“你说呢?”赵二愣坏笑道,“你那白白的小屁股,真是看得哥火起啊!老子好久没有碰女人了,今天好好的解个馋!”

佳丽脸都吓白了,“赵二愣,你这样做是犯法的,快放开我。”

“哈哈,犯法?”赵二愣狞笑一声,“你敢告发我吗?你一告,你的名声也没有了,你全家人都在村子里抬不起头,你也别指望有人会娶你了!”

“浑蛋,我一定会告你的!”佳丽使劲挣扎,眼泪都流出来了。

“我才不怕你告呢,破个处,坐三年,老子也值了!”赵二愣恶狠狠说道。

佳丽一听心都凉了,肠子都悔青了,这个地方前不着村,后不着店,叫破喉咙也没有用呀!

“赵二愣,我求求你,放了我好不好?”佳丽哀求道。

“宋佳丽,反正你要嫁给那瘦猴了,便宜他,还不如便宜我呢!只有我才能让你知道男人的滋味,哈哈!”

此时,佳丽想死的心都有了,“求求你,放过我,我给你钱,好不好?”

“你真是不了解男人。”赵二愣笑道,“现在老子都火起了,只想弄你呢,还提什么钱?现在你最好乖乖的顺着我,老子给你来点温柔的,否则的话,老子可不会怜香惜玉了!”

这家伙说着,一只手搂着宋佳丽,另一只手就从裙里伸进去,去拽她的裤头。

“救命啊,救命啊!”佳丽大叫道,无力的挣扎着。

“别叫了,没用了,你越叫我越兴奋!反正女人迟早都要被男人破身子,你就认命吧!哈哈!”

赵二愣说着,已经把女孩子的裤头扒到了膝盖那里,“老子想你好久了,今天终于如愿以偿了!你也别给我装,刚才在车上,你跟那小白脸贴得那么紧,很舒服吧?”

就在这时,佳丽低下头去,狠狠的在赵二愣的手上咬了一口。

“啊!”

赵二愣痛的大叫一声,松开那只搂着的手。

佳丽趁机就往前面跑。

可是,她的裤头还挂在膝盖上,刚跑了两步,就绊倒在地上。

“哈哈,你跑啊,继续跑啊!”

赵二愣甩了一下手,得意的笑道,“我看你能跑多远?”

他狞笑着,一步一步走向女孩子。

“别过来,你别过来!”佳丽来不及提裤头,身子在地上往后缩,同时,她感觉左脚痛了起来,一定是崴了脚。

“宋佳丽,你咋这么想不开呢?那种事其实很快活的,你这么长大了,一定也想男人了,对不对?”赵二愣戏谑的说道。

“我没有,我没有!”佳丽摇着头,泪眼婆娑。

对于男女之事,她的确有过朦胧的幻想,哪个少女不怀春呢?何况,她现在已经二十二了,在农村也算是大姑娘了。

可是,她怎么甘心自己的清白身子让赵二愣这个无赖糟蹋?

“别不承认了!”赵二愣笑道,“你别看我人不咋的,可我那方面很强呢!保证你试过了还想要!女人嘛,总是口是心非!”

“求求你,放过我吧,只要你放过我,我什么都答应你!”佳丽苦苦哀求着,还在往后面移动,屁股被草硌得生痛。

“我现在什么都不想要,只要你!”赵二愣蹲下来,一把抓住女孩子的脚,再一把把小裤头刷了下来,放在鼻子上闻了闻,“好香啊,处子的味道真不错啊!”

“不要,不要!”佳丽绝望的叫道。

赵二愣把裤头一扔,“哼,现在可由不得你了!”

“别,别——”佳丽摇着头,翻了一个身,拼命的往前爬。

赵二愣上前一步,抓住她的裙摆,用力一拉。

“嘶!”

裙子被撕扯出一大块,露出女孩子小半个臀部。

“小屁股可真白啊,摸起来手感一定不错!”赵二愣淫笑道,说话间,这家伙已经有了反应,下面顶了起来。

“救命,救命呀!”

佳丽拼命的往前爬,泪水已经模糊了她的眼。

她的手被割破了,膝盖被割破了,鞋子也掉了。

蓦然间,她感觉到自己的一条腿被赵二愣抓住了,整个人被往后拽着。

“不要,不要——”

那瞬间,宋佳丽觉得自己还不如死了好。

偏僻的林子里,赵二愣抓住宋佳丽的一条腿,把她在地上拉着。

女孩子无力的挣扎着。

因为没了裤头,裙子也撕破了,她的大半臀部已经露在色狼的眼中。

赵二愣更加的兴奋了。

他松开了手,停了下来,开始解自己的裤子。

宋佳丽趴在地上,一动不动。

她浑身都痛,已经没有了力气。

“小美人,等着赵哥好好疼你吧,哈哈!”赵二愣得意的笑道,从裤档里掏出硬梆梆的家伙。

他吃定宋佳丽事后不敢告他,乡下女人,特别是还没结婚的女孩子可是非常注意名声的。

宋佳丽绝望的闭上了眼睛,任眼泪汪汪的流。

所有的幻想,所有的憧憬,都破灭了!

就在这个时候,一个声音响起——

“住手!”

宋佳丽一听,赶紧翻了个身。

她看到赵二愣的身后站着一个男人,手里提着一个行李袋。

那个男人就是沈浪!

原来沈浪见赵二愣也下了车,心里就犯起了嘀咕。

他觉得赵二愣下车是很可疑,那显然是针对宋佳丽呀!

可路边看不到一个房子,全是树林,要是赵二愣起了坏心呢?

他越想越不对劲儿。

虽然宋佳丽有了未婚夫,自己没法打她的主意,也不应该管别人的闲事,但是,要是宋佳丽真的被赵二愣祸害了,自己的良心肯定难安啊!

再说,自己要去的村子是双河村,还要待上一阵子,宋佳丽也是双河村的,这低头不见抬头见呢!

所以,他决定下车去看看。

不过呢,在他思忖的时候,车子已经开出了半里多路。

所以,等他听到宋佳丽的声音,赶到这里的时候,赵二愣快要下手了。

看到沈浪,宋佳丽就像溺水的人抓住了稻草,惊喜的叫道,“沈浪,救我,快救我!”

赵二愣转过身来,目露凶光,“哟,原来是你这个小白脸啊,别多管闲事,滚!”

赵二愣认出来了,沈浪就是刚才贴着宋佳丽的那个城里男人。

“沈浪,救我,救我呀!”宋佳丽大叫道。

“想找死?”赵二愣恶从胆边生,‘唰’的一下从后腰摸出一把匕首,寒光闪闪。

虽然赵二愣长得五大三粗,手里还有匕首,可沈浪并不虚他。

沈浪高中毕业后,去武校练了两年,对付一个普通人,他还是绰绰有余!

“现在,我给你一个机会,滚!”沈浪把行李袋放下,喝道。

“妈的,臭小子,敢管闲事,老子要你的命!”赵二愣已经被欲望冲昏了头脑,自然不会把沈浪放在眼里!

他嚎叫一声,拿着匕首就朝沈浪冲了过去!

“唰!”

匕首划出一道寒光,直直的捅向沈浪。

宋佳丽也变得紧张起来,她知道赵二愣不是一个善茬,在这一带,他可是以打架出名的。

何况,他现在手里还有匕首。

她不由的为沈浪担心起来。

但她更高兴的是看到沈浪来救她,如果说,之前只是一见钟情,现在,她是彻底的爱上了沈浪。

“小心啊!”她尖叫道。

说时迟,那时快!

沈浪反应很快,灵敏的避开了赵二愣的匕首,同时,一拳打在对方的下巴上。

武校两年可不是白练的啊!

中了一拳,赵二愣痛的叫了一声,匕首又挥了过去。

两个身材相当的男人在林子里打了起来。

赵二愣打架经验丰富,沈浪算是半个练家子,所以,一时间,双方难分胜负。

一旁的宋佳丽看得惊心动魄。

一两分钟之后,沈浪瞅准一个空档,飞起一脚,踢飞了赵二愣的匕首。

赵二愣没了匕首,战斗力就下降了。

很快,沈浪就占了上风,连续几拳砸在赵二愣脸上。

赵二愣再凶猛,也有些吃不消了,脑袋开始犯昏,身子也踉跄起来。

沈浪趁机捡了一块石头,砸在赵二愣的脑门上。

“啊!”

赵二愣惨叫一声,脑门上飙出血来。

这下,他害怕了。

自己行凶在前,要是被对方打死了,自己也是白死!

第5章 下河


沈浪走过去,把宋佳丽拉了起来。

此时的宋佳丽全身脏兮兮的,衣不遮体。

不过,她已经不在乎这些了,眼睛里只有沈浪。

他可是自己的救命恩人啊!

“你没事吧?”沈浪问道。

“我的左脚好像崴了!”宋佳丽这才感觉到脚又痛了起来。

“你坐下来,我帮你检查一下。”

女孩子‘嘤咛’了一声,又坐了下来。

沈浪蹲下去,把她的左脚抬了起来。

佳丽的脸都羞红了。

因为,她已经没有裤头了,这脚一抬,自己就走光了呀!

不过,沈浪并没有注意到,他的注意力在女孩子的脚踝上。

他用手捏了捏。

“啊,疼!”佳丽轻呼了一声。

“是这里?”

“嗯!”

沈浪又检查了一下,“应该是骨头错位了,你忍一下,我帮你把骨头还原,否则,你根本走不了路。”

“谢谢你!”

沈浪一手抓着女孩子的脚脖子,另只手抓住她的脚背,然后手一用力。

“啊!”

女孩子痛得大叫一声。

“好了,没事了,你站起来试试!”

沈浪又把佳丽扶了起来。

佳丽把左脚往地上踮了一下,“还有点痛,不过好多了。”

“这两天少走点路,多休息就没事了。”

“谢谢你,真的谢谢你。”

“不用客气,我们遇见就是缘份嘛!”沈浪笑了笑,“对了,双河村还有多远啊?”

“还有几里路。”

“那好,我扶着你。”

“那个,沈浪,我全身都弄脏了,裙子也破了,我想先洗洗再走!”

宋佳丽刚才在地上爬了一阵,身上很不舒服,关键是,刚才没有裤头啊,关键部位都脏了。

“可这里哪有水呢?”沈浪问道。

“往那边走,没多远有一条小河。”

“哦,好,我扶你过去!”

于是,沈浪一手扶着宋佳丽,一手拿着自己的行李袋,往那边走去。

这时,他才注意到女孩子的裙子破得厉害,从后面看,小半个屁股都露在了外面。

原来,她的裤头没有了!

沈浪咽了一下口水,刚才在车上,他和女孩子贴着,就有感觉了呀!

觉察到男人异样的目光,佳丽不好意思的说道:“刚才,一只耳把我的裤头给扯烂掉了!”

“一只耳?”

“就是赵二愣呀!他以前跟人打架,被人削掉了半只耳朵,所以,他得了一个绰号,叫‘一只耳’。”

“呵呵,原来这样,对,我是注意到他缺了半只耳朵。

“那家伙就是个无赖坏蛋,前不久才从牢里放出来,这次,你把他的头打破了,小心他报复你!”

“没事儿,我根本不把他放在眼里。”

“对了,你去双河村干什么呀?”

之前,佳丽在车上问过他,他还没来得及回答。

“哦,我听说村子附近有不少草药,我是去研究草药的。”沈浪答道。

实际上,这不是他的目的。

“那你算来对了,我们村子后面的山上有好多草药呢!”佳丽欢快的说道。

说话间,两人来到一条河边。

河水很清浅。

“顺着这条河走,就可以到双河村。”佳丽说道,“不过要稍微远一些,有段路不好走。”

说着,她把双脚泡在水里,“好清凉呀,一到夏天,我们村子里的人就喜欢下河洗澡。”

“走了一身的汗,我都想洗了。”沈浪说道。

“那这样吧,你去那边石头后面洗,我在这边洗,你、你不许偷看!”佳丽羞涩的说道。

因为裙子都脏了,她也得洗洗,幸好太阳没有落山,只要晒一会儿,裙子就会干了。

“好,我去那边洗。你自己小心点!”沈浪大步走了过去。

然后,他的身影消失在另一块大石头后面。

于是,佳丽开始脱起衣服来。

很快,一具美得令人窒息的身体暴露在空气中,洁白如玉的肌肤,有如美玉般晶莹剔透,洁白的夺目。

佳丽看了一眼那边,没有发现沈浪,‘咯咯’一笑,象条美人鱼似的缓缓把身体沉浸在冰凉的河水里。

河水轻缓的流过,淹没了她的身体,象恋人的手,轻抚着这具勾魂夺魄的美妙身躯。岸边的那些花花草草也似乎自惭形秽,都低下了头,不敢去看那青春逼人的模样。

佳丽心里有一种很矛盾的想法,她既想沈浪能看到自己,又不想他看到自己。

实际上,沈浪正在偷看她呢!

沈浪可算不上什么正人君子,现在这么好的偷窥机会,他怎么可能放弃呢?

他转到那石头后面之后,脱了衣服,还没有下水,他悄悄的来到岸边,绕了一个圈,躲在草丛中偷偷的欣赏女孩子呢!

女孩子那雪白的身体在水中时隐时现,像条大白鱼,看得沈浪吞咽着口水,激动不已,恨不得扑入水中,与宋佳丽来个鸳鸯戏水。

他好久没有碰女人了,正饥渴着呢!

之前,在车上,听说佳丽有未婚夫,他就打消了想法,但现在,自己救了佳丽,那女孩子还主动提出来洗澡,虽然没让自己看,但显然对自己有了意思啊!

他呢,从来不会强迫女人,但是要是女人主动,他没必要装虚伪啊!

反过来说,要是自己没救佳丽,她已经被赵二愣祸害了,就算她现在以身相许,也说得过去啊!

不过,只要女孩子没有表态,他还是不会轻举妄动。

不着急啊,反正自己还要在双河村待上一阵子,应该有机会的。

此时,佳丽坐在水里,慢慢的清洗着自己身上的伤口,心里想着,要是沈浪突然出现,自己怎么办呢?

她又期待又害怕。

清洗伤口之后,她坐在了一块石头上,心里很是紧张,不停的往沈浪那边张望。

沈浪能够清晰的看到女孩儿身上的水滴象珍珠般,从她的发间,双峰、柳腰,长腿上划落,在迷人的屁股蛋下面形成一滩水渍。

这一刻,他多想化身成她屁股下面的那块青石,和她来个亲密的接触。

很快,沈浪下面已经昂扬起来,于是,对着女孩子和,狠狠的撸了一把,才恋恋不舍的又摸回到大石头后面,下了河。

这感觉可真舒服啊,太惬意了!

不过就算这冰凉的河水也难以浇灭他的欲望啊!

妈蛋,能看不能上,真难受呢!

“佳丽,你还在洗吗?”隔着石头,他大声问道。

“在呢!”佳丽也大声回答。

“嘿嘿,要不要我帮你洗啊?”沈浪涎着脸问道。

“啊,不要!”

佳丽吓了一跳,不过心里还有点希望。

但是,怎么说呢,今天才第一次见面呢,自己再怎么也要矜持一点啊!妈妈一直告诫她,不到结婚那一天,不能把身子给男人,否则,对方就不会珍惜自己了。

佳丽一直牢牢的记着这一条呢!

佳丽把自己洗干净之后,又开始洗裙子,她不时的往沈浪那边张望。

沈浪始终没有出现。

佳丽竟然有点失望。

这家伙还真老实啊,叫他不要过来,他真的不过来。

女孩子的心思就是这么矛盾啊!

她不禁想起了之前在车里的情景,两人的肌肤紧紧的挨着,她还扑进过沈浪的怀抱。

嗅着他的气息,她都有些迷醉了。

她有两个姐姐,都嫁人了,大姐比较保守,从来不会和她说夫妻间的事情,二姐就不一样了,二姐性格开放,少不了就和她说过一些夫妻间的事儿,听得佳丽面红耳赤,却又忍不住想听。

想到这些,佳丽感觉身体有一些异样,不由的夹紧了双腿。

洗裙子的时候,佳丽才注意到,裙子实在不能穿了,主要是后面,遮不住屁股了,关键是,自己还没有裤头啊!

于是,她对着那边叫道:“沈浪,你洗完了没有呀?”

“洗完了,我躺在石头上晒太阳呢!”沈浪懒洋洋的说道。

“沈浪,我的裙子太破了,恐怕穿回去也不合适,你有没有换洗的衣服呀?”

想到沈浪要去村里待段时间,他应该带了换洗的衣服。

“有啊,可以给你。”

“那好,你拿给我吧!”

“行,我这就过来,你自己注意点!”

于是,佳丽把全身浸在了水里。

然后,穿了衣服的沈浪慢慢的走了过来。

他看见佳丽待在水里,只露着一个脑袋,水里隐约是一片雪白。

“等着,我找找!”

沈浪打来行李袋,从里面找出一条牛仔裤和一件衬衣,“这两样行吧?”

“行,你放在那里,走远点,不要回头。”佳丽说道。

“好啊!”

沈浪就朝林子里走去。

佳丽见他走远了,就赶紧从水里起来,一手捂着胸,一手捂着下面,跑上了岸。

先穿上胸罩之后,她就穿上了沈浪的衬衣和牛仔裤,虽然大了点,也无所谓了。

“好了,你回来吧!”她大声叫道。

沈浪走了回来。

“呵呵,还不错嘛,像个帅气的男孩子。”沈浪打量着她,“你回去怎么给家里人说呢?”

“我就说滑到沟里去了,然后找别人借了衣服。”

“那赵二愣的事,你要给他们说吗?”

“这个不能说。”佳丽说道,“要是让我爸知道了,他非要找赵二愣算帐不可,我担心他出事。”

“那随便你吧!”

“沈浪,你要在村子里待多久?”

“这个说不定。”

“那你准备住哪里呢?”

“找村民租间房子住,应该租得到吧?”

“这个可以,有些村民外出打工,房子都空着。”

“那你家里有多余的房间吗?”

“有倒是有,不过,我父母不会租人的,因为,因为不是很方便。”佳丽犹犹豫豫的说道。

“嗯,嗯,没事!好了,太阳已经落山了,我们赶紧走吧!你的脚现在怎么样了?”

“好像没什么问题了,你的医术真好。”佳丽甜甜的笑道。

“呵呵,多谢夸奖!”

“沈浪,要不,你就顺着这条河进村吧,我从另条路走。我不想让村里的人看到我们在一起。”佳丽扭扭捏捏的说道。

村里人喜欢议论是非,她不希望被大家误会,她无所谓,但她还是要为家里人着想。

不管怎么样,他们家收了朱家的聘礼,虽然自己不愿意嫁给朱超,但是也不想让人诟病。

而且,她也是为沈浪着想。

沈浪是外来人,不想他一进村就成为村民议论的对象。

等沈浪在村里安定下来,自己再见他也不迟。

沈浪知道她有未婚夫,可能就是因为这个原因吧!

他也一直没和她提这事,怕她尴尬,把天聊死了。

“好,我们分开走,你自己小心些。”

“没事,赵二愣头都破了,估计跑镇上治伤去了。”

“嗯,好,我们村里见!”

“一定会见面的。”佳丽露出甜甜的笑容。

于是,两人便分开了。
版权保护: 本文由 信宜金融网 原创,转载请保留链接: http://www.xinyichashan.com/chaogupeizi/776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