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月子老公非要后来进了屁股里/客厅有人厨房偷偷做 - 信宜金融网 小月子老公非要后来进了屁股里/客厅有人厨房偷偷做 - 信宜金融网

小月子老公非要后来进了屁股里/客厅有人厨房偷偷做

【摘要】奇异冰块 文学农村打井可不比是城市的高科技,他们用的还是比较落后的法子,不过是一个挖头加一根接杆,三两个人拿水管钳夹着转圈圈,到到接杆用尽便又接一根,这干的可都是体力活,...

奇异冰块


 文学

农村打井可不比是城市的高科技,他们用的还是比较落后的法子,不过是一个挖头加一根接杆,三两个人拿水管钳夹着转圈圈,到到接杆用尽便又接一根,这干的可都是体力活,技术含量不高。

刘长寿是工头,一般情况下不用干活,他坐一边看着刘虎娃跟另外两个同村爷们光着膀子在那卖力地转圈圈,心中满意,抽烟时自然悠闲得很。

监工的人虽然只有他一个,但看热闹的还有别人。

刘康富家闲人不敢进来看热闹,他自家闺女倒是能瞧。

他女儿叫刘小菊,今年二十六岁,还没嫁人。

城里女人三十都不急嫁,农村却不行。像刘小菊这样年龄的姑娘已经算老了,她之所以不嫁,不是因为她长得丑。相反,她长得非常好看,就算比不上李香草,却也相差无几。

她的故事比较现代化。就跟所有的农村姑娘一样,她在读大学的时候一心想着找个城里的男人嫁过去实现农转非的愿望,只是可惜,每个进大学泡妹跟她勾搭上的男人都不安好心,每次玩腻之后都走得非常彻底,让智商低下买卖上成大学的她想找人也找不到法子。

最可怕的一回就是她被有城市户口的男同学搞大了肚子。那男同学不肯负责任,她便在学校里耍泼哭闹,结果那家里非常有钱的男同学啥事没有,学校却把她给开除了。

她回村的时候已经把肚子里的孩子打了,可她的事至此也在村里传开了,整个人名声都臭了。农村人思想比较传统,像这种被很多男人玩过的女人,市场自然就小了。再加上她心气高,仗着自己爹是当村长的,不肯嫁一般的男人,这事一拖就把自己拖成了老姑娘。

刘小菊其实挺想找个男人的,大学的生活似乎勾起了她的瘾头,没有男人的日子,她过得很烦闷。

她在不远处的院子里嗑着瓜子,不时偷偷来瞧这边三个精壮的汉子,尤其是看在刘虎娃身上的时候,她那两眼简直能用精光四射来表示。

刘虎娃长得一点都不像刘家沟的男人,他一米八几的身高在男人普遍身高在一米六几的刘家沟里绝对算得上是鹤立鸡群,再看他的脸上轮廓,虽然只是小帅,但那英挺的五官,可比刘家沟的大多数男人长得好看多了。

刘虎娃可不知道有个女人在远处看自己,他们三人合伙,好不容易终于挖出水了,正把第一把湿泥敲掉,他突然看到湿泥中有一块晶莹剔透的小玩意儿,瞧着像是冰块,不过拇指大小。

他以为是玉,私心作崇之下便悄悄把它装进了裤袋。

再与人挖得几把,他心里惦记着那块东西,便找借口说要撒尿,一头钻进了茅房。

他也真是想尿尿了,一进到茅房便把他裤裆里的长蛇掏了出来放水,另一只手却伸到裤袋里掏出了那块冰块状的东西。

那东西瞧着像冰,拿在手里却感觉有些温热。

他心中奇怪,像把它举高了对着阳光细瞧。

农村的茅房有好些是露天的,他现在这间就是,所以能看到太阳。

他左瞧右瞧都搞不明白那东西是什么,只是捏在手上凉凉的,像是冰,却又没有那么低的温度。

他压根没想过要把那东西丢掉,因为觉得它应该是件什么,说不定拿到城里能卖个好价。

于是,他又把它装回了兜里。

放完水出到外边一看,远远看到村长刘康富的宝贝儿子刘有福正指着大傻的鼻子骂道:“草!老子让你去打个架你也敢要好处,你挖井挖傻了?信不信我连井也不让你挖了!回头让你们吃西北风去。”

大傻人不聪明,听这话反应却快,赶忙喊道:“别呀!有福哥,我去还不行么!”

刘虎娃一看这阵势就知道刘有福肯定是又仗势欺人惹了外村人了,正拉人马去干架呢!

他不想淌这趟浑水,因为他知道刘有福是无理也强欺人的主,所以赶忙缩了回去悄悄观察。

果然,刘有福骂完大傻又跑去做二牛工作。

二牛可比大傻聪明多了,他都不待刘有福叫骂便步入了阵营。

刘虎娃左看右看不见刘长寿,猜想他肯定又是跑到哪偷懒去了。

他是工头,不用干活,在不在现场都没什么事,说不定是回家睡觉去了。

也不知道二牛跟大傻是不是脑子短路,没想起个刘虎娃来,他有幸被被供出来。眼看着刘有福拉着两个憨将离去,他这才又钻了出来。

回到挖井那地儿,想到这井暂时是挖不成了。这就走了的话,怕刘长寿回来找人。他看到村长家右侧有片小树丛,看着像是挺阴凉的样子,便走近一头扎了进去,找了一片太阳找不到的地儿躺了下来睡懒觉。

他这一觉睡得好快,没多一会儿便人事不知了。

他睡得沉,睡梦中却仿佛感觉到了有什么东西压在自己身上,很沉,却伴随着一阵难言的快感。

这快感渐变强烈,他终于从梦中醒来,迷糊着一睁眼却是愣住了。因为他看见了村那的女儿小菊正跨坐在自己身上,虽然她衣裙好好的,但刘虎娃却感知两人的私密处正紧紧连接在一起,随着刘小菊身体的起伏正磨擦着发出轻微声响,那快感因醒来而变得铺天盖地,一下子充满了他整个身心。

刘小菊一脸迷醉地仰头喘着气,不时压抑着哼哼两声,根本没看到刘虎娃已经醒来。

刘虎娃终于知道了为什么自己在梦里会有种被鬼压的感觉了。合着这鬼就是刘小菊,她竟毫无廉耻的骑了自己。

他心中又是无语,又觉得好笑,正琢磨着要不要“醒来”让刘小菊看到,见她有低头的趋势,却是下意识地又闭上了眼睛。

眼睛看不到东西,身体被快感充斥,他不由自主地微微挺动身体迎合,别听喘着气的刘小菊轻声笑骂:“真……真是个坏种,哦!呼!睡着了也知道干女人。”

刘虎娃一听她这话,虽然不知道她是真以为自己还睡着还是发现自己醒了故意这么说的,但他知道刘小菊这话给自己带来了迎合的契机,于是,他加大动作往上一挺腰——

第五章 女同学来访


刘小菊因为怕含不下他整条长蛇,先前只敢微微试尝,不敢坐实,他这一挺腰那还得了。只听刘小菊一声惊呼,就像被蜜蜂蛰了屁股一样跳了起来。

两人身体一分离,快感一去,刘虎娃有想睁眼去看的想法,但最后却强行忍住了,他闭着眼睛舔了舔嘴唇,呢喃几句还继续装睡。

刘小菊竟是没说话,刘虎娃正捉摸不透她是不是相信自己还睡着,突然,他感觉自己那宝贝儿被一只手握住了。

他浑身微微一颤,然后不由自主的挺动了起来。之前的快感太强烈了,他还没从那情境脱离出来,一时间却没感觉到自己这样做有什么不对。

刘小菊显然也没觉他这样做有什么不妥,只是轻声吃吃笑骂:“小坏蛋,连洞跟手都分不清了。”

刘虎娃听了一汗,却是不敢停下动作。

刘小菊可能是怕了他的全力刺击,之后竟是不敢再“骑”他了,这让他心里有些失落。

还好,刘小菊“手艺”不错,皮肤也嫩滑,撸得他很爽。

因为闭着眼睛,看不到刘小菊。为了帮助自己快点达到颠峰,他不得不幻想起李香草来。

李香草的胸很大,他先前把玩的时候试过,一只手根本握不过来。

她的腰倒是很细,可能是因为刘大壮没用没让她怀过孩子的缘故,那小腰儿比一般少女还纤小几分。

她全身的皮肤都很嫩滑,当然,最嫩滑的还是那个像喷泉一样会往外冒水的密地,刘虎娃进入她的时候很舒服,虽然感觉不够紧凑,但那感觉还是很强烈。

刘虎娃始终觉得自己两手抓着她的两瓣肥臀全力冲刺那一下最爽,比刚刚刺刘小菊那一下还爽。

刘小菊那里比李香草的还松一些,这可能跟她被无数男人进入过有关。

这一对比,刘虎娃突然很想晚上溜到李香草家还弄她一次。像现在这样装睡着弄太不爽了,尤其是最后弄的竟然是刘小菊的手。

刘虎娃一想到自己晚上将要爬墙进入李香草家,如果是趁她睡着偷袭的话,那感觉会不会更刺激一些。

他想到这里,长蛇突然猛一充血,只听刘小菊“呀”的一声怪叫,刘虎娃听得脚步声离去,这才悄悄睁开眼来。

他一睁眼就看到刘小菊狼狈离去的背影,不禁得意地笑了。刚刚那一下,肯定是喷到她脸上了。

大傻跟二牛帮刘有福干的这一架好象并不激烈,他们两个回来的时候也就有些轻微的鼻青脸肿。

刘虎娃装傻,一见他们回来就骂道:“草!你们跑哪偷懒去了?害我一个人在这干等,还干不干活了?”

两人脑子不太够用,只是一味地跟刘虎娃道歉,也不知道说一下自己是帮东家打架去了。

还好不耽误功夫,入夜之前他们还是把活干完了。

挖井是力气活,刘虎娃身体虽然健壮,却也累得够呛,入夜时回家,只进了院子那门就直嚷嚷:“娘,有饭吃了没有?饿死我了。”

他娘在屋里头应了一声他也没听出是什么,一进屋却愣住了。

他娘正在小厅里头拉着一个女孩的手说话,那女孩不是他朝思暮想的林清丽又是谁。

林清丽是他的高中同学,住在隔壁的林屋村。她比刘虎娃幸运,有机会上大学。可是她大学毕业后做了一个很多人都觉得傻的选择,师范毕业的她志愿回乡任教,成了这一带唯一一间学校的老师。

她做的这件大傻事,唯一赞同她的可能也只有刘虎娃一个人了。

刘虎娃赞同她不是因为他觉得林清丽很伟大,而是他终于又可以常见到林清丽了。

林清丽是他的女神,他从初中开始就暗恋她了,只是一直没有跟她说过。究其原因,可能是因为双方的家境吧。

林清丽是林屋村村长家的女儿,家里有钱,而他刘虎娃只不过是一个再普通不过的乡村青年。如果他真不知死活地去追她的话,说不定会死得很惨。

虽然刘虎娃不敢去追她,但两人的关系却好。

以前读高中的时候,因为学校在镇上,离家很远,刘虎娃的交通工具却只有两条腿,所以他常常要在天蒙蒙亮时便起床赶路,要不然赶不及在上课前去到学校。

林清丽比他好多了,她考上高中后她爹就给她买了辆自行车,她每回上学,在路上都会遇上独自走路的刘虎娃!

两人小学初中读的都是林清丽现在任教的那间学校,所以两人早就认识,只是不太熟。上了高中后,她因为觉得刘虎这样赶路太辛苦,同窗之情勃发之下,她自告奋勇的让刘虎娃坐她的顺风车。

山路难骑车,最后当然演变成了刘虎娃骑车带她。

刘虎娃对她的恋幕之情也就是在这段时间培养出来的。

林清丽看到刘虎娃进来便不跟他娘说话了,她矜持笑着对刘虎娃道:“你回来了!”

这句再平常不过的问话听在刘虎娃耳里却有不一样的感觉,仿佛是妻子对丈夫叮咛。他暖暖笑着应了声:“嗯!”

一向喜欢在女人间厮混的刘虎娃也只有在林清丽面前才变得正经。一来是因为他知道林清丽为人正派,听不得流氓话,二来是从前读书的时候,她是刘虎娃班上的班长,累积下来的官威放在那里,刘虎娃有点怵她。

“吃饭了吗?”刘虎娃边揭饭桌盖边问。他知道饭桌上大多只留了他自己的份量,但客套话还是要问的。

林清丽摆摆手道:“吃过了,你自己吃吧。”

要在往常,刘虎娃吃饭总爱蹲在凳上吃,这会儿有林清丽在,他只好老老实实地坐着,吃饭还不敢大口扒。这景象要让熟悉他的人看到了肯定得笑话,他爹妈见到却是不会说他,只是笑着看这对小年轻。

“你明天有没有空?”林清丽见刘虎娃抬头看她,这才继续说道:“要是有空的话陪我到城里走一趟,我要到教育局领点东西,一个人可能拿不动。”——
版权保护: 本文由 信宜金融网 原创,转载请保留链接: http://www.xinyichashan.com/chaogupeizi/775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