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宠 规矩 跪趴 撅[被强破瓜的 处 女AV下] - 信宜金融网 男宠 规矩 跪趴 撅[被强破瓜的 处 女AV下] - 信宜金融网

男宠 规矩 跪趴 撅[被强破瓜的 处 女AV下]

【摘要】过分的要求 文学她做梦也没想到,张强居然做出如此卑鄙龌蹉的事,尽管昨晚对方的条件已经让她深刻认识到了这一点,但偷拍视频这样的事她还是觉得不可思议。“你是不是怕我不...

过分的要求


 文学

她做梦也没想到,张强居然做出如此卑鄙龌蹉的事,尽管昨晚对方的条件已经让她深刻认识到了这一点,但偷拍视频这样的事她还是觉得不可思议。

“你是不是怕我不听你的话,所以拿这种事骗我?不好意思,我不吃这套!该说的我都说了,我昨晚也按照你的要求做了,你要是敢反悔,我会报警的!大不了咱们来个鱼死网破,我坚决不会再受你的威胁!”

杨雪艳心里还抱着一丝侥幸,希望真如自己所说,对方根本没拍视频,只是骗自己的。

虽然心里十分恐慌了,但她不能再受对方的要挟,不然张强一定还会得寸进尺。抱着半赌博的性质,杨雪艳一咬牙,把电话给挂了。

挂了电话之后,她久久无法平息,面色因为惊怒显得通红。

恰巧,有扣门声响起。

还没回过神的杨雪艳吓了一跳,深吸一口气,尽量让自己冷静下来,沉声道:“进来!”

进来的是业务部的王伟,是公司新员工,前两个月刚入职,到现在还没开单。

看到杨雪艳脸色似乎不太好,王伟谨慎的叫了一声:“杨经理。”

“找我什么事,说吧。”虽然刚才经历了很不愉快的通话,但此刻的她还是刻意保持作为上司的威严和从容,冷冷说道。

“是这样的,刚才我在电话里约了一个客户,想要从我们这里进货,而且量很大,我和他约定下午见面,但又担心自己搞不定,部门其他老员工下午也没空,所以想请杨经理下午陪我去见那个客户,帮我谈一下。”王伟小心翼翼的说道。

听到这话,杨雪艳心思也被拉回了工作中,点了点头说道:“这是个意向客户,跟我说说你们在电话中怎么谈的,还有客户的资料,我都要知道,越详细越好。”

王伟大喜过望,连忙找椅子坐下,跟杨雪艳聊了起来。

杨雪艳正认真的听着,收到了一条短信,正是张强发来的,居然是一段视频,下面还配有一句话:“你要是不听我的话,我保证待会你丈夫就会收到这条短信的。”

杨雪艳面色瞬间白了,心跳加速,呼吸也急促起来,赶忙将手机调到静音状态,然后打开了视频。

视频只有三十多秒,明显是经过剪辑过的,却正是昨晚杨雪艳脱裙子和内裤的场景。

让她完全呆住了,整个人如同被雷劈中一般,脑子一片混乱,看着手机发呆。

正在描述客户情况的王伟注意到女上司不对劲,疑惑的问道:“杨经理,你怎么了?”

“没事没事,你继续说。”杨雪艳面色立即红了,连忙说道。

在王伟继续谈话的过程中,杨雪艳一直处于心不在焉的状态,终于忍不住,给张强回复了一条短信:“王八蛋,你究竟想怎么样?”

“听从我的话,完成一件事,我会保守秘密的。”

“无耻之徒,你这得寸进尺的行为!”

“我就当你是在夸我了。不过你放心,我要求的事并不过分,绝不会提出想和你爱爱的过分的要求,只是让你在公司把内裤脱了,下面保持真空状态,今天工作一整天,直到回到家里才能穿上。”

看到这条短信,杨雪艳脸色红到了耳根,她怎么可能在公司做这种事情?而且她也不敢保证做完这事,张强就不再纠缠自己了。

“是不是按照你说的做,你就愿意删掉视频,为我保守秘密?”

“当然。”

“我凭什么相信你???”

“呵呵,因为你别无选择。”

张强的一条短信让杨雪艳升起一种深深的无力和沮丧感。

难道自己以后就要任凭这个丑陋肥胖的老男人摆布吗?

确实如同张强所说,她已经别无选择。

沉默了良久,杨雪艳回复了一句:“好,我答应你。”

“呵呵,还是杨小姐识趣,相信你会享受这个过程的。”

正在这时,王伟说道:“杨经理,我已经说完了,您有什么意见或建议吗?”

杨雪艳的思绪一下子被拉回现实,赶忙说道:“行,我知道了,下午我会陪你去的,提前半小时跟我说一声,你先出去吧。”

将王伟打发走后,办公室只剩下杨雪艳,她看着短信的内容,陷入了犹豫。

难道自己真的要听从张强的命令,脱了内裤工作一整天,在公司里做这种事实在太羞耻了,何况她下午还要赔王强去见客户,万一中间出现什么差池就糟糕了。

犹豫了半晌,杨雪艳咬了咬牙,决定不理会张强的要求。

反正对方根本看不见,她做不做又有什么区别呢?

杨雪艳还特意回复一条信息:“我已经脱了。”

“那太好了,祝杨小姐工作愉快。不过你最好不要欺骗我哦,否则我会让你后悔的。”

没有短信再发来,杨雪艳长长松了口气。

她没把张强的话当真,尽量将这些令人不愉快的事抛诸脑后,开始了一整天的工作。

下午她跟着王伟去谈判,谈判很顺利,不过客户有些犹豫要考虑几天,二人失望而归。

下了班,杨雪艳像往常一样,先去婆婆家,把俊俊接回来,然后带着儿子一起回家。

没想到刚走到自己小区门口,就看到一个黝黑矮胖的老男人正站那笑眯眯的看着自己。



第6章 客厅的惩罚


杨雪艳面色骤变,吓的手一抖,买的菜差点落在地上,赶紧拉着儿子的手转身就走。

她无论如何也想不到,这个猥琐的家伙居然找到了自己家里!

“杨小姐,别走啊!连老朋友也不认识了吗?”张强叫道,快步追了上来。

“妈妈,有个叔叔在后面叫你。”背着书包的俊俊提醒道。

俊俊走不快,杨雪艳也不知道去哪里,被张强三两步赶了上来。

杨雪艳无奈,转过身面容冰冷的瞪向张强,冷喝道:“你个阴魂不散的家伙,你到底想怎么样!”

“杨小姐,干嘛这么激动啊,看看你,把孩子都吓到了。”张强笑着蹲下来,从身后拿出一个玩具汽车,递给俊俊道:“小朋友,这是叔叔送给你的见面礼,拿着。”

俊俊一双小眼亮了起来,露出欣喜的神色,正要伸手,却似乎想起了什么,立即缩回手,眼巴巴的抬头看向杨雪艳,用眼神寻求她的同意。

“俊俊,我们走。”杨雪艳面色冰冷,根本不再理会张强,拉着俊俊的手绕过对方,快步往小区走去。

看着杨雪艳婀娜的身材,不断扭动的翘臀,张强咽了咽口水,嘿嘿一笑,快步跟了上去。

走到小区门口的时候,杨雪艳停顿了一下,本想向小区保安求助,哪知道张强却似乎看穿了她的心思,在后面笑着提醒:“别忘了,你的视频还在我手里。”

杨雪艳心里一凉,露出颓然之色,只得继续往自己所在的楼栋走。

走到楼栋门口的时候,杨雪艳实在忍不住了,又停下来问道:“我今天已经按照你的要求做了,你删掉短信,别再纠缠我了,行不行?”

“真的按照我说的做了吗?我要检查一下。”张强色眯眯的看向杨雪艳的包臀裙。

杨雪艳花容失色,惊道:“不行!我儿子还在!”

“妈妈,你们在说什么呀?”俊俊直觉妈妈对眼前的叔叔有些害怕和愤怒,但却听不懂二人在聊什么。

“那到你家坐坐吧。”张强笑了起来,面带和善的又将玩具递了过去,“小朋友,拿着,没关系,叔叔送给你的。”

俊俊从刚才就一直盯着张强手里的玩具,忍不住再次抬头看向母亲,眼中充满了渴望之色。

杨雪艳不忍拒绝儿子,只能叹了口气,没有多说,算表示默认了。

俊俊顿时兴高采烈的说道:“谢谢叔叔!”说着一把接过张强手里的玩具汽车,摆弄起来。

杨雪艳知道没法赶张强走,可自己包臀裙里面有内裤,如果进屋被对方检查发现自己穿了,张强恼羞成怒之下会不会将视频发给丈夫李海洋,如果是那样,自己就真的完了。

“张先生,我家有孩子在,真的不方便,要不……你改天再过来,行吗?”平时一向高冷自负的杨雪艳面对张强这样的无赖再也无计可施,只得客气的劝说,希望把对方劝走。

“不行,等我检查完才行。”张强淡然说道。

杨雪艳心里拔凉拔凉的,不再多说了,任命般的拉着俊俊上楼。

张强一直在后面尾随,欣赏杨雪艳婀娜多姿的背影及包臀裙包裹的浑圆挺翘的香臀,和两条肉丝的修长大白腿。

到了家,杨雪艳拿钥匙打开门,虽然不情愿,但还是让张强进了屋。

“张先生,你……你先坐一会,我去上个洗手间。”杨雪艳客气道,俏脸挤出一丝笑容。

没想到却被张强拦住了:“呵呵,我知道你心里在想什么。现在已经进屋了,你也没必要担心了,是当着你儿子的面让我检查,还是让他先离开一会?”

杨雪艳本想趁着去洗手间的功夫脱下裙里的内裤,结果被张强拆穿了。

无奈之下,她只得说道:“俊俊,你先回自己房间玩一会玩具,我和叔叔有话要说。”

俊俊捧着玩具汽车高高兴兴的进了屋,关上房门。

张强眯着眼笑了起来,打量了一下周围的环境,笑道:“杨小姐好福气,家里比我那狗窝宽敞漂亮多了。”

杨雪艳冷哼一声,没有说话,心道,看来你还有点自知之明,知道自己住的是狗窝。

“那么接下来把裙子掀开吧,让我好好检查一下。”张强突然收敛了笑容,正色道。

杨雪艳娇躯一颤,该来的还是来了。

她低着头站在原地,感到了羞辱感,不过相对昨晚那份强烈的羞耻心,倒稍微减轻了一点,毕竟只是掀开裙子,并没有让她脱内衣裤。

犹豫了半晌,杨雪艳并没有掀裙子,而是颓然回答:“对不起,我今天没按你的要求做。”

听到这话,张强并没有感到一丝惊讶,像是已经预料到了,淡然说道:“既然这样,那就别怪我对你惩罚了。”

“凭什么我要听你的?”杨雪艳心头的怒火压抑不住了,抬头狠狠瞪向张强反驳道,“你这个畜生,到底我要怎么做,你才能遵守承诺,并删掉视频!”

“杨小姐,别激动。经过这两天,你还没看出来吗?我对你没有半点恶意,只是想让你配合我做一些游戏而已。等我玩腻了,自然会放过你的。而且我保证,在此期间,我绝对不会对你动一根汗毛,你可以保持对你丈夫那份所谓的衷心,你觉得怎么样?”

身为高高在上的都市白领,杨雪艳曾几何时受过这种屈辱,要任由一个猥琐丑陋老男人的摆布?

可现在她无法选择,听到张强的一番话,她心里稍微松口气,如果这死肥猪真的要对自己动手动脚,她宁愿选择去死。

“你要怎么惩罚我?”杨小姐尽量平复心情,追问道。

“因为你今天没听从我的命令,所以呢,这个惩罚稍微严重一点,把身上的衣服都脱了,然后坐到茶几上面自我慰藉给我看。”

“什么,不可能!”杨雪艳面花容失色,惊叫道。

“呵呵,这世上没有什么不可能的事。杨小姐,你想想,我本来只是个在菜场卖鱼的死胖子,到现在还老光棍一条,住在那个脏乱不堪的狗窝里。而你是大公司的领导,住的是上百万的房子,长得这么漂亮,身材这么好,有自己事业,有自己的家庭,一家三口如此幸福。按理说,我俩本来是不同世界的两个人,根本没有任何交集的可能。结果怎么样,我俩现在就这么愉快的认识了,我还欣赏你美妙的身体,你说说,这世上还有什么不可能的事呢?所以,不用反抗了,反抗也是徒劳。我是个喜欢游戏的人,这样吧,两个月的时间,你陪我做游戏,我听你的,时间一到,我立即删掉视频并保证从你的世界中消失,怎么样?”

张强一番苦口婆心的劝说还是为了降低杨雪艳的警戒心。

杨雪艳不可能让丈夫知道自己的秘密,导致家庭破裂,她内心深处其实已经有些任命了,可与生俱来的了高傲和自负让她实在无法接受被一个家庭文化相貌差自己这么多的老男人猥亵和命令。

正如俗话说的,癞蛤蟆想吃天鹅肉。

即便张强没吃,但那猥锁的命令也令她感到极大的羞耻,强烈的自尊心被深深打击到了。

“我……我听你的。”沉默良久,杨雪艳终于开口说话了,低着头声音很低,眼眶已经有些发红。

张强兴奋的大笑:“好好,我来把茶几收拾一下,你马上就可以表演了。”

张强三下五除二,将茶几上的杯子果盘之类放到一边,还特意拿纸巾擦了擦,然后坐到沙发上,两眼发光的看着杨雪艳,格外激动。

杨雪艳终于接受了自己被摆布的事实,开始一件一件的脱自己的衣服,比昨晚速度要快的多。

今天她穿的是一件条纹衬衫,下身是白色包臀裙。

外衣脱下后,雪白娇嫩的肌肤一览无余,被紫色雷丝文胸包裹的两团雪白丰满高耸挺立,似乎随时都有可能裂衣而出,诱人之际。

下身一套粉色镂空花纹的小裤裤看上去尤为性感,仔细看的话,还能看到里面若隐若现的黑色,让张强当即有了强烈的反应,把裤子撑得高高的。

这次没有张强的催促,杨雪艳继而脱最后的贴身衣物。

似乎是因为昨晚已经做过一次的缘故,这次倒没有那么紧张。

当杨雪艳呈现一丝不挂的状态,张强眼睛都直了,看着对方雪白曼妙的身躯,两团饱满还在晃动起伏,如波涛一般,两条雪白修长的大腿间那黑色的和掩盖的粉嫩,都深深为之着迷。

张强舔了舔舌头,激动的说道:“上去,到茶几上表演给我看。”

这一刻,杨雪艳终于留下了屈辱的眼泪,撅着翘臀慢慢爬上了茶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