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核肆意的搓揉玩弄< 我去做私密按摩高潮> - 信宜金融网 小核肆意的搓揉玩弄< 我去做私密按摩高潮> - 信宜金融网

小核肆意的搓揉玩弄< 我去做私密按摩高潮>

【摘要】离婚吧挂断电话之后,赵括直接在床上缩成了一团,后背狠狠地弯曲着,就像是熟透了的大虾。 文学扔在一边的手机不停的闪烁着刺眼的光芒,那是妻子打过来的电话。为了...

离婚吧


挂断电话之后,赵括直接在床上缩成了一团,后背狠狠地弯曲着,就像是熟透了的大虾。

 文学

扔在一边的手机不停的闪烁着刺眼的光芒,那是妻子打过来的电话。

为了和别人区分,赵括特意在妻子来电提示上面设置了一张两人的结婚照。

此刻随着妻子的来电,两个人搂在一起,站在樱花树下的照片时明时暗。以前总觉得照片上妻子的笑容格外美丽,可如今看来,这个笑容就好像是在嘲笑赵括一样。

赵括没有接电话,柳语嫣像发了疯一样的不停的往这边打。

看着拼了命在闪着光的屏幕,赵括心中无奈的惨笑,心说早知如此何必当初啊!

于是他抬起拿过了手机,毫不犹豫的选择了关机!

当天晚上,赵括坐在房间的窗前,抽了两盒烟,一夜未眠。

第二天等他胡子拉碴的出现在同事唐雅茹面前的时候,唐雅茹吓了一大跳。

“赵哥,你没事吧。”

赵括摇了摇头,他和唐雅茹的关系不熟,在公司里面他算得上是个老实人,一般不会去招惹公关部的那群小姑娘。

如果是往常,能被这样的一位美女关心,赵括一定会受宠若惊。

可是今天他完全没了这份心思,老婆都快要没了,哪里还有心情和别的女人打情骂俏。

就这样,他也顾不得这边的谈判了,当天就定了飞机,下午就飞回了家中。

家还是那个家,可赵括总觉得自己走了这一天,这里已经没有家的感觉了。

神情木讷的走到了客厅,刚刚坐到沙发上,赵括就像是被电击中了一样,立刻弹了起来。

就是这个沙发,昨天晚上自己的妻子还在这上面和王旭胡来。在赵括看来,上面简直沾满了污秽,哪怕是隔着衣服接触一下,他都觉得恶心!

赵括不知道柳语嫣现在去什么地方了,他也不想知道,他就这么坐在餐厅的桌子前,安静的抽着烟,默默地等待着。

直到天色渐渐的暗了下来,直到外面已经是万家灯火。

望着外面的霓虹,赵括悲从心来。

他不知道自己是什么地方做错了,老天爷为什么要这么惩罚他。

明明昨天一切还都好好地,可一夜过去,他的世界几乎要崩塌了,他以前引以为傲的这个家,要散了!

直到晚上十点钟左右,柳语嫣才拖着疲惫的身体从外面回到了家中。

等她看见赵括之后,浑身都僵硬的愣在了原地。

片刻之后,她勉强露出了一个笑容,用手拢了拢耳边的秀发道:“老公,你什么时候回来的,为什么不告诉我一声,我好提前给你准备饭……”

“这是离婚协议,你签了吧。房子归你,车归我,你应该没什么意见吧?”说着赵括就把回来的时候已经打印好的离婚协议扔到了柳语嫣的面前。

赵括的这句话像一道雷电,直接定住了柳语嫣的身子。而扔在桌子上的离婚协议,更像是一记重拳,彻底击溃了她脸上所有的伪装。

她的情绪瞬间崩溃,整个人都扑倒赵括的脚边,死死的搂着赵括的腿道:“老公,我知道自己错了,我求求你,你给我一次机会好不好,你别不要我好不好!”

看着眼前这个不停赌咒发誓不会再犯的妻子,赵括心丧若死的一笑道:“早知如此何必当初,你出轨的时候,你和别的男人乱玩的时候,难道就没有想到会有今天吗!”

“呜呜呜,老公,我真的错了,我求你原谅我吧。我以后再也不敢了,我是鬼迷了心窍,我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你别不要我好不好,没有你我会死的!”

“没有我你会死?那你有没有想过,当看见你和别的男人在咱们家沙发上做那种事情的时候,我会怎么样?你居然吃男人的那种东西,你怎么这么贱?”

柳语嫣死死的抱着赵括的大腿道:“老公对不起,我就是下贱,你狠狠地骂我吧,你打我也可以,我只求你不要离开我,别不要我!”

柳语嫣的这句话勾起了赵括心中的怒火,他本想着回家之后,平静的和柳语嫣离婚,可现在看来,自己还是太天真了,碰上这种事情,怎么可能平静的下来。

赵括抓着柳语嫣的肩膀,把人从地上拽起来道:“柳语嫣,我对你不好吗?你对我们两个的生活有什么不满吗?”

柳语嫣哭的满脸都是泪水,拼命的摇头道:“不是的老公,事情不是你这个样子的。你对我非常好,我对我们现在的生活也相当满意。对不起是我下贱,是我鬼迷了心窍!”

赵括伸手推开了柳语嫣,跌坐到椅子上,一脸惨笑的望着自己的老婆道:“说吧,你们是怎么勾搭上的,勾搭了多长时间了!”

柳语嫣双手捂着脸哭诉道:“呜呜呜,老公我求求你,你别问了,我说不出口……”

赵括双手抓着柳语嫣的肩膀,摇晃着对方道:“你这个贱人,你还有廉耻心?你和野男人乱搞的时候怎么不记得这些了!说!不说我们现在就离婚!”

柳语嫣的身子慢慢的软倒在了地上,她抹着眼泪抽泣道:“我说,只要你别不要我,你让我做什么我都做。前段时间你不是出差了一个星期嘛,有一天我下楼买菜,刚好碰上王旭带着一个女人回来。那个女人说他们是新搬过来的,想要邀请我去他们家吃饭。”

“别人邀请你去他们家吃饭,你吃着吃着就吃当床上去了?!”

柳语嫣死死的搂着赵括的腿,拼了命的摇头道:“不是的老公,一开始他们都很规矩也很本分。我以为他们只不过是普通的邻居而已,而且我和那个女人还挺聊得来的。或许是因为几天相处之后,我放松了警惕,渐渐地他们就把话题带到了男女之事上面。”

说到这里柳语嫣停顿了一下,然后抬头看着赵括道:“老公,我心里面是爱你的,而且只爱你一个人。如果你要听我的这些丑事,我就是在为难也会说给你听的。你可以觉得我下贱,可以打我骂我,可是我求你听完之后别不要我好不好。哪怕你整天打我骂我,也别和我离婚,也不要让我离开这个家好吗?”

赵括十分烦躁的哼了一声道:“你现在还有什么资格和我谈条件,快说!”

“好好好,你别生气,别把自己气坏了,我说。我记得那刚好是你出差的最后一天,那天晚上他们把我叫到了他们家,说要请我吃饭,当时我没没多想就直接去了,可我万万没想到,就是这顿饭把我彻底毁了!”

PS:喜欢的朋友可以收藏一下,谢谢大家的支持



第6章 娇妻的哀鸣


“那是你出差的第一天,我下楼去买菜,回来刚好碰到了搬到隔壁的王旭,以及他身边的女人柯晓蓉。”

柳语嫣缓缓的开口,讲述着自己堕落的过程,赵括这才知道,原来这里面还有一个叫柯晓蓉的女人。

赵括点上了一根烟,坐在餐厅当中道:“继续说,没让你停就不要停。”

柳语嫣跌坐在地上,像是喃喃自语道:“当天他们就邀请我去他们家吃饭,我决绝了。第二天他们又来找我,并且还给我带了礼物,说是刚刚搬过来,认识一下。”

“我见他们多次邀请我,实在是盛情难却,就答应了。这样一来二去的,我和他们就熟悉了。”

“你又不知道他们的根底,他们邀请你去你就去,你难道就不怕出事吗?”赵括握着拳头,手指甲都已经扎进了肉里。

柳语嫣摇了摇头说:“我当时只觉得那个叫柯晓蓉的人挺不错的,虽然王旭长得有些吓人,但他说话办事都很有分寸,慢慢的我的戒心就放下来了。”

赵括心中虽然恼怒,可他也知道,有些事情不能怪妻子。妻子从大学毕业之后就开始做家庭主妇,并没有真正的踏上社会,更不知道社会是多么的可怕。

说白了,柳语嫣大现在为止还是个纯情的小姑娘,很容易相信别人的话,如果对方再对她比较好,她就更容易上当受骗了。

“经过几次的接触之后,我和他们就熟悉了,就在你快要回来的前一天晚上,他们又把我约到家中吃饭。也就是这次,我被王旭给侮辱了!”

说着柳语嫣就双手捂着脸,痛哭流涕。

“是他强迫和你发生关系的吗?为什么不报警!”赵括重重的一拳打在了桌子上,关节处已经渗出了丝丝鲜血。

柳语嫣冲上前,心疼的握着赵括的手道:“老公,你别这样对自己好嘛,我看着心疼。你如果心里面难受,你就打我,你狠狠地骂我,你怎么收拾我都行,我求求你不要作贱自己的身子。”

赵括的心此刻都已经碎成了无数瓣,他强忍着心中的悲痛道:“既然是他强迫和你发生关系的,你为什么事后不报警?”

柳语嫣望着赵括,犹豫了半天才长叹了一口气道:“他们当初在我的酒里面下了药,而且还拍下了跟我的视频。并且威胁我说,如果我敢报警,就把视频传的满世界都是。老公,你知道现在网络很发达的,我不敢赌。如果被我父母看见了,他们会活不下去的。”

柳语嫣的父母都是老教师,他们很古板。在赵括的印象当中,老两口的生活一直都是一板一眼的,而且非常注重形象,整日头发都不会乱一丝。

正如柳语嫣所说的,如果真是被老两口知道了,光是外人在背后的指指点点和唾沫星子,就能把两位老人家淹死。

知道自己的妻子不是主动出轨,而是被人胁迫,赵括心中悲伤的情绪淡了不少,可愤怒的情绪却在不停的增多。

他咬着牙道:“你也太不小心了,怎么能随便喝别人给你的东西呢。”

柳语嫣惨笑一声道:“酒是我从家里面带过去的,他们应该是在杯子里面下的药。而且王旭当时带了套,我因为药物也没有挣扎,完全没有任何的证据表明他侵犯我了。更何况但是还有柯晓蓉在一边,就算我把王旭抓起来了,柯晓蓉也能把视频传播的到处都是!”

赵括看着自己妻子心丧若死的表情,心疼的把柳语嫣从地上抱起来道:“老婆,这种事情你可以告诉我啊,我们可以一起想办法啊!”

柳语嫣扑进赵括的怀里,放声大哭道:“老公,我不敢说啊,我怕你会觉得我被别的男人用过了,你会觉得我特别脏,你会不要我了!”

赵括搂着柳语嫣,不住地安慰道:“不会的老婆,你不是自愿的,你是被胁迫的,你在这件事情当中也是受害者。”

以前赵括看过某本杂志上的一篇报道,据说被人强女干的女性当中,只有30%的女性会选择报警。

剩下的70%当中,很大一部分会因为害怕自己的丈夫心生芥蒂,选择了隐瞒事实的真相。

当然了,其中还有很小的一部分女人,会迷恋上这种感觉,所以选择不报警。

不管怎么说,有时候大男子主义往往是导致女性被欺辱之后选择隐瞒的主要原因。

赵括摸着自己妻子的秀发一脸心疼道:“所以你就打算把这件事情隐瞒下来吗?所以他就拿着说中的视频胁迫你,继续和你发生关系对不对?”

柳语嫣痛苦的点了点头道:“对不起老公,可是我真的太害怕失去你了,所以我只能用身体和对方交换,让他不要把这件事情声张出去。”

如果说刚回来的时候,赵括还是满心的愤怒和怨恨的话。

那么现在抱着妻子发抖的身子,看着妻子那绝望的眼神,赵括心里面就只剩下心疼了。

在整件事情当中,柳语嫣唯一的错误就是太容易相信别人了。

至于其他的事情,赵括觉得是自己的错,是自己太粗心大意了,是自己没能保护好妻子。

自己没有及时发现这件事情,这才让那个王旭的手,让妻子在战战兢兢的状态下生活了这么长时间。

赵括甚至能想象得到,每当王旭找柳语嫣的时候,柳语嫣一定充满了绝望。

明明不想这样做,却还要曲意逢迎。提心吊胆的同时,还要接受对方的侮辱。

说白了,当你的女人被别的男人欺辱了之后,这就是男人的过错。

这个时候真男人就应该去找对方算账,而不是埋怨自己的妻子不能恪守妇道。

怎么恪守妇道?难道咬舌自尽吗?

望着妻子已经惨白的面色,以及弱小无助的眼睛。赵括的心头火再次蹿了上来。

他突然起身,放开了怀中的柳语嫣,转身去了厨房。

手上抄起两把菜刀,赵括就直接冲出了门,他要去杀了那个王旭,哪怕一命换一命!

PS:收藏本书,随时获取更新提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