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黑的倒三角毛/娇小的美女被黑壮汉狂 - 信宜金融网 黑黑的倒三角毛/娇小的美女被黑壮汉狂 - 信宜金融网

黑黑的倒三角毛/娇小的美女被黑壮汉狂

【摘要】 他爱你吗? 文学乔悦然是个还不满二十二岁的姑娘,大学刚毕业,长的青春靓丽,一笑开就有两个小酒窝,给人感觉十分的舒服。再加上她将近一米七的身高,裙子底下...

 他爱你吗?


 文学

乔悦然是个还不满二十二岁的姑娘,大学刚毕业,长的青春靓丽,一笑开就有两个小酒窝,给人感觉十分的舒服。

再加上她将近一米七的身高,裙子底下的那双大长腿让很多男人不由得想入非非。

“雷总,您来了!”乔悦然看见我,跟我笑着打招呼。

“悦然早啊!”

“雷总,您的办公室我已经打扫好了,我给您泡了一杯咖啡放在了您的办公桌上,另外,会议室已经准备好了,九点半的会议准时召开。”

在一个公司里,不管公司的规模有多大,勤快的人总是讨人喜欢的,更何况是这么漂亮的姑娘。

每天她总会提前半个小时来到公司把该准备的都准备好,虽然她才来到公司一个月,但是公司的每一个人都非常喜欢她。

我回到办公室,乔悦然拿着一叠资料走了进来。

“雷总,这是您前几天安排我整理的资料,您看看有哪里不合适,我再修改。”

由于胸前抱着资料,所以乔悦然本来就不小的胸部被资料托的看上去非常坚挺,而且她穿的上衣是那种镂空的领口,所以我能隐约看到她胸前的雪白,这不由得让我盯着她的胸部多看了几眼。

鉴于上级和下属的关系,我不得不把自己的目光移到了她抱着的那堆资料上。

“放下吧!悦然,辛苦你了!”我经常跟员工这样说话,或许很多老板为了给自己创造利益都是这么鼓励员工的吧。

“应该的,雷总,您要没什么时我就先出去忙了。”乔悦然笑着说,露出了脸上的两个酒窝。

我觉得这个姑娘虽然不像老婆那样有那种成熟女人的魅力,但是更多了一些清纯和活力,说白了当初我就是一眼看到这个姑娘比较漂亮就收下了她。

事实证明我的判断是正确的,乔悦然不单是人漂亮,工作能力也是非常突出,基本上安排个啥活不用我多操心。

“好了,你出去忙吧!”

乔悦然听到我这样说,转身就向外面走去,我的视线一下子又被她那红色短裙下的雪白的长腿吸引了过去。

那是怎样的一双腿啊?白皙的皮肤和修长的腿型,让她的背影引人入胜。

那个随着走路扭动的屁股虽然不像老婆的那样浑圆,但是也在那双大长腿上面撑起了美丽的弧线,我在想这样的一个姑娘不知道会被怎样一只猪拱了。

九点半的会议准时召开,其实也没有什么事,主要还是我鼓励鼓励大家,让大家好好干活什么的。

会议结束后,我突然想起一份资料需要整理,但是却找不到乔悦然。我四处寻找,在安全通道外面的楼梯口发现了她的身影。

乔悦然在打电话,我本来打算离开,等她打完电话再说。但是这个时候却听到了不同寻常的声音,说得更准确一点应该是乔悦然的哭声。

“我说了必须等到结婚那天,你不要再逼我了好不好?你不要再给我发那些乱七八糟的图片和视频了,行不行?”乔悦然哭喊道。

成年人一听乔悦然的这话就知道,这是她男朋友在要求她跟他发生性关系,看乔悦然这样子要么是个传统的处女,要么就是以前受过伤害害怕再次受伤。

乔悦然挂了电话然后靠在楼梯的护栏上,肩膀一抖一抖的颤动,我轻轻地走过去拍了拍她的肩膀,她先是一惊,待看到是我后慌忙擦了擦眼泪,然后问道:“雷总,您有什么事吗?”

“你怎么啦?有什么事跟我说说,或许我能帮你!”我柔声说道。

“没、没什么,雷总,您放心,我不会耽误工作的。您有什么事尽管吩咐!”乔悦然说道。

我看着她眼中的泪花,问道:“是不是你男朋友在逼你?”

乔悦然先是点了点头,随后又使劲地摇了摇头,然后说道:“没有、没有,我们最近在商量结婚了。”

我看着眼前的这个姑娘,突然觉得有那么一丝的心疼,像她们这种新时代的年轻人,思想更加开放,婚前发生关系已经不是一件什么稀奇事,很多人都说现在要找个处女估计得去幼儿园了。

“悦然,你是不是很爱她?”我轻轻地问道。

乔悦然点了点头,没有多说话。

“他爱你吗?”我又问道。

乔悦然依然是点了点头,并没有说话。

“他要是真爱你,怎么会逼你?他要是真爱你,不能为了自己一时的快乐不考虑你的感受吧?而且你们都要准备结婚了,他就不能再等等吗?”

我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跟她说这些话,但是下意识中我感觉她的男朋友并没有她爱他那样爱



第六章 出差


乔悦然听了我的话后更加沉默了。她把头低下,都快要埋到脖子里去了。我知道此刻她的心里肯定在做着非常难受的挣扎。

这个时候我听到“滴铃”一声,乔悦然用解锁密码打开手机一看,楼道里顿时响起了一阵男女之间的暧昧之音,乔悦然吓了一跳,手上一抖,手机就“啪”地摔倒了地上。

我心中顿时恼怒不已,这是一个什么样的男人,女友都那样苦苦哀求他,刚挂了电话他就又发了这种东西过来,摆明了不达目的誓不罢休。

要是让我遇到这人,我一定会扁他一顿,让他知道什么是尊重女人。

乔悦然捡起掉在地上的手机,手机屏幕摔碎了,她的泪水止不住的往外流,最后竟然“呜呜”地哭了起来。

我想上前抱抱她,可是又觉得那样做不太合适,就说道:“悦然,你别哭,我办公桌抽屉里还有之前用过的一个手机,你要是不嫌弃就先拿着用。”

乔悦然擦了一把眼泪,然后说道:“雷总,对不起,让您见笑了。中午我出去修一下就好,没事的,多谢您关心!”

我看着眼前这个表面坚强内心柔弱的姑娘,想到了自己老婆,老婆何尝不是这样的人,看上去好像在家里挺强势,但是遇到什么事情也会哭也会找不着北,也许大部分的女人都是这样的吧。

“悦然,如果他一定要逼你你会怎么办?”冷不丁地我冒出了这么一句,我想看看这个姑娘是会坚决反抗还是委曲求全。

就如我现在的情况一样,如果老婆真的出轨了,那我是该委曲求全还是该毫不犹豫的离婚。

乔悦然听到我这么问,不由得愣了一下,很明显她还没想好这个问题,也许一直以来她都在逃避这个问题吧,要不然怎么会被她男友逼到现在这个份上。

“悦然,你先自己静一静,一回到我办公室来一趟,我先回去了!”说完我就回到了自己的办公室。

我刚回到办公室,手机便响了一下,来了一条微信信息。

打开手机一看,又是昨天那个神秘人发过来的。

“今天下午,天熙大酒店,去了你不会后悔的。还有,你老婆公司没有一个姓杨的女人,不信你可以去问问。”

“莫名其妙!”我本想将这个人删了,但转念一想,我倒要查查到底是什么人,这么无聊。

于是我开始用技术手段查了起来,但是让我没想到的是,我查了半天竟然没有任何发现。

很显然,对方似乎知道我是干技术的,早就采取了防范措施。

什么人处心积虑的要做这些事呢?或者说老婆真的有问题?想要确定她有没有骗我,我自己查一查就知道了。

于是我在网上百度了一下老婆所在公司的客服电话,然后拿座机拨了过去。

“喂,您好,这里是XX集团,请问有什么可以帮助您的吗?”电话里传出悦耳的女声,不得不说,大公司的客服也是一流的,非常的专业。

“您好,我找一下贵公司财务部的杨小姐。”我装作找人的样子。

“您稍等,我给您查一下。”

那边窸窸窣窣的发出了一阵响声,没过多久,对方说话了:“不好意思先生,我们这里财务部没有一位姓杨的女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