玩弄娇嫩人妻,鞭臀缝藤条 - 信宜金融网 玩弄娇嫩人妻,鞭臀缝藤条 - 信宜金融网

玩弄娇嫩人妻,鞭臀缝藤条

【摘要】 难受 文学宋雪琳发现我一直盯着她的大腿看,当时就给了我一脚,正好踹在我命根子上,尼玛,差点儿没让老子断子绝孙。“陈哲,你看什么看,眼睛里长屎了啊!”...

 难受


 文学

宋雪琳发现我一直盯着她的大腿看,当时就给了我一脚,正好踹在我命根子上,尼玛,差点儿没让老子断子绝孙。

“陈哲,你看什么看,眼睛里长屎了啊!”

我恨不得骂娘,心说我眼睛里不就是你吗,你要说自己是屎我也没办法。宋雪琳看我嘀咕,一巴掌“啪”的拍在桌上,吓得我菊花一紧。她正想发火,突然抽搐一下,脸色变得潮红。

紧接着她身子扭动几下,又低吟一声,当时就让我懵逼了。什么情况这是,犯抽了?

我问她怎么了,宋雪琳像是很难受的样子。她大口大口的喘气,狠狠的瞪我一眼道:“不关你的事,今天的事先记着,还不滚回去干活!”

尼玛,把我叫过来又让老子回去,神经病吧这是!

我气愤的回头正想走,陡然听到脚边传来什么东西落地的声音。我一看,是一个粉色的小东西,看得我下巴都快掉了,原来它正是跳蛋的无线控制器!

我靠了,这骚货简直骚得不像话,敢情在上班的时候还一直玩儿呢。我看她急着蹲下身,就快她一步把控制器捡了起来。

宋雪琳脸色变了。她冲我吼道:“陈哲你搞什么鬼,还给我!”

妈的,到这种时候还这么嚣张,看老子不好好儿治治你!

我故意装作不知情的把玩着控制器说:“宋主管,这什么东西,好像挺好玩儿的。”

“这是公司的机密。”宋雪琳紧攥着拳头,用威胁的口吻说道:“我警告你,三秒钟之内不拿来,你就完了!”

她说的倒挺吓人,但在我看来搞笑。这么个破玩意儿还是公司机密呢,是她的机密吧?要是让人知道她个骚货在办公室里玩跳蛋,怕是这个小小的销售主管都没得做了。

我就装作害怕的样子,说着要交过去,却暗中控制开关,直接把它调到了最高档位。嘿嘿,叫你昨儿晚上戏弄老子,给你点儿利害尝尝!

宋雪琳一愣,身体突然剧烈的扭动起来。她的脸红得发烫,赶紧夹紧双腿,努力的闭着嘴唇,还是忍不住的哼哼出声。她怕是被刺激到了顶峰,我能清晰的看到她的裙角湿了一大块,甚至有晶莹剔透的水珠从超短裙下面滴出来。

“别,陈哲,你给我住手!”

住手?我巴不得让宋雪琳出丑,所以根本没听她的话。

她现在的样子本来就诱惑,再加上她被跳蛋的威力折磨得瘫在椅子上。从我这个角度看过去,不只是她双腿间的风光一览无余,还能清晰的看到她胸前深不见底的沟壑和一大片雪白,场面相当销魂。再联想起昨天晚上的艳遇,我也给弄得口干舌燥,只差没当场把她就地解决了。

我本来还想多看看她那骚浪贱的样子,但我听到外面传来那些同事们的声音:“张总好。”

张总是上面派下来视察的,我知道玩到这里差不多了,赶紧关了开关。我把控制器放桌上,说了一声:“宋主管,我先走了。”然后飞快的从办公室出来。

在我离开的时候,我看到宋雪琳眼里满是怒火,她怕是想把我生吞活剥的心都有了。

第6章 撩骚


一上午我都在偷笑,也不知道那什么张总进去之后有没有发现宋雪琳的窘境,要不然她这脸可就丢到家了。谁叫她平时狐假虎威,成天跟进了更年期似的不把我们这些员工放眼里,老子也不是好惹的。

要是你下次再敢找老子麻烦,非得把你在微信上面跟人聊骚的事儿捅出去。我就在想,你他妈跟老子一个卖家都能聊得这么骚气,我还真不信你跟别人没发生过更放荡的事儿!

下午,我正在收拾东西准备下班。这个时候,我看到宋雪琳站我面前,她眼神阴寒得吓人。她对我冷冷的说:“陈哲,跟我过来。”

我有些蒙,就跟着她去了办公室。当然,一群人在后头议论宋雪琳是不是对我有意思,我也觉着奇怪。老叫我去她办公室干嘛,莫非是为了报上午的仇?

果然,她从办公桌里面拿出一份销售记录单递给我,指着上面的同事业绩对我破口大骂:“陈哲,你都来个把月了,看看别人再看看你,要是做不了就赶紧滚!”

我靠,这女人发疯了啊。不就是上午发现了你的秘密吗,这就想赶我走?老子明明也是有业绩的,被几个狡猾的家伙抢了,能怪我吗!这宋雪琳又不是不知道,还多次拿这茬儿来找我麻烦,真以为老子好欺负的啊。

但她好歹是我的顶头上司,我也不好说什么,就说:“我会努力的。”

“就凭你,努力个屁!”宋雪琳直接拿出一张纸递给我:“这上面的客户是原定指派给小张的,他今天请假了,你上门去谈吧。”

我一愣说:“现在?”

“不然呢?”

我靠,天都要黑了,玩儿我呢?

我说:“这不都下班了吗?”

“别废话,人家客户晚上才有时间。”宋雪琳恶毒的说:“陈哲,你连业绩都没有还想下班,信不信我现在就开了你!”

操,绝壁是公报私仇!

我知道宋雪琳这女人不是什么好货,心里很不爽。但现在找工作这么难,开的淘宝店又挣不了多大钱,只能硬着头皮去了。但我离开的时候,分明能清楚的看到宋雪琳笑得很诡异,好像一副阴谋得逞的样子。

当时我就想着,最好你这骚女人不要再耍什么小把戏,不然我非得让你好看!

被宋雪琳这一糊弄,我气都气饱了。也没吃晚饭,照着她给的地址,我来到一个叫做新民小区的地方。好像是十六楼,我就坐电梯上去了。站在别人门口,我仔细核对了地址确认没错,就开始敲门了。

其实我心里恼火得很。一个破保险还得上门去谈,老子都不知道被多少人轰出家门了,但愿这次别出什么纰漏。

敲了一会儿,有人开门了。

我一看,是个三十多岁的女人。说实话这女人真不赖,将近一米七的大高个,身上穿着的黑丝吊带裙又透又短,紧皱的裹在她的腰肢间。她领口开得很低,我一眼就看到了大片的深沟和刺眼的雪白。虽然年龄大了点儿,但她的皮肤细嫩,看着吹弹可破。

唯一让我觉得不对劲儿的是她盯着我的眼神怪浪的,一直瞄我的裤裆,而且笑得特妩媚,莫非这也是个骚货不成?
版权保护: 本文由 信宜金融网 原创,转载请保留链接: http://www.xinyichashan.com/chaogupeizi/768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