破瓜 初次 娇羞{鲤鱼乡抽烂} - 信宜金融网 破瓜 初次 娇羞{鲤鱼乡抽烂} - 信宜金融网

破瓜 初次 娇羞{鲤鱼乡抽烂}

【摘要】第五章 文学“不是就不是,急啥啊?富贵叔,我可告诉你,我这里不卖这种害人的东西!”王二毛晃了晃脑袋,眼睛却没有离开过赵富贵的脸。“没有就直接说没有,啰哩啰嗦的!”...

第五章


 文学

“不是就不是,急啥啊?富贵叔,我可告诉你,我这里不卖这种害人的东西!”王二毛晃了晃脑袋,眼睛却没有离开过赵富贵的脸。

“没有就直接说没有,啰哩啰嗦的!”赵富贵板着脸说完就走了。

看着他离开,王二毛心里总觉得有些不踏实。

这老不死的,还会不会去其他地方买?

如果让他买到的话,李秀娥就危险了,王二毛根本就不相信他是帮别人买药。

就算再贞烈的女人,被下了这种药,那就成了砧板上的肉,只能任人宰割了。

诊所这会儿正好也没病人,王二毛干脆就一直在门口盯着。

没过多久,他果然看到赵富贵骑着电动车往镇上的方向去了。

“这老不死的,难道跑镇上买去了?”

王二毛心里寻思道。

这时,一道香风拂进王二毛的鼻子。

他抬起头来一看,是村里的少妇秦莲香来了。

秦莲香二十六七岁的年纪,长的也很漂亮,穿着一件只能堪堪遮住大腿根的白色短旗袍,头发烫成了卷的,打扮的一点都不像乡下人。

最惹眼的是她完满的s型身材,走路的时候一扭一扭的,散发出一种似乎是与身俱来的骚劲,让村里很多男人都对她垂涎三尺。

“莲香嫂子,哪里不舒服吗?”

王二毛热情的打着招呼,眼睛死死的盯着她两条修长笔直的大腿,巴不得自己长矮一点,说不定那样就可以透过她旗袍的下摆,看到里面的风景了。

“难道嫂子一定要身体不舒服才能来你这里?”秦莲香风情万种的眼睛微微一眨,嗔怪了瞥了王二毛一眼。

“当然不是,嫂子你要想来随时都可以来。”王二毛乐呵呵的说道。

“那还差不多。”

秦莲香嫣然一笑,然后走到王二毛看病的桌子旁靠了上去,两条雪白的美腿叠在一起,欲言又止的说道:“二毛,嫂子今天来找你是有点事想找你帮忙。”

“嫂子,你有啥事就直接说吧,我能帮的一定帮。”

王二毛信誓旦旦的说道,眼睛却一直在她两条腿上流连。

从他这个角度看去,只要她再稍微张开一点,他就能看到他梦寐以求想看到的地方了。

“嫂子家里最近有点事儿,想找你借一千块钱,你看成不?”

秦香莲巴眨着眼睛,让人心生怜意。

“嫂子,要是别的事我还能想办法,钱我是真没有,前几天进药材用光了。”

王二毛一脸为难的说道,这也是实话。

“对了,我听人说你最近经常出去打牌,你该不会是输钱了吧?”

王二毛有些不解,凭她老公在外面打工赚的钱,肯定够她花的,为什么突然要借钱呢?

“没有,真的是家里有点事。”秦香莲突然往前走了两步,含情脉脉看着王二毛说道:“二毛,只要你答应借给嫂子,嫂子让你摸一摸,行不?”

“啊?”王二毛听了她的要求,有点懵了。

加上她身上散发出来的体香,以及扑面而来的温热气息,让他的心跳在不停的加速。

他确实对她有想法,但是真让他对她做点什么,他有点不敢。

秦香莲可不比李秀娥,她刚结婚那会儿,村里一个男的只是多看了她几眼,结果被她呆头呆脑,又壮的跟牛一样的老公狠狠的揍了一顿,几天都下不了床。

如果他真摸了秦香莲被她老公知道了,自己非被打死不可。

“嫂子,我真……”

王二毛正想忍痛割爱拒绝,秦香莲的小手突然抓着他的手,往她前面按。

“你放心吧,我不会告诉其他人的。”

王二毛还没反应过来,秦香莲突然凑到他耳边说道。

他想想也是,这是秦香莲自己主动的,她不可能自己说出去。

心里没了顾忌,王二毛的胆子也大了起来,手上开始发力。

比如李秀娥,秦香莲的大了不少,一只手根本抓不过来。

“嗯……啊……”

好像是为了故意配合王二毛,秦香莲在王二毛耳边发出享受般的声音,让王二毛一下就有了反应,顶在了她肚子上。

秦香莲不仅没有躲让,反而动了动身体,摩擦了两下,然后在王二毛耳边轻笑道:“这么容易就起来了,二毛,你该不会还是第一次吧?”

王二毛这才知道秦香莲不是表面上看起来骚,是骨子里本身就这么骚。

他的胆子也大了起来,两只手都开始动起来,然后小声说道:“我是不是第一次,嫂子你试一下不就知道了?”

“嫂子怕你吃不消呀。”

秦香莲咯咯一笑,然后把正在享受的王二毛给推开了,委屈巴巴的说道:“二毛,嫂子真的急用钱,你就借点给嫂子呗。”

王二毛也不忍心再拒绝,打开抽屉,把看病收的零钱都拿出来数了一下,“嫂子,就这么多了,你要的话就先拿去吧,不过你得告诉我啥时候还我。”

有些事必须先说清楚,他可不想秦香莲认为这些钱是因为摸了她才给她的,要不然他不会摸,这对他来说不值。

他王二毛虽然想女人,但是这种亏本买卖可不做。

“放心吧,过几天就给你。”秦香莲喜笑颜开的把钱接了过去。

“行,你可别骗我。”王二毛还是有些不放心的叮嘱道。

“我知道你想啥,到时候如果嫂子还不上,让你睡一次总行了吧?”

秦香莲妩媚如丝的看了王二毛一眼,然后一扭一扭的走了。

王二毛听完不由得愣了一下。

花五百块钱睡她一次?

好像有点不值啊。

听村里其他男人说,到镇上花个几十块就可以找女人玩一次。

虽然秦香莲条件比这些女人要好很多,但是有二百也应该够了吧?

不行,如果她到时候还不上,得跟她说最少睡两次才行。

王二毛心里暗暗打算着。

到了傍晚的时候,王二毛看到赵富贵骑着电动车又回来了,看他的神色还微微有些兴奋。

这个老不死的买到这种药了?

王二毛一边想着,一边往家里走,才到家门口就闻到一阵扑鼻香味。

一个年轻女孩从厨房里探出头来说:“二毛,今天怎么回来得这么早?”

这是王二毛的表嫂,身材姣好,穿着得体的黑长裤花衬衫,一头秀发盘在头上,一张瓜子脸,眉目清秀,仿如仕女画里走出来的美人儿。

看到表嫂,王二毛露出笑脸:“表嫂,诊所里没人来看病,我就赶紧回来了。”

王二毛的,比王二毛只大了两岁,本来生活条件优越,因为三年前地震,很多亲人丧生,导致她无家可归,加上身体有病,所以才被迫到水田村来和王二毛一块儿生活。

别看她此时说话温柔无比,她这样子只是王二毛独享。

她面对别人都是泼辣无比,搞得现在许多想泡她的男人都给吓跑了。

王二毛不止一次打趣,说如果表嫂最后找不到男人,他养表嫂一辈子算了。

每当这个时候,他表嫂就会给他白眼。

这表嫂上得了厅堂下得了厨房,做得一手好菜,可让王二毛美着呐。

第六章


吃饭的时候,王二毛想着赵富贵的事,总是静不下心,有些烦躁。

“二毛,你今天这是咋了?失魂落魄的?”

表嫂的美眸看向王二毛,总觉得他有些不对劲。

“表嫂,没啥,我只是想着今天一个病人的病。”王二毛随口回道。

“哎,那表嫂可帮不了你。”表嫂露出不好意思的样子来,这个家,一直由王二毛撑着,她感觉自己吃白饭,怪不好意思的。

“表嫂,你别想这么多,安心养身体就好。”王二毛安慰道。

吃完饭,表嫂去洗碗了,王二毛再也忍不住,跟表嫂说要出诊,关上门,冲李秀娥家走去,

李秀娥好不容易快被他弄上手了,不能便宜了那个老禽兽!

来到李秀娥家院子门口,王二毛从开着的门里看到赵富贵正和村里郑大头在院里喝酒。

郑大头在镇上开了棋牌室,还养了一群小弟,兼放高利贷,所以特别有钱,也仗着有钱,玩了多少女人,在村里的名声很差。

赵富贵之前真的没骗自己,药是帮郑大头买的?

毕竟郑大头这种人用这种药的可能性更大。

但是郑大头要这种药也不需要赵富贵帮忙买吧?

王二毛寻思了一下之后,干脆绕到李秀娥家后院,翻墙进去,来到李秀娥房间窗口下面,抬头一看,窗口没有关严,有一条缝。

透过窗缝,正好可以看到里面的情况。

屋里,李秀娥刚喂饱孩子,把上衣拉下来,然后呆呆的坐在床上。

今天王二毛给她催完奶之后,她发现自己根本静不下心了,老是会想起当时的那种感觉,那种让她迷恋的感觉。

想着想着,她好像不由自主一般,一手轻抚自己,一手撩起裙子,开始做一些隐秘的动作,呻吟声也由轻而重……

看到这里,王二毛兴奋到了极点,今天可真是来对了时候,李秀娥她现在真是迷死人不偿命啊。

要是这个时候和她做那啥,肯定好滋好味好享受。

王二毛发现,李秀娥用她的手还意犹未尽,从床单下摸出一根早就准备好的新鲜黄瓜,慢慢的放在了裙底……

王二毛的眼睛瞪得大大的,居然连这个都准备好了?

她是被下了药,还是因为自己今天的撩拨,让她受不了,才准备的这个?

李秀娥的动作越来越快,她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喝完赵富贵给她的一碗汤之后,就开始变得浑身燥热。

她嫌衣服穿在身上无法透气,竟然一件一件地脱掉。

王二毛百分百确定,李秀娥是被下药了。

就在这个时候,李秀娥的房间门被敲响了。

“秀娥,你开一下门,我要拿张椅子。”

王二毛一听说话的是赵富贵,心里恨的直咬牙。

果然是这个老不死的自己打李秀娥的主意!

王二毛希望李秀娥不去理会赵富贵,要不然肯定会出事。

然而,李秀娥却慌慌张张把黄瓜拔掉藏好,穿好衣服去开门。

开门后,李秀娥发现进入房间的并不是公公赵富贵,而是郑大头。

因为药性发作,李秀娥的脸直接红到耳根,用媚到骨子里的声音问道:“大头叔,怎么是你?不是我爹拿凳子吗?”

郑大头从上到下把李秀娥打量了一遍,两眼放着淫光,不由猥琐地说:“秀娥,你是不是觉得很难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