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钱人把女明星当精盆/蘑菇头h硬 - 信宜金融网 有钱人把女明星当精盆/蘑菇头h硬 - 信宜金融网

有钱人把女明星当精盆/蘑菇头h硬

【摘要】还是走了 文学房间里一阵手忙脚乱,乔静用力把陆明华从体内推了出去,然后慌乱的开始收拾自己。陆明华有些不开心:“你这么一惊一乍的干什么!家里除了爸之外,还能有别的外...

还是走了


 文学

房间里一阵手忙脚乱,乔静用力把陆明华从体内推了出去,然后慌乱的开始收拾自己。

陆明华有些不开心:“你这么一惊一乍的干什么!家里除了爸之外,还能有别的外人吗?”

“怕的就是你爸,都成了什么样子了!”乔静这么严厉的样子还真的很少见。

看着已经穿好衣服的妻子,默不作声的陆明华选择往外走。

走出主卧室,陆明华道:“我上个厕所就准备出门,你待会儿就跟我爸一块吃早餐吧。”

“我还是不想让你爸住在这边。”

“不行。”

说出这两个字,陆明华立即往卫生间走去。

因丈夫的语气很冷漠,仿佛受了委屈的乔静便坐在了床边。

刚刚做的时候,她丈夫还特别温柔,甚至好像想把整个人都塞进去似的。可穿起裤子以后,她丈夫就像是变了个人,这也让她决定不再和丈夫聊能不能别让公公住在这边的话题。

十多分钟后,拎着行李箱的陆明华离开了家。

乔静原本想送行,但因心情不佳,所以她是一直坐在床边。

直至快七点,乔静这才去准备早餐。

她不想给公公做早餐,但在两个人没有撕破脸皮的前提下,身为儿媳妇的她还是有必要尽孝道的。

做好早餐,乔静便去敲门。

“爸,吃早饭了。”

连着喊了好几次,乔静都没有见她公公有应声。

见状,乔静只好试着去拧门把手。

乔静原以为公公有反锁门,但并没有。

推开门,乔静的脸蛋当即红了。

因为她看到她那躺在床上的公公只穿着一条内裤,再加上没有盖被子,所以那胀鼓鼓的地方特别惹眼。甚至,她都能一眼看出里面那物是摆在右侧。

扫过一眼,被吓到的乔静立即拉上了门,发出咚的一声!

听到声响,陆平当即坐了起来。

在故意打了个呵欠的前提下,陆平问道:“小静,刚刚是不是你在叫我啊?”

“是的,”门外有些惊慌的乔静道,“爸,吃早餐了。”

“我马上就出去。”

“嗯。”

尽管此刻看不到儿媳妇,但陆平感觉儿媳妇肯定很兴奋。

毕竟,乔静肯定看到了一些东西。而且现在可是大白天,比当时在浴室里能看的更清楚。这么大的家伙,她会不会喜欢?

洋洋得意的同时,下了床的陆平已经开始穿衣服。

那么,乔静刚刚有兴奋吗?

显然没有,除了惊吓以外,乔静更多的是自责。

因为在乔静看来,她不应该推开公公睡觉的房间的门,更不应该盯着公公那儿看。尽管只是看了两三秒,但她觉得这就像是做了对不起丈夫的事。而因还要和公公一起住一周,所以乔静的眼皮都开始跳个不停,就好像有什么坏事要发生似的。

当然她也在想一个问题,她公公到底是不是故意的。

假如是故意的,那得想办法将她公公赶走才行。

要不然下次可能会连内裤都不穿,直接光着身体在她面前走来走去的。

想到此,乔静决定待会儿和公公好好谈一谈!

既然说服不了她丈夫,那就只能想办法说服她公公了!

十多分钟后,两个人坐在了餐桌前。

拿起三明治吃了一口,陆平夸赞道:“小静啊,你不仅长得靓,厨艺还这么的好,阿华还真是有福气啊!”

“做三明治很简单的,一学就会。”

“但你是我的儿媳妇,所以你最好吃。”

“爸,你说错话了吧?”

“你做的三明治最好吃,哈哈哈!”

“爸,我想跟你商量一件事。”

“说吧。”

“是这样的,”乔静道,“这层楼好几户都是租的,租客变动的频率特别大。像今年的话,601和603都换了一批租客,所以那些租客并不知道你是我公公。要是他们看到明华没有在,你又住在这边,他们可能会胡思乱想的。再加上我知道爸你还是喜欢一个人住,所以你看要不要还是住在你租的房子那边?”

“这可不行,让你一个人住在这边我特不放心,”陆平道,“要是你出了啥事,我该怎么跟我儿子交代?既然他让我住在这边照顾你,那我肯定就不能不住在这边的。你是怕同楼层的租客说你闲话,是不是?是的话,我今晚就买点水果去串门,让他们知道我是你的公公。”

“爸,难道你不喜欢一个人住吗?”

“肯定不喜欢啊,”陆平道,“要不是担心影响到你们两个,我也不想搬出去住的。小静啊,我知道怀孕很重要,但你们两个是不是太频繁了一些?有些事适度更好,太频繁反而不好。”

听到公公这话,乔静的脸蛋当即红了。

“爸,”神色有些不自然的乔静问道,“你说什么啊?”

第006章 为何相信


乔静终于忍不住了:“爸爸,我觉得你有点反常……你介入我们太多隐私了,这样不对的!”

“我怎么不对了?当时在浴室又不是我强迫你,都是你主动的而且我也没有怪你。”

乔静脸上一片殷红:“就算那是我的错,可是都过去的事情了。那今天早上的事情你怎么解释,我都听见动静了,家里除了你之外没有第四个人了。”

“爸,你不觉得你不应该这样做吗?”乔静道,“你是明华的爸爸,你应该清楚什么事该做,什么事不该做的。”

说完,乔静努力做出严厉的眼神,凝视着陆平。她希望可以用这样的气势镇住陆平,好让他以后收敛一些。

“我一直觉得你很懂事,现在看来不是了,”故意叹了一口气后,陆平继续道,“就算不提浴室的事情,就说今天早上我睡得很香,结果你们直接把我给吵醒,人睡一晚上,早上上个厕所很正常吧,既然去厕所就难免发出一点动静是不是?今天早上你们在做什么,我的确无意间听到了,但难不成我听到声音之后,我要立即穿起衣服离开这个家不成?”

“我不是这意思,我……”

“节制,懂不懂?”

听到公公这好像是在说教的语气,乔静实在是不喜欢。

但因无法反驳,所以乔静只好点了点头。

“真像个孩子,”瞥了眼儿媳妇那高耸的胸,陆平问道,“待会儿要去上班啊?”

“要的。”

“中午想吃什么菜,我去给你买。”

“我今天中午没在家吃饭,要跟朋友一块吃。”

“朋友?什么样的朋友?”

“就是同事。”

“同事和朋友可不是一个概念。”

“玩得很好的同事可以称为朋友。”

“这倒是,”顿了顿,陆平问道,“那你晚上总有回家吃饭吧?”

“有的,我自己会买菜回来。”

“还是我做饭给你吃吧,你上班也累。”

“爸你不是在当保安吗?应该也很忙吧?”

“这周我可以提早下班,这样我就能替我儿子好好照顾你了。”

说这话的时候,陆平还盯着儿媳妇的胸脯。

拿起一旁的热牛奶,乔静抿了一口。

她刚放下杯子,她公公便道:“你嘴角有牛奶,舔干净了。”

她公公刚说完,她便舔了下嘴角。

看着儿媳妇将那滴乳白色的液体吃进嘴里,陆平都产生了极为色晴的想法。

因口干舌燥,陆平也端起杯子咕噜咕噜喝着牛奶。

匆匆吃过早餐,乔静便走进主卧室换职业装。

黑色包臀裙,白色女式衬衫,肉色裤袜,这就是乔静的职业装。

因身材火辣的缘故,所以当乔静穿上职业装,她的性感指数直线上升。

尤其是那精美的面庞,高耸的胸脯以及修长的大腿,足以让任何男人为之瞩目。

穿好之后,乔静才开始化妆。因底子好,她只是化了淡妆而已。

化完淡妆,又在全身镜前转了两圈,确定没问题的乔静这才拎起包包走出主卧室。

因要暂时和公公分开,乔静的心情格外好。

但看到公公正坐在沙发上直勾勾地盯着她,她心情又瞬间降至谷底。这个男人真的不像公公,反而像是一只豺狼。

暗暗给公公下了定义后,乔静礼貌性地微笑道:“爸,我去上班了。”

“要不要我骑车送你?”

“不用,我自己坐公交就可以了。”

“坐公交多挤啊!”

“坐公交比较安全。”

“我是老司机,技术比我儿子还好。”

“明华他骑车的技术也挺好的,”眯着眼的乔静道,“以前他还没有买小车的时候,他就经常骑车送我去上班。”

“你不是已经考了驾照了吗?不能直接开我儿子那辆车啊?”

“我公司那边停车很麻烦,路边很少停车位,停在里面又要收费,所以还是坐公交合算。”

“我儿子能娶到你这么贤惠的女人还真是他的福气。”

“他也很好,能嫁给他也是我的福气。”

说话的同时,乔静已经穿好了黑色高跟鞋。

高跟鞋让乔静显得很是高挑,更让她的美腿显得更加修长,所以看着此时的儿媳妇,陆平的眼睛都睁得特别大。跟昨天那件连衣裙比起来,今天这样的打扮真的是会让正常男人血脉喷张,所以陆平都觉得自己像是突然被扔进了沙漠,干渴得都想去吸吮儿子这两天有吸吮过的樱桃。

“爸,我出门了,你待会儿出门的时候记得把门给锁上。”

“放心吧。”

对着公公礼貌性地笑了笑,乔静急匆匆走出了家门。

坐公交的时候,乔静依旧是在想着该如何赶走公公。

要是赶不走公公,那她就只能自己住在外面了。

可因她丈夫怀疑她跟前男友或者其他男人有一腿,住外面又显得特别不合适。

那么,有没有两全其美的办法?想了数分钟,乔静依旧没有想出来。

乔静真觉得她公公不是一个正儿八经的男人,可为什么她丈夫会如此放心?就因为是生父?

因为郁闷,乔静那皱紧的眉头都舒展不开。

下了公交,乔静朝经贸大厦走去。她是在京华服饰有限公司上班,在财务部担任出纳一职。

来到公司,乔静像往常那样面带微笑跟同事们打招呼。一如既往的,不少男同事的视线都勾在她的身上挪不开了。

有些是在看脸蛋,有些是在看胸,有些则是在看那翘挺的蜜臀。

可以毫不夸张地说,乔静是这家公司最漂亮最性感的员工。

走进财务部,见里头一个人都没有,乔静便坐在了自己的办公桌前。准备倒水之际,主管许娜走了进来。

“小乔,早上好。”

“许主管早上好。”

许娜对乔静道:“小乔,这个月你得去建阳那边收账。”

“我一个人?”

“当然,”许娜道,“我已经带过你两次,流程你应该都清楚的吧?”

“就不能让那些人直接把钱打到咱们公司的账户上吗?”

“肯定是有催过,但人家说暂时没钱你也没办法啊。”

“那如果我去收钱,他们说没钱,我要怎么办?”

“我不是带过你两次了吗?”看着乔静,将保温杯摆在一旁的许娜继续道,“其实你要发挥你的优势,这样就能很轻松把账给收回来了。要是你做得好,能把一些老赖的账都给收回来,上头很有可能会给你出乎你意料之外的大奖金。”

“我可没有优势,我是那种不太会看场合说话的女人,跟许主管你根本没办法比。”

“你是在跟我装糊涂啊,”笑出声的许娜道,“你居然会说你没有优势。”

“我真不会说话,这点我得向许主管你好好学习。”

“对于某些岗位,女人比男人更有优势,”许娜道,“只要你对着那些男人笑一笑,尤其是妩媚一些,那他们铁定是直接转账的。反正等时间确定下来,我就跟你说一声,到时候你就去建阳那边收账。你要记住,这是你第一次一个人去收账,而且那家服装店的老板特好说话,所以可别搞砸了。要是搞砸了,我真怕财务部得重新招人了。”

“我知道了,谢谢许主管提醒。”

乔静冰雪聪明,其实已经听出来了许娜的言外之意,其实就是暗示她想要做出来成绩,就需要稍微牺牲一下色相。但是这种事,乔静真的难以接受。

而且此时的乔静,可谓是面临外忧内患。不仅仅工作上遇到了麻烦,更可怕的是家里还有一头豺狼在惦记着她。

此时的陆平,正站在儿子儿媳的卧室门前,在乔静上班走以后,他就迫不及待的想要打开卧室的门。

因为在浴室里发生的意外事件,漂亮的儿媳妇已经在他心里埋下了一颗种子,现在这颗种子已经开始疯狂增长,令陆平心浮气躁难以自控了!他想要主动做点什么事情……

版权保护: 本文由 信宜金融网 原创,转载请保留链接: http://www.xinyichashan.com/chaogupeizi/764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