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伸进了内裤,摸黑森林/人妻激烈的娇喘连绵 - 信宜金融网 手伸进了内裤,摸黑森林/人妻激烈的娇喘连绵 - 信宜金融网

手伸进了内裤,摸黑森林/人妻激烈的娇喘连绵

【摘要】偷红薯 文学郝建一手提着一个大红薯,傻逼逼的站在那里,挽着两个裤脚,鞋子上还沾满了泥,一脸通红的转过身子来,表情苦得都快要拧出水。踏马的,没事学人家偷红薯干什么啊...

偷红薯


 文学

郝建一手提着一个大红薯,傻逼逼的站在那里,挽着两个裤脚,鞋子上还沾满了泥,一脸通红的转过身子来,表情苦得都快要拧出水。

踏马的,没事学人家偷红薯干什么啊,这下好了昂,被逮着了吧!

“哟,小伙子还挺俊的呀,谁家带回来的郎娃子,还没见过呢。”

郝建已经做好了被人家罚款五十一百的准备,可是等待他的却不是凶巴巴的斥责与怒骂,反倒是一个略带嬉笑如同黄鹂吟唱般的声音。他心头微微一颤,这才抬起眼皮打量过去,顿时之间,眼睛也跟着亮了起来。

只见一个三十岁上下的少妇站在一间泥屋子门外,怀里还抱着个婴儿,一身薄如蝉翼的粉色睡衣就这么松松垮垮的挂在她的身上,露出半截修长如玉的美腿,一阵风轻轻的吹过,睡衣贴着她的身子勾勒出一个完美的曲线,一条黑色的小三角裤也跟着淡淡的映衬出来,令那三角深沟勾勒得更加的明显。

郝建看得眼睛都直了。这村里的女人都这么正点吗?而且她的长相,也绝不赖,虽然比不上李秀娥那样的天姿国色,但是也自然而然的流露出了一股村里人才有的淳朴之美。

“嘿嘿,嫂子,我叫郝建,今天刚刚到这里,就住在村公所的那间招待屋里。”见她没有责怪之意,郝建也轻松了许多,开始自我介绍道,同时也说出了自己偷红薯的原委,“这不是一时间找不到东西吃嘛,就看见了这红薯,也不知道是谁家的,先借两个来填填肚子。我都快饿扁了。”

女人咯咯笑了起来,“原来你就是郝建啊,老早就听秀娥嫂说了,我们这里要来一个大经理,搞什么投资研究……这秀娥嫂也真是的,就知道忙村里的那些破事,连招待个人都不会。饿了啊,饿了就快进屋里来吧,嫂子这里有吃的。没事吃那东西干啥,吃多了嗝肚子,容易放屁,我们都是种来喂猪的!”

喂猪的!?

郝建惊得下巴都快要掉出来了,望着手中的两个大红薯,这可是好东西啊,在大城市里那都是被人抢着来买,说什么五谷杂粮,还老贵着呢。没想到人家村里人都是拿来喂猪的!实在是太奢侈了。

不过既然有吃的,他当然也懒得回去瞎折腾。

毫不犹豫的扔掉红薯,郝建就屁颠屁颠的跟了过去。

“你家就你一个人?”

进了屋,只见屋里空荡荡的。中间是个堂屋,前后各两个房间,后边是一个厨房,除了一些生活必备的家具,连个电视机也没有。而且除了她们母子俩就没有其他人了。

“是呀,他父母走得早,家里没有老人。村里收入低,我家那个都是在外面打工,一年到头也就过年的时候才回来一次。平时就是每月寄点钱供我们生活。来,先别说了,这里有馒头,有粥,还有萝卜干,你饿了就吃吧,不够嫂子再给你去做。”

“够了够了,嫂子,别看我长得大个,其实我吃不了多少。”

郝建也不跟她客气,抓起馒头,就着稀粥和萝卜干大口大口的吃了起来,“对了,嫂子,我还不知道你叫什么名字呢。”

“我叫黄惠莲,你叫我阿莲嫂就可以了。”

“哦,阿莲嫂……”

这时她怀里的小孩不知怎么滴就哭了。

阿莲嫂就开始哄了起来,“哦哦哦,不要哭不要哭,叔叔在吃东西呢……哦哦哦……是不是你又饿了,妈妈给你喂奶。”

郝建正津津有味的吃着东西,听了她的话,就下意识的抬起了头来,顿时眼睛就定在了那里。

只见阿莲嫂就这么坐在郝建的对面,毫无顾忌的拉下了她的睡衣,一个巨大的白球就这么弹了出来,然后对准孩子的嘴巴凑了上去。

这哺乳期的女人的胸跟平时的女人的胸大有不同,它们比寻常更加的大,更加的饱满,更加的白,一根根细细的血管沿着尖端向四周扩散,仿佛一张极具捕获力的大网,瞬间就将郝建的心给捞了去。

他的火气顿时就涌上了头顶,血液也跟着沸腾了起来,尤其是听到小孩吮吸发出来的那一声声“吧唧吧唧”的声音时,裤裆里边的小士兵也忍不住抬起了头,渐渐的支起一个老高的帐篷。

“咕噜!”

郝建猛的将口中还没嚼碎的馒头一口气吞了下去,发出一个饥渴的响声。

好像是觉察到了郝建的异样,阿莲嫂也抬起头向他看了过来,顿时脸上微微一羞,泛起了一阵红云。但是令人意外的是,她不但没有丝毫躲避的意思,反而还微微的凑过来了一点,面色红晕的笑道:“怎么样,好看吗?”

“好看!”

郝建下意识的就回答道。

可他立马又回过神来了,尴尬道:“不不不,我不是那个意思。”

人家好吃好喝的招待你呢,你却偷看人家喂奶,这也太不地道了。

阿莲嫂看到郝建脸红仆仆的样子,忍不住笑了起来,“咯咯咯,这有什么不好意思的,不要告诉我,你没看过女人的奶子。”

面对如此奔放的少妇,郝建简直就无语了。

“怎么样,想吃吗?”

就在郝建不断的压抑着自己心头那串火苗的时候,阿莲嫂又更进一步的挑逗了一下,还向郝建抛来了一个极具魅惑的眼神。

如此一来,郝建还怎么忍得住,心里暗暗骂了一句,“娘的,这小娘们是在故意在勾引我呢!”

郝建也跟着露出一抹邪恶的笑容,“想。”

“那就尝尝呗。”

“真的可以吗?”

郝建已经无法自拔的,屁股也渐渐的离开了凳子。

阿莲嫂看着郝建那脸上变化的表情,还有他那已经变得有些猩红的眼睛,当她无意间又看到郝建裤裆上那高高支起的帐篷的时候,她只觉得自己的心跳也跟着加快了起来,原本白皙的脸蛋也跟着变红了。

一个细弱蚊蝇的声音从她的口中吐了出来,“只要你敢过来……我有什么不敢的。”

娘希匹,有便宜不占,王八蛋!

郝建将碗筷往桌上一撂,便扑了过去。

第六章 美味佳肴


“啊,你把孩子都吓着了。”

阿莲嫂一声惊呼,羞得俏脸通红。

“咯咯咯。”

在这时,原本还泪眼迷蒙的小孩竟然破天荒的咯咯笑起来,露出才刚刚冒出来的半丁点小门牙,可爱极了。

郝建可激动坏了,连忙在他脸上轻轻的扭了一下,“嘿嘿,小家伙,你可真会配合呀。”将他抱了起来,放到了旁边的木制婴儿车里,抓了一个小奶瓶放到他手上。十分宠溺的又摸了摸他的脸蛋,“乖啊,我要跟你妈妈聊聊天,你自己在这里玩,好不好呀。”

“咯咯咯……”

小孩张着水灵水灵的大眼睛看着郝建,笑得更加的开心了。

“噗嗤。”

阿莲嫂在一旁看着郝建那一脸宠溺的样子,忍不住笑了出来,“真看不出来,你还挺会哄孩子的嘛。”

“是吗。”郝建荡荡的笑了起来,伸出手在空中抓了抓,“我还更会哄你的哦。”

“啊!”

阿莲嫂在一声娇呼中,就被郝建给抱了起来,还果露在衣服外面的那只大白球也在她挣扎的动作下剧烈的震颤了一下,无限的冲击着郝建的眼球,令他的血液彻底的焚烧了起来。他再也忍不住,就一头便埋了进去。

“嗯……”

随着阿莲嫂的一声娇喘,一股鲜美至极的液体也跟着涌进了郝建的嘴巴里,这可是哺育着全人类、令人类得以繁衍生息的母液,崇高而神圣,郝建自从离开自己母亲的怀抱以后,还是第一次尝到这样的美味佳肴,以至于在入口的那一瞬间,他整个人都快要被融化了。

“嗯……你轻点……轻点……嗯……门还没关呢……不要让人家看见了……”

阿莲嫂嘴里不断发出一个个享受的吟唱,她也没料到郝建这色胚子居然还真的敢扑过来了,真是胆大至极。然而,这真的是太刺激了,她的脸也更加烫了几分。

郝建荡荡一笑,“那我去把门关上,你等着我。”

阿莲嫂脸上一羞,“那我在房间等你。”

拉上门闩,这才急猴猴的朝阿莲嫂的房间跑去,刚进入门口的那一刹那,他双眼都亮了起来,此时阿莲嫂已经斜斜地躺在了床上,一只手撑着头,用一种充满诱惑的眼神看着他。

“真他娘的是个狐狸胚子!”

薄薄的睡衣紧紧的贴着她的身子,勾勒着一条叠峦起伏的弧线。两条修长的大白腿浑圆而紧致,从撩高了的裙子下几乎完全的果露了出来,郝建甚至从她那布料的边缘看到了已经冒出头来了的黑色小三角,就连那高高翘起的屁股也冒出了大半个头,白白嫩嫩的,高耸而富有弹性。

而她胸前的那一对充满汁液的大蜜桃,因为侧躺而相互挤压下夸张的暴起,两个指头大的凸起也透过了薄薄的布料映衬了出来,郝建双眼直勾勾的往那里看过去,回味着残留在口中的味道,这才发觉,不仅仅是她的母汁美味,就连她的整个身体都是那么的秀色可餐。

郝建的早就饥渴难耐了,看着这样一幅诱人的景致,他哪里还控制得了自己。

“我真是爱死你了……”

简单的一句表白,抒发着郝建内心地最直接的渴望,然后他就再也不能自拔的往床上的美人扑了过去,开始剥她的衣服,要将她的纤纤玉体完全呈现在自己眼前。

看着郝建那猴急的样子,阿莲嫂眼中划过一丝慌乱又夹杂着一丝兴奋,“你慢点,人家害羞。”

郝建嘎嘎一笑,停下手中的动作,将手从她的裙底了抽了上来,“你还害羞?你看你都湿成什么样子了。嘿嘿,老实交代,你到底用这种方法勾引了多少个我这样的男人。”

阿莲嫂闻言,顿时身子一僵,“你什么意思。难道你觉得我就是那种整天勾引男人的女人?”

郝建晒然一笑,大不以为意,“这有什么。我又不在意。”

“可是我在意!”

“你走吧,我不玩了。”阿莲嫂说着从床上坐了起来,开始气嘟嘟的整理凌乱的衣服。

郝建傻了,搞什么鬼,这才刚刚开始呢,怎么说不玩就不玩了,耍人呢这是。他感觉自己就像是被泼了一盆冷水一样,心里凉了一节,可是已经被她撩拨得已经燥热难耐的身子,裤裆里的东西都已经鼓胀得快要爆炸了,若是不跟她弄一下,怎么可能消散得去。

他立刻意识到自己说错话了。

“我错了我错了。我的好嫂子,我错了还不行吗,你别生气。”

郝建可怜巴巴的央求道。

阿莲嫂嘴角微微一勾,露出一抹冷笑,“怎么,受不了了?受不了你找别的女人去啊。”又不屑的补充了一句,“看你斯斯文文一表人才的样子,没想到思想这么龌龊!不好意思,我已经对你没兴趣了。”

“不行,你不能走。”

郝建一把拉住她。

“啊……你要干什么……唔……”

阿莲嫂吓得一声惊呼,可是她还没来得及说话,嘴巴就已经被堵住了,郝建粗暴的用舌头将她的牙齿顶开,然后伸入了她的口中,瞬间就和她的香舌缠绕在了一起。

阿莲嫂瞪着大大的眼睛,起初还有些挣扎,可过不了一会儿,在郝建不断的亲吻下,仿佛是感受到男人狂野的气息,她便不挣扎了,开始慢慢的享受着郝建给她带来的温纯。郝建的双手也缓缓的撩开她的睡衣,伸进了她的衣服里,轻柔的抚摸起她的每一寸肌肤。

“嗯……”

一个撩拨人心的声音,再次从她口中哼了出来。

感受着她身体的变化,看着她那一脸陶醉的样子,郝建心中有些好笑,怎么说自己也是个身经百战的男人,又怎么可能不懂女人的那点心思,哪一次不是嘴里说不想要,实际上身体只要轻轻被挑弄一下就会受不了,更何况阿莲嫂还是先主动勾引自己的。

“嗯……怎么不动了,继续啊……”

阿莲嫂闭着双眼,口中呢喃着,一脸的享受。

郝建微笑的看着他,用手轻轻的撩开她脸上的发丝,柔声道:“嫂子,不生气了吧。对不起,我刚才真的是无意的。”

阿莲嫂睁开眼睛,然后脸也跟着冷了下来,“气,怎么不气。你把我说成那样,你说能不气吗!”

“呵呵。”郝建讪讪一笑,阿莲嫂虽然这么说,但是他明显能从她的目光中看得出,她的气已经消去了,她是故意这么说的。

温柔的在她脸上一吻,郝建又是一脸真诚的说道:“那你打我嘴巴吧。都是它不好,生得那么贱。”

“切,花言巧语。鬼才相信你呢。你以为我还是十五六岁什么都不懂的小女孩么。你还不是因为受不了了。”

说完还不忘在郝建的裤裆上狠狠的抓了一下。

郝建差点没疼得跳了起来,不好意思的抓了抓头,“嘿嘿,那你不也想么。大家都是成年人。”抿了抿嘴,郝建摆出一脸的委屈,“但是说实话,你也不能怪我啊。你看咱们这都还是第一次见面呢,你就这样勾引我……我能不那样想么……”

阿莲嫂俏脸一红,郝建的话并没有错,确实是自己太奔放了。

阿莲嫂深深的吐了一口气,神色也有些黯然了下去,“可是,如果我说你是除了我家那个之外,唯一一个跟我这么亲热的人,你会相信吗?”

郝建有些错愕,说实话,他才不信,但是当他看到她那无比真诚的目光的时候,他的心也莫名的颤了一下。

要说投资,作为一名上市投资经理的郝建,他不敢百分之百的保证能盈利,可是看人,他却无比的相信自己的眼光,至少到现在为止他还从来没看错过一个人。尤其是女人。

此时此刻,黄慧莲的目光是清澈的,清澈的没有丝毫的瑕疵,就像这桃花村里的空气还有那山间的清泉一样。

“信。”

郝建赋予同样真诚的回应。

黄慧莲闻言,表情也轻松了下来,一丝淡淡的微笑也跟着浮了起来。

“可是我很好奇……”郝建有意挑逗她,在她翘翘的小鼻子上轻轻的捏了捏,“你为什么偏偏就想着跟我……呵呵……亲热了呢。毕竟我们才刚刚见面呀。”

“我没有啊。”黄慧莲俏脸顿时红了起来,娇羞道:“谁让你刚才那样直勾勾的看着我,人家还从来没有被人这么盯着看过呢。而且你又长得那么帅……”

“额……”

郝建顿时无语了,“我……也没你说的那么帅吧。”

阿莲嫂嘴巴一撇,“至少比村里的那些男人看起来舒服多了。”

好吧,怎么说自己也是在大城市里混的,还是个大经理,不受风吹不用日晒的,跟村里的这些男人比起来,那肯定就顺眼多了,至少哥们的皮肤没那么粗糙。

“再说了……我家那个一年才回来一次……而且每次回来也不怎么跟我亲热,基本上都是敷衍了事……再加上他的那东西还那么就小……人家本来就难受了……刚才一不小心看到你的……一时间就没控制住了。”

阿莲嫂说完,整个人因为害羞都将自己的头埋进了郝建的胸脯里,那耳根子都红成了一块烧铁。

“哈哈哈,原来如此!”

郝建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

“惹,你笑什么呀,我都快羞死了。”

看着这个模样的她,郝建不觉得竟然开始有些喜欢上她了,真是叫男人心疼婆娘啊。

“既然这样,那今天就让我来好好的服侍你,填补你这颗寂寞的心!”

郝建说完,便开始剥她的衣服,而她也激动的开始解他的扣子,不一会儿,两个人就光溜溜的缠绕在了一起。郝建并没有急于跟她大战一场,而是直勾勾的盯着她胸前的那一对大白球,兴奋说道:“我还想吃一下。”

阿莲嫂胸脯微微一挺,“吃吧,想怎么吃就怎么吃。”

“那我就不客气了!”

说着郝建就埋头了下去。

然而就在这时,突然响起了一阵敲门声。

哐、哐、哐。

“慧莲,慧莲啊,在家吗,慧莲……”

一个男人的声音也跟着响了起来。

这突如其来的声音顿时就将纠缠在一起的两个赤果男女吓得鸡飞狗跳。

“靠!”

郝建直接松开黄慧莲的怀抱,从床上跳了起来。

而黄慧莲也是吓得一张俏脸都苍白了。
版权保护: 本文由 信宜金融网 原创,转载请保留链接: http://www.xinyichashan.com/chaogupeizi/763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