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众鞭臀/粗长好满用力一点 - 信宜金融网 当众鞭臀/粗长好满用力一点 - 信宜金融网

当众鞭臀/粗长好满用力一点

【摘要】贪婪的大叔 文学饱满雪白,透过粉色蕾丝的掩盖,隐约还能看到淡淡的红晕,本就不淡定的老孙,眼神瞬间变的灼热。这样的目光,让徐蓉蓉有种说不上来的感觉,很紧张,同时隐隐...

贪婪的大叔


 文学

饱满雪白,透过粉色蕾丝的掩盖,隐约还能看到淡淡的红晕,本就不淡定的老孙,眼神瞬间变的灼热。

这样的目光,让徐蓉蓉有种说不上来的感觉,很紧张,同时隐隐又有种莫名的享受。

“孙,孙叔,你擦擦汗,我......先穿衣服。”

老孙收回了目光,憨憨一笑,伸手接过手帕,饶是在徐蓉蓉身上按弄了半天,在触碰到那娇嫩温热的小手时,依旧免不了心神一荡。

手帕很香,像极了徐蓉蓉身上的味道,细微的关心让老孙开心极了。

徐蓉蓉局促不安的穿着衣服,老孙再一次看清楚了那浮凸有致的曲线,以及胸前的饱满,更是心跳连连,真想从背后抱上去,一亲芳泽。

直到娇躯被全部包裹,老孙才不舍的收回目光。

这一番下来,虽然没感觉到老孙的企图,但徐蓉蓉也羞的面红耳赤,也不知是不是被按过的缘故,感觉浑身烦躁,特别是某个位置,像被蚊虫叮咬了一般。

本来还想着穿好衣服再跟老孙请教一会儿,可难受的要命,只好面容娇羞的跟老孙说:“孙叔,那......我就先回去了。”

老孙虽然身体也憋的难受,很想搞那种事儿,但细水长流,只要徐蓉蓉跟他继续学习下去,以后不愁找不到机会。

于是老孙做出了一脸和蔼,摆了摆手:“好,路上一定要小心点儿,回家别忘了回想一下叔教你的那些。”

老孙不但教自己祖传的按摩手法,还这么关心自己,徐蓉蓉心中欣喜,俏脸上不知不觉间露出了笑容。

“嗯,叔你也早点休息。”

徐蓉蓉蜜臀一扭一扭的离开了,老孙心里乐开了花,原本以为搞徐蓉蓉只是一种奢想,可今天发生的这种情况,却点燃了他内心的激情。

或许是寂寞了太久,老孙愈发按耐不住想要上徐蓉蓉的冲动,不多时就冒出了一个阴险的计划。

不过在这之前,他还要伪装出一副老好人的形象,稍淡定了片刻,便起身去柜子里翻找起了关于按摩手法的医书,想回头交给徐蓉蓉。

然而老孙怎么都没想到,就在他翻找医书时,一个不速之客却找上了门,正是让他忌惮的女邻居,李芬芳。

李芬芳今年三十七八岁,长的倒也前凸后翘,开美容院的,平时保养的还算不错,猛一瞧,还有种熟妇的既视感。

但这女人名声不太好,嫁了三任丈夫,没一个能得善终,都说她命硬,人送外号望门三寡,人见了都躲着,生怕被克着。

老孙刚出狱,并不知道,对这女邻居还算热情,帮着瞧过几次小病,这一来二去,就被李芬芳给看上了。

但老孙喜欢小姑娘,再加上李芬芬看他时热辣的眼神,让他浑身都不自在,所以面对几次三番的勾引,老孙不但没动心,反而还有些排斥,可偏偏这李芬芳却来了劲儿。

这次倒好,直接穿着浴袍来了。

毕竟是邻居,老孙脸上也不好表现出来,只好闷声的问:“芬芳,找我有事儿吗?”

站在门口的李芬芳,脸上尽是卖弄风情的妩媚,一边撩拨着酒红色波浪长发,一边娇滴滴道:“孙哥,我家淋浴坏了,能在你家洗个澡呗,你看我,身上还全是泡沫呢。”

说话间,李芬芳拨弄着浴袍的领口,强行朝老孙卖弄着那抹透出来的深邃。

第六章 久旷女邻居


老孙板着一张脸,一点儿没露出欢喜,对有这种送上门求搞的骚货,着实没有兴趣。

心里想着拒绝,但一时又找不到合理的借口,便勉为其难的说了句,行吧,之后扭头继续帮徐蓉蓉找起了医书。

李芬芳乐坏了,朝老孙抛了一个媚眼,风骚的扭着屁股走进了洗澡间。

“孙哥,你可不要偷看哦。”

嘴上这么说,却故意将洗澡间的门留下了一条缝隙,怎么说自己也比老孙小上七八岁,还这么漂亮,就不信这老孙头能不来偷看。

心里高兴,李芬芬一边冲洗着身体,嘴里一边哼哼着小曲,可很快就高兴不起来了,因为门口始终没有出现老孙的身影。

“这老孙头,咋这么不解风情。”

李芬芳抚摸着胸前被泡沫填充的饱满,暗暗嘀咕,然而她怎么会知道,此时的老孙,脑子里全是年轻漂亮的徐蓉蓉,根本瞧不上她这种半老徐娘。

三十如狼四十如虎,还守寡了那么多年,平日里男人见了都躲着,寂寞难耐之下,便喊了老孙:“孙哥,能帮我送一条新毛巾呗。”

自己都暗示的这么明显了,老孙头一杆老枪又好久没开过光,这家伙肯定恨不得冲进来把自己搞死。

可事实上听到的却是老孙毫不犹豫的拒绝:“没空。”

李芬芳气坏了,上杆子求搞,居然没点儿反应,也顾不上洗澡了,不爽的用老孙的毛巾擦了擦身体,裹着浴袍走出去。

这下孙哥也不叫了,干脆喊起了老孙。

“老孙,你啥意思?”李芬芳双手环胸,胳膊托着那一对儿大肉球上下颠动。

老孙听懂了,这娘们儿是没勾引到自己恼羞成怒了,索性装起了糊涂。

“芬芳,你说啥呢,是因为我没给你送毛巾?”

这老孙居然跟自己打马虎眼,李芬芳哼了一声,索性把话挑明了:“老孙,你别跟我装,我跟你说的那事儿,你考虑的到底咋样?”

又提起了搭伙过日子的事儿,老孙没法回避,心说倒不如让这娘们儿死了心,以后也好不纠缠。

老孙干脆说出了实话:“不成,我有喜欢的人了,还是个小姑娘。”

一听这话,李芬芳的脾气就上来了,指着老孙的鼻子骂道:“老孙头,你脑子进水了,就你这吊样还小姑娘,房子都破成了这样,穷的叮当响,老娘能看上你,都是你的福分。”

其实老孙也没有李芬芳说的那么不堪,虽然刚才监狱出来,但头脑灵活,小诊所的生意蒸蒸日上,他相信用不了几年,肯定能重返年轻时的辉煌。

此时,李芬芳依旧在耳边轰炸。

“你好好考虑考虑吧,老娘虽然死了三个丈夫,但也留下了不少遗产,养你绝对够用了。”

一听这话,老孙肺都气炸了,这娘们儿居然把他当小白脸了。

脾气上来的老孙毫不客气,冷声道:“我老孙一把年级,可也用不着别人来养,你赶紧给我走。”

说着,老孙将李芬芳推了出去。

李芬芳的话,老孙虽然不以为然,但却记在了心里,越是这样,他就越要干出个模样,领个小姑娘回来,给隔壁这小骚货瞧瞧。

徐蓉蓉,他志在必得。
版权保护: 本文由 信宜金融网 原创,转载请保留链接: http://www.xinyichashan.com/chaogupeizi/763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