挺进稚嫩的小花苞/挣扎喘息哭泣受不了了 - 信宜金融网 挺进稚嫩的小花苞/挣扎喘息哭泣受不了了 - 信宜金融网

挺进稚嫩的小花苞/挣扎喘息哭泣受不了了

【摘要】 我这种好人不多了 文学羞愤屈辱,夹杂着难以言状的奇异舒爽感受,已经是快要把这个城里来的女大学生给击垮了。心里头明明很抗拒,但却又有些期待,那种奇特的感...

 我这种好人不多了


 文学

羞愤屈辱,夹杂着难以言状的奇异舒爽感受,已经是快要把这个城里来的女大学生给击垮了。

心里头明明很抗拒,但却又有些期待,那种奇特的感觉能来得更凶猛一些。

“呸,真香,哦不,真软……呸呸……”

装膜做样的吐出了嘴里的口水,张云还有些舍不得。

“行了吧?嗯……哼……”

还没缓过劲儿来的李小冉,只觉得自己的小花朵一紧,条件反射般的扬起头,伸长了脖子哼出声来。

这匹小白马感觉自己轻飘飘的,快要踏上了云端。

再一次尽情吸吮的张云,发现自己的裤子都快要被胀破了。

仿佛浑身上下的血液,已经尽数奔涌向那饥渴的高昂,恨不得将其释放出来,踏入那已然泌出汁液的花径之中冲杀一番。

连续操作了几个来回,李小冉满脸胀红,不得不伸出一只纤细的手掌,捂住了自己的樱唇,也不知道是因为疼痛还是屈辱,眼中已泛出泪花。

偏偏旁边的孙倩倩还在一个劲儿的嚷嚷着。

“接着弄啊,用力不要停!”

张云也不敢做得太过分,意犹未尽的吐出嘴里最后一口唾液,这才站起身。

“应该差不多了。”

看着被自己已经是吸到绛红的部位,和在那微风当中微微颤抖的洁白酮体,忍不住又舔了舔自己的嘴唇。

“哎呀,怎么这么大?你这个臭流氓!”

孙倩倩瞪大了眼睛,用手指相张云的两腿之间。

这次寸实在是太过分了些,也不知道是不是吃化肥长大的。

“你的也不小啊,得有36D吧?”

“呸,臭色狼!”

孙倩倩这才发现自己现在还是未着寸缕的状态,赶紧伸手想要遮挡,但效果微乎其微。

反倒是那一对球体被压成了圆饼状,让张云一阵担心,那里面会不会有东西喷洒出来?

“小冉,你感觉怎么样?”

孙倩倩一边捡起地上的衣服,往自己身上套着,一边询问朋友的情况。

“还……还好……”

李小冉不敢转过身,没有勇气去面对,刚才那个在自己屁股后面狂舔乱吸的少年,此时身子瘫软也已经没有了力气。

“喂,这里没你的事儿了,赶紧走吧。”

孙倩倩皱着眉头,冲着张云摆手。

“别对他这么凶啊,要不是他,我这条命恐怕都要丢了。”

“你干嘛向着他呀,你这养了20年的白胖胖,让这小子可是舔过了瘾,他也不吃亏。”

“你再乱讲,我不理你了。”

李小冉接过了,孙倩递过来的衣服,颤颤巍巍的穿上这才鼓足勇气,向着身后望了一眼。

少年的背影已经是消失在田埂的那一端,恍惚中似乎是有些高大,但走路的姿势又有些怪异。

“山里面猛兽多,你们两个城里姑娘,以后不要随处乱跑了,像我这样的好人可不多见呢。”

声音远远的飘过来,惹的孙倩倩掐着腰回了一句。

“没听说过还有偷看洗澡的好人,还有你记住了,老娘是36E!不是D!”

第六章 寂寞的小舅妈


“我这算是告别处男了吗?应该不算吧……”

强忍着不让自己再回头看,裤裆里那玩意儿顶的有些难受,走路都歪歪斜斜的。

顺手扯过了田埂上一根狗尾巴草放在嘴里咀嚼,张云满脑子里面都是白花花的身子和那粉嫩的小花朵。

在鼻尖上轻轻的抹了一把,然后轻轻的嗅了一下。

“城里女人就是香啊,那里都是香的,嘿嘿……那个叫倩倩的可真大啊,村里这帮孩子可有眼福了。”

抱怨着自己以前上学的时候咋就没遇到过,事业线那么过分的老师,随后陷入到了臆想当中。

“这么漂亮的女大学生,以后如果能够娶回去暖被窝,怕是不得肾虚啊?”

随后又摇了摇头。

“你这个连女朋友都留不住的穷小子,还欠着一屁股烂账,人家怎么能看得上……”

回到村子里面的时候,宴席早就已经散了,推开那稍显破旧的院门,张云第一件事儿就是跑到了自家的水缸旁边,伸长了脖子,咕咚咕咚的喝了个饱。

不为别的,只为能够浇灭自己心中那团欲火。

经历了刚才的这一幕,张云啥都不想干了,直挺挺的躺在炕上,盯着天花板发呆。

隐约的听到了一阵奇怪的动静。

好像是有人在呻吟,也说不出来到底是痛苦还是咋的?

声音应该是从隔壁传过来的。

“是小舅妈?”

一墙之隔的旁边,住的是张云的小舅妈张雪漫。

也是一个苦命的女人,刚刚结婚几个月的时间,丈夫就出门打工,至今已经是数年有余,音信全无。

由于两家连着亲,平常的时候也没少照顾没爹没妈的张云,两人关系倒也挺好。

越听越感觉这动静有些不太对劲,到最后已经是哼哼了起来。

张云干脆爬起身,直接从斑驳的墙上摘下了一张画像,画像的后面藏着张云的秘密。

秘密的内容就是一个手指头粗细的小洞。

平日里张云就趴在这个小洞悄悄地观察一墙之隔的小舅妈张雪漫。

到现在已经有几年时间了。

让他借此打发了无数个寂寞难耐的躁动夜晚。

以往小舅妈不管家里家外穿着都比较保守,也就只是在夏天的时候能够看到洛洛在小背心和短裤外面的身子。

可是今天,映入张云眼帘的却是完完整整的一具白花花的身体。

确切的说,并不是所有地方都是白的。

就好比此时此刻小舅妈左手擒住的那一颗颤巍巍的雪白,顶端之上可是点缀着一颗鲜红的草莓。

娇艳欲滴的颜色已经是充分的胀大绽放开来,在手指的揉搓之下愈发的娇嫩。

而小舅妈另外一只手,已经探入到那两条完全打开的大白腿之间,富有节奏韵律的来回拨弄。

“这是……”

张云的脑袋瞬间就快要爆炸了。

平日里保守本分的小舅妈,就连村里二流子讲句玩笑话,都会脸红到脖子根的,可是今天居然是在一墙之隔的炕上,纵情的放飞了自我。

难道说这才是小舅妈原本的样子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