粗长顶撞宫口软肉-豪门贵妇巨龙小说 - 信宜金融网 粗长顶撞宫口软肉-豪门贵妇巨龙小说 - 信宜金融网

粗长顶撞宫口软肉-豪门贵妇巨龙小说

【摘要】 有救 文学就在此时一句清冷有力的低喝声传来,“别动,警察,举起手来,再动我就开枪了。”人未到声先至,那声音很好听,虽然威严但也悦耳。姜文阳手一...

 有救


 文学

就在此时一句清冷有力的低喝声传来,“别动,警察,举起手来,再动我就开枪了。”

人未到声先至,那声音很好听,虽然威严但也悦耳。

姜文阳手一松举起手来,黄三儿虚脱般的顺着墙壁滑了下去,坐在地上大喘气。

众人回头,却是一个带着三分冷意,三分警惕,双手持枪的女警,带着几个下属快步冲了进来。

女警察很漂亮。

肌肤细腻白皙,身材凹凸有致,两条大长腿修长笔挺……还有她那精致的五官,在冰冷的气质衬托下,就算是板着脸也无法给人恶感,如冰三雪莲。

傲人挺拔的上围,被小蛮腰上的警察皮带这么一扎,更是汹涌欲出,仿佛随时都要冲出桎梏般。

大家都被这个女警给吸引了目光,一时之间,小小的旅社之内,连个蚊子哼哼都听不到。

此时,对面的混混头子黄三儿,已经被女警给勾的三魂七魄都要飘起来了,猥亵的目光毫不掩饰地在对方胸口和胯下扫视,直到女警冷眼瞪过来,他才扯着嗓子指向了姜文阳和兰姐准备先发夺人,倒打一耙。

于是假哭着哭诉道:“警官,这个黑旅社的老板组织卖淫,结果给手下的小姐喂多了药,把人给吃死了!还有她店里的服务生,狗急跳墙还打人,您看给我这帮兄弟打的,您可要给我们做主哇。”

他手下的小混混们也都回忆,一个个在地上打起滚来,怨声载道,叫苦连天跟受了多大委屈一样。

对于黄三儿这种货色,身为警察的苏雪一眼就能看穿他的底细,要说好感,那是半点儿都没有。但现在她是过来办案,而对方似乎又是苦主,她也不好表现出太明显的个人喜恶,只能皱眉冷声道:“出了人命的案子?你再从头给我仔细说一遍……”

“没问题,美女警官,这不我们兄弟几个今天闲着没事儿做,就想来这里找个乐子么?就让这里的老板,就是那个女的兰姐,让她给我们介绍几个小姐……”

苏雪听完了黄三儿的话,马上转向兰姐,就要开口。

可就在此刻,她却瞥到了一旁的姜文阳,发现这小子正蹲在受害者身前,还在对方胸口摸来摸去?

苏雪彻底就怒了。

好个黑旅社,老板娘是个暗中组织卖淫的老鸨也就罢了,连服务生都如此无法无天,居然在自己的眼皮下猥亵受害者的尸体?

一怒之下,她也顾不上兰姐,径直来到姜文阳身前,咬牙道:“混账,你在干什么?”

被打扰到的姜文阳眉头一蹙,却来不及理会这个美女警察,继续在小美女的胸口上不停地按着。

“这个混账王八蛋,当着警察的面,还敢如此嚣张,简直是不知死活!”

苏雪既是警察,又是女人,对于姜文阳这种“色胆包天,丧心病狂”的“罪犯”,最是痛恨不过,当即也懒得再废话,直接哗啦一声掏出了手铐,就要朝姜文阳的手腕上砸去:“你涉嫌恶意伤人,猥亵受害者尸体,现在跟我走一趟!”

“等等!”这一下,姜文阳也没办法继续无视女警察了,他老脸一红,长这么大了都没有遇到这么丢人的事儿。

要救人,非得这么做不可。

瞥向苏雪:“警官,我这里就不投诉你滥用职权、乱扣罪名的问题了,但你起码也别妨碍我救人好不好?这儿真的不能再耽搁了,否则就真的回天无力了。”

救人?

苏雪被噎得一滞冷笑了起来,有这么救人的么?猥亵尸体还振振有词?简直无耻无谓,找死。

正要怒骂姜文阳无耻,却发现他却拉起了“死去”小姐的一只手,自顾自开始按摩起来。

见此情景,苏雪被气得怒极反笑,道:“以为这样就能拖延时间了不成?当我们警察是傻子吗?”

躲开苏雪砸过来的手铐,姜文阳眉头一皱,淡淡道:“三分钟,到时候这小丫头还不醒,你再抓人也不迟。”

“三分钟是吧,行,我就让你死的心服口服!”苏雪一咬牙,和姜文阳杠上了。

“阳子这是怎么了?不会得了失心疯了吧?咱们要不要把阳子脑袋被砸的事情告诉警察?”石头满脸的不可置信。

他认识的姜文阳是个老实本分的人,平日里别说猥亵尸体了,就连牵女孩子手都会脸红心跳,呼吸急促的,怎么现在做出这么出格的事情来?

冬瓜揉了揉眼睛,确定自己没有看错,顿时有些犯晕,这下好了,这局子是进定了,你说你没事找事也就罢了,顶多因为打架被拘留两天。

说不定还能落个见义勇为的好名声。

你非得逞强救人命,等等,阳子这混蛋该不会真的是被打傻了,色心大发,色胆包天了吧?

两人眉来眼去的合计,最终决定先看看再说。

旁边兰姐忧心地看了姜文阳一眼,上前劝道:“算了,这位先生,你的好意我心领了,这件事和你没关系,你就别再来掺合了。我就不信,黄三儿他们还真能把白的给说成黑的,这世上就没有讲理的地方了。”

“那几个垃圾怎么说,我又没放在心上,我就是想救人而已。”姜文阳很认真地说道。

“可是……”

兰姐一滞,被姜文阳认真的样子,给弄得半句话都说不出来。红唇张了张再没说什么,她心里也还有一丝的希望,要是真能救人的话就皆大欢喜了。

这人都死透了,还怎么救啊?

“什么?他不是你们店里的服务生?”苏雪眉毛一挑问道。

她明明记得刚才黄三儿说打人的是他们店里的服务生,这是要做什么?要为这个猥亵尸体的混蛋开脱么?

休想。

兰姐歉意一笑,解释道:“是的,他们是过路的路人,是见义勇为的好人。所有的责任我一人承担,希望警察同志不要牵扯他们。”

石头和冬瓜一听,连忙上来作证,证明姜文阳是跟他们一伙的,还说了姜文阳家是世代的郎中的事情,给姜文阳开脱。

苏雪警官的脸色正了正,不过依旧警惕的看着姜文阳。

姜文阳没有时间去去理会他们,如果他脑海里那份记忆是真的话,他就能救回眼前这个小美女的命。

给对方把脉之后,姜文阳就更加确定了这一点,嘴角也绽出一丝智珠在握的微笑。

可石头冬瓜却对他没什么信心,见状,反而更是凄色惨然:“都什么时候了,你还笑得出来。”

“为什么笑不出来?”姜文阳哈哈一笑,起身道:“你们放心吧,这几个瘪三做贼心虚,还以为这小美女是吃多了药,就想把罪名栽赃给店主,真是傻到了极点。”

一旁的黄三立马就跳脚起来,破口大骂道:“吗的,什么叫栽赃,本来就是兰姐这个鸡头给这小婊子喂的药!”

姜文阳冷笑一声,慢条斯理地转过身去:“这丫头华盖壅塞,水道不畅,算个毛的药物过敏?”

“华盖什么塞?还他吗水道不畅,我看这小婊子是尿道不畅,给憋死的吧?哈哈哈,老子都不知道你在胡说八道些什么玩意儿!”黄三儿闻言一愣,随即就大笑着嘲讽起来。

唉,不学无术啊。

姜文阳一脸无语地摇摇头,“好心”解释道:“所谓华盖,是中医术语,指人的肺部。在中医里面,肺朝百脉,主通调水道。我说这丫头华盖壅塞,水道不畅,就是说她是因为窒息,才活活被憋晕过去的……”

这话一出口,黄三儿顿时就慌了。

眼中闪过一丝惊恐后,他强自镇定地大声叫骂:“放你娘的屁,你说窒息就窒息,憋晕就憋晕?他吗的一个乡巴佬,懂个鸡吧的中医?”

姜文阳耸耸肩膀,一脸遗憾之色:“不见棺材不掉泪,那就让这小丫头自己来说吧。”

“让这小婊子说?她他吗都是个死人了,怎么说?”黄三儿又把吊着的心放了回去,大声狂笑起来。

第六章 起死回生


此刻,不但黄三儿和他手下的混混,就连那些警察,甚至是兰姐,都觉得姜文阳这是糊涂了。

也有人觉得他是装疯卖傻,故意拖延时间,好把水给搅浑。

石头和冬瓜一个劲儿的给姜文阳使眼色,这还没睡觉呢,怎么就开始说梦话了呢?

“阳子,你到底有没有把握。没有的话不要逞能啊,这不是有警察同志在么?”石头把“警察”两个字咬的很重,使眼色使的眼睛都酸了。

姜文阳不慌不忙地摇摇头,给两人一个放心的眼神。

然后他自信满满的对兰姐道:“这旅社看起来有些年头了,你们后院里应该有水井和水缸吧?帮我取进水一碗,水缸里的雨水取一碗,快去吧,记住一定得这两样水,自来水不行。”

虽然不明白姜文阳的意思,可看到他笃定无比的目光后,兰姐还是一咬牙,飞快地照做起来。

而姜文阳则把昏迷不醒的小美女抱到旅店门口,最为通风之处。

很快,兰姐便取来了两碗水,茫然狐疑地递给了姜文阳,心里忐忑的紧。

接过两碗水,姜文阳点点头,按照记忆中的法门调息运气,果真有一股热气自丹田而生,运通百脉,然后汇聚指尖。

他一阵欣喜,感到全身暖洋洋的,三万六千个毛孔都在呼吸十分的舒畅。那些记忆里的东西看起来是真的。

来不及感受这感觉,他咬破指尖,将一点本源精气和血滴入水中。

苏雪见此脸色饭冷,这哪里是救人,明显就是封建迷信,亏这混蛋之前还扯了一大堆听不懂的人话。亏我还半信半疑呢。

她刚要阻止,但转念一想,既然已经答应了给他三分钟,等一会儿也不碍事。

姜文阳让兰姐准备的两碗水中,一碗雨水乃是天上无根之水,一碗井水则是地肺极阴之水,正好以阴阳真水来反哺肺气,滋润肺脉。

中医治病望闻问切四诊,根据四诊辨阴阳判虚实,辨证施治,对症下药。

现在眼前这个牛仔短裤小美女假死,治疗起来并不能,当然要不是他记忆里的法门可渡自身元气于病人,也就没那么简单了。

这股元气是用来通脉活血,调理阴阳的。

“这小子,怎么感觉像是忽然变了个人一样?”冬瓜瞪大了一双眼睛,忍不住喃喃自语道:“不过这样子,倒是挺好。治好了这个小丫头,今天晚上就有地儿住了。”

两人眼珠子一转多了几分期待,治好了人,老板娘还不得感恩戴德,好吃好喝的供着?

这样的话,阳子被打傻了,也算是因祸得福了。

两个无良的损友此刻反而希望被砸脑袋的那个人是自己起来。

“扶稳了!”姜文阳吩咐一声,撬开小美女的紧抿的唇齿,将井水给喂了下去。

接着姜文阳又撕开她的衣服,把雨水全都泼在了她的胸口。

只见雨水刚淋到小美女的白嫩玉兔上,一群小混混,石头、冬瓜,还有警察眼睛都亮了。那薄薄的蕾丝胸衣被水浸透,一副隐隐约约的风景惹人瞩目,心跳急速。

“你们看什么呢?都给我转过身去。还有,注意别让这群混蛋跑了。”

苏雪娇叱一声,同行的男警察们连忙轻咳掩饰尴尬,同时呵斥黄三一群小混混,将怒意转嫁到了他们身上。

姜文阳行功,掌心微热,小美女胸口一道清气便氤氲而起,又垂落而下钻进了胸口里面。

见状,姜文阳犹豫了一下,尴尬的手都在颤抖,他大手小美女右胸的小小玉兔上,轻轻揉了起来。

这一下,偷看的黄三儿的眼睛都瞪直了,下面的丑陋之物更是高高挺起,恨不得自己去代替姜文阳来给小美女揉胸。

艹,就算是死人,多揉两把老子也不吃亏啊!刚才就想玩儿这小妞来着,没想到她这么不经药昏死了过去。

这下坏了,偷鸡不成蚀把米,说不定还可能把自己给搭进去。

嫉恨之下,黄三儿眼看事情发展对自己不利,又破口大骂道:“警官,这小崽子居然当着你的面猥亵尸体,特么的这都是第二次了,你还不赶紧把他给铐起来?”

“我用得着你教我怎么做么?给我老实一点儿。”苏雪冷斥一声,黄三挨了身边警察一巴掌。

然而他的话音未落,只听一声娇糯的咳嗽后,那个明明断了气的小美女,居然缓缓睁开了眼睛。

见这小美女真的苏醒过来,兰姐和两个前台服务员妹子,只觉得自己像是做梦一样,重重的松了一口气。

这人命官司,可算是落不到自己头上了。

就连跟着苏雪过来的几个警察,也倒抽冷气,窃窃私语起来。刚才他们查过了,明明没有呼吸了,却硬生生的给救了回来,这事儿真是挺稀奇的。

当警察一辈子都不一定能碰到呢。

“真的假的?死人都能救活?”

“不……不知道啊,这特么电影都没这么演的吧?”

苏雪也呆在了原地,半天说不出一句话——感情这小子还真不是耍流氓,而是确确实实在救人?但这也太夸张了啊!

兰姐呆了好一会儿后,忽然喜极而泣,眼中也满是感激甚至是崇拜的目光。

见义勇为的好心人,居然是个神医?真是老天开眼啊。

至于几个混混,却是彻底的傻眼了。完了,这下子可真是要玩完了。

黄三儿不可置信地揉了下三角眼,嗓子都发飘了:“这这这,这尼玛是诈尸吧!”

“啊,不要杀我,放开我,放开我!我不要陪你睡觉!”

小美女刚刚醒来后,起初还有些茫然,可当她看到了一旁的黄三儿后,却一下子惊叫起来,哆嗦着身子躲到姜文阳身后。

姜文阳拍了拍她的背心,安抚了两句后,对苏雪撇撇嘴:“人我已经救活了,前面发生了什么事情我也不知道。还有什么问题,你自己来问吧。”

看到姜文阳撇嘴,一副臭屁得意模样,苏雪一下就怒了,这小子在跟我示威?

可她又拿姜文阳没什么办法,羞恼之下,干脆转向小美女道:“小妹妹,你还好吗?是不是这个坏蛋给你吃了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才把你弄晕过去的?”

她一边说,一边毫不客气地指向了姜文阳。

在苏雪看来,兰姐是个鸡头,姜文阳也是她手下的帮凶和打手的概率也是有的,那两个人的证词也不一定是真的。

当警察,就得心细如发,不能放过任何可疑之人。

还有,谁让这小子这么招人恨呢,会医术了不起啊?

可出乎她的意料,小美女却瞪着明媚的大眼睛连连摇头,嫩白的手指一指黄三一伙人:“不是,是那几个王八蛋下的药!我记得清清楚楚!”

误会被澄清,兰姐的眼眶一下就红了,捂着嘴说不出话来。

激动之下,她忍不住死死抱住了姜文阳的胳膊,感恩的话都说不出来了,她完全没注意自己胸前两团都快被挤得变型了。

而醒过来的小美女,也自然是下意识的人物救了她的姜文阳有安全感,于是心有余悸地抱着姜文阳的腰,咬牙切齿地死死瞪向黄三儿等人。

胳膊上两团大的,背后两团小的,温弹绵软的感觉,让姜文阳心中一颤,面红耳涨的成了关公,愣愣的不知道做什么好。

他想挣扎,微微一动手臂,那美妙的触感越发的放大,让他都快流鼻血了。

姜文阳发誓,这是他这辈子以来最幸福的时刻。

特么的,阳子这个混蛋大小两个美女在怀,纵享齐人之福,重色轻友的混蛋也不知道给哥们匀一个的。特么的,为什么被砸脑袋的不是我?

石头、冬瓜相视一眼,连连苦笑。

不过两人的很快的笑了起来,眼底满是喜色。他们庆幸姜文阳没事儿,而且还真的因祸得福,被砸开窍了,有了本事。

今晚的住的地方算是没跑了,咱兄弟两个也跟着沾光就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