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美妇厨房欢爱/给静静破花苞 - 信宜金融网 和美妇厨房欢爱/给静静破花苞 - 信宜金融网

和美妇厨房欢爱/给静静破花苞

【摘要】真菌感染 文学李月十分紧张,老刘何尝不是?但紧张之余更多是兴奋:“姑娘,我把门关上,防止等会儿有人,你来这里坐着。”李月娇羞的点了点头,缓缓的挪到凳子前面。有点局...

真菌感染


 文学

李月十分紧张,老刘何尝不是?但紧张之余更多是兴奋:“姑娘,我把门关上,防止等会儿有人,你来这里坐着。”

李月娇羞的点了点头,缓缓的挪到凳子前面。有点局促不安。

老刘将暖光灯拎了过来:“姑娘没事儿的,快坐吧。”

李月慢慢坐了下来,老刘将暖灯打开,照着她的膝盖,然后带上一次性手套:“姑娘,慢慢把裤子褪到膝盖下面,然后把腿分开就好了。”

说这话的时候,老刘整个身子都在发飘,梦寐以求的景象就快出现在自己眼前,哪儿能不激动?

挪了挪翘臀,李月慢慢将热裤放下,露出了一件卡通的白色三角。

暖灯的照耀下,其中的风光隐约可见,老刘感觉感觉血液都快从到了头顶,呼吸都变得困难了。

“姑娘,把另外一件也褪下来吧。”

老刘督促了一声,李月干脆闭上了眼睛,把白色卡通的也放了来了,但膝盖始终不愿意为老刘敞开。

此时的老刘跟一条饿狗没什么区别,心急的将两只手放在李月的膝盖上,轻轻的向两旁发力:“姑娘,别太紧张,一会儿就好了!”

在老刘的驱使下,李月的膝盖终于敞开了。

当看到全部景象的时候,老刘只感觉自己身下发出一声怒吼,恨不得此时此刻用李月的温暖,来包裹着自己的全部,可老刘不敢。

他冤屈刚被洗涮不久,好不容易又树立起来人品,如果自己冲动了,以后可就真没脸见人了。

况且,李月这么纯洁,老刘于心不忍。

感觉到老刘在看自己,李月心脏剧烈的颤动着,有种说不出来的尴尬,但暖灯暖洋洋又挺舒服。

“姑娘,大爷我要轻轻检查一下,待会可能会有点不舒服。”

事已至此,李月也不再坚持什么,便点了点头

老刘紧了紧手套,便开始动作。

刚刚碰到时,老刘明显感觉李月的身子微微颤了颤,但老刘没停下来,更近了一步。

这时李月一把握住老刘的手腕发出一声嘤咛。

“怎么了姑娘?”老刘问道。

“疼……”

老刘忍着快要走火的心情,同时也暗怪自己。这李月可还是黄花大姑娘,跟别的妇女可是两回事。

“对不起姑娘,大爷我轻点。”连声道歉,接下来老刘的动作就温柔了许多。

李月的疼痛也渐渐转化成一股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黄花闺女就是不一样,身子如此敏感,老刘只是轻轻观察了一下,李月整个身子的毛孔都在时刻回应着老刘的动作。

“刘大爷……快停下……”

老刘的手像是有魔力一样,李月感觉自己快要疯了,整个人突然感觉空荡荡的,恨不得有什么能填补自己一下。

不管李月说什么,老刘继续忙乎着,半分钟过后,李月身子突然一僵,老刘知道李月到了关键时刻,顷刻之间就把手缩了回去。

由于老刘的收手,李月感觉自己整个人卡在了半山腰,上不去也下不来,这种感觉令她快要疯掉。

可老刘心中自有打算,把她弄成这样,也是自己计划的一部分。

如果强行占有是犯罪,那被动可就不一样。

第六章 再检查一下


老刘手拿开之后,李月就感觉一阵阵热气打在了自己身上,强忍着心中的难受,她睁开看了眼睛。

此时老刘在不停的闻着,而且鼻子都快碰到了,呼吸都打在了上面。

“大爷你……在做什么!?”

李月有些害怕。

老刘知道没戏了,就伸出舌头......李月又瞬间感觉自己整个人又往山顶上升了一段。她羞的不行,老刘怎么可以用舌头?

“没事儿了丫头,我只是检查一下,你身体里分泌的东西有没有异常。

结果很乐观,你现在不用过于担心。”说着,老刘用医用棉给李月擦拭了一下,又涂抹了一些外用药:“差不多了。”

抹了药之后,李月顿时觉得不痒了,但随即却感觉一股热流窜入自己的身体中去。

这药膏,可是老刘的独门秘方,确实能治病,但也能勾起女人的想法,李月这种黄花姑娘根本不能把持住。

“我没真菌感染?没事了吗?”见老刘说完了,李月整个人都有种说不出的感觉。那种感觉就像是毒隐犯了,得不到满足一样。

如果刘大爷的手,再多碰自己一分钟,恐怕自己就能缓解目前这种情况。一想到这里,李月就吓了一跳,自己怎么会有如此羞耻的想法?真是太丢人了。

老刘心中冷笑,这姑娘真是太单纯了,自己说什么,居然她都全信了。

点了点头:“是的没有感染,我给你的药有内服,有外用。你吃完药,记得每天涂抹一次。”

说完,老刘也准备收拾了,可李月却有点出神,不过无论如何,老刘说自己没问题了,那也是一件值得高兴的事情。

李月强忍着难受,正打算起身把衣物穿好离开,可老刘这会儿突然又走了回来:“丫头别急。”

此时的李月看着老刘更害羞了,根本不敢跟他对视,但却有点莫名的期待:“怎么了?”

老刘笑了笑:“你刚才说胸口胀痛,我还得看看你的胸口,按理说你的炎症并不严重,不会影响到胸口。”

刚看完自己那里,现在又要看胸口,如果连上面都给老刘看了,自己自己岂不是整个都被看光了?

“真的有必要看吗?只是有点轻微的胀痛,不算厉害。”李月还是有点排斥了。

让老刘看那里,还是治病的情况下都已经是极限,更何况现在要继续看上面。

老刘一本正经:“许家坝的许大娘你知道吧,当时她也是胸口有点胀痛,后来得了汝腺癌,最后把一半都切了去,才保住了性命。”

李月实在太单纯了,老刘这么一说,一下子又紧张了,许大娘他可认识,半边胸都没了,留了个碗口大小的疤痕,她可不希望自己成为第二个许大娘。

转念一想,老刘连那里都看了,在看看胸口,也没关系了。

“好吧,那您帮我仔细看看。”说着,李月就将手伸到了后背,轻轻扣了一下,老刘能看他她衣服里面轻轻一松,就知道里面的物件被李月给解了开。

此时李月身下都还没穿好,上面也即将被老刘给攻破。到时候就地正法,也是顺水推舟的事情。

扣子开了,李月娇羞着,耸了耸肩膀,将带子往下放,然后从肚子下面把米白色的束缚给拿了出来。

束缚彻底没有之后,老刘甚至能看到李月依旧挺拔。

狠狠的咽了口唾沫,老刘继续道:“丫头,把衣服也脱下来吧。”
版权保护: 本文由 信宜金融网 原创,转载请保留链接: http://www.xinyichashan.com/chaogupeizi/760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