绑住喂春药求饶,撞击深处噗呲噗呲 - 信宜金融网 绑住喂春药求饶,撞击深处噗呲噗呲 - 信宜金融网

绑住喂春药求饶,撞击深处噗呲噗呲

【摘要】5 文学  “滚开!我自己来!”苏柔感觉到我不怀好意,一把把我推开了。然后,她就自己拿着纸擦拭。这个时候,门突然被推开了,柳曼直接走了...

5


 文学

  “滚开!我自己来!”苏柔感觉到我不怀好意,一把把我推开了。

然后,她就自己拿着纸擦拭。

这个时候,门突然被推开了,柳曼直接走了进来,这让气氛变的尴尬了,因为此时我正在被子外面,全身一丝不挂。

我光溜溜的样子被丈母娘看到,这有些不太好吧。

不过,柳曼似乎没有意识到尴尬,反而是一脸着急的说道:“哎呀!你们两个年轻人真是不懂事啊!这东西不能用纸擦掉啊,擦掉了还怎么怀孕啊!”

原来,她是听到了苏柔说用纸擦掉,觉得我俩没有经验,一时着急所以才冲进来的。

苏柔却是一脸羞涩,不满的嘟着嘴说道:“妈,我们夫妻之间的事,你进来干什么?”

柳曼却没有意识到不妥,说道:“我要是不进来,怎么能发现你们根本不懂啊,每次都用纸擦掉,怎么会怀孕呢?”

然后,柳曼又把脸转向我,以家长的姿态教育道:“李超,这件事你有很大责任啊,你是男人,居然连这个都不懂!”

“妈,我以后会注意的。”我无奈的说道。

这个时候柳曼才意识到,现在我正光着身子呢,她的表情顿时就变的有些羞涩,目光似乎也是不自觉的就看向了我的下面。

虽然我极力掩饰,但天生就比较大,还是没法全部遮挡住,柳曼看到以后,就像是发现了新大陆一般,脸上露出了惊喜之色,还若有似无的咽了口口水。

然后,柳曼就咳嗽了两声,说道:“李超,你身为一个男人连这种事都做不好,你跟我来我屋里,今天我得教教你怎么做,要不然我还怎么抱外孙?”

什么?

我顿时如遭雷劈,柳曼的意思是,让我跟她回房间,她要教我做那种事?

是她真的想要教我?还是她饥渴难耐,想要让我给她解决需求?

这让我瞬间就激动起来,虽然刚刚巅峰了一次,但一听到柳曼这话,我顿时又傲然挺立了,看到我再展雄风,柳曼的眼神中更是流露出欢喜之色。

我鬼使神差的就准备下床跟柳曼走。

“站住!”苏柔忽然把我喊住:“哪有丈母娘教女婿那种事的?说出去让人笑话,妈你就快回去睡觉吧。”

“这个……好吧。”柳曼也意识到不妥,只好自己出去了。

不过我看到柳曼恋恋不舍的目光,还有那种渴望的眼神,我知道她的心里还是很失落的,说不定以后她还会找机会要教我。

半夜,我出去上厕所的时候,听到柳曼屋里传出来“嗯嗯啊啊”的声音,我有些惊讶,柳曼是自己在房间里,难道她自己在玩?

不过,柳曼的房门紧闭,连个门缝都没有,我也没法偷看。

第二天,柳曼就回去了,临走的时候她们母女都没有道别,似乎是两个人在生气,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难道她们两个人因为昨天晚上的事吵架了?

苏柔没有去送柳曼,只有我自己出去把柳曼送到公交车站,见苏柔没有跟出来,柳曼的脸上忽然就露出了羞涩的表情,说道:“李超,本来昨天晚上是想教教你的,可是苏柔似乎不太高兴,要不然现在咱俩去宾馆开个房间,我教教你。”

听到柳曼这话,我忽然就激动了,然后我的目光就扫过柳曼的胸脯,只见外形和尺寸都非常诱人,看到我在观察她,柳曼有些羞涩的侧了侧身子,我正好可以从侧面看到她的臀部。

她的臀部非常丰满,又圆又有弹性,还有一双美腿,非常的好看。

苏柔是倾国倾城,柳曼是风韵犹存,不愧是母女,基因好,两个都非常吸引人。

“怎么样?李超,我知道这附近就有一家宾馆,我们现在就过去吧。”见我没说话,柳曼又提醒道。

看着柳曼的身体,我鬼使神差的点了点头……

6


  我正要和柳曼去宾馆的时候,背后忽然传来了苏柔的声音。

“李超!这么半天怎么还没有回家!”苏柔冷着脸走了过来。

这下,我似乎有一种被媳妇捉奸在床的尴尬,明明强迫自己要装出镇定的样子,可还是控制不住的红了脸

柳曼的脸色也不太好看,正好公交车来了,柳曼赶紧就上了公交车,动作快的就像是落荒而逃似的。

苏柔来到我面前,警觉的观察了下,厉声说道:“我妈不会是又要教你那种事吧?”

“没有啊!”我赶紧否定,脸上是无辜的表情说道:“苏柔,她可是你妈啊!你能不能不要把她想的那么龌龊?”

说完这话,我赶紧就跑了,因为我知道,我从来都不敢这么硬气的跟苏柔说话,今天我说出这样的话,那就是捅了马蜂窝了,苏柔会撕了我的。

果然,苏柔在背后大喊道:“李超,你给我站住!看我不打断你的腿!”

不过,逃得过初一,逃不过十五,每天跟苏柔生活在一起,她总有办法治我,之后的几天,每天苏柔都折磨我,罚我做饭做家务,还要跪搓衣板。

又过了三天,这天苏柔回来的很晚。

已经是晚上十一点多了,苏柔回来的时候,身上酒气很重,脸颊上透着红晕。

令我感到意外的是,她不是自己回来的,是跟一个四十多岁的秃顶男人一起回来的,而且两个人还很亲密的互相搀扶着。

说是互相搀扶,在我看来就是这个秃顶在站苏柔的便宜,他的一只手托在苏柔的胸前,若有似无的捏着苏柔的胸,另一只手放在苏柔的身后,时不时的在苏柔的屁股上滑动。

看到这一幕,我内心憋着一股火气,但也不敢发作。

苏柔赶紧笑着对秃顶男人解释道:“张哥,他是我家雇来的男保姆,专门干些又脏又累的体力活,你就当他不存在就好了。”

听到苏柔这话,我只感觉心中堵的厉害,我明明是她的老公,她却对别人说我是她家的男保姆,还让别的男人当我不存在?这特么的太欺负人了!

一时火气上头,我就想把事情说清楚,可是却看到苏柔一个劲的对我挤眉弄眼,似乎在用眼神示意我,这个张哥的身份很重要,让我不要坏她的好事。

我顿时就不敢多说什么了,我也理解苏柔的处境,一个女人经营着一个大公司,各方人脉都要维护好。

然后苏柔便是风情万种的对着张哥一笑,牵着张哥的手说道:“张哥,这个保姆在这里碍眼,咱们去我房间里谈。”

“好,小妖精,一去了房间里,你可就下不了床了,哈哈。”

张哥笑的都眯起了眼睛,用手搂住了苏柔的蛮腰,一只粗糙的大手在苏柔的翘臀上来回揉动,还时不时的捏一把。

张哥猥琐的动作,我从背后看的一清二楚,内心也是耻辱感爆棚,火气在胸口憋的难受。

苏柔忽然回头瞪了我一眼,用眼神警告我不要多管闲事。

只是一个眼神,我忽然就顿住了,脚步越发沉重,也不敢再往前一步了,握着的拳头也慢慢的松开了。

然后,苏柔便和张哥一起进了她的房间,接着便传出来他们的欢声笑语,苏柔在我面前一向都是高冷的,甚至连她的笑容都没有看到过,此刻却笑得非常放纵,野性十足。

她的笑声越是放纵,我越是感到耻辱,即便是她警告了我不要多管闲事,但我还是抑制不住心中的愤怒。

过了几分钟,房间里传出来苏柔“嗯嗯啊啊”的浪叫声,声音十分放荡,就跟日本电影里的女优,故意大声浪叫似的。

我听着心烦意乱,没忍住就朝她的房间门口走去。

轻轻的推开一个门缝,我看到了她房间里的情景。

只见房间的地板上是两个人的衣服,横七竖八的丢了一地,可见刚才两个人脱衣服的时候有多么激烈。

苏柔全身一丝不挂,贴身衣物都丢在地板上,此时张哥正平躺在床上,苏柔正坐在张哥的身上,两瓣丰满的屁股顶在张哥的大腿上,身体就像是水蛇一般蠕动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