碾捣弄宫口,噗呲噗呲真爽再深一点 - 信宜金融网 碾捣弄宫口,噗呲噗呲真爽再深一点 - 信宜金融网

碾捣弄宫口,噗呲噗呲真爽再深一点

【摘要】当时的情形,我心都提到了嗓子眼儿;什么害怕、懦弱、胆怯都不在了,我只知道不能让眼前这个,给我借钱、供我吃穿的女人,受哪怕一丝一毫的伤害! 文学我疯了一般冲过去,猛地用...

当时的情形,我心都提到了嗓子眼儿;什么害怕、懦弱、胆怯都不在了,我只知道不能让眼前这个,给我借钱、供我吃穿的女人,受哪怕一丝一毫的伤害!



 文学

我疯了一般冲过去,猛地用后背挡住了她;下一刻,那只大狼狗一下子把我们俩,全都扑在了地上!



我压在她身上,手忙脚乱地护着她;那只狼狗,先是咬了一口我后背,没咬住,接着又咬着我小腿,用力往后拉。



那只狗是真肥啊?!而且力气出奇地大,我趴在地上,硬是被它拖着走,感觉腿上的肉都快被撕下来了。



不知道是疼得还是吓得,我浑身打着哆嗦,手不停地在地上又扒又摸;后来我抓到了半截砖头,反着胳膊就朝后面抡。



那狗松嘴躲了一下,接着又朝我屁股咬;我吓得赶紧爬起来,屁股没被咬到,但裤子“嘶啦”一下,直接被它给扯碎了。



转过身,我牙齿打着颤,浑身都哆嗦着;还没来得及喘口气,大狼狗再次朝我扑过来,直接朝我脖子上咬。



那一刻,我几乎用尽全身的力气,将手里的半截砖,狠狠砸在了,朝我扑来的狗头上!



“砰!”手里的砖头被弹飞了,我溅的浑身都是血;它还是把我扑倒了,只是趴在我身上的时候,它已经浑身抽搐,脑袋里的血,哗哗往我胸口里流。



那是我这辈子,见过的最多的血,已经分不清是狗的,还是我的了。



当时我真的被咬急了,整个人都处在极度的恐惧和亢奋当中;从地上爬起来,我“啊啊”叫着,在院子里又蹿又跳!



蒋姐哭着跑过来,想伸手拉我,我猛地推了她一把,仍旧“啊啊”叫着,摸起地上的砖头,穿着露腚的裤子,疯了一般踹开了屋子门。



当我冲进客厅的时候,一男一女正坐在沙发上啃西瓜;他们真是逍遥啊,我艹他姥姥的,外面放狗咬我们,他们倒是在屋里吹着风扇,吃西瓜!



我捏着手里的砖头,直接跳到沙发上,一把掐住那男人的脖子,狠狠往地上一拉,骑在他身上举着砖说:“艹你妈的,还钱!”



他看着血淋淋的我,吓得直哆嗦;但仍旧嘴硬地说:“你干什么?给我放手!不然我让你出不了这个村儿!”



我恨的牙都要咬碎了,龇牙咧嘴地流着眼泪说:“我数到三,再不还钱,我砸烂你个杂碎的脑门子!”



“一!”



“老婆,赶紧把老二叫过来!”他扯着嗓子吼。



“二!!”



“你再不松开,我找人弄死你!”他反手揪住我的领子。



“三!!!”



我用尽浑身的力气吼出来,接着把手里的砖,狠狠往地上一拍!



“砰!”



“我还!!!老婆,让老二还钱,马上还!!!”他声音尖锐地吼着,吓得眼珠子都要瞪出来了。



我捏着还滴血的砖头,死死掐着他脖子,转头看了眼,傻在门口的蒋姐说:“还愣着干什么?算账!”



她吓得一激灵,赶忙掏出账本说:“本金加利息,一共38万5;这个是公司账户!”



她把账本递过去,他老婆一边擦眼泪一边打电话:“二啊,赶紧给你哥打钱,38万5,打这个账户里!你公司能转账是吧,现在就打!”



两分钟后,当蒋姐打电话给公司,确认钱已经到账后,我浑身一软,直接瘫在了地上。



那时我脑子里一片空白,感觉不到浑身的疼痛,也感觉不到眼角的泪,在滴滴下落。



那是种悲哀的感觉,我王俊吃苦受罪,凭着家里并不宽裕的条件,刻苦努力上了大学;我以为将来的生活会改变、会美好,会有一个体面的工作,和周围的人和谐相处;会认识一个长相普通的女孩,谈一场平平凡凡的恋爱。



可现在,我这是在干什么啊?这辈子第一次打了架、骂了人,第一次面目狰狞,威胁别人还钱;而一想到这就是我的工作,而且还要工作很久很久,我的心就止不住地抽搐。



我不知道自己,将来会变成什么模样,不敢想!害怕自己将来,成了连自己都讨厌的人。



后来我被扶上车,她手忙脚乱地把车开得飞快,“你忍着点儿,马上就到医院了!”说完,她哇哇哭了起来。



我坐在后座上,呆呆地看着她的背影,那个时候,我多少是怨恨这个女人的,是她把我带上了这条道,一条看不见光明的职业。



可我又怎能怨恨?她可是我恩人啊!如果不是她,我父亲早已经进监狱了。



抹掉脸上的泪,我用力挤出一丝微笑说:“姐,你没受伤吧?”



“你还有心思管我?!”她猛地回头,泪眼婆娑地看着我,顿时咧嘴哭着说,“我没事,一点事都没有。”



“那就好!”我微微松了口气,半开玩笑说,“姐,我这根瘦竹竿子,关键时刻还顶事儿吧?!”



“你能不说话吗!你知道我有多难过吗?你不许说话,不许往我心里扎刀子!”她哭着,手砸着方向盘,整个人都要崩溃了。



后来我们去了市医院,先打了狂犬疫苗,接着又消毒缝针;当她看到我小腿的肉,都露骨头的时候,她竟然捏着拳头往自己脑袋上砸,特别用力地砸着说:“我没用,对不起,真的很对不起……”



“姐,你别这样,永远,我永远都不要让你难过!”



说完我也哭了,可能就是在那时吧,我爱上了她;这种爱,不是因为她的美貌,也不是她大方的性格;只是在患难的时候,有个女人,能那样痛彻心扉地为我哭、为我担心。



后来我在医院躺了一周,她一直都无微不至地照顾我,公司好多同事也来看我,尽管很多人,我都不认识。



出院当天,她还给我安排了体检,说被狗咬不是小事,必须得全面检查一下,免得有后遗症。



我听了她的话,穿梭在各个科室里做检查;只是当我到了泌尿外科,医生给我递来塑料盒的时候,我整个人都懵了!



“大夫,这个是干嘛用的?”



“单子上不是有吗?精·子检查!”



“不是,我被狗咬了,用不着检查这个吧?”



“我怎么知道?你钱都交了,赶紧到厕所去排精;来,下一个!”



我一脸发懵地拿着小盒,出了科室后,我走到蒋姐面前,红着脸说:“姐,你…你怎么给我弄这个啊?!”



看着我手里的小盒,她的脸也顿时一红,眼神闪烁地说:“我哪儿知道?人家医生说了,这个也要检查一下的。”



“可是……”我犹犹豫豫地看着她,抿着嘴说,“可是我不会排精……”

第6章 她要帮我弄?


当她听到,我连排精都不会的时候,整个人都惊呆了!

“你…你不是吧?!就是打手枪,男生不都会干这个吗?”她一边说,还用手比量了几下。

我的脸都要红出水了,她一个女人,怎么这么不害臊啊?低着头,我紧紧抿着嘴说:“姐,要不算了吧,我真不会,怪尴尬的……”

“不行!”她立刻瞪了我一眼,想了一下,又急切地说,“就是毛·片里那样的,用手鼓捣几下就出来了。”

“我没看过毛·片……”我羞涩地不敢抬头,讲真的,在学校宿舍时,我和同学看过几次毛·片,但也仅仅就几次而已;而且看过之后,我心里总有种浓浓的愧疚,想着家里父亲,拼死拼活挣钱供我上学,我却在学校里看这个,那是种犯罪的感觉!

她气得一下子站起来,猛地抓住我手腕说:“你真是21世纪的奇葩!”说完,她红唇紧咬,眼神闪烁地扭着头又说,“实在不行,我帮你弄吧?!”

我的心咯噔一下!以为自己听错了!她刚才…说要帮我弄?

“还愣着干嘛?进来啊?”她把我往女厕里拽,我吓得赶紧掰她的手。

其实我蛮想的,这么漂亮的、高雅气质的女人,能让她给我打手枪,真的死都值了!

可我胆小懦弱,有贼心没贼胆,害怕她只是跟我开玩笑,更害怕她不是开玩笑,尤其真帮我弄完后,两个人会变得尴尬,甚至连朋友都没法做。

“姐…我…我自己来吧!”用力掰开她的手,我红脸说了这话。

“你…你真的能行啊?”她憋着笑,脸颊绯红。

我没回答,转身就往男厕走,她突然在后面又说:“要弄不出来,就幻想一下你喜欢的女孩!”

听到这话,我差点一头撞到墙上!这个女人真是的,她怎么懂那么多?简直就是个老司机,真够骚…骚的!

到了厕所里,尽管有包厢挡着,可我依旧尴尬的要命!

曾经,我确实做过不少春梦,对男女之间的事,也多少知道一些;但我真的,一次手枪也没打过。

干巴巴弄了半天,又紧张又害臊,我鸡儿都撸疼了,可就是不出来!

后来我索性闭上眼,强迫自己想女人,想自己喜欢的、想发生关系的女人。

不知为何,在那一刻,我竟然满脑子都是她;想到了她硕大白皙的胸,想到了那晚,她给我铺床时,内·裤中间勒出的缝儿;想到吃冰激凌时,她粉嫩勾魂的长舌头。

前后也就想了几秒钟,我竟然浑身一哆嗦!一股无法言说的感觉,伴着身体的颤栗,“哔哔”就出来了……

我拿纸巾清理了一下卫生,端着小盒,出厕所的时候,我一直都没敢抬头。

她赶紧跑过来迎上我,从我手里拿过小盒说:“哟!怎么弄出来这么多啊?”

“你别说话行不行?!”我仰头看她的时候,眼泪都渗出来了。

“行行!姐不说了,知道你害羞!在这儿坐着,我给你送过去。”

她摸了摸我脑袋,转身进诊室的时候,我都听她笑出声了,真是个不知害臊的女人!

我坐在那里,希望她早点出来,赶紧离开这个地方;但又不希望她出来,因为我刚才幻想了她,而且还把她想得很放荡,心里发虚的我,有点不敢面对她……

不一会儿她出来了,我们一边往病房走,她就小声问我:“哎!你刚才打手枪,幻想的哪个美女啊?”

我脸一红,别过脑袋不看她说:“没幻想谁。”

“真的假的?你就那么干巴巴的撸啊?”她跑到我前面,特惊讶地说,“王俊,你还真是个能人!”

我:……

回到病房后,我一直躺在床上,蒙头不敢见人,尤其不好意思见她;可她却跟个没事儿人似的,在医院里忙前忙后,帮我弄出院手续。

后来我睡着了,不知道睡了多久;迷迷糊糊醒来的时候,正好听见她和医生,有说有笑的在病房里聊天。

“大夫,查体结果怎么样?”隔着被子,我听她说。

“你弟弟身体素质不错,没什么大碍了。”大夫中气十足地说。

“那…那方面呢?被狗咬了,不会受影响吧?”她接着又问,似乎还带着点羞涩。

“哦,不会!他精子的质量很好,成活量也很高。就是身体有点营养不良,回去多补补,合理膳食就行了。”

她赶紧说:“那行,谢谢您了大夫!”接着她把医生,送出了门外。

把被子掀开,我一头雾水地靠在床上,其实我多少懂点儿医学知识,狂犬病应该不会遗传,可她为什么非要我检查那个呢?

当时我挺疑惑的,可能她只是为我好吧?!毕竟这次受伤,全是因为她,做一次全面体检,确保我任何地方都没毛病,这个神经大条的女人,绝对能干得上来。

即便我心里,还有别的疑惑,也懒得去想了!今天发生的事,简直让我没脸见人了,我恨不得现在就忘掉,永远都不要再提。

不一会儿,病房的门开了,她站在门口,吓了一哆嗦!

“呀!你醒了啊?什…什么时候醒的?”她拍着胸脯,朝我走了过来。

“哦,刚醒!”我起身下床时,才发现自己,还穿着医院的病号服。

她赶紧拿了个袋子,掏出两件衣服说:“换这个吧,新给你买的,之前的被狗撕烂了,我给扔了。”

我点点头,把衣服接过来后,才发现那是耐克的;一件米黄的T恤和长裤,还有一双黑色的篮球鞋。

“愣着干嘛?换啊?穿上给姐姐看看。”她满脸期待地看着我。

“姐,这衣服挺贵的吧?我都没穿过这么好的……”

“什么贵不贵的,赶紧换!”

“不是,就是你这么看着我,我不好意思的。”红着脸,我都不敢看她。

她直接在我胳膊上拧了一下,气呼呼地往外走着说:“男人家家的,事儿真多!让姐看一眼你吃亏啊?又不是没见过你的大白腚!”

听着她絮絮叨叨的声音,我都石化了!这个女人,她怎么能这样?!说话没羞没臊的,难怪25了还嫁不出去!

捏着拳头,我用力望着门口,特小声地说:最好一辈子都嫁不出去!让我们永远…永远,都一起住在那个小房子里。
版权保护: 本文由 信宜金融网 原创,转载请保留链接: http://www.xinyichashan.com/chaogupeizi/759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