腿夹在腰上进进出出,啊 好大又硬又深又粗 - 信宜金融网 腿夹在腰上进进出出,啊 好大又硬又深又粗 - 信宜金融网

腿夹在腰上进进出出,啊 好大又硬又深又粗

【摘要】 意外之喜 文学刘莉黑色丝袜上传来的滑腻触感,让我呼吸变得更加急促。一直以来,除了老婆唐佳,我还从来没有跟任何一个女人有这样近距离的接触,更不要说这么亲密接触了...

 意外之喜


 文学

刘莉黑色丝袜上传来的滑腻触感,让我呼吸变得更加急促。一直以来,除了老婆唐佳,我还从来没有跟任何一个女人有这样近距离的接触,更不要说这么亲密接触了。

我的手在刘莉黑色的丝袜上游走,让她忍不住发出了叫声,脸都涨红。这让我更加兴奋,手忍不住向裙子里面探索,却被刘莉一把抓住。

她哀怨的看着我,说道:“这里是公司,在这里可不行。”

说完,她从桌子上下来,又恢复了以往女强人的表情,一双凤眸紧紧盯着我。

手中的滑腻感消失,让我很失落,不过听到刘莉的话之后,我又来了精神,急忙说道:“刘总,今晚有时间吗?我想请你吃顿饭。”

“请我吃饭?呵呵,为什么呀。”刘莉笑了笑,语气分明很欣慰。

我说:“听君一席话,胜读十年书,今天你的话对我很有启发,所以我想请你吃顿饭聊表谢意,再多深入交流交流。”

“深入交流吗?既然你这么真诚,我也不好推辞,那好吧,下班后我们一起找个地方吃点东西。”刘莉媚眼如丝,很爽快地就答应了,让我欣喜若狂。

回到自己的卡位上,我用手指用力搓了搓脸,满脑子都是刘莉的大木瓜,以及她销|魂的表情,身体十分燥热。赶紧喝了一大口水,努力让自己精神起来,从文件里调出那个正在做的PPT,一边修改一边回味着刚才和刘莉的亲密接触。

刘莉也是奔三十岁的女人了,每天劳累一天,晚上回到家里必然会感到无比的孤独寂寞冷。女人都怕寂寞,尤其是白天装得比谁都坚强的女人,到了夜晚情感更脆弱。

退一步讲,就算刘莉是老板的情妇,无非是一种身体上的交易,老板那么大年纪也满足不了她,并且这种钱色交易更让人需要情感慰藉。

在浮想联翩中,终于熬到了下班时间。我摸出手机,犹豫了一会,艰难地调整好心态,拨通了唐佳的手机。

“老婆,晚上回家吃饭吗?”我故作平静地问道。

果然,唐佳一点都没让我失望,她叹了口气,很无奈地说道:“不行呀老公,今晚又要加班。你自己先吃,我今晚争取早点忙完手头的工作回家陪你,好吗?”

“你们公司也没这样用人的吧,是当骡子使唤吗,天天加班,难道一份工作就要把所有的时间搭进去啊,你们这资本家老板也太没人性了!”我强忍着怒火阴阳怪气地说道,唐佳天天说加班,可谁知道她究竟是在公司加班,还是在别人的床上加班。一想到唐佳跟一个其貌不扬的老男人出轨了,我就鬼火乱窜

唐佳耐着性子柔声道:“老公,对不起了,这段时间公司确实比较忙,等忙过这段时间就好了,我保证以后每天一下班就陪你一起吃晚饭,吃完饭我们一起去散步好不好嘛。”

“行了,你忙吧,全世界就你忙,你比国家总理还忙。不回来吃饭拉到,我也找别的女人享用晚餐去。”我气鼓鼓地扔下一番气话,果断掐断了手机。

在工位上磨磨蹭蹭一会儿,装模作样加了会班,等到公共办公区大部分人都走了之后,我才关掉电脑收拾东西,等待着刘莉从办公室出来。

应该说,刘莉的确是整个市场部最拼的,每天上班她都是第一个来,最后一个走,经常要加班到很晚。

等了刘莉大概二十分钟,她终于从最里面的办公室出来了,换掉了工服,穿上了她个人风格十分鲜明的长裙,红色的裙子,高挑的身材,胸部坚挺饱满。一头长发盘起来,高跟鞋如同战鼓般敲击着瓷砖地面,扭动着腰肢一路款款而来。

今天我特意观察了一番刘莉,发现这个女人每次出场都自带光环和背景音乐,走路带风,给人的第一印象就是气场十分强大,而且十分强势的女人。

我迎上去,脸上挤出一丝微笑,说道:“刘总,今天你算是下班比较早了,往常都要加班到十点左右,今天能让你提前下班我感到十分荣幸。”

“你少给我灌迷魂汤,我发现你小子这张嘴还是挺甜的嘛,难怪能骗到那么漂亮又那么能干的老婆。”刘莉笑了笑说道,难得脸上有了笑容,不像平时那样一脸高冷的样子,仿佛写着生人勿进四个字。

我笑笑,不置可否。其实她不提还好,一提起来我心里就是一阵绞痛,妈的,归根结底还是得靠自己,没本事的男人就算娶个漂亮又有本事的老婆也守不住,早晚还是得跑。

从公司出来,刘莉到停车场取了车,开出来在我身边停下。

这是一辆最新款的宝马X6,是公司老板给每位总监配的,只要总监们在公司干满六年,这辆车老板就会赠送给他们,作为对他们为公司努力工作创造价值的回报,这种待遇让我们这些底层的员工各种羡慕嫉妒恨。

“上车吧,你打算请我去哪里吃饭呀。”刘莉打开车门,让我坐进去,笑嘻嘻问道。

“去北京路的绿茵阁吧,那里的牛扒不错,法国鹅肝也不错,味道很正宗。”我故作绅士说道。那个地方以前唐佳带我去吃过一次,味道确实很地道,吃过一次以后念念不忘,就是死贵死贵,吃一顿让我肉疼了好几天。

哈哈,刘莉爽朗地笑了,说道:“行啊,你还挺有品位。不过那里的东西很贵的喔,一顿饭吃掉你半个月薪水,你不心疼吗?”

“能请美女上司吃顿便饭十分荣幸,怎么会心疼呢,别说半个月薪水,就算是一个月薪水一顿饭吃掉我也舍得。”我故作大方说道。

刘莉又笑了,笑得花枝乱颤,说道:“你这家伙真是会说话,虽然明知道你是在奉承我,但是我还是喜欢听。”

发动车一路疾驰,十几分钟后我们到了北京路的绿茵阁西餐厅,外面的停车场已经停满了各种豪车,最便宜的价值也在百万左右。

两人并肩走进西餐厅,一名穿着马甲打着领结的侍者引领着我们来到一张餐桌坐下来,拿出菜单来让我们点餐。

刘莉给自己点了一个牛扒,一份法国鹅肝,以及一份罗宋汤,抬起眼皮看了我一眼,问道:“要不要请我喝一杯?”

“哦,好,你喜欢喝什么就点什么,不用这么客气。”我硬着头皮继续往下装,心开始滴血,这里最便宜的葡萄酒都要一千多,如果刘莉点一瓶三千多的,我一个月工资真的都搭进去了。

刘莉微微笑了一声,要了一瓶葡萄酒,998元一瓶,还好没过千。我也点了一份牛扒和一份法国鹅肝,罗宋汤都没舍得点。

把菜单还给侍者,一抬起眼皮,眼角的余光暼到两对男女走了进来,其中一个男的穿一身名牌服装,中等身材,昂首阔步的样子显得自信满满,看起来像是成功人士。另外一个男人气质就比较一般,身上有一种屌丝气质,应该是成功男人的下属。

而看到其中一个女人让我的瞳孔开始收缩,心脏猛烈地跳动起来,这女人不是别人,正是我老婆唐佳。

第6章 戳穿谎言


我的注意力被唐佳和跟她一起进来的两个男人吸引,眼睛一直盯着他们,直到看到四个人落座才作罢。

唐佳应该没注意到我,他们四个人走进来的时候有说有笑,谈笑风生,而她的注意力似乎一直在身边那个成功人士身上,目不斜视,根本就没有注意到坐在角落里的我和刘莉。

妈蛋,说好的加班呢?加班加到西餐厅里来了,难道唐佳每天加班到深夜都是在餐桌和酒吧的吃吃喝喝上度过的?老子叫你回家吃饭不吃,跑来跟别的男人一起享用晚餐,到底谁才是你老公?如果这就是所谓的加班,难怪唐佳那么喜欢加班,毕竟谁不喜欢玩啊。

“哎哎哎,你看什么呢,魂都丢了。面前坐着一个大美女,你眼睛往哪瞟着呢。”刘莉不满地伸手在我眼前挥了挥,感觉自己受了怠慢,十分的恼火。

我连忙回过神,看着刘莉歉意地笑了笑,说道:“不好意思,看到一个熟人,哦,是跟我认识的一个人有点像,认错人了。”

“你是看那个美女吧,呵呵,长得是不错,身材也好。哎,男人啊,都是视觉动物,吃着碗里瞧着锅里,难道就没一个专一的。”刘莉不无伤感地感叹道,端起酒杯喝了一口酒,神情有些幽怨起来。

我努力让自己不去想坐在不远处与别的男人谈笑风生的唐佳,将注意力全部集中到刘莉身上,对我而言,婚姻已经出现了巨大的裂痕,随时可能土崩瓦解,事业就更加不容有失了。

眼前这个女人是我的一根救命稻草,抓住她就等于抓住了一线希望,一次机遇,只要能竞争到这个主管的职务,我的薪水就能涨到一万左右,年中和年底还有各种奖金和分红,一年赚个十五六万不成问题。如果能成功,我在家庭里就有了一定话语权,不至于那么被动。

“刘总,有个问题我一直想问你,可问了又怕你生气。”我试探性说道。

刘莉笑笑,不以为然地说道:“有什么问题尽管问吧,今天是我们私人聚会,畅所欲言。”

“你长得这么漂亮,又这么能干,我不明白,为什么到现在你还没结婚,好像你男朋友我们也都没见过,这是什么原因?你……不会是独身主义者吧。”我半是奉承半八卦地说道,男人和女人之间拉近关系最快的话题无非还是两性关系。

刘莉果然被问到了痛楚,脸色一变,幽怨地瞪了我一眼,似乎有点不高兴,可是忍住了怒火没有发作。

“很多人问过我这个问题,没想到你也这么八卦。我整天工作这么忙,哪里有时间谈恋爱。追我的不是中年猥琐大叔,就是凤凰男,没一个真心的,我又不想委屈自己,宁缺毋滥,不成想一晃就到了这把年纪。哎,现在婚姻越来越现实功利,门槛越来越高了。就我现在的收入,在深圳也买不起一套房,没有房子就没有婚姻,我总不能在出租房里结婚吧。”刘莉伤感地说道。

没有房子就不能结婚吗?这是什么逻辑,深圳不管是打工还是创业的年轻人,绝大部分都买不起房,那是不是都不结婚了?

心里这么想,可我嘴上却不敢这么说,只能附和道:“说的也是,不过以你的条件,找一个事业有成,有房有车的成功男士也不是问题,只是你的缘分还没到罢了。话又说回来,谈恋爱和结婚是两码事,不是所有的恋爱最终都能走进婚姻殿堂,你可以稍微把标准降低一点,先恋爱,后考虑结婚嘛。”

“你说的轻巧,不结婚我谈对象干嘛,浪费时间,我哪里有那么多时间,我的时间金贵着呢,时间就是金钱。你呀,就是没这个观念,所以才抱着混日子的心态在公司里瞎混,不思进取。跟你说句实话,要不是看在咱们一批进来的情分上,我早就开掉你了。”说到这里,刘莉又恢复了她职场女强人的风貌,搞得我特别的难为情。

看我面红耳赤,刘莉有点过意不去了,觉得自己的话说得有点重,找补道:“对了,我记得你家里是有房的,这房子是你父母给你付的首付吧,可你那点工资好像也不够还房贷的呀,你是怎么做到的?”

说到这里又戳到了我的痛脚,我现在住的房子其实跟我一毛钱关系都没有,首付是唐佳父母付的,月供也是人家供的,当初装修的时候才倒是出了点钱,可那点钱杯水车薪,连买个马桶都不够,都不好意思说自己出了钱。如果我跟唐佳离婚,那马上恢复一穷二白的本来面目,成为深圳这座大都市的赤贫阶层。

“我们家的房子主要是我老婆家供的,说来惭愧,我只是象征性出了点钱,我那点工资你还不清楚嘛,勉强混个温饱。”我低着头心虚地如实回答,以前被人羡慕,现在却发现根本不是那么回事。

刘莉切下一块牛扒放进嘴巴里,咀嚼了一会,拿纸巾擦了擦嘴,说道:“那你运气不错嘛,娶了白富美,不知道羡慕死多少人。不过呢在家庭关系中,女人太强,而男人太弱关系有些失衡,蕴藏的风险也不小。她现在爱着你,你可以坐享其成,可万一哪天不爱你了呢?她让你滚蛋,你连离婚的勇气都没有。”

“所以呀,还请刘总以后多关照,有提拔的机会一定多考虑我。真要是被公司淘汰掉了,我就得打铺盖卷滚回老家了。”这女人总是能抓到我的痛脚,我面红耳赤地说道,再次强烈感觉到自己的尴尬处境,现实就是这么残酷,怂包丈夫连吃醋发飙的底气都没有。

刘莉摇晃着高脚杯里的酒水,莫测高深地说道:“是提拔重用,还是淘汰出局,主动权其实都不在我手里,而在你自己身上。你不光要努力工作,而且要见效益,并且让大家都看到你做出的成绩,这样提拔你才顺理成章。另外嘛……”

刘莉欲言又止,跟我打起了官腔。其实出来混的人都知道,前面的话只是铺垫,可以忽略不计,后面欲言又止的部分才是精华部分。

我赶紧追问道:“另外什么?还请刘总不吝赐教。你知道,我这个人比较老实,其实也就是比较笨,工作这么多年了,职场上这一套还是一知半解的。”

“早跟你说过了,功夫在诗外,这就要看你个人的悟性了。想得到,必须先付出,最怕的就是那些整天脑袋里天马行空,却什么都不付诸行动的家伙。职场的竞争是血淋淋的,你想过的比别人好,就要付出比别人更大的代价。懂吗?”刘莉目光幽幽地看着我,嘴角还露出一个顽皮的微笑,让我心中一阵惶恐。

功夫在诗外,我记住了,这里面的信息量太大,我还得好好消化消化。

忽然,我感觉到桌子底下有一只脚碰到了我的小腿。没错,我确定是一只脱了鞋的脚,触碰到我的腿,痒痒的,心里感到一阵悸动。我低头往桌子下面看去,发现刘莉不知道什么时候脱掉了高跟鞋,赤着两只玉足,脚趾甲还涂抹了黑色的指甲油。不知道她是有意还是无疑,一只脚在桌下晃来晃去,偶尔会碰到我的腿,让我忍不住浮想联翩。

这算是对我的暗示吗?看着刘莉那只千千玉足,我有一种抓住这只脚好好欣赏的冲动。可她是我的上司,职场女强人,人长得又漂亮,据风传她跟老板还有那么一腿,在公司的地位无人能敌。这样一个女人真要想找男人,只要她吆喝一嗓子,相信比我更优秀的男人会如同过江之鲫一般蜂拥而来,哪里轮得到我呢?

快要吃喝完的时候,我的手机忽然响了起来,看看来电显示是唐佳打来的,她这个时候打来电话,难道发现我和上司与她同在一家西餐厅里。我扭头往唐佳那一桌看了一眼,发现餐桌上没人,唐佳不知道去了哪里。

“喂,你回家了吗?”我接通手机,对着话筒问道。

唐佳的声音从话筒里传来,柔声说道:“老公,我还没回家呢。今天加完班陪同事一起出来吃顿饭,应酬一下,可能要晚点回家,你早点休息吧,不用等我了。”

“加班?”我冷笑了一声,反问道:“你在哪里加班?”

“当然是在公司呀,你不知道,最近公司的业务有多忙。自从当上财务经理,我才知道做管理层有多不容易,事无巨细都需要操心。我知道你不高兴,可是没办法,我们要生存要赚钱呀,只能委屈你了。”唐佳依然十分平静地说道。

我冷冷地应了一句,说道:“好吧,那你就好好加班,加班加点干,这个家全靠你,谁让我是个窝囊废呢。”

说完这句话,我果断掐了手机,恼怒地往唐佳那张餐桌又看了一眼,那两男一女还在,有说有笑。唐佳应该还没走,躲到什么地方去给我打电话了,我心里的屈辱感再次涌上脑门,下定决心早日结束这屈辱的生活。

果然,过了一会唐佳又出现了,从卫生间方向走回到餐桌旁,坐下来继续跟那三个人谈笑风生,觥筹交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