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妇妓女生活小说,仙子菊蕾撕裂 - 信宜金融网 少妇妓女生活小说,仙子菊蕾撕裂 - 信宜金融网

少妇妓女生活小说,仙子菊蕾撕裂

【摘要】(VIP) 文学老王刚打算把东西放进去,门外边忽然想起一个熟悉的声音。“老王啊,小倩是不是来你这了?”是赵小倩的爷爷来了。两人皆是被吓得一惊,老王...

(VIP)


 文学

老王刚打算把东西放进去,门外边忽然想起一个熟悉的声音。

“老王啊,小倩是不是来你这了?”

是赵小倩的爷爷来了。

两人皆是被吓得一惊,老王赶紧说道;“把衣服穿起来,还有除了这件事不能说,不然你爷爷要是知道了,肯定会更加担心的!”

“嗯!我知道了!“赵小倩一边回答,一边捡起牛仔裤穿了起来。

“老赵啊,在的。”老王快速将裤子穿好,而赵小倩也很快就把寸衫穿好,整理了一下满头青丝,端坐在沙发上,看着电视里播放的抗日神剧。

“我看小倩过这么久了还没回家,我还以为她在路上出了什么事情呢,加上天又黑了,所以就一路走过来看看。”

“哦,没事,我跟小倩刚一起看电视呢,本来是打算留小倩在家里吃饭的,要不老赵你也留下来一起吃吧?”老王咬了咬牙,如果不是老赵的出现,没准现在自己已经在床上爽了。

“不了,下回吧,我家里已经做好饭菜了。”老赵笑了笑,与老王道了别,便牵着赵小倩离开了。

有些生气的老王实在没撤,便重新回到厕所,拿起了赵小倩以前的内裤,准备清洗。

他躲在厕所里洗内内,突然门被推开。是他儿子给他找的煮饭阿姨梅艳英。

梅艳英一般是到了饭点才从家过来给老王做饭,此时看到老王正在自己洗内裤,一看急了:“王爷爷,你怎么自己洗衣服呀?快放下,一会儿我再帮你洗。”

王脸一红说:“不用了,这个我自己来就可以。”

梅艳英抢走他的内内,白他一眼说:“又不是没给你洗过内内,害什么羞。”

看到老王画的地图后,她挺诧异的,揶揄老王说:“王爷爷,你可真行,都这把年纪了还梦呓。”

老王都不好意思解释,干咳一声就出去了。

梅艳英给他煮好饭,叫他吃饭的时候,瞧他的眼神都不对了,活像只发情的老母鸡。

老王觉得浑身不自在,又不好说她什么。

其实他懂的,梅艳英虽然管他叫哥,但今年也才二十九,比老王小了二十二岁。她守寡有些年头了,想男人很正常。只是她不该看上老王,因为老王不喜欢她这种徐娘半老的。

当年老王婆娘还在的时候,过四十他们俩都不同房了,因为老王喜欢嫩妹子,而他婆娘又皱又松,实在没胃口。

梅艳英比他婆娘好一点,三十九了比他老婆三十五时瞧着还年轻,只是老王就是介意。

吃完饭,晚上睡觉时,老王满脑子都是赵小倩。

但是到了第二天下午,赵小倩都没来找老王,这让老王有些疑惑。

“奇怪,这小妮子,怎么不来找我治病来了?难道不怕死了?”

正想着呢,梅艳英从外面进来,手里还提着一堆菜,自从上次梅艳英发现老王在内裤上画地图之后,她看老王的眼神明显不一样了。

梅艳英进来之后,朝老王笑了笑,这一笑,老王觉得自己都能起鸡皮疙瘩,如果换成赵小倩,那老王心里舒坦了。

谁叫老王压根不喜欢像梅艳英这样年纪大女人,干瘪干瘪的,一点都不肥美多汁,没意思。在老王心里中,那是中年夫妻睡一宿,噩梦能做好几宿。

梅艳英进了厨房之后,不一会厨房出来香味儿,老王朝厨房探头探脑,不知道梅艳英今天准备了什么饭菜,总之闻着挺香的。

约莫一个小时过去了,老王这肚子也开始抗议起来,一直咕咚咕咚的叫着,等到梅艳英将饭菜摆上桌,老王看到愣住了。

是一大碗鸡汤,一大碗鸡汤倒没什么,但是鸡汤里点缀着红色小颗粒,老王凑近一看,居然是枸杞,有一句话怎么说来着,人到中年不得已,吃啥都得配枸杞,这梅艳英今天是咋了,在鸡汤里加枸杞,这是准备给他补一补?

“王爷爷,赶紧吃啊!多补补,对你身体好!”梅艳英坐在桌子边上,含情脉脉看着老王,说道。

老王打了个激灵,这是被吓得。

“你也吃吧,我一个人吃不完!“老王说道,这心里后悔死了,那天怎么好巧不巧的,被梅艳英发现了,而且就目前来看,她百分百是误会了啊。

老王婆娘去的早,而最近一直都是梅艳英照顾,也就是说,老王基本上遇不到其他女人,而在梅艳英心中,这老王是为她画地图。

梅艳英心里和老王的想法完全不同,老王毕竟年纪大了,就算有这方面需求,老王也不好意思说出来,既然老王不好意思说出来,她觉得自己应该主动一点。

一开始她心里还挺纠结,整整纠结了几天,不过转念一想,这老王婆娘都过世好多年了,自己老伴也早就过世了。

老王虽然年纪是比她大了好多,她也不年轻了,老王家也不穷,穷的话怎么会请她给老王烧饭呢,这老王又不穷,她年纪也是一天一天大了起来,总得找个老伴吧。

既然老王对她有意思,那她就主动出击,都为了她画地图了,肯定很容易拿下。

“不了,王爷爷,我不饿!你这几天累到了,要好好补补才是!”梅艳英看着老王,笑道。

看吧,老王都邀请她一起吃饭了,怎么可能不是对她动心。

“好吧!”老王被梅艳英看的心里直发毛,心想这个老女人怎么老是盯着他看,难道他脸上有米饭?

老王吃的很快,想让梅艳英赶紧走,这要是看久了,他今夜梦到女人可能就不是赵小倩了,而是梅艳英。

老王吃完之后,梅艳英将碗洗洗干净,陪着老黄坐在沙发上看电视,丝毫没有想走的意思,老王也不好把她赶走,毕竟这段时间,梅艳英对他也是挺好的,照顾的尽心尽力。

“那个老妹啊,现在不早了,你看你是不是要回去了?这晚上走夜路,很不安全!”老王看了眼时间,已经八点多了,外面天色也完全黑了下来。

梅艳英坐在沙发上,考虑了半天,才忸怩的说道:“那个王哥,能不能麻烦你一件事!”

七章


老王一听,顿时放松下来,原来是找他有事啊,而梅艳英找他无非就是钱的事情,那好办,他还不是那么缺钱,无论梅艳英是借钱,还是预支工资,都没问题。

“那个我今天不能回去,我儿子出差的时候,把钥匙带走了!我这回去也没地方睡,你看能不能在你这里挤挤!“梅艳英问道。

老王正喝着水,听到这句话,嘴里水差点喷了出去,他没听错吧,难怪这几天,梅艳英看他的眼神那么炙热,原来是想要和他好上。

但是人家都说的清楚,儿子把钥匙拿走了,回不了家啊,难道老王直接拿着扫帚将她赶出去,这也不现实。

“这样啊,没问题!东边还有一个房间,等一会你去收拾一下,那房间以前是我儿子睡的,应该可以!”老王说道,还好家里有空余的房间,不然不知道怎么办。

“好,谢谢王哥!”梅艳英笑道,转身进了东边的房间,进去将里面打扫干净,老王心不在焉看着电视,其实梅艳英人还挺不错,这可惜他不喜欢啊。

瞎子手脚麻利,很快就把房间打扫干净了,然后坐在沙发上,陪着老王看电视,身体不着痕迹的朝着老王的方向挪着,老王警惕的看着梅艳英,这个沙发这么大,她怎么一个劲往他这边凑啊!

得,老王站了起来,说道:“那个老妹啊,你在这里看,记得早点睡!我先回房睡了!”

梅艳英站了起来,笑道:“那我扶你进去!”

老王露出一个荒唐的眼神,扶他进去?他还没有老成那个样子吧,他身子骨健朗着,怎么可能需要梅艳英扶着他。

“不用不用!这样太麻烦你了!”老王直接拒绝道,哎,早知道这样,一开始就该给她一点钱,让她出去找间宾馆住下,也比在这里好啊。

“没事,今天晚上麻烦你,帮你也是应该!你洗澡了没?“梅艳英问道,今天老王怎么这么早就去睡了?这澡都还没洗吧。

“洗了,今天下午不是下大雨么,我出门忘记带伞了,回来就把澡洗了,顺便把衣服也给洗了!”老王说道,可惜啊,如果梅艳英能够在年轻一点,又这么主动,他老王肯定不会拒绝。

谁叫他只喜欢嫩的。

”哦,这样啊,那你早点睡,我也去睡了!“梅艳英说道,这才第一天,老王可能还有些放不开,时间长了就好了。

”嗯!“老王点点头,进了房间,要他和梅艳英睡一张床,他宁愿一个人睡。

今天夜里,老王果然梦到了赵小倩,赵小倩一丝不挂的站在他面前,玩弄着他的宝贝,和现实中不一样,老王这次做的似乎是清醒梦,他知道这是在梦里。

他直接将赵小倩扑到在床上,而赵小倩非但没有拒绝,反而迎合着老王,老王心花怒放,抱着赵小倩那诱人的躯体,开始了一波运动,良久,老王憋了好几天,终于发泄出来。。

早上醒来,老王觉得裆部一阵潮湿,他伸手摸着自己裆部,梦噫了,他坐在床上,回味着梦里感觉,想着赵小倩。

在梦里满足的老王心情不过,他坐了起来,准备将内裤脱了洗一洗,他刚刚准备把内裤脱了,想到了另外一件事,梅艳英!

昨夜梅艳英在这里过夜的,上一次已经被她给误会了,这要是被她看见了,岂不是误会更深了!

不行!

老王直接穿上裤子,梅艳英不可能一整天都呆在这里的,等她离开了,他在偷偷把内裤洗了。

他走出来出,梅艳英已经在厨房里忙碌了,一看到今天的早饭,枸杞皮蛋粥……

枸杞干嘛的,补肾的啊,梅艳英最近是不是二次发春啊,看到梅艳英眼中对他那一份灼热,老王就觉得浑身不自在,天底下老头那么多,这梅艳英怎么就单单看上他了。

落花有意流水无情。

老王吃完早饭,梅艳英处理好这些就离开了,他赶紧把自己内内给换了。

实在忍不住了,他起床就去张老头家,想撞一下看赵小倩在不在。

结果运气不错,一进门他就看到赵小倩坐在小院石桌那里嘟着嘴生闷气。

老王见院里没人,悄悄过去拍她肩膀说:“丫头,你怎么了?怎么嘴翘这么高,都能挂酱油瓶了。”

赵小倩下面穿着小短裙,底下两条粉嫩的腿儿让人瞧着眼馋。上面穿的是件吊带衫,以她的胸围,本来应该能裹很紧的,可她这会儿是坐着的,所以衣服皱了起来,领口空出很大的缝隙,老王居高临下,瞧见她里面那两团粉色罩罩包裹不住的诱人粉嫩,裤裆里顿时来劲儿。

“王爷爷,你来了。”赵小倩挺有礼貌的,喊完人才答话说:“我的玩具摔坏了,找爷爷要钱买新的,他不肯给我。”

老王知道赵小倩从小被爷爷张老头带大。张老头虽然是个国家干部,但退休工资不高,钱方面得精打细算。

老王掏出钱包数了沓钱问赵小倩说:“两百买玩具够不够?”

赵小倩诧异道:“啊?”

老王说:“算了,给你五百吧,买多点质量好的玩具。”老王不差钱。虽然他儿子不跟他一起住,但钱方面还是很大方的,每个月也都有来看他一两次。

赵小倩手里拿着老王塞过来的五百块,愣了下才慌着把钱塞回给老王说:“王爷爷,我不能要你的钱。”

老王一瞪眼说:“你说什么?”

赵小倩羞涩的说:“王爷爷,我不能拿你的钱,你还是收回去吧。玩具坏了就坏了,那也没什么。”

“钱你拿着,你喊我一声王爷爷,我就当你是我的亲孙女。钱是爷爷送给你的,不要不好意思。”老王硬把钱塞她手里。

小姑娘的手又软又嫩,握着很舒服,老王都舍不得放手了。

在老王的一再坚持下,可能是想到没玩具确实不方便了,赵小倩的心一松动,感动的跟老王说:“那好吧,谢谢你,王爷爷。”她这一声王爷爷叫得比任何时候都真心。

看着她一蹦一跳的出门,老王脸上乐开了花。

只要肯拿他的钱就好,这样以后就方便常串门了,过过眼瘾也好。

至于之前的肿瘤病,老王估摸着赵小倩已经弄明白了,现在再骗估计也骗不到了,还是算了吧。

两天后,因为外头下雨,老王一个人在家看电视。

现在的战争片越来越难看了,老王正吐槽,突然门被拍响了。

老王看一眼窗外的瓢泼大雨,纳闷谁这样的天气还上门。

版权保护: 本文由 信宜金融网 原创,转载请保留链接: http://www.xinyichashan.com/chaogupeizi/758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