妓女一天要高潮多少次/贵妇吞吐巨龙 - 信宜金融网 妓女一天要高潮多少次/贵妇吞吐巨龙 - 信宜金融网

妓女一天要高潮多少次/贵妇吞吐巨龙

【摘要】第6章 文学太大了,还冒着青筋,要是再往前凑凑。她真的又往前凑了半步。李壮哭笑不得。剪刀在肚皮上顶着,两人腰胯却隐隐有挨上的趋势,这林妹子怎么回事...

第6章


 文学

太大了,还冒着青筋,要是再往前凑凑。

她真的又往前凑了半步。

李壮哭笑不得。

剪刀在肚皮上顶着,两人腰胯却隐隐有挨上的趋势,这林妹子怎么回事?看嫂子被弄看上瘾了,嫉妒了?趁机劫个色?

当然,他只是意淫罢了,为了稳妥,干脆抱肩坐在了炕沿上,挺着大家伙静观其变。

如果这位林妹子见台阶就下,他能省去不少麻烦,也为张惠免除一些隐患。

但要是真的撕破脸皮,他于情于理都没错,实在不行还可以把张惠接到林场。

那是他的地盘,没人敢说三道四。

但让他诧异的是,张惠此时竟也没顾得穿衣服,紧紧的靠在他的身后,似乎跟他共进退似的。

这让他心里暖暖的,更坚定了信心。

不过这样一来,林萍慌了。

张惠刚才说的不错,守寡十年,不只是陪她这小姑子,而是养了她十年,没有一句怨言。

从那一句哭诉开始,林萍就已经没了任何怨气,可眼前这个臭男人太嚣张了,还口口声声说嫂子是她的女人。

不行,坚决不行!

她一咬牙,撤了捂脸的那只手,正气凛然的问道:“你到底是谁,叫什么,哪儿来的?”

“李壮,林场新来的站长。”李壮面不改色。

“林场的,还站长?你骗鬼啊,站长不是老陈嘛,再说了,你才多大,毛儿都没长齐,哼!”林萍满脸鄙夷,说着还把剪刀在那只大驴子前晃了晃。

李壮可要哭了,心说不长毛也不是老子的错吧。

再说了,长那玩儿多不卫生。

正在他无言语对的时候,张惠伸手护住了他那大家伙,苦笑着朝林萍解释:“萍萍,他没骗你,老陈退休了,李壮他真是新来的站长,还是个大学生呢。”

“大学生怎么了,我还大学生呢,大学生就能干这种肮脏的事情?”林萍胸脯一挺,得理不饶人。

“肮脏?”李壮笑了,“张惠没男人,我目前单身,我俩情投意合,干的也都是人干的事,哪儿肮脏了?”

“你……你强词夺理!”林萍的气势瞬间下去一大截。

毕竟她也受过高等教育,心里明镜儿似的,如果真的弄僵了,嫂子跟这小白脸,不,跟这只大驴子跑了,她可怎么办。

可她又不甘心。

怎么办啊,林萍萍,你不是一直都挺聪明嘛,怎么一见大驴子就傻了?

呸呸,大怎么了,大也是臭男人!

拾回了立场,她的小脑瓜也突然灵光了许多,馊主意一串一串的冒了出来。

“好吧,看在我嫂子的份上,今天就饶了你,不过还有个条件,如果你不答应,我就把今天的事儿捅到县林业局去。”

林萍翘着嘴角,晃着剪刀,一副吃定了李壮的样子。

“好,你说吧。”李壮也知道这林妹子不是省油的灯,索性开口应了下来。

“哼,算你上道儿。”林萍得意的抬起了下巴,挑眉道:“从今晚起,你就是我的人……”

“啥?你的人?”李壮以为听错了,赶紧插了句嘴。

林萍则小嘴一撇:“臭男人,你再往歪处想,看我不剁了你的大驴子。”说着还比划了两下。

李壮倒没怕,张惠却当真了,赶紧捂住了那只大家伙,无奈一只手根本捂不住,大半截依然挺在外边。

第7章


林萍也察觉不对味,赶紧解释:“不不,嫂子,你别想歪了,最近诊所的情况你又不是不知道,那些色鬼专挑晚上来……”

话没说完,戏精上身,眸子雾蒙蒙的。

张惠立即没了话。

她这个小姑子有多招人,她比谁都清楚,什么张三李四王麻子,哪个不想去诊所占点便宜。

李壮也听出了个大概,当即点头:“行,我今晚跟你走。”

“真的,你答应了?”林萍高兴的差点跳起来,赶紧抹了把眼泪。

“唉,我能穿了吗?要实在想看,咱去诊所慢慢看。”见这林妹子又哭又笑的,李壮无奈的摇了摇头,还顺便甩了句贫嘴。

“去你的。”林萍娇媚的翻了他一眼,然后识趣的跑了出去。

一场风波,有惊无险,屋中二人都松了口气。

趁李壮穿衣的时候,张惠不舍的靠在他肩上,小声安慰:“放心吧,诊所那儿最晚十二点就关门,到时候要嫌林场远,就来家里睡。”

“拉倒吧,你那小姑子还不吃了我。”李壮无奈的笑了笑。

但此时林萍就在窗外,正好听到了耳朵里,当即气的咬牙切齿。

臭不要脸的,本姑娘有那么凶?

等着吧,看本姑娘怎么收拾你!

她唰唰的挥舞了几下剪刀,似乎身前就是那只大驴子,但一想到刚才的场面,腿间又开始发痒。

低头一看,才发现下边只穿着一件小裤衩。

娘哎!

怨不得那臭男人一直色迷迷的,大驴子也挺的那么凶,敢情自己都被人家看完了,还看了那么半天。

想到刚才在屋里,她的小裤裤和那只大家伙离得那么近,她的脸上火辣火辣的,赶紧跑到墙根找到了白大褂,等她刚披上,李壮和张惠也走了出来。

三人没话,张惠一直送到了大门外。

林萍启动了摩托,才说抬腿,就又想起了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回头朝李壮哼了声:“你来开,我坐后边。”

“不会。”李壮回答的非常爽快。

总算找到了报复的机会,说什么都不能放过。

林萍狠狠地翻了个白眼,还是抬腿跨了上去。

李壮更没客气,坐上去之后直接把顶了个严丝合缝。

夏天的衣服,最多两层布,二人接触的部位立即升温,而李壮为了提升效果,故意来回扭了几下,裤裆里那家伙随之抬头。

林萍的技术还行,可臀肉被硬梆梆的东西顶着,脑子里就开始浮现起嫂子偷人的一幕幕,哪儿还有开车的心思。

车歪歪扭扭,随时都有撞墙的危险,正好给了李壮下手的机会。

他故意来了一声惊呼,随后就抱住了林萍的蛮腰。

林萍哪儿受得了这种刺激,身子顿时绷紧,车子也失去了平衡,情急之下只好重心前移,把力气都放在了胳膊上,但这样一来,臀部自然后翘。

李壮见缝插针,就势把腰一挺,大家伙正好挤了进去。

“你……”林萍终于开口了。

那种硬邦邦的感觉,让她羞恼的无以复加,但同时又生出一种说不出来的期待,本已滚烫的脸蛋更是红的快要渗出血来。

李壮却把无赖发挥到了淋漓尽致,无所谓的哼了声:“哎我说,你还不快点,我时间很宝贵的。”

“无耻!”

“谁无耻了,我老老实实坐着,怎么就无耻了?”

“你就无耻,啊,你还顶?!”

一来二去,二人话没说几句,林萍已气喘吁吁,而且相间的路本就坑坑洼洼,每一次颠落,腿间最柔软的地方都要被那硬家伙杠一下。

下车吧,又有点舍不得,不下吧,赤裸裸的被猥亵。

好容易熬到了诊所门口,林萍灭了车,第一时间从摩托上蹿了下来。

李壮以为这林妹子要发作,也做好了被骂个狗血淋头的准备,但林萍隔着门玻璃望了一眼后,脸色又马上暖了下来。

咋回事儿?

他有点诧异,也顺便望了一眼,只见里面的长椅上坐着一个四十来岁的男人,鹰鼻鹞眼,大背头抹的锃亮,穿这件过了时的花衬衣,瘦的跟瘾君子似的,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东西。

再加上林萍跟他讲条件时说的那些话,他立即释然,朝林萍勾了勾手指。

林萍虽没给他好脸色,却还是凑了过来,小嘴一撅:“干啥?”

“那男的什么来路?”李壮翘了翘嘴角。

“他叫武老六,基本每天这个点都来。”林萍似乎很生气,皱眉哼道:“我请你来就是为这个,你要是胆儿小,可以不进去。”

“哦,那我走了。”

“你敢。”

见李壮真的要走,林萍慌了,一把抓住了他的胳膊,咬着贝齿哼道:“你这个小人……”

“我不小,哪儿都不小。”不等其说完,李壮便呲牙一笑,但不至于把话说死,他又凑到林萍耳边:“想让我出马,那就说点好听的,我这人最怕美人计了。”
版权保护: 本文由 信宜金融网 原创,转载请保留链接: http://www.xinyichashan.com/chaogupeizi/757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