按摩师用嘴亲我下面口述/皇上要了孕期的皇后 - 信宜金融网 按摩师用嘴亲我下面口述/皇上要了孕期的皇后 - 信宜金融网

按摩师用嘴亲我下面口述/皇上要了孕期的皇后

【摘要】第六章 文学嫂子的脸色越来越红,她磨磨蹭蹭的,让我看了都着急。终于,她开口了。“你不单单要帮我,还要向我保证,这件事不能对任何人说,特别是你哥。你千万不要...

第六章


 文学

嫂子的脸色越来越红,她磨磨蹭蹭的,让我看了都着急。

终于,她开口了。

“你不单单要帮我,还要向我保证,这件事不能对任何人说,特别是你哥。你千万不要对他说,你要是了,我……我就不好了,没准他会打死我的。”

我装作不知道内情,连忙点头答应。

嫂子这才表情一松,赧然的跟我说起正事——

“小方,嫂子、嫂子后面有点不太舒服,好像长了个什么似的,自己又不看到。你能不能帮、帮嫂子看看啊!”

她显得特别娇羞,脸色也通红,很不好意思。

但我很兴奋,嫂子媚人的娇躯让我心潮澎湃,可是脑海中惦记着大哥……

“小方,如果你不方便就算了,嫂子也是觉得医院里都是些男医生,让他们帮我看的话,我心里会很羞人,也怕他们不规矩,所以才找你。你要是不愿意的话……”

不等嫂子说完,我就赶紧一口应下,“愿意,我愿意!”

现在我满眼都是她娇媚的身子,实在受不住这种刺激。

答应过后,嫂子羞羞地趴在桌子上,让裙后高高的撑起,“小方,你帮忙看看。”

她的声音很小,却充满了羞涩,这种旖旎让我更加冲动。

我赶紧上前,伸手紧张地掀开了她的裙摆。

随后,两片白皙暴露在我的视线中,它们是那么白、那么鲜嫩。

我贪婪的欣赏着,最终目光聚集在中间。

那是条黑色的丁字小裤裤,前后各一缕细绳挂着,唯有正当间用片蕾丝护着。

蕾丝薄透,根本无法掩盖其中的娇媚……

“小方,你帮嫂子看看,到底怎么了。”

在我贪婪欣赏着视野中的娇媚时,嫂子轻轻扭动着身子,让我帮她看看。

可这上面整片雪白,哪有别的什么。

我心中有旖旎,对她说,“嫂子,没看着啊,我、我试试吧!”

哪还有耐心等她答复,我赶紧把手放上去,细细抚弄着。

嫂子娇媚的身体不由得一颤,随即在急促的娇息中问我,“小、小方,你别!”

“嫂子,我再帮你检查呢,你忍一下。”

手掌中光滑细腻的感受,已经不足以支撑我内心中的欲望贪婪。

我开始挺起手指,顺着那条小丁字的细绳慢慢往下滑去。

嫂子的身子颤动的越来越厉害,她显然也感受到了我手指的动向。

“小方、小方,不要动嫂子那里,别,我那里没、没事的,不用……”

嫂子央求的同时,娇媚的身子也竭力挣扎着。

也是巧了,她这一挣扎,恰好就碰到了我那里。

下一瞬,有惊羞的娇吟声响起在房间内,好像天籁一样让我醉迷、沉沦……

我把握不住了,有种强行闯入的强烈冲动。

可就在这时候,嫂子羞声嗔责起我,“小方,你怎么可以这样,我是你嫂子!”

她的嗔责让我有些尴尬,“嫂子,我不是故意的,我……”

嫂子红着脸站起身,赶紧将裙子弄好,遮住了她的娇媚迷人。

随后,她羞眼望向了我身下几乎被撑破的裤衩儿。

“算了,嫂子也知道你不是故意的,你年轻气盛又没个女朋友,也挺辛苦的,嫂子改天介绍个闺蜜给你认识。不过,你不能再欺负嫂子了,你知道吗?”

我赶紧点头应着,但心里却在琢磨,嫂子不是该喊我跟她做那事儿直播吗?

惦记着她是不是需要个由头,我就递给她一个。

“嫂子,我知道了,可是我现在那里好难受,几乎都要爆掉,你能不能帮帮我。”

“哎呀,小方你说什么呢!”

嫂子羞赧的很是不好意思,轻轻跺脚娇嗔着。

可紧接着,她还是成功抓住了这个由头。

“小方,男人如果长时间保持这种状态不那什么的话,是会憋坏掉的。今晚说来道去也是嫂子先找你帮忙的,所以你才有现在这种情况。嫂子……可以帮你。”

“不过你千万别误会,嫂子不可能跟你发生那种关系的,最多、最多……”

嫂子红着脸吱吱唔唔的,似乎有些话让她很难开口。

我现在大概也猜透嫂子的意思了:

她想要周少的大额礼物,但还不想真的发生关系,所以她应该是想做假戏。

直播中做假戏不那么容易,所以至少我们得身体互相接触。至于进不进去……

猜透嫂子的想法,我也就不着急了,稳等着她开口。

最终,她羞到没办法,小声对我说,“嫂子用腿帮你好了,你最多只可以贴着嫂子那里,然后嫂子用大腿帮你,但是你绝对不能进去,绝对不能!”

单是在脑子里想想,那旖旎的画面就让我异常兴奋。

看着嫂子那双修长雪白的玉腿,回想着她那薄透蕾丝中的性感旖旎。

我赶紧点头答应,并迫不及待的将嫂子给抵在桌子上,一把就掀翻了她的裙子。

“小、小方,不要,不是这里,不是……”

被我压倒在桌上的嫂子着急忙慌的说着,我却不管那么多。

迫不及待的脱下裤衩儿,我赶紧往前蹭。

嫂子都急红了脸蛋儿,几乎要滴血。

“小方小方,不要在这里,去嫂子屋里,去嫂子屋里好不好,嫂子怕羞!”

仓惶中她乱糟糟的说着,但目的终究没变,还是去她屋子直播。

可是我已经把持不住了,我就想要她那个,于是铆足了劲就往前挺身子。

可就在即将接触到的时候,她狠狠一把将我给推开了。

“小方!”

嫂子羞羞的捂着裙子,气的直跺脚。

随后她红着脸低头走到了门口,停了一会儿,然后又羞声说,“来嫂子屋。”

只要能感受她的娇媚,哪怕是隔着小裤裤也好,是否直播在我已经无所谓了。

我赶紧提起裤衩儿追出屋子,追上嫂子后更是将她一把抱起。

抱的位置有些旖旎,左手在嫂子胸前,右手穿过了她两腿正中间。

娇躯敏感的嫂子当时就爆发出醉人的嘤咛,更是羞急的操起粉拳给了我一下子。

她的举动,让我越发的兴奋,忙不迭的往她卧室里跑。

进屋嫂子的卧室,我将她丢到大床上,迫不及待的就往上扑。

嫂子急声道:“小方,小方,你等等,嫂子还有点事儿!”

她肯定是要开直播!

可这会儿嫂子正躺在床上,双腿无意识的撑开,裙内的娇媚让我看了个明白。

我哪还有心情等她开直播,先让我弄两下过过瘾再说吧!

第七章


我迫不及待的想要扑上去,嫂子则惦记着她直播的手机,我们各有心思。

可就在这时候,突然有钥匙开门锁的声音响起。

我跟嫂子都停止了动作,互相注视一眼。

“大哥回来了?!”

看到嫂子眼中的惊慌,我赶紧起身下床,她也迅速收拾着屋子。

颠着脚尖快步跑,回卧室是来不及了,我往阳台跑,然后顺着空调架子,回到了自己屋里,站在窗口听着隔壁的声音。

“我不在家,你穿的挺骚性啊?还是丁字裤,你这骚货够浪的啊!你在家勾搭谁呢?”

随后,我听到大哥阴沉的声音。

嫂子慌乱的解释着,“我没有,我就是觉得好看所以就买了,想等你回来穿。今天刚从网上买的,我就是趁小方睡了,先穿穿试试……你怎么突然回来了……”

不等嫂子解释完的,大哥就气急败坏的吼道:“以前从没见你穿给我看过,我一出差就穿上了,你说你不是想出去勾引人?要不是我提前回来想给你一个惊喜,我怕我还发现不了这件事了。”

接着我就听到了脚步声,大哥估计是不信嫂子的话,开始四处找,包括阳台上。

我有些心有余悸,还好我跑的早,这要是被大哥发现了就完蛋了。

我还没来得及松口气,有脚步声朝我屋里走来,我赶紧躲进了被窝里。

房门开启,灯也被打开,随后就有人踢了我床一脚。

我摘下耳机,放下正在播放着电影的手机,然后望向站在旁边的大哥。

“哎,大哥,你回来了啊,啥时候回来的?”

他没搭理我,抓起我手机看了眼,然后又把耳机塞进耳朵眼。

皱着眉头,他问我,“你一直都在看电影?”

我应了一声,“啊,二战大片,特别火爆,德国跟……算了,说了你也不懂。”

手机和耳机被重新抛回床上,“看这些破东西,赶紧睡!”

他没好气的丢下一句,把房门‘咚’的一下带上就走了。

这天晚上,我时不时的就会听见吵骂声,还有打人的声音,以及嫂子的哀嚎声……

第二天早上起床后,嫂子就不见了。

我问大哥嫂子去哪了,他没搭理我。

再追问急了,他就怒声道:“关你屁事,赶紧滚去上班!”

草,什么玩意儿,我穿上衣服就走了。

到公司里,我给嫂子打了个电话,她拒接。

牵挂了整上午,到中午吃饭的时候好不容易才把电话打通。

嫂子在电话里告诉我说,她已经从家里搬走了,还准备跟大哥离婚。

这是我没料到的,赶紧索要了她的地址赶了过去。

刚敲门没几下,房门开了,开门的是个很漂亮的女人。

她看起来刚睡醒,睡眼朦胧的,身上还穿着件粉色的半透丝质睡裙。

睡裙不性感,但它上面被高高撑起的两点,却是分外的迷人。

这个漂亮到有些妖气的女人,竟然是真空上阵,直看得我口干舌燥。

打了个哈欠,她上上下下地扫量着我,“送快递的吧?长的还挺帅。”

你才送快递的呢,我给你快递送那家伙的,你要试用吗?

腹诽过后,我说出自己来意,表明是来找玉儿的。

结果房门‘咚’的一下子就给闭上了,恰好碰到我鼻子。

当时就给碰僵了,眼泪都唰的一下子流了下来。

房门再打开时,嫂子那张精致的脸蛋儿出现,她赶紧问我有没有受伤。

进入屋子后,我坐在沙发上,嫂子站在我身前,弯腰给我检查着鼻子。

她衣衫宽松,刚好看到里面的两蓬雪白旖旎。

我当时就兴奋了,感觉鼻孔中有东西流出。

嫂子有些急眼,“小倩你看,你看把小方鼻子给碰的,都流血了!”

那个名叫小倩的妖气女人赶紧上前,弯腰拿纸巾帮我擦血。

“对不起啊,我以为你是玉儿的混蛋老公呢,真不是有意撞你鼻子的。”

她在解释着,可我没多少心思倾听,我更关注她睡裙里的傲娇。

真白啊,而且挺挺的,纵然腰身弯曲都没有下垂的迹象,挺的好稀罕人,真想抓在手里好好揉搓揉搓。

正惦记着她那对大美好时,身下突然迎来一巴掌,直接给我扇歪了头。

“我说怎么止都止不住呢,合着你在偷窥我啊,真是个小流氓!”

张倩嗔斥着我,但是语气中却没有半点恼意。

她反倒还故意扭动着身子,任胸前美好肆意在我视线中晃动着,诱惑死我了!

“行了,小倩,他是我小叔子,不过他跟那个混蛋不一样,他是好人。”

嫂子只是随口说了一句,就让我心里暖暖的,仿佛中了她的毒。

随后嫂子给我介绍,小倩名叫张倩,是她最好的闺蜜,是影视圈的人。

“什么影视圈的人,不用替我美化,我就是搞网络视频直播的。”

我微愣,“你也是搞视频直播的啊?”

这话一出口,我立马就懊悔了。

果然,嫂子的脸色微变,隐隐还有些羞恼。

“小方,我后悔说你是好人了,你就是个小坏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