含着一根粗长玉势,能看到产道的顺产 - 信宜金融网 含着一根粗长玉势,能看到产道的顺产 - 信宜金融网

含着一根粗长玉势,能看到产道的顺产

【摘要】 恶棍 文学我轻轻地摇了摇头。“没有,不是,我自己觉得做这样的事情实在是太超过我的底线了,我有些承受不了。”我并没有把今天发生的事情告诉青姨,也...

 恶棍


 文学

我轻轻地摇了摇头。

“没有,不是,我自己觉得做这样的事情实在是太超过我的底线了,我有些承受不了。”

我并没有把今天发生的事情告诉青姨,也不可能会告诉她的。

青姨仿佛是看出了点什么来,但是她也没有询问下去,只是点了一点头。

“如果你实在是不想继续干下去了的话,那也可以,等一下,我送你回去吧,如果什么时候你还想要做的话,你可以来找我,这是我的联系方式。”

青姨递给了我一张卡片,我轻轻地接过了这张卡片。

没想到这个时候事故突然发生,青姨在递卡片给我的时候,她好像是脚底突然滑了一下,然后整个人都向我扑过来。

我也是没有反应过来,而且我是在正是没精打采的状态中,所以,我就这样直接被她扑倒在了床上。

本来青姨进来的时候刺激了我一下,我的下身就已经有了些许的反应,不过也只是稍微变大了一些。

结果现在这么近距离的接触,我感受到青姨的胸在挤压着我,简直是要压得我透不过气来。

我的老二马上就对此作出了非常强烈的回应,直挺挺的硬的起来,并且还顶着青姨的某个部位。

我现在身上就只穿了一条内1裤,而青姨身上所穿着的衣服也比较单薄,所以,我们两个人之间就出现了亲密的接触。

青姨的胸在压迫之下已经变形了,并且我可以感受到它的坚挺,同时,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我的老二就是对着青姨的秘密花园。

青姨脸上忽然变得潮1红了起来。

我很难得看到这样的场景,青姨居然会有这样可爱的一面。

青姨从我的身上起来,现在她的情绪已经恢复了,虽然脸上还是带着一些潮1红,不过看上去已经正常多了。

“那个,你去前台领一下工资,你就走吧,我已经是有通知他们了。”

青姨匆忙地交代一下,之后就离开了。

我还有些回味刚才的场景。

这个时候,我的手机突然有短信发过来。

“陆毅,你现在在哪里?我们终于知道了为什么院长会心脏病发作的原因了,因为这边有强拆队要把我们的孤儿院给拆了,院长和他们争执才会被气到医院里面去。”

等到我消化完这一条信息之后,又有一条信息发了过来。

“你先回孤儿院这边看一下,我们今天才和拆迁队干了一架,虽然他们人很多,但是我们也没有吃亏,只不过还是挂了点彩,现在得回学校了,守着孤儿院的任务交给你了。”

我看了信息之后,随后便收拾好了行李,毕竟我也是打算回去了,现在这两条短信更是给了我回去的理由。

不知道回去之后,我能不能守护好孤儿院。

只是我觉得他们三个说的有些牵强,毕竟他们三个从小身体就不是很好,怎么可能没吃亏呢?肯定吃了大亏!

我经过了一天的奔波之后,终于是回到了孤儿院。

结果让我大吃一惊!

眼前的孤儿院和我当年所待着的孤儿院完全不是同一个地方,如果不是有熟悉的阿姨在门口扫地,我差点认不出来了。

“李姨,这是什么一回事啊?”

我隔着一段距离就开口问门口扫地的那个阿姨。

李姨眯了眯眼睛,思考了一下,好像是终于认出我来了。

“小毅,你回来了么?昨天的时候,小王他们才刚儿拆迁队的人干了一架,被揍的可惨了,还好拆迁队的人不敢太过分,只是,怕是孤儿院要不保了。”

李姨叹了叹气,摇了摇头说。

我听到李姨的话后,感到非常气愤,可是我也清楚,现在在社会上面背景太重要了,我就算是气愤也无能为力。

这个时候,突然远远地有一辆面包车开了过来。

李姨看到这辆面包车之后,连忙慌忙的把我拉进了孤儿院,然后紧紧的把院门口都关上了。

我观察了一下孤儿院里面,现在已经几乎没有任何孩子了,大概就只剩下李姨一个人在这里留守吧。

“李姨,是那些人又来了吗?”

我开口问,李姨轻轻的点了点头,皱了皱眉头。

过了好一会之后,我就听到了外面传来乒乒乓乓的声音,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那么外面应该是在砸东西或者,弄一些油漆什么的了。

我有些气愤,想要马上冲出去。

李姨拉着我。

“你不要只顾一时的冲动,你现在出去的话,大门一开,他们就会马上冲进来,把里面值钱的东西都抢走,又或者把其他的东西都砸掉。”

听了李姨的话后,我才稍微的冷静了下来。

是的,我一个孤儿,又有什么能力能和外面的那些人斗争呢?

我悄悄地找了一个能观察到外面的角落,然后把外面正在胡弄的人们的面孔都记得一清二楚,我不知道以后我会不会有能力,但要是我有权势了,我肯定让他们不得好过!

我在这群人走了之后,便去医院看望院长。

院长现在的病情到还算稳定,只不过还是需要一笔挺大的费用,院长本来就是孤家寡人,我们这些孤儿怨院的人不帮他的话,那他真的是无依无靠了。

只是我又该从哪里弄来这么一大笔钱!

我踏上了回校的路程,准备回学校里面和孤儿院的兄弟们商量一下,毕竟,多人做事力量大,我们一起讨论,说不定就会有办法。

我急匆匆地来到了王林的宿舍,宿舍的门虚掩着,正当我准备推门进去的时候,听到了里面的争吵声。

“王林,你快点过来帮我洗脚!”

一个趾高气扬的声音传了出来,而我听到他说话的内容之后,甚至想要冲过去把他打一顿了!

王林可是我最好的朋友!

不过我并没有轻举妄动,我还没有搞清楚事情的来龙去脉,还是先看看再说。

“你凭什么让我帮你洗脚?”

王林愤怒的声音也随即响了起来。

“我告诉你,如果你不听从我的话的话,那我绝对会让你不得好过!你想清楚了没有?”

第7章 受欺负


这个令人讨厌的声音在威胁着王林!

“你又有什么能力能够让我不好过?凭着你那比我好一点点的家境吗?还是你那烂到不行的成绩?”

王林嘲讽的回答,我不禁为他这波机智的回答暗暗叫好。

“你可别忘了,上次的事情!对,我是没什么能力,可是我也不只是有我!”

那个声音对于王林的嘲讽却是不以为意,听到这里我就已经知道是发生了什么,肯定是王林和拆迁队的那些人打了一架之后,那些人联系到校里面的混混来找他们麻烦了!

“你不肯是吧?你们几个把他摁在我的洗脚盆里!”

那个令人讨厌的声音好像是对着同宿舍的另外两个人在下达命令,宿舍里面突然安静了好一会。

但是,紧接着宿舍里面传来了打斗的声音!

我觉得王林肯定会有危险!

我一脚把宿舍的门口给踹开,刚好看到有两个男的正在抓着王林,企图把他压到那个洗脚的人面前!

我弄出了比较大的声响,所以宿舍里面的四个人全都看着我这边来了。

“哪里来的野小子?也想吃我的洗脚水吗?”

我皱了皱眉头,这样说话的语气真的让我根本忍不了多久。

“邱球,我告诉你,你不要太过分了!”

王林看到是我,愣了一下,并在邱球说了那句话之后,向他咆哮着说出了这句话来。

“看样子你们两个好像认识?那刚好了,两个一起过来我这里吃洗脚水吧。”

邱球一脸狰狞的笑着。

我看着像我冲过来的两个男的,不以为意的笑了笑。

第一个男的用拳头捶我的脑门,我看得出来他的力度很虚,应该是打多飞机了。

我轻轻的用手掌抓住了他的拳头,并且用力一拉,把他摔在地上,他一个措手不及,就摔了一个狗啃泥。

另外一个特地的要到我背后,好像是手上还拿着一根木棍什么的,我听到了有物体落下的声音,转头一看,却躲避不及,刚好被打中胳膊!

还好,这一下力度不算大,我又避开了要害,只是手感觉有些疼而已。

我一脚的把准备继续用棍子打我的人踹倒在了地上,他也是个怂货,被我踹在地上之后,却假装受了很重的伤,一直在呻吟着!

我非常看不起这种人,理都懒得理他,直接跨过他来到了邱球的身前。

王林在旁边看着这一切看得目瞪口呆,不过这也正常,因为这两个人不过是普通的学生,甚至还是肾虚的学生,以我的体格打两个不是问题。

“你刚才还不是挺嚣张的吗?想要我喝洗脚水是吗?”

我立马给了邱球一巴掌!“啪”的一声,他脸上就出现了一个红手印。

邱球这个怂货现在已经吓得话都说不出来了,浑身还颤抖着,我忽然闻到了一阵尿骚!

果然禁不住吓!

我感觉没什么兴趣了,带王林离开了这个宿舍,准备好好的问他到底是发生了什么。

王林和我来到学校旁边的一个凉亭之后,好像还在刚才那件事情中,没来得及回过神来。

可能是这件事情闹得挺大的,孤儿院里另外两个在这个大学里读书的兄弟也闻讯过来了。

“你们两个没事吧?”一个兄弟杨庭过来之后,很急切地问了一下我们两个,看我们没有出什么问题之后他才放下心来。

“这件事情闹得挺严重的,邱球被打了,他背后的小混混肯定会过来为他出气,我们这下子要怎么办?”

另一个兄弟刘家辉有些担忧的说着。

我对于这件事情也是有些凝重,因为这不仅仅是学校上面的事情了,这还牵涉到了社会上的事,不是那么容易就可以解决的了。

“这件事就先告一段落吧,毕竟现在也没有好的解决方法,重要的是院长的医药费,现在很难凑齐,我们得想一下这次要怎么办。”

我转移了一下话题,因为那还不是我们最重要的事情,可是在我说完话之后,他们三个都沉默了。

其实我也知道,我们都是孤儿,没有什么背景,现在连维持自己生活都很困难,又怎么可能能凑到钱过来给院长呢?

“看,那里有人过来了!”

正在气氛很安静的时候,王林看着不远处的一群人,惊呼着开口。

我心里面感到隐隐的不安,转过头去一看,果然是邱球那一帮人!

我知道他们肯定会带人过来报复,但是我不知道他们会来的这么快,现在,我们只有四个人,对方目测十个左右!

我有些担心,看了一下周围,却发现我们选的这个地方是条绝路,凉亭只有一条路通向外面,其他都是水面。

看来这一次的打斗不可避免!

“看来这一次,我们没有办法再躲开了,你们几个前几天的身上的伤好了吗?”

我有些担心他们几个,毕竟他们几个几天前才刚干过一架。

他们点了点头,表示自己身上的伤已经差不多好了。

“虽然他们人数方面的确多了一点,只是我看了一下,差不多都是我们学校里面的人,就只有带头的两个是外面的社会人,我们未必没有胜算。”

我看了一下逐渐向我们走近的那群人,冷静的和他们分析。

“原来你们几个都在这里啊,这下子就不需要我一个的去找了,现在就可以一窝端啦!”

领头的那个社会人看到我们四个,挺嚣张的说着,我知道他肯定是拆迁队派来的。

“风哥,就是他们几个,一直在背后说你没用,我想帮你说两句话,却被他们打了,你可要为我做主!”

邱球颠倒黑白,把整个事情的错误都推到我们身上,我们很不服气,却也知道现在这种情况,我们反驳也无济于事。

“正好这次一起教训你们,让你们知道社会的残酷,居然敢为那个孤儿院出头,真是好大的胆子!兄弟们,给我上!”

这还没说到两句话,就直接开始干架了!

我在前面首当其冲,毕竟我的体格比他们都要好,可以先上去弄掉两个,我们的压力就会少点。
版权保护: 本文由 信宜金融网 原创,转载请保留链接: http://www.xinyichashan.com/chaogupeizi/755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