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面含着精子去上课/粉红色的缝隙 - 信宜金融网 下面含着精子去上课/粉红色的缝隙 - 信宜金融网

下面含着精子去上课/粉红色的缝隙

【摘要】 深夜幽会 文学“杨翠萍你干啥呢,我在洗澡呢!”沈小峰瞪着她。“你这坏家伙,刚才胆子还这么大,不是说要弄我吗,现在我都来了怎么没胆了?”杨翠萍笑吟吟地说...

 深夜幽会


 文学

“杨翠萍你干啥呢,我在洗澡呢!”沈小峰瞪着她。

“你这坏家伙,刚才胆子还这么大,不是说要弄我吗,现在我都来了怎么没胆了?”杨翠萍笑吟吟地说着,但她也怕被隔壁的丈夫听到,声音放得很低,说着她就走了上来。

“你要干什么?”厕所里空间很小,沈小峰往后退了两步就靠在了墙上,杨翠萍平时看起来大大咧咧的,但胆子也太大了吧。

“你不是喜欢我吗,你不是说我身材好吗……”杨翠萍靠了过来,双臂挤着胸脯,让一堆饱满更加突出,一道深深的沟壑从领口露了出来。

沈小峰吞了吞口水,看着眼前香艳的一幕,不由自主有了反应。

“呀~果然是个雏……”杨翠萍瞥见他下边,脸色娇媚,双颊飞上一抹晕红。

“杨翠萍你别胡来了!求求你了,你出去吧,我跟你开玩笑的呢!”沈小峰急忙转身,用屁股对着她,他虽然有这色心,可毕竟二柱就在隔壁啊。

“哼!”杨翠萍拍了沈小峰屁股一下,威胁着说道:“晚上我要是过来你不开门,明天我就跟你二柱哥说你要搞我!”说完她便娇笑着得意离去。

“握草!这娘们要来真的!?”沈小峰探了个脑袋出去,有些心慌意乱,但更多的是期待,杨翠萍的身材也非常好,容貌秀丽,每次听到她在隔壁叫起来的声音,他都浮想联翩。

想到晚上杨翠萍就要过来,沈小峰就兴奋得不行,裤裆里的家伙就没消停过,他躺在床上一直等,不时透过窗户看隔壁二柱家。

等到九点多的时候,隔壁的灯终于熄灭了,沈小峰一颗心开始狂跳。

又等了十几分钟,沈小峰都快不耐烦了,忽然他听到了屋外传来了敲门声,心头顿时一震,急急忙忙跑了出去。

打开门,一袭黑色紧身长裙的杨翠萍出现在了门口,长裙单薄贴身,展露出性感的曲线,胸口两团高耸颤巍巍的,峰顶出冒出两个尖,竟然没有穿内衣。

“快让我进去!”杨翠萍脸色娇羞,她急忙钻了进来,啪的一下把灯给关了。

“杨翠萍,你真的要弄吗?”黑暗中,沈小峰两只眼睛冒着绿光,他闻到杨翠萍身上传来了清香,像是春药一般刺激着他的神经,他感觉都要爆炸。

“瞧你这死样,我都来家里你说弄不弄?”杨翠萍娇嗔了一句,忽然伸手朝下摸去。

“握草!”强烈的刺激登时让沈小峰身子一软。

“你反应怎么这么大?”

“谁叫你这么骚!”

“你才搔呢!色胚!”

“我也要摸你!”沈小峰喘着粗气,他浑身发热,一把抱住了杨翠萍,一只手攀上了梦寐以求的宝物,没有了内衣的束缚,这对丰润充满了弹性。

“呀!你轻点……”杨翠萍吃痛,一把抓住了沈小峰的手,他的动作也轻柔了一些。

“哦舒服~对……就这样……快进屋吧,你这毛头小子,让我教你……”两人互相在对方身上摸着,杨翠萍会儿便感觉腿间一片湿腻,急忙将他拉进了房里边。

房里开着灯,杨翠萍直接朝着床上一躺,对着沈小峰招手,满脸潮红与焦急说道:“把裤子脱了趴在我身上……”

沈小峰被她的话刺激的心头乱跳,喘着粗气问道:“你怎么不脱?”

“我没穿内衣……”杨翠萍俏脸挂着魅惑的笑容,忽然一撩裙子,露出白花花的大腿,腿根处一抹阴影一闪而过,她又重新给盖上了。

“你真是个妖精……”沈小峰语气颤抖,麻利地脱了裤子,上床趴在她身上,急忙拱了起来。

“呀,你别急,让我来……”沈小峰初出茅庐,什么都不懂,她连忙按住了他的后背,另一只手往下边探去,一边张开双腿,引导着他。

“快一点!”沈小峰大嘴在她脖子上亲吻着,两只手盖住她胸前两团肉,隔着衣服搓得起劲,他被杨翠萍温柔的小手摸得一阵跳动,迫切地想要找个地方钻进去。

杨翠萍满脸潮红,感觉体内的东西已经流到床上去了,她连忙将裙子撩起,屁股往后挪了几分。

嗡嗡嗡!一阵非常不和谐的动静惊动了两人,这是手机的震动,沈小峰吓了一跳,赶紧从杨翠萍身上爬了起来。

“有人找你!”沈小峰脸色慌乱,指着杨翠萍裙子侧边的口袋,手机的震动是从那里传来的。

“嘘!别出声,可能是你二柱哥。”杨翠萍脸红得不行,语气却非常地镇定,她拿起手机接通,顿时露出一股凌厉的气质:“干嘛呢,你不是睡了吗?”

“你去哪了?我起来撒尿没看到你。”屋里就两个人很安静,沈小峰听到了电话里二柱的声音,一颗心都提到嗓子眼了。

“有点热,我去小卖部买冰棒吃……”杨翠萍嘴里这边说着,脸上露出了一抹媚笑,眼睛盯着沈小峰小腹。

“秀琴婶子八点就关门了啊,你去哪里买?”

“是啊!关门了!被你搞的不上不下的,老娘火气也没法降!我现在再回来了。”杨翠萍语气突然变大,还有些恼火。

原来杨翠萍已经和二柱搞过一回了,还没有满足,难怪她刚才显得那么急躁,沈小峰心里暗想,冷汗直流。

“行,小心点啊,路边有蛇,我先睡了。”老婆有怨气,二柱语气顿时怂了,赶紧挂了电话。

那边二柱一挂电话,沈小峰终于忍不住大口喘气,脸色涨的通红,刚才爆炸的欲望也消退了不少。

“你快点回去!不要让他知道了!”沈小峰急忙下床,将杨翠萍拉了起来。

“哎呀!这死人!”杨翠萍脸色气恼,不慌不忙地下了床,理了理身上的裙子,随即露出一脸媚笑摸了摸沈小峰的脸庞:“今天先放过你,我找机会再过来!”

“不要了,我不敢了!”二柱突然的电话将沈小峰吓怕了,他连忙摇头。

“哼!由不得你!”杨翠萍瞥了一眼他下边,眼里露出一丝渴望。

杨翠萍走后,沈小峰急忙穿上内衣,慌乱不安地站在窗口,看到杨翠萍进了她家后才安心了下来。

“吓死老子了!”沈小峰抹了把冷汗,疲惫地躺在了床上。

静下心来沈小峰才感觉自己刚才太紧张了,二柱是不可能想到杨翠萍会大半夜来自己家的,想到刚才那激情的画面,他浑身又开始发热。

第七章 花生地里


第二天沈小峰睁开眼睛,外边太阳都出来了,他记得今天李甜要去集市买玉米,他也想跟着去,便急忙洗漱了一把出门。

刚一出门就撞见隔壁杨翠萍出来,她穿着一件淡黄色的汗衫,衣摆套进了黑色长裤里,胸前突出,柳腰盈盈一握,玲珑的曲线展露无疑。

“杨翠萍!”沈小峰停下脚步,兴奋地打了声招呼,他走上去,眼睛贼兮兮地盯着她胸脯。现在大白天了,两人都穿着衣服,他也没这么多顾忌。

“你注意点,这大白天的,二柱还在家里呢。”杨翠萍被她眼神盯得浑身发麻,又想起了昨夜那未完成的约会,心里一阵痒痒,眼睛也朝着沈小峰下面看去,可惜他今天穿着长裤,已经看不到像昨天那样的画面了。

“你要下地干活去啊?”沈小峰嘻嘻问道,往她家里看了一眼,门还开着,二柱应该还在家里。

“是啊,不然我裹这么严实干啥,拔花生去,昨天刚好下了雨,今天好干活,你要去哪啊?”杨翠萍没好气说道。

“我也到地里去,看看花生熟了没有。”沈小峰当然不敢说自己去卖李甜买玉米。

“哎,那行吧,你家的要是不能拔,就上我家地里帮忙,回头我跟二柱一起帮你,成不?”杨翠萍娇笑了起来,对他抛了两个媚眼。

“可以啊,我先走了。”沈小峰知道杨翠萍想要占自己便宜,因为自己只有一亩地不到,杨翠萍家花生可是种了两亩多啊,不过他也没在意,邻里之间帮帮忙也是应该的,况且他昨晚还差点把杨翠萍给上了呢。

来到李甜家,木门仍旧关着,沈小峰上前喊了两声,没回应,才知道李甜已经出门了。

“怎么没跟我说呢?不会生我的气了吧?”沈小峰苦恼了起来,昨天傍晚和李甜表白,但是碰都不让自己碰一下,而且还要保持距离。

想了想,沈小峰还是给李甜打了个电话过去,探探口风。

“嫂子你出门了吗?我看到你没在家。”

“我已经在集市上了,玉米都卖掉一半,你怎么快到地里看看花生熟了没有,嫂子一会儿卖完了就回来了。”李甜的语气和往日一般平静,好像昨晚什么事都没发生一样。

“嫂子你真能干,以前我和我哥一上午都卖不了一篓。”沈小峰松了口气,急忙夸立起来,其实他心里自然也知道是怎么回事,嫂子长得这么漂亮,只要朝着人群一吆喝,本来不想买的都要围过来了,这也是他想跟着李甜去买玉米的原因,就怕有人想要占便宜。

但既然嫂子都这么说了他也没辙,只好挂了电话朝着自己地里而去。

来到地里,沈小峰拔了几个位置,大半的花生壳都有了很清楚的纹路,这是成熟的标志,但还有小半还很稚嫩,花生仁都没有。

“还得长几天才行。”沈小峰有些失望,因为如果地里不干活的话,他是没有机会和李甜相处的,平时他没事去李甜家里坐,都会被她给赶出来,现在经过昨晚的插曲,他都有点不敢上门了。

“去杨翠萍家地里看看!”沈小峰忘不了昨夜杨翠萍带给他的销魂滋味,连忙朝着另一个方向跑去。

来到杨翠萍家的花生地里,却只有她一个人翘着大屁股在拔花生,没见到二柱。

“杨翠萍”沈小峰喊了一声,急忙来到了杨翠萍面前,“二柱呢?他怎么没来?”

杨翠萍起身,她头上戴着草帽,炎热天气令她俏脸布满汗渍,脸色潮红,娇媚动人,看到沈小峰过来,她恼火地哼了一声:“他说有点事要到集市去一趟,这没用的家伙,又是想偷懒了。”

“那我帮你干吧。”沈小峰心头一喜,二柱不在,那自己不就有机会了吗,他当即来到了杨翠萍的身边,占了一半的田垄,撸起袖子就开干。

“要是二柱能有你这么能干就好了……”看沈小峰这么积极,杨翠萍顿时笑逐颜开,将干这个字咬的特别重。

沈小峰本来就有色心,哪里不明白杨翠萍话里的意思,他拔起一丛花生抖着泥土,一边瞄向杨翠萍,她弯着腰,一双长腿将裤子绷紧,挺翘的双臀展露圆满的曲线,格外诱人,特别是胸口因为重力垂下的两团软肉,比平时看起来更加的饱满。

“杨翠萍,什么时候我们两个再弄一回啊?”沈小峰喘着粗气,想到昨晚抓在杨翠萍胸前的感觉,他内心一阵激动。

“你昨晚不是说不敢了吗?”杨翠萍侧头瞪了他一眼。

“昨晚我太紧张了,我们可以去镇里开房弄,这样就没人知道了!”沈小峰面庞一红,急忙说道,他可不怕什么丢脸的,杨翠萍才是主动的人。

“你傻了,镇子就这么大,我要跟你去开房,回头别人认出我来怎么办?不行!”杨翠萍拒绝了。

“那你来我家吧,今晚等二柱睡死了你再过来,我给你留门!”沈小峰都等不及了,恨不得立马天黑能收工。

“瞧你这猴急的样,二柱能有你这劲头就好了,我也费不着去找你……”杨翠萍直起了身子,娇笑着,胸前跳动。

“今晚看看情况吧,合适我就过去。”

“好!”沈小峰心头一喜,有了她这句话,他干劲十足,铆足了力气拔花生。

一上午的功夫,半亩花生地已经拔完了,放在地上晒着,沈小峰又累又热,一屁股坐在了田坎上,浑身都是汗,此时再看杨翠萍那浑身被汗打湿的诱惑模样,也提不起什么精神了。

“小峰,累坏了吧,真的谢谢你。”杨翠萍都不敢相信,这本来是要一天的功夫才能干完的活,却在一上午给搞定了。

“我这么累都是因为你啊,晚上你一定要好好奖励我!”沈小峰咧嘴笑着,想到晚上即将到来的激情,他的精神又来了。

“行了行了,男人都口是心非,昨晚还说不敢,今天就急成这样了。”杨翠萍在沈小峰旁坐下,摘下帽子,一边扇风,一边解开领口两颗扣子,露出大片白花花的胸脯。
版权保护: 本文由 信宜金融网 原创,转载请保留链接: http://www.xinyichashan.com/chaogupeizi/753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