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师洗澡时让我进去摸她/震动哈啊太快了h - 信宜金融网 老师洗澡时让我进去摸她/震动哈啊太快了h - 信宜金融网

老师洗澡时让我进去摸她/震动哈啊太快了h

【摘要】家庭教师(1) 文学杨小波是唐慧敏的独生子,由于丈夫因公殉职的原因,唐慧敏对这个儿子更加溺爱,几乎事事都依着他。就在杨小波打这个电话之前,发生了这样一件事儿——...

家庭教师(1)


 文学

杨小波是唐慧敏的独生子,由于丈夫因公殉职的原因,唐慧敏对这个儿子更加溺爱,几乎事事都依着他。

就在杨小波打这个电话之前,发生了这样一件事儿——

晚上,在吃过晚饭之后,唐慧敏收拾好碗筷来到客厅,见刚放学回家的儿子依旧坐在沙发上,目不转睛地落在电视机屏幕上看动画片。

于是,她走到儿子身边坐下来,问道:“小波,你们老师没有布置家庭作业吗?”

“嗯!”

杨小波模棱两可地点头。

“那你去把你的作业本拿来妈妈看看。”唐慧敏继续说。

“哦!”

杨小波应了一声,顺手拿起自己放在茶几上的小书包,将一个作业本翻出来,交到母亲手里。

唐慧敏翻开作业本一看,忍不住竖起柳眉,问道:“你怎么做错了这么多道题?这么简单的题都不会做?”

“我……”小男孩欲言又止。

“我什么呀?”唐慧敏质问道:“你是不是上课的时候开小差,根本没有听进去老师讲的课?”

“嗯……”杨小波点了点头。

“为什么?”唐慧敏直盯盯地望着他。

“我……我想爸爸了。”小男孩涨红了脸。

“你爸爸已经死了,你想他有什么用?你才念小学,学习成绩就这么差,将来如何去念中学,上大学?”唐慧敏冷声问道,见儿子低头不语,继续说:“看来,我得给你请一名家庭教师了。”

“我不要请家庭教师。”杨小波摇头说。

“如果不请家庭教师,你的学习成绩怎么能上去?”唐慧敏反问道。

杨小波摇头说:“我……我不知道,反正,我不想陌生人来我家!”

唐慧敏想了想,用征询的口吻说道:“既然这样,把你林凯哥哥请过来给你辅导功课,你看怎么样?”

“好啊,”杨小波欣然回答说:“我好久没有见小凯哥哥了,挺想他的,你快打电话将他叫过来吧。”

“你的问题自己解决,要打你自己打!”唐慧敏故意说道。

“可是,我不知道小凯哥哥的电话号码呀?”杨小波无奈地说。

唐慧敏从自己的挎包里掏出手机,然后从电话簿里将林凯的手机号码翻出来,对杨小波说道:

“就是这个号码,你打吧!”

“好的。”

杨小波将手机从母亲手里接过来,并按下了发送键……

听见电话里表弟杨小波的声音,林凯终于缓过劲来,问道

“哦,小波啊,你找我有什么事情吗?”

“小凯哥,你现在有空吗?”

“有空,怎么啦?”

“我妈妈让你来我们家帮我补习一下功课,你愿意吗?”

“当然愿意,什么时候?”

“现在!”

“啊?现在?”

“是啊,不可以吗?”

“当然可以,我马上乘车过去。”

“好,我们在家等你!”

不待林凯开口,小家伙已经挂断电话了。

想起这个调皮的表弟,林凯摇了摇脑袋,便疾步来到校门口,搭乘一辆市内公交车前往公安大院。

由于公交车上乘车的人不多,上下车的乘客也少,没多长时间,林凯便到了公安大院门口。

因小区里住的是警察和家属,对进出人员管理得比较严格,林凯向门岗说明来意,用身份证登记后,门岗才让他进小区。

林凯忐忑不安地来到唐慧敏家门口,抬手敲了敲房门。

笃笃笃!

一听见敲门声,杨小波就跑过来开门。

“小凯哥哥,你来啦?快进来!”杨小波一把拉着林凯的手,让他进屋,一起坐到客厅沙发上。

林凯见唐慧敏不在客厅,便问道:“小凯,你妈妈呢?”

“她在卫生间里洗澡。”杨小波回答说。

林凯脑海里立即闪现出今天上午,唐慧敏洗完澡,让他送浴巾时,一丝不挂地站在卫生间门口时的画面,忍不住吞了吞口水。

这时候,唐慧敏洗完澡从卫生间里走出来,站在卧室门口。

她穿着一件粉红色的吊带睡衣,带着满身湿气,身材凸凹有致,表现出一种成熟的美感,就像一团燃烧的火,在客厅里燃放。

那修长曼妙的身段,纤幼的蛮腰,秀挺的酥胸,修美的玉项,洁白的肌肤,妩媚多姿,明艳照人。

她脸部的轮廓有着罕见清晰的雕塑美,一双眼睛清澈澄明,一对秀眉细长妩媚,斜向两鬓,益发衬托得眸珠乌灵亮闪。

她这种诱人的美感,使人震撼,使人感到作为一个女警花的风姿特异,别具震撼人心的美态。

刹那间,林凯眼前一亮,两眼放光,一个劲地往她的身上狂扫,搞得唐慧敏含羞带怯,满脸红霞……

第007章 家庭教师(2)


“小凯,不好意思,”唐慧敏缓了一下神,走进客厅,风摆荷叶般地走到林凯跟前,说道:“这么晚了,请你来我们家,没有打扰你吧?”

“没……没有啊……”林凯心里有鬼,感到有点慌张,不敢与她的目光对视。

娇花近在咫尺,有时又远若天涯,想采又采不到,实在让人心痒痒的。

也许是得不到的东西更可贵、更美丽,林凯感觉这个娇美人儿益发珠圆玉润、性感迷人,如果能得到她,真是三生有幸、幸福无边。

“没有就好,”唐慧敏一屁股坐到林凯身边,说道:“我们家小波的学习成绩特别差,这样下去,以后就麻烦了,所以,我想请你来我们家帮他补习功课,我每个月给你2000块钱补课费,你看怎样?”

一股醉人的体香夹杂着洗发水和沐浴液的味道,从唐慧敏身上散发出来,令林凯感到一阵眩晕。

他努力控制住自己的情绪之后,说道:“小舅妈,我们是亲戚,表弟学习成绩不好,我帮他补习功课是天经地义的事情,怎么能谈钱呢?谈钱就不亲热。”

“俗话说,人亲财不亲,你帮我们家小波辅导功课,钱是应该给的,”唐慧敏挑挑眉,说道:“我知道,你还是学生,手头也不宽裕,权当我请家教,给你支付的报酬好了,是小舅妈的一片心意。”

说着,她从放在茶几上的手提包里掏出两千元出来,朝林凯递了过去,说道:

“这是我预支你一个月的辅导费,收下吧!”

林凯顿了一下,接过她手里的钞票,说道:“既然小舅妈都说到这个份上,我再推辞的话,就有点说不过去了,不过,请你放心,不管我有没有拿到你的报酬,都会全力以赴地辅导表弟的,一定要将他的学习成绩搞上去。”

“小凯,谢谢了,”唐慧敏见林凯接受了自己的心意,欣然说道:“从今往后,我就把小波交给你啦!”

“放心吧,小舅妈,我会尽力而为的,”林凯冲唐慧敏笑了笑,对坐到自己另一边的杨小波说道:“小波,你把作业本拿出来,让哥哥先看一下。”

听到这句话,唐慧敏接了一句:“小波,客厅里电视的声音太吵了,你还是带你小凯哥哥去你那间卧室里,让他帮你补习吧。”

“好的。”

小男孩站起身,领着林凯走进自己的卧室。

进屋后,两人坐到写字台前,林凯按照杨小波作业本上那些错误的地方,耐心地向他讲解。

小男孩的悟性很高,差不多是一学就会,一点就通。

不知不觉中,已经是晚上10:30了。

燕京大学的学生宿舍是11点钟关门,如果再不离开唐慧敏家,赶回学校的话,就来不及了。

林凯安顿好杨小波之后,离开卧室来到客厅。

唐慧敏坐在沙发上看电视,一见到林凯从卧室里走出来,便问道:

“小波的情况怎样?”

林凯回答说:“小波很聪明,他做错的题,只要我一点拨,立马就会了。”

“那太好了,”唐慧敏犹豫了一下,说道:“小凯,你们学校离我们家有那么长一段路程,你这个时候回去的话,公交车早就收车了,不如这样吧,你以后就住在我们家里,一方面,你可以辅导小波的学习,另一方面,大家有个照应,你看怎样?”

“这……这恐怕不好吧?”林凯嘴上虽然这么说,心里却乐开了花。

因为,自己住在唐慧敏家,每天可以见到她,以解自己对她的相思之苦,至于他们之间会发生什么事情,就是用屁股也能猜出来。

“没什么不好的,”唐慧敏用一副不容商量的口吻,说道:“一会儿,我让小波和我住在主卧室里,你住他那间卧室,就这么定了。”

“那……好吧!”林凯故作犹豫地点头。

“你先去卫生间里洗个澡,我现在就去帮你收拾房间。”唐慧敏说着,从沙发上站起来,走进自己那间主卧室。

不一会功夫,唐慧敏拿着一套换洗衣服从卧室里走出来,对林凯说道:

“这是你小舅生前的衣服,我看你的长相和身材与他差不多,应该能穿,你拿去洗完澡换上吧,”

“好的,谢谢!”

林凯点了点头,接过唐慧敏手里的衣服,走进了卫生间。

一进去就闻到一股淡淡的香味。

林凯扫着扫着,结果在洗手台上面发现一样东西,拿起来一看,发现是唐慧敏的小内衣,白色,蕾丝边,半透明的,上面还有白白的黏液。

“原来小舅妈刚刚在……”林凯心里一惊,情不自禁把它拿起来放到鼻子上闻。

那种味道真是迷人极了。

此时,他的反应相当强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