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怕粗不怕长就怕有勾/ 强制灌精后堵住子宫口 - 信宜金融网 不怕粗不怕长就怕有勾/ 强制灌精后堵住子宫口 - 信宜金融网

不怕粗不怕长就怕有勾/ 强制灌精后堵住子宫口

【摘要】第六章 文学吃饭的时候,王二毛想着赵富贵的事,总是静不下心,有些烦躁。“二毛,你今天这是咋了?失魂落魄的?”表嫂的美眸看向王二毛,总觉得他有些不对劲。...

第六章


 文学

吃饭的时候,王二毛想着赵富贵的事,总是静不下心,有些烦躁。

“二毛,你今天这是咋了?失魂落魄的?”

表嫂的美眸看向王二毛,总觉得他有些不对劲。

“表嫂,没啥,我只是想着今天一个病人的病。”王二毛随口回道。

“哎,那表嫂可帮不了你。”表嫂露出不好意思的样子来,这个家,一直由王二毛撑着,她感觉自己吃白饭,怪不好意思的。

“表嫂,你别想这么多,安心养身体就好。”王二毛安慰道。

吃完饭,表嫂去洗碗了,王二毛再也忍不住,跟表嫂说要出诊,关上门,冲李秀娥家走去,

李秀娥好不容易快被他弄上手了,不能便宜了那个老禽兽!

来到李秀娥家院子门口,王二毛从开着的门里看到赵富贵正和村里郑大头在院里喝酒。

郑大头在镇上开了棋牌室,还养了一群小弟,兼放高利贷,所以特别有钱,也仗着有钱,玩了多少女人,在村里的名声很差。

赵富贵之前真的没骗自己,药是帮郑大头买的?

毕竟郑大头这种人用这种药的可能性更大。

但是郑大头要这种药也不需要赵富贵帮忙买吧?

王二毛寻思了一下之后,干脆绕到李秀娥家后院,翻墙进去,来到李秀娥房间窗口下面,抬头一看,窗口没有关严,有一条缝。

透过窗缝,正好可以看到里面的情况。

屋里,李秀娥刚喂饱孩子,把上衣拉下来,然后呆呆的坐在床上。

今天王二毛给她催完奶之后,她发现自己根本静不下心了,老是会想起当时的那种感觉,那种让她迷恋的感觉。

想着想着,她好像不由自主一般,一手轻抚自己,一手撩起裙子,开始做一些隐秘的动作,呻吟声也由轻而重……

看到这里,王二毛兴奋到了极点,今天可真是来对了时候,李秀娥她现在真是迷死人不偿命啊。

要是这个时候和她做那啥,肯定好滋好味好享受。

王二毛发现,李秀娥用她的手还意犹未尽,从床单下摸出一根早就准备好的新鲜黄瓜,慢慢的放在了裙底……

王二毛的眼睛瞪得大大的,居然连这个都准备好了?

她是被下了药,还是因为自己今天的撩拨,让她受不了,才准备的这个?

李秀娥的动作越来越快,她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喝完赵富贵给她的一碗汤之后,就开始变得浑身燥热。

她嫌衣服穿在身上无法透气,竟然一件一件地脱掉。

王二毛百分百确定,李秀娥是被下药了。

就在这个时候,李秀娥的房间门被敲响了。

“秀娥,你开一下门,我要拿张椅子。”

王二毛一听说话的是赵富贵,心里恨的直咬牙。

果然是这个老不死的自己打李秀娥的主意!

王二毛希望李秀娥不去理会赵富贵,要不然肯定会出事。

然而,李秀娥却慌慌张张把黄瓜拔掉藏好,穿好衣服去开门。

开门后,李秀娥发现进入房间的并不是公公赵富贵,而是郑大头。

因为药性发作,李秀娥的脸直接红到耳根,用媚到骨子里的声音问道:“大头叔,怎么是你?不是我爹拿凳子吗?”

郑大头从上到下把李秀娥打量了一遍,两眼放着淫光,不由猥琐地说:“秀娥,你是不是觉得很难受?”

第七章


李秀娥心头呯呯直跳,她虽然刚刚自我安慰了一遍,但并没有解决掉生理需求,还是很渴望有男人帮她。

所以,她下意识地点了点头。

郑大头嘿嘿一笑:“难受就对了,我来了,你就不难受了,我会救你超脱苦海的。”

“大头叔,你说的是啥意思,我咋不明白呀?”话说出来,李秀娥的脸更红了,因为她感觉自己的声音变得越来越娇媚了。

“秀娥,你难道还没有发现吗?你已经被人下药了!”

“啥?”李秀娥大吃一惊,在看到郑大头一步步逼近自己的时候,就知道对方想干啥,不由得大叫道:“你快点出去,不然我喊人了!”

“秀娥,你喊啊!你可能不知道吧?给你下药的就是富贵哥他老人家!你叫他他也不帮你!”郑大头一切尽在掌握,一边逼迫李秀娥往床边走,一边挑明事实。

李秀娥摇了摇脑袋,“不,我不相信他会这样对我!我是他儿媳妇啊!”

郑大头哼了一声:“秀娥,你到现在还蒙在鼓里!我告诉你,你公公借了我的钱,现在还不上钱,所以,他答应我了,我睡你一次,那笔账就算两清!”

“我不信,我问他去!”李秀娥又急又怒,拼尽全力想要推开郑大头。

结果,她觉得身上力气越来越小,两只手被郑大头握住之后,身体就一路被推向床边。

“秀娥,你可真美,我想睡你好久了,可是一直没有机会,我真担心他娘的你最后便宜别的男人!你的公公,这次做了好事,成全我们,我也不白睡你,以后你当我的情人,我养着你,咋样?”

李秀娥的衣服被扯烂,她大声呼救,却发现无济于事,她的公公对此充耳不闻。

……

王二毛听完郑大头的话,顿时怒气冲天!

赵富贵这个老不死的真不是人,居然做出这种禽兽不如的事!

简直比他自己想睡李秀娥还可恶!

王二毛翻立马墙出了院子,跑到了门口。

不管怎么样,他都要阻止这件事!

况且,他可是念李秀娥念了很久了,不可能眼睁睁的看着她被郑大头这个禽兽在糟蹋了!

王二毛要推门进去的时候,却发现大门被锁住了,直接用力拍了几下。

赵富贵在院子里抽着烟,一听拍门声,不由得囔道:“谁啊?这么晚了,有事明天再说!”

“赶紧开门!”王二毛沉声道。

赵富贵一百个不情愿开了门,对王二毛翻了一个白眼,“二毛,你鬼叫啥?不知道我家有小孩子晚上需要安静的吗?”

王二毛当然不敢说自己看到郑大头闯进李秀娥房间里的事,否则赵富贵就知道他刚刚跑去偷看了。

“我这是来帮秀娥姐复诊的,你快带我去她房间!”王二毛沉声催促道。

他现在打心底看不起赵富贵,所以说话一点都不客气。

“王二毛,你这家伙懂不懂事啊?大晚上的,你到一个寡妇房间去,你不要名声,我家秀娥还要名声呢,啥复诊?你给我回去,明天我让秀娥再到你诊所去,免得让人说闲话。”

赵富贵说什么也不让王二毛去李秀娥的房间,王二毛心里着急得很,他知道时间不等人,要去得迟了,李秀娥就羊入虎口,被郑大头吃掉了。

“你故意不让我进去,该不会是今天到买了那种药给秀娥嫂子吃了吧!”王二毛冷声道。

“混账,王二毛,你血口喷人!”赵富贵指着王二毛,手指都气的发抖。

王二毛心里记挂李秀娥的事情,把赵富贵的话当成耳边风,快步奔向李秀娥的房间。

赵富贵老胳膊老腿的,速度根本比不过王二毛,只是在身后怒骂,心里也急的要死。

本来让郑大头睡李秀娥一晚上,他欠的一屁股债就算完了。

要是事情被王二毛搅黄了,他赵富贵就得遭殃。

王二毛才不管赵富贵心里什么想法。

他就想着李秀娥说好要让自己“打针”的,可不能让郑大头捷足先登。

冲到李秀娥的门前,王二毛奋力敲门:“秀娥姐,我来给你复诊了,快开门!”

李秀娥感觉自己浑身无力,而且在郑大头的粗暴动作下,衣服完全被撕烂了。

仅存的理智告诉她,要是真被郑大头糟蹋了,她的人生就毁了!

可是,在药物作用下,她极度渴望男人,最渴望的就是能够和王二毛一起。

看到李秀娥搔首弄姿的模样,还有她的动人娇躯如此诱人,郑大头猛咽口水,三两下脱掉裤子,把李秀娥的两条大长腿握住,凌空摆在木床外边。

他发现,李秀娥自己已经在欲望升起时已经有反应了,所以前戏能省略。
版权保护: 本文由 信宜金融网 原创,转载请保留链接: http://www.xinyichashan.com/chaogupeizi/753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