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女下属在办公室销魂/我和男友做的全部过程 - 信宜金融网 和女下属在办公室销魂/我和男友做的全部过程 - 信宜金融网

和女下属在办公室销魂/我和男友做的全部过程

【摘要】名师出高徒 文学“啊……这不太好吧……我还要去民生医院报到,就任首席医师呢!”林成暗喜,心想这下有戏了,能住在这两位美女家里,以后就有更多机会接触纯阴体质的黎诗诗了。...

名师出高徒


 文学

“啊……这不太好吧……我还要去民生医院报到,就任首席医师呢!”林成暗喜,心想这下有戏了,能住在这两位美女家里,以后就有更多机会接触纯阴体质的黎诗诗了。

他偷偷瞄了黎诗诗一眼,见对方一副气鼓鼓的样子,却不敢再说什么话来阻止母亲的决定。

“去民生医院?就任首席医师?可你不是连行医资格证都没有考取吗?”方琳以为自己听错了,奇怪的问道。

她知道民生医院是上京市首屈一指的高级民营医院,对医师资格的要求特别高,许多上京医药大学的毕业生都没有机会进去。

“用不着,我有这个。”林成满不在乎的挥了挥手,从提包里拿出一封介绍信给方琳看。为了让方琳母女彻底信服自己的医术,他必须得拿出更有分量的证据了!

趁着方琳看信的功夫,黎诗诗鄙视地看着林成质疑道:“喂,你脑子坏掉了吧?民生医院怎么会聘请你这毛头小子当首席医师?真是白日做梦!”

黎诗诗一而再、再而三的鄙视和羞辱自己,林成就是再好的脾气也受不了,可他想到黎诗诗的纯阴体质,只得咽了咽口水忍下了这口气。

不管怎么说,他一定得想办法吸取黎诗诗体内的玄阴真气,早日练成动天奇术,那可是关系到自己后半生幸福的大事啊!

林成这样一想,心平气和了许多,看着黎诗诗嬉皮笑脸的说:“我看你也不过十七八岁的样子,跟我这毛头小子刚好是一对……”

“你……讨厌!”黎诗诗见他又在嘴上占自己的便宜,气急之下抓起床上的抱枕狠狠砸了过去,却被林成扭头闪开了!

“诗诗,不要对小林医生无礼!”方琳此时已经看完了信,见状急忙制止黎诗诗,满面惊讶地打量了林成一番,才说:“原来你是神医关彦之的亲传弟子,怪不得有这么大的本事,真是名师出高徒啊!”

看到母亲的表情,黎诗诗也呆住了,她很少看到母亲对人表现出这么惊讶甚至于有些崇拜的表情,难道这小子的来头真的很厉害?

的确,一代神医关彦之就是林成的师父,也就是他心里对其充满怨念的那个脾气古怪的老头子。

林成并不知道关彦之这个名字对于上京市来说意味着什么,方琳却很清楚,关彦之在退隐之前,就是上京市最大的国立医院的首席医师,用一套神秘的中医针灸推拿手法治病救人,无论是什么样的疑难杂症,到了他的手里无不药到病除。

最神奇的是,关医师从来不用开膛破肚这种西医手术给人治病,只需要几副中药,几根银针,甚至只需要让他推拿几下,就能解除病人的痛苦,被奉为全国知名的中医大师。

十年前,关彦之突然提前退休,从此不知所踪,没想到他竟然躲在终南山的深山老林里,向林成教授自己的平生所学。

由此看来,关彦之对林成这个关门弟子必定是非常的重视,如今推荐他到上京市医院来就任首席医师,想必是对这个弟子的本事怀有极大的信心!

方琳想到这里,觉得无比惊喜,简直像捡到了宝贝一样,更加坚定了要把林成留在家里的决心。

林成暗中察言观色,知道方琳已经彻底信任了自己,大为得意,不过脸上还是表现出一副云淡风轻的高人模样。

黎诗诗抢过方琳手里的介绍信,见那字体刚劲有力,而且是用毛笔写的,撅起嘴嗤笑道:“你师父真是个土包子,什么时代了还用毛笔写信啊……”

“诗诗,你太不懂事了!”方琳责怪的瞥了黎诗诗一眼,看着林成客气的说,“小林医生,关神医最近可好?他老人家销声匿迹近十年,想不到竟然在终南山清修,这境界真是一般人不能比的!”

“老头子挺好。怎么,黎太太认识他?”林成对关彦之可没那么客气,就算当面也是叫他老头子。

“我哪有机会认识关神医啊,只是早年有幸见过一面。”方琳收起书信还给林成,脸上的微笑更加灿烂了,续道:“小林医生既然还没报到,想必也是没有住处的,就先在我家住下吧,明天再去就职。等我女儿病好了,你随时可以搬出去,你看怎么样?”此时她反倒有些担心林成不愿意留下来了。

“黎太太,这样真的好么?”林成达到了目的,但表面上还要推拒一番。

“没什么不好的,我家房子大,多住一个人根本没关系。”方琳温暖地笑着,她是个老于世故的女人,早就看出了林成眼底暗藏的惊喜,知道他其实是很想住在这里的。

至于林成想留在这里究竟是出于什么意图,方琳还不大清楚,但她直觉面前这个年轻人对她们母女二人并无恶意。更何况他还是关神医的亲传弟子,品行应该是有保证的。

再说,这栋别墅里也不是只有自己和女儿两个人,还有诸多保安和佣人,就算他想干什么坏事,也没那么轻易得手。

想到林成可能会对自己做的“坏事”,方琳情不自禁的脸红了,好像事情真的发生了一样。

呸呸呸!自己怎么能想这种事?方琳急忙收回思绪,又问道:“怎么样,小林医生,你考虑一下吧!等诗诗病好之后,我一定会重重谢你的!”

“那好吧。”林成勉为其难的点了点头,其实心里早已乐开了花。

黎诗诗虽然有一百个不愿意,此刻也只能用一声冷哼来表达自己的不满,无法改变事实了。她头也不回地离开了卧室:“晚饭我约了朋友,不回来吃了,你们随便吧!”

“记得早点回来敷药啊!我等你!”林成赶忙好心提醒她,能用敷药这么名正言顺的借口接触黎诗诗,这么好的机会他怎会轻易放弃?

黎诗诗闻言,脸不由自主地红了,此时才想起自己的裤子被剪烂了还没换掉,又想到刚才那么私密的地方被那臭小子又看又吸的,真是羞死人了!她跺了跺脚,狠狠地瞪了那“臭流氓”一眼,才气呼呼的走了。

“黎太太,您的女儿对男人似乎有很大的成见,是不是受过什么刺激啊?”偌大的客厅只剩下林成和方琳,他干脆说出了自己的怀疑,从黎诗诗的种种表现来看,的确是有点不正常。她对自己的反应有些过激了。

方琳闻言吃了一惊,想不到林成这么细心,居然发现了女儿有问题。她叹了口气欲言又止,良久才缓缓说明了原因。

“小林医生,实不相瞒,事情是这样的……”

第7章 母女都有问题


原来早在十几年前,方琳的丈夫还在世时就非常花心,经常出轨,对自己和女儿都非常不好。女儿小时候不懂事,以为父亲不爱自己,心里忧郁自闭,等她渐渐明白男女之事,才明白父亲种种表现的根本原因。再加上她出落的越来越漂亮,身边少不了好色之徒和浮浪子弟的追逐,便对男性产生了排斥,认为所有的男人都是花心好色、始乱终弃的坏人。

直到现在,黎诗诗考上了上京大学,身边也只有女性朋友,连一次恋爱都没谈过。

林成听完以后明白过来,黎诗诗的问题可大可小,往严重了说是心理疾病,往小了说不过是对男性存在错误认识和心理障碍。

想到黎诗诗刚才的种种表现,林成现在反倒有些同情她了,这么漂亮的女孩子得了这种毛病,以后婚姻都会有问题呢!

方琳同样也有这种担心,好在女儿现在刚满十八岁,结婚恋爱为时尚早,但是一想到女儿这个毛病是因为丈夫花心,与自己生活不睦引起,她的心里就产生了难以名状的自责感,觉得是自己亏欠了女儿。

林成见方琳满面愁容,秀眉深蹙,别有一种忧愁暗恨、我见犹怜的味道,不禁又是心中一颤,拍着胸脯保证道:“黎太太,其实您不必过于忧心,令爱的毛病并没有什么大不了,我可以帮忙治好她!”

他并不是空口说大话,心里是另有打算的。黎诗诗的这个毛病说到底仍是阴气太重、阴阳失调引起的,只要自己吸走她体内的玄阴真气,再用动天奇书的神妙内功帮她调理筋络脏腑,自然能够使她变得心平气和,情绪平稳,不会再对男人产生过激反应。

“你说的是真的吗?小林医生,你有什么办法?”方琳闻言露出惊喜神色,对方可是一代神医关彦之的亲传弟子啊,他既然说能治,必定是有办法的!

林成当然不能把吸取黎诗诗玄阴真气的打算说出来,否则方琳不但不会相信,说不定还要把自己当成吸取人类元阳的妖怪,咳咳……

他沉吟了一番,慢吞吞的说:“按照以毒攻毒的原理,就是要让她近距离的接触男人。她越是对男人憎恨反感,越是要扭转她这种认识,等她明白自己原来的想法是狭隘、错误的,心结自然也就解开了。当然,和她接触的男人必须品行端正,不会出轨,否则会再次给她造成心理阴影的!”他一边说,一边在心里指着自己大声呐喊:看我,看我,我就是新时代好男人的典范啊!

方琳是何等精明的人,从他的话里听出了一些弦外之音,笑了笑说:“小林医生的意思,是要我介绍品行端正的男孩给诗诗认识,引导她……谈一场恋爱?”

林成连连点头,一本正经地说:“等她真正谈过一场恋爱,了解到爱情的美妙滋味,就不会再像以前那样对男人心存偏见啦……”

“小林医生,那你谈过恋爱吗?”方琳忽然将话题一转,问到了林成身上。

“这个……还没有……”林成有些尴尬的挠了挠头,虽然他今年已经二十岁了,但也只是平时在嘴上占占美女的便宜,并没有真正的谈过恋爱。

更令人羞愤的是,他还是一个处男!

这也正是他努力想要练成动天奇术的最大动力。因为老头子告诉他,修炼动天奇术必须保持童男之身,一旦做了男女交合之事,便会功力散尽,死得要多惨就有多惨!

只有将动天奇术修炼到大圆满重,形成金刚不坏、百毒不侵之身,才能够与女子行事。

林成一想到这个就忍不住嘴角抽搐,第N次在心里把老头子的全家问候了一遍,他可不想练一辈子童子功,耽误了自己日后的性福生活,所以只有玩命练功,希望尽快修炼到大圆满重的境界。

也正是因为正常的生理需求得不到发泄和解决,林成才形成了这种眼睛爱在美女身上乱瞟,嘴上爱占美女便宜的轻浮性格,就算吃不到,画饼充饥也是可以聊作慰藉的嘛……

方琳也感觉到,林成的内心其实是真诚且有些羞涩的,他外表所表现出来的那种轻浮和油滑,更像是他为自己设立的伪装和保护壳,不想让人看到自己真实的一面。

这样一个真性情的“坏小子”,可比那些表面正义,肚子里男盗女娼的伪君子好多了!

方琳是有见识的女子,她能感觉得出来,林成对自己、对黎诗诗的美貌都是出于由衷的欣赏,并没有其他不纯的因素。

从他那些略带青涩的表现来看,他说自己没谈过恋爱,应该是真的。

再者,林成的师傅是医德高尚的一代神医,这是方琳最放心的地方。

如果有这样一个男孩子陪伴在黎诗诗的身边,说不定真的可以改善她的病情,解开她的心结呢……

方琳想到这里,从心里进一步接纳了林成,但并没有立刻表现出来,只说:“小林医生以后就住在这里,来日方长,我女儿的病就拜托给你了!”

她这么说,就是默许林成主动追求黎诗诗,与黎诗诗交往了。

林成一听可高兴坏了,跟黎诗诗谈恋爱什么的都在其次,只要有名正言顺的理由接触黎诗诗,他早晚能找到机会吸取玄阴真气的,到时候可就……哈哈哈……

至于玄阴真气到底是怎么吸取的呢?还是先卖个关子吧!

“对了,黎太太,我看你肤白如脂,双颊却隐有斑点,手指修长,指甲却没有光泽,是不是身体有什么不舒服?”中医主张望闻问切,林成虽然没有给方琳诊脉,但从她的气色上便能看出她身体的异常,关心地问道。

方琳见他对自己观察得这么仔细,不由得脸红了,低头扭捏地道:“小林医生真是心细如发,我确实……有点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