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主角污力十足的小说/半夜给主人用嘴接尿 - 信宜金融网 男主角污力十足的小说/半夜给主人用嘴接尿 - 信宜金融网

男主角污力十足的小说/半夜给主人用嘴接尿

【摘要】运动会的运动方式 文学“昂,原来在这里啊,我怎么不记得自己什么时候将卷子压在这下面的。”翻箱倒柜的找了半天之后,才终于在柜子下面找到了一堆不及格的卷子。刚要直起腰...

运动会的运动方式


 文学

“昂,原来在这里啊,我怎么不记得自己什么时候将卷子压在这下面的。”翻箱倒柜的找了半天之后,才终于在柜子下面找到了一堆不及格的卷子。

刚要直起腰,发现自己身后好像撞到了什么东西,一歪头,看到楚南正站在自己的身后,紧紧的贴着自己的臀部。瞬间她就猜透了楚南的想法。

赶紧向前一步将身子贴在柜子上,王老师拿卷子堵住自己的胸口,声音有些颤抖:“那个,楚南啊,我,我找到你的卷子了,你要不要看一下。”

“不用了王老师,我觉得这里,有比卷子更好看的东西。”

“什,什么?”王老师紧紧的盯着楚南的眼睛,在他的眼睛中,很明显的可以看到有淫邪的目光。

“当然是你啊,王老师。你不觉得你今天特别美吗?”

“我可警告你啊,楚南,这里可是学校。你最好别做什么出格的举动,我可是会叫的。”

“放心吧,王老师。来的时候我已经看过了,除了你这间,这栋楼里就没有另一个人了,你别忘了,今天可是周末啊,别人都回家了。你就叫吧,叫破喉咙也不会有人来救你的。”说完这句话后楚南自己都楞了一下,这不是电视剧中的桥段吗?

“啊!”当楚南说出这句话后,王老师才意识到今天是周末。那岂不是整个学校都没人?

砰的一声,楚南直接双手压在了柜子上,给王老师来了个壁咚的姿势,将她环在两条臂膀之内。

“我可警告你啊,楚南,我可是你的老师,你,你最好。”王老师话还没有说完,楚南直接上前按住了她的肩膀,亲吻在了王老师的嘴唇上。她手中拿着的试卷直接掉在了地上。

想要挣扎,却挣不开楚南的两只大手。

牢牢的将王老师的肩膀固定在柜子上,楚南饥渴的吮吸着王老师的嘴唇。他也不知道今天为什么会这么大胆,如果放在以前绝对是他想都不敢想的事情。

“啪!”王老师不知道从哪来的力气,双手抵着楚南的胸膛,一把就将他推开,然后顺势给了他一个巴掌。

楚南摸着自己火辣辣的脸,这一巴掌直接将自己从无尽的欲望中打回了现实,这时他才意识到自己刚才做了什么。

“对不起王老师,我,我看到你我就忍不住。”

“你!”王老师眼中不断的有泪水在打转。她只是个从县城被派过来实习的老师,本想着教满一年就可以离开这里了,没想到现在却发生了这样的事情。

没有理会还站在那里捂着脸的楚南,她直接就向办公室的门跑过去,想要离开这里。楚南一看情况不对,如果让她跑出去了把这件事往出一捅,那自己之后还怎么上学?

眼疾手快的他,在王老师与自己插肩而过的一瞬间,一把就拉住了她的胳膊,然后将她拉到了自己的怀里,用双手牢牢的将她控制在自己怀中。

“你放开我!你这个流氓!”

王老师的很瘦,估计还不到一百斤,这也决定了她的力气不是很大,楚南轻轻松松的就将她制住了。

“王老师,你镇静点。”楚南有些心虚,自己的这句话说的就跟放屁一样,自己都要非礼人家了,还怎么让人家镇静。

可王老师根本不管楚南的话,一直在她怀里挣扎着想要逃出去。

此时楚南也有点被折腾的火气上来了。这王老师一直在他的怀内扭过来扭过去,臀部也在他的下体处不断地摩擦,导致楚南的小兄弟直接昂起了头。

本来还在不断挣扎的王老师,突然感觉自己臀部有异物在顶着自己,而且还越来越坚硬。她也不是小女孩了,当然知道那是什么东西,顿时吓得不敢再动了。

“楚,楚南,你放了我好不好,我保证下次再也不说你成绩差了。”

“是吗?不过你说不说我不是很介意。”

“那,那你可以放了我吗?”王老师小心翼翼的问道,他能够感觉出来楚南有点想要放手的意思。

“放了你?对不起了王老师,现在的这种情况,我恐怕是不能让你如愿了。”楚南嘿嘿笑了一声,直接架着王老师的两条胳膊就将她抬了起来,让她双脚离地。王老师也感觉到了,于是双腿不停地乱蹬着。

“啊!楚南我错了!我错了,你放了我!”王老师察觉到自己在楚南的手中根本没有反抗之力,一个十七岁的孩子力气怎么可能这么大!

“抱歉,晚了噢!”楚南直接架着王老师就来到了柜子后面。这里有一张很小的单人床,也是学校配备的。楚南直接就将王老师扔到了床上,她想要挣扎着爬起来,但是楚南直接压了上去,让她动弹不得。

“楚南,就当老师求求你了,我还没有过男朋友,求你放过我。”被楚南压在身下,王老师根本动弹不得,只能摇摆着两只脚来进行一下最后的反抗。

压在王老师的身上,一种别样的情绪从楚南内心滋生出来。之前的王老师,高高在上,想训自己就训自己。现在却在自己的身下,如同一个待宰的羔羊。之间身份的转换,不禁让楚南心里生出了一丝快感。

“对不起了王老师,谁让你之前老是欺负我,现在,该轮到我了。”没有理会王老师的告饶,楚南直接撕开了她的上衣,露出了她衣服里面的黑色文胸。这还是楚南第一次见到女人穿着文胸,就在之前的李婶和刘秀娥,都是没有穿文胸的。

看着这黑色带有花纹的文胸,楚南不禁心里感叹一声王老师不愧是城里来的人,活的就是精细。不过,在这黑色文胸的刺激下,更是让楚南狼性大发。

“啊,楚南,求你放过我,我还没有过男朋友啊!”在王老师的心中,来这里支教只是暂时的,她甚至有些看不起村里这些土里土气的男人,将来还是会回到县城找一个城里的男朋友。

楚南并没有理会王老师的挣扎,一把将她的文胸推了上去。藏在里面的两只小白兔瞬间弹了出来,白晃晃的,差点亮瞎了楚南的眼睛。盯着这一幕,楚南的口水都快要聊出来了。王老师不愧是娇生惯养的城里人,这胸型和皮肤,果然不是村里人可以比的。

不假思索的,一口将胸前的那颗葡萄含在嘴里就开始了吮吸。

“啊!”两滴眼泪从王老师的眼角滑落,难道今晚自己就要失身了吗?没有想象中的白马王子,也没有城市里的帅哥,而是要被一个学生夺走自己的第一次吗?

王老师的下身穿的是包臀裙,楚南找了半天找不到应该怎么将它脱下,然后一气之下,直接将包臀裙推了上来。当推上来的时候,直接傻眼了。“竟然没有内裤!”

抬头疑惑的看了一眼王老师,只见王老师满脸的泪痕,躺在那里都不动了,可能是已经放弃抵抗了。“没想到王老师外表那么清纯的一个女人,却是个暴露狂!”

就这句话,还真被楚南给猜对了,这王老师还真的是个暴露狂。平日里她都穿着包臀裙,反正不会被暴露,也不知从什么时候起,她就隔三差五的不穿内裤,甚至很觉得这样很舒服。在别人看她的时候,她甚至会有一种很刺激的感觉。

“风骚的女人!”楚南只能这么形容眼前的这个女人,一想到她在上课的时候甚至连内裤都没有穿,自己就显得更加性质高涨。

楚南掏出自己的昂扬之物,轻车熟路的找准了要进去的位置,使劲向前一运。让他没想到的是,王老师完全给了自己一种跟李婶和刘秀娥不一样的感觉。“好紧啊!不过更加舒服!”这是楚南的第一反应。

“啊!”剧烈的疼痛使得王老师不得不做出反应,清晰的叫喊声回荡在整个屋内。听到这么高的叫喊声,吓了楚南一跳。她这么一喊,就算这里没人都给叫出人来了。楚南赶紧将她的嘴捂住,却没想到她动静更大,而且眼泪哗哗的都止不住的流。

“这是怎么滴!”楚南有些郁闷,这反应也太大了。当他下意识的抽插两次后,终于明白为什么这王老师会有这样的表现了。

“还是个处女!”看着自己小兄弟上面带出的血丝,楚南有些蒙圈,他怎么也不会想到看起来如此风韵妖娆的王老师竟然还是个处女。

被楚南捂着嘴,王老师叫都叫不出来,只能用一双仇恨的眼睛看着正在自己身上运动的楚南,心里不断的诅咒着他。

“你别用这种眼神看我,王老师。是你叫我来这里的,当然我现在把你上了这是我的错,可我也不知道你还是个处女啊。不过你放心,既然这样,从今往后你就是我楚南的女人了。相信我,我会对你负责的。”

楚南也不知道王老师有没有听进去自己的话,而是继续进行着自己的运动,今天,才算是真正意义上的‘运动会’啊。

第七章:挽留女神的龌蹉方式


四十分钟后,楚南趴在王老师的身上一动不动。刚才的一番运动真的是耗尽了他全身的力气。而王老师,在楚南运动结束后,便留着眼泪沉沉的睡了过去,今晚对于她来说,或许是个噩梦,也或许是个新生活的开始。

第二天天一亮,王老师就醒了过来。直到现在,她都无法接受昨天晚上发生的事情。使劲推了推还趴在自己身上的男人,发现自己的胳膊根本使不上一点力气。而且自己的私处里面,还插着某人的昂扬之物。

她这一推,直接将楚南推得醒了过来,看着自己身下的女人,楚南心里不禁升起了一丝自豪的感觉。所有人都畏惧的数学老师,现在却在自己身下承欢。

王老师没有说话,只是用看仇人般的眼神盯着楚南。楚南也毫不示弱的盯了回去,要说比眼神,他还没有怕过谁。

“从今往后,你就是我楚南的女人了,懂了没!”

楚南毫不犹豫的向着王老师宣告自己的决定,在他的心中,已经将王老师当做了自己的女人。而王老师并没有理会他的话,依旧瞪着她的眼睛。

“哎呦!长本事了!”看到王老师并没有回自己的话,楚南打算给她个教训。于是下身就开始了粗暴的活塞运动。

“啊!”初为人妇的王老师还没有完全的适应楚南的这种举动,不过几分钟后,当她放弃抵抗的时候,一种很舒服的感觉从心里油然而生。她渐渐的不再抵抗,而是适应起来。

“我都说了,做我的女人,你不会后悔的。”看着王老师脸上渐渐开始享受的表情,楚南心里也是一阵满足。征服一个刚烈的女人的感觉是别人无法体会的。

又是半个多小时,楚南从床上爬了起来,穿好衣服,看着躺在床上的这个女人。就在昨天,她还是自己心目中高高在上的数学老师。

“王老师,从今往后,你可就是我的女人了哦,希望你记住这一点。”临走前,给了王老师一个忠告。不过楚南也相信,她是不会讲这件事讲出去的,不然她的名声估计就坏了,在这里也混不下去了。

他离开了这间屋子,走之前轻轻的关上了门,今天才周日,想必也不会有人来。但是他离开的时候,却没有看到在走廊的另一侧,蹲着一女孩,正满脸绝望的看着渐渐远去的楚南,脸上满是泪痕。

昨天晚上楚南送走小雅后就直接来到了办公室,却不知道小雅在外面等了半天后没有等到去他们村的小客车,就想着来找楚南一起回去。当她来到办公室门口的时候,正是楚南将王老师推到在床上的那一刻。于是她站在门外听完了全过程。一晚上,她都蹲在门口,甚至早上,她还听到两人正在做一些不可描述的事情。

知道现在,她心里仍然无法接受这个事实。自己喜欢的男人,竟然和学校的王老师有一腿。

走在回家的道路上,楚南心中无限的舒爽,如今自己不仅摆脱了处男的称号,而且还有了自己的女人。

“咦?门怎么开着?”刚到自己加门外,却发现自己的家门大开。“我走的时候关好门了啊,难道是老爹回来了?”楚南兴冲冲的跑回家,一眼就看到了正坐在门口抽着烟的老爹。

楚南的老爹名叫楚天。年龄大概三十多,但是整个人看起来却像是五十岁的大叔。自从楚南的老娘生他难产死后,楚天就开始一蹶不振,几年内变成了这副模样。相比于自己的老爹,楚南反而要花心多了。

“这些天去哪浪了?”楚天抽了一口烟,抬起头来看着自己的儿子。自己的这个儿子虽然说学习起来不是很争气,但是干活倒是一把好手,帮自己省了不少事情。

“我去苞米地里看了一下,这几天苞米长得挺好的。”这时候楚南撒起谎来可是一点都含糊,他可不敢说实话,难道让他告诉老爹昨晚自己去强上了自己的老师?

“恩。”楚天应了一声,对楚南的话并没有一点怀疑,因为在他的眼中,自己的儿子一向是很老实的,跟自己的性格很是相象。

“刚才回来的时候碰到李婶了。”楚天马漫不经心的自顾自说着。却没想到楚南却是心里一紧。

“李婶,她说什么了。”楚南生怕李婶告状,这样的话,估计自己会死的很惨。

“她说,我不在的这几天,你帮了她很多忙。还给咱家送过来一些红薯。干得不错。”楚天毫不犹豫的赞赏自己的儿子,看来就算自己不在,楚南也跟村里的人相处的很好。估计他怎么也不会想到,李婶说的‘帮了很多忙’,指的确是另一件事情。

“对了,小南,你年纪也不小了。有没有看上哪家的姑娘,爹去给你说媒。”农村的小孩,到了十七岁左右,一般就都有了自己的结婚目标,很多人十九岁左右就开始结婚生子,这都是很正常的事情。

“啊,有啊,就是小雅啊,你见过的。”

“小雅?老王家的那个女孩?恩,还可以的。过几天爹就去帮你说说。早定下来早省事。”

“谢谢爹。”听到这里楚南心里一阵欣喜,毕竟自己最喜欢的是小雅。不过,王老师怎么办?这是自己目前最头疼的问题。

“楚南你在家里吗?我来找你了!”这不,说曹操曹操就到。楚天一根烟还没抽完,大门外就传进来了小雅的声音。

“恩!我在呢,小雅你快进来。”

“咦,叔叔也在啊。”此时小雅已经完全看不出来早上那样的状态,除了眼睛微微有点发红外,跟往常没有什么区别。甚至还很开心的跟楚天打了个招呼。

看到小雅能来自己家里,楚天也是十分高兴。看来自己的儿子也不是个孬种啊,能跟小女孩相处的这么好。

“来来来,快进屋里坐。楚南,你小子干什么呢?还不给人家小雅拿水果去。”楚天直接照着楚南的屁股踢了一脚,将他踢进了屋内。

来到屋里,楚天给自己找了个理由说去地里看看庄稼,然后将两人留在了屋内,给他们创造二人世界。楚南心里感动的都药哭出来了,这才是亲爹啊!

“楚南,你爹,刚才说是要去我家提亲吗?我在院子外头都听到了。”小雅坐在椅子上,眼睛紧紧的盯着自己手中的苹果,都没有看楚南一眼。

“是啊,惊喜吧!跟你讲,只要你家人能同意,咱俩以后可就是一家人了。”楚南也是十分的兴奋,期待了这么些年,现在终于有盼头了。

“可是。可是。”小雅支支吾吾的,心里一直在犹豫要不要把那句话说出来。

“可是什么啊?难道小雅你不同意?你昨天可不是这样的啊!”楚南心中有了一种不好的预感,难道小雅一夜之间变心了?究竟是哪个家伙在挖我的墙角?我一定要揍的他连亲人都认不出来。

“可是,我觉得我们并不合适。”犹豫再三后,小雅还是说出了自己的决定。

“为什么啊小雅,你昨天不是这样的!你还收下了我给你的礼物!”楚南有些急了,如果是因为那件自己的礼物的话,那就只能说自己是自作自受。

“不是,我挺喜欢你送我的礼物的。”

“那是因为什么啊,你总得告诉我啊,至少让我死个明白!”

“其实,我觉得你跟王老师更相配一点,我,我根本配不上你。”说道这里,小雅就想起了昨天晚上的事情,就没来由的一阵心痛,眼泪就开始止不住的往下流。

“什,什么?”听到小雅的这句话,楚南只感觉天都要塌下来了。难道,小雅知道了什么?还是王老师将这件事情告诉了小雅?这也不可能啊!

“小雅,你是不是知道了什么事情。”楚南小心翼翼的问道。

“你昨天晚上在办公室都跟王老师干什么事情了!我在门外都听到了,楚南,你,你不是人!”说到这里,小雅更加控制不住自己的眼泪,自己最喜欢的男人竟然跟别的女人上了床,这让她根本无法接受。

“完了!”楚南直感觉脑壳嗡嗡的,任他如何聪明,也没有预料到这种情况的发生。这完全就是真正意义上的自掘坟墓啊。

“小雅,你听我解释啊,昨晚,那只是个意外!”

“什么意外啊!我都听得明明白白的,你还想要骗我吗!”

“小雅,你要知道,我最喜欢的人可是你啊,我都喜欢你好几年了!我已经离不开你了。”

“是吗?既然我对你这么重要,那你为什么还在外面找女人!”

“都说了那只是个意外!”

“是吗?那你证明给我看啊!”

“行,这可是你说的,是你要我证明的,那我就做给你看。”

楚南走到门前,一把将门关了个严实,然后从里面锁上,向小雅走了过来。

“楚,楚南,你要干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