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爷用狼毫毛笔h/两根大棒同时进入爱妻 - 信宜金融网 王爷用狼毫毛笔h/两根大棒同时进入爱妻 - 信宜金融网

王爷用狼毫毛笔h/两根大棒同时进入爱妻

【摘要】突如其来 文学十里八村人得男人眼中,安蓁蓁就是那种贞洁到不能再贞洁的女人,可现在的安蓁蓁却变成了十足的荡妇。欲拒还迎之下,足以让罗浮生望眼欲穿,把安蓁蓁压在身下,...

突如其来


 文学

十里八村人得男人眼中,安蓁蓁就是那种贞洁到不能再贞洁的女人,可现在的安蓁蓁却变成了十足的荡妇。

欲拒还迎之下,足以让罗浮生望眼欲穿,把安蓁蓁压在身下,双手和嘴巴根本没有停下来的意思,尤其是安蓁蓁的迎合更让罗浮生欲罢不能。

那么大的家伙在安蓁蓁的双腿间徘徊着,却迟迟没有找到早已经泛滥如潮的洞口。守在安蓁蓁那地方连续摸索了好一会儿,也没能突破那道防线。

罗浮生很着急,同样的,安蓁蓁也很着急。

“浮生,抱紧嫂子……”

被罗浮生手口并用之下,安蓁蓁就感觉自己那地方简直到了爆发的边缘,接二连三的小高峰疯狂的席卷,这就是自己用手指解决的时候,完全没有的感觉,被男人摸可不是左手摸右手那么简单了。

罗浮生很听话,在安蓁蓁的指挥下,更是把安蓁蓁抱得紧紧的,腰部狠狠的怂恿了几次之后,依旧是在湿淋淋的地带徘徊,一点没有前进一步的觉悟。

“浮……浮生……”安蓁蓁有些着急,可偏偏就是罗浮生找不到入口,“浮生,你不会是第一次把?”

“嗯。”罗浮生有些羞涩的点点头,“嫂子,我找不准门……”

“没关系,嫂子教你……让嫂子先摸摸……”安蓁蓁在知道罗浮生是第一次之后,更是欲火难耐,一直胳膊搂着罗浮生,另一只手已经攥住了罗浮生那东西。

在下面鼓捣了好一阵子,可罗浮生那东西着实有点大,在洞口蹭了好几下也没进去,倒是这种摩擦的感觉,已经让安蓁蓁喘息了好一阵子。

虽然安蓁蓁已经是人妇,可下面还是相对要紧实一点,再加上男人去世之后一直都是靠手指过活,下面更是紧的令人发指。

安蓁蓁很着急,手情不自禁的握住了那根凶神恶煞,两点一线之后这才瞄准了准备接受罗浮生的进攻。

好不容易才将罗浮生那东西,弄进去半个头,这才娇滴滴的亲着罗浮生,“浮生,进去了,搞我……狠狠地搞……”

作为一个男人找不到洞口是很羞耻的事情,罗浮生对自己很恼火,折腾了那么长时间也没进去,现在突然之间进去了一半,还没等挺腰上马,就感觉一股温润的感觉席卷全身,紧致无比中有带着一点温热,爽快的感觉也一瞬间蔓延罗浮生的全身,就感觉整个人都被这样奇妙的感觉给侵蚀了。

“嫂子,你是我的……”

罗浮生发出一声低吼,腰身一挺,就要大面积进攻,安蓁蓁的双腿分开缠住罗浮生的腰身,双手上扬,抓紧了被单,就要准备承受罗浮生暴风雨一样的进攻。

然而,就在这时候,一阵音乐声响了起来:是谁在唱歌,温暖了寂寞。白云悠悠蓝天依旧泪水在飘迫,在那一片苍茫中一个人生活,看见远方天国那璀璨的焰火……

一阵音乐声,吓得嫂子和小叔子两个人浑身一机灵,罗浮生的眼睛情不自禁的看向音乐响起来的地方,那是姐姐罗素素新给他换的智能电话,据说这部电话足足有六千多。

“浮生,这么晚来电话准没好事……”安蓁蓁的手搂住罗浮生,娇滴滴的在罗浮生的耳边呢喃,“别管它,来搞嫂子……”

罗浮生重重的点点头,腰身一挺就准备冲刺,谁知道电话又一次响了,罗浮生怒不可解的从安蓁蓁身上离开,拿起电话就要扔出去。

可偏偏来电显示上的名字让罗浮生一下冷静下来,那根硬啪啪的东西也一瞬间变成了蔫茄子。

“怎么了?”安蓁蓁没想到罗浮生会冷静的这么快,她可是欲火焚身,时刻等待罗浮生那玩意儿狠狠的弄她呢,下意识的做起来,看了看罗浮生手中的电话,安蓁蓁发出一声尖叫之后,默不作声了。

“喂,姐……”罗浮生接起电话和那头人聊了起来,也不知道聊的什么,安蓁蓁只知道罗浮生嗯嗯啊啊几句后这才挂掉电话。

“嫂子,姐姐说这两天准备回来。”把电话放在一旁,罗浮生躺在安蓁蓁身边,手也很规矩的没去碰安蓁蓁的身体。

“那我回去了。”安蓁蓁心里有些失落,有些恋恋不舍的看了一眼罗浮生两腿间的东西,这才重新裹上毯子。

“嫂子……”罗浮生很想说,嫂子你别走,可话到嘴边却实在是说不出来。

“我回去睡了。”安蓁蓁的眼睛里闪烁过一点失落,这才一步一回头的离开罗浮生的房间。回到了自己的屋子里。

罗浮生现在很恨自己为什么要有电话,和嫂子已经进行到那么深层的一步了,已经进去一半了,这个时候来什么电话?你是镇长你就牛逼吗?不知道你弟弟现在很忙很忙吗?不知道老罗家现在还无后吗?给老罗家制造后代的时候,你打什么电话?

伸手揉了揉软趴趴的虫子,上面粘粘的,似乎沾了嫂子的洪水还没有干涸,轻轻的把手指放在鼻息一闻,还有一股女人独有的淡淡的香味。

“没用的东西……”罗浮生狠狠的拍了拍小浮生,也不知道是说自己没用还是说小浮生没用。

安蓁蓁回到房间,直接躺在炕上,用毯子把自己包裹的严严实实的,手还下意识的夹在两腿之间,虽然人已经被大姑姐一个电话弄清醒了,可身体之前淌出来的洪水还潮乎乎的,一点没有干的意图。

手指轻轻拨弄了一下,安蓁蓁情不自禁的发出一声呢喃,脑袋里尽是罗浮生抱着她揉她啃她的场景,下面更是不争气的流出来许多水渍。

在心里暗暗骂了自己几句不争气之后,安蓁蓁的手指也一点点向那片熟悉又陌生的沃土进军,一根手指、两根手指、三根手指……

一边加大力量扣弄,一边在口中呢喃不止:“浮生……浮生……嫂子是你的……是你的……用你的驴家伙,狠狠的弄嫂子……”

第七章 赵飞燕的秘密(一)


莲花乡水田和旱田各半,因为乡里人口少面积大,每家每个人都能分到七亩多地,再加上临近莲花河,所以家家都会种上一晌地的水稻,卖一部分留一部分,剩下的稻米磨成米足够一年吃用了。

因为罗浮生的姐姐是镇领导,所以乡长在分地的时候,给罗家分去的都是水田,还是乡里的一等地,那个年代大米很值钱,罗浮生家每年也有几万块的收入。

早晨嫂子熬了粥,还住了两个鸡蛋,吃饭的时候嫂子一直闷着头不说话,脸还红透了一大半,罗浮生知道,嫂子是害羞了,大半夜的去勾引小叔子,想想都觉得脸红。

“浮生……”喝了几口粥,安蓁蓁抬起头,十分不好意思也不自然的看着罗浮生,“吃完饭去地里看看,田里需要灌水了……”

“嗯。”罗浮生点点头,“嫂子,给我二百块钱,我去买桶柴油,田里的抽水机好几天了没加油了。”

“好。”安蓁蓁站起身回到房间,拿出钱递给罗浮生。

“怎么这么多?”罗浮生只想用二百买柴油,没想到嫂子会给拿这么多。

“在买套衣服,顺便买几条……”说到这安蓁蓁的脸一下子就红了,压低了声音,十分羞涩的说,“在买几条内裤,你那些都脏成什么样了……”

说吧,安蓁蓁一甩长长的秀发,低着头红着脸就逃离了饭桌,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脏?”罗浮生很不理解,一直以来罗浮生的衣服甚至是贴身的内裤都是嫂子给洗的,历来嫂子都没说脏,今天怎么说脏了呢?吃了一口鸡蛋,罗浮生突然之间明白嫂子说的脏指的是什么了,似乎每次看画报,每次想象嫂子娇美的身体的时候,那些子子孙孙似乎都留在了内裤上。

但是,最重要的是但是,嫂子说“脏”,绝对不是嫌弃罗浮生脏,这是赤果果的暗示啊,绝对是暗示,这是嫂子在暗示自己,以后别自己动手了,有需要的话可以找嫂子。

越想越觉得对劲,嫂子绝对就是这个意思,是在暗示自己,随时可以爬上嫂子的床。罗浮生觉得世界是美好的,生活是充满阳光的,如果能拥有嫂子,甚至是和嫂子搞点咻咻咻的事情,更是好到不能在好的事情了。

乡里几乎家家都养牛,在农村,马和驴不值钱,牛绝对是硬通货,不管是水田还是旱田,收割的秸秆都能用来喂牛,而且还长得十分肥大,整个镇里乃至县里,莲花乡的牛都出名,每当到了冬季,来收牛的贩子都会把目光对准莲花乡,哪怕是高价收购,也要买到莲花乡的牛。

莲花乡几乎家家都养牛,却很少有人养母牛,整个乡里面,就只有罗浮生家养了两头母牛。

就在罗浮生得意洋洋的,幻想着今天晚上要怎么钻进嫂子的被我,好好的和嫂子搞点事情的时候,却发现门口传来赵飞燕的声音。

“罗浮生,你个操蛋的货,你家的母牛都跑了……”赵飞燕很恼火,昨天晚上在小树林被陈二狗弄得不疼不痒的,一点没过瘾,好不容易罗浮生出现了,却被一个旱天雷给吓跑了,赵飞燕是打心眼里鄙视罗家的狗犊子,甚至是诅咒那狗犊子杨伟、早谢、不举……

就在赵飞燕划圈圈诅咒罗浮生的时候,却发现自家的公牛也跑出去两头,找了一大圈,才在自家的田地里找到那两头公牛。

“飞燕姐?你咋来了?”罗浮生看到赵飞燕,立刻想起她白花花的一点都没有下垂,相反却异常高耸的胸,罗浮生的眼睛也不怀好意的看过去。

今天,赵飞燕喘了一件白色的衬衫,一条淡蓝色的牛仔裤,衬衫似乎有点小,胸口的位置撑得紧紧的,就像是要冲破衬衫的包裹一样,牛仔裤勾勒出一双笔直的腿和充满弹性的小屁股,看的罗浮生直流口水,心里更是暗暗的琢磨:都说赵飞燕在上大学的时候几乎被全学校的男生玩过,怎么身材还保持的这么好?胸虽然大,却一点都不垂……尤其是下面,虽然已经快成了黑木耳,可好像是还蛮紧致的……

“罗浮生,你没睡好觉吗?”看着罗浮生顶着黑眼圈,赵飞燕上下打量了一番,突然间,赵飞燕像是发现了新大陆一样问罗浮生,“昨晚上和我没干成,不会跑回来和你嫂子搞那事了吧?”

赵飞燕说的煞有其事的样子,似笑非笑的顶着罗浮生,还时不时的往罗浮生的裤裆上瞄几眼。

罗浮生多少有些发虚,就像是被踩到了尾巴的猫,“飞燕姐,那可是我嫂子……干那事也是和你鼓捣鼓捣,和你干那事才叫爽……”

说完,罗浮生仗着胆子反守为攻,伸手在赵飞燕的胸口狠狠捏了一把,赵飞燕被捏的叫了一声之后,脸色红润,一挺胸脯,“来啊,来搞我啊……”

一边说,赵飞燕一边的晃了晃身体,胸口那两团剧烈的颤抖了一番,一阵阵女人独有的香味也蔓延开来,罗浮生哪见过这阵仗,正要开口躲闪,却发现赵飞燕已经深手抓住了罗浮生裤裆里的玩意儿,“你说你咋长这么大的东西,昨天晚上回家一晚上没睡觉,就在想你的小东西……你个没胆的混蛋,一个雷就把你吓跑了……”

罗浮生被摸了几下,那玩意一下子就涨了起来,他真心发现,赵飞燕实在是太骚了,光天化日之下,就开始调戏良家妇男了。

“乡里面惦记你的骚娘们儿多得很,要不是碍于你姐是副镇长,早都把你的童子鸡给吃了。”说完,赵飞燕连连不舍的松开那玩意儿,“还不去和我把牛都拉回来?”

“哦,哦。”罗浮生连连应和着,伸手在裤裆里捋了捋,把那硬邦邦的东西塞进了裤腿这才算完事。

此时此刻的罗浮生,对么希望爬上嫂子床,摸着嫂子的身体,干着嫂子的桃花源……柴油暂时是不能买了,还要跟着赵飞燕去找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