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仿真叼嘿的感觉/春药高潮失禁 - 信宜金融网 如何仿真叼嘿的感觉/春药高潮失禁 - 信宜金融网

如何仿真叼嘿的感觉/春药高潮失禁

【摘要】美味佳肴 文学“啊,你把孩子都吓着了。”阿莲嫂一声惊呼,羞得俏脸通红。“咯咯咯。”在这时,原本还泪眼迷蒙的小孩竟然破天荒的咯咯笑起来,露出才刚刚冒...

美味佳肴


 文学

“啊,你把孩子都吓着了。”

阿莲嫂一声惊呼,羞得俏脸通红。

“咯咯咯。”

在这时,原本还泪眼迷蒙的小孩竟然破天荒的咯咯笑起来,露出才刚刚冒出来的半丁点小门牙,可爱极了。

郝建可激动坏了,连忙在他脸上轻轻的扭了一下,“嘿嘿,小家伙,你可真会配合呀。”将他抱了起来,放到了旁边的木制婴儿车里,抓了一个小奶瓶放到他手上。十分宠溺的又摸了摸他的脸蛋,“乖啊,我要跟你妈妈聊聊天,你自己在这里玩,好不好呀。”

“咯咯咯……”

小孩张着水灵水灵的大眼睛看着郝建,笑得更加的开心了。

“噗嗤。”

阿莲嫂在一旁看着郝建那一脸宠溺的样子,忍不住笑了出来,“真看不出来,你还挺会哄孩子的嘛。”

“是吗。”郝建荡荡的笑了起来,伸出手在空中抓了抓,“我还更会哄你的哦。”

“啊!”

阿莲嫂在一声娇呼中,就被郝建给抱了起来,还果露在衣服外面的那只大白球也在她挣扎的动作下剧烈的震颤了一下,无限的冲击着郝建的眼球,令他的血液彻底的焚烧了起来。他再也忍不住,就一头便埋了进去。

“嗯……”

随着阿莲嫂的一声娇喘,一股鲜美至极的液体也跟着涌进了郝建的嘴巴里,这可是哺育着全人类、令人类得以繁衍生息的母液,崇高而神圣,郝建自从离开自己母亲的怀抱以后,还是第一次尝到这样的美味佳肴,以至于在入口的那一瞬间,他整个人都快要被融化了。

“嗯……你轻点……轻点……嗯……门还没关呢……不要让人家看见了……”

阿莲嫂嘴里不断发出一个个享受的吟唱,她也没料到郝建这色胚子居然还真的敢扑过来了,真是胆大至极。然而,这真的是太刺激了,她的脸也更加烫了几分。

郝建荡荡一笑,“那我去把门关上,你等着我。”

阿莲嫂脸上一羞,“那我在房间等你。”

拉上门闩,这才急猴猴的朝阿莲嫂的房间跑去,刚进入门口的那一刹那,他双眼都亮了起来,此时阿莲嫂已经斜斜地躺在了床上,一只手撑着头,用一种充满诱惑的眼神看着他。

“真他娘的是个狐狸胚子!”

薄薄的睡衣紧紧的贴着她的身子,勾勒着一条叠峦起伏的弧线。两条修长的大白腿浑圆而紧致,从撩高了的裙子下几乎完全的果露了出来,郝建甚至从她那布料的边缘看到了已经冒出头来了的黑色小三角,就连那高高翘起的屁股也冒出了大半个头,白白嫩嫩的,高耸而富有弹性。

而她胸前的那一对充满汁液的大蜜桃,因为侧躺而相互挤压下夸张的暴起,两个指头大的凸起也透过了薄薄的布料映衬了出来,郝建双眼直勾勾的往那里看过去,回味着残留在口中的味道,这才发觉,不仅仅是她的母汁美味,就连她的整个身体都是那么的秀色可餐。

郝建的早就饥渴难耐了,看着这样一幅诱人的景致,他哪里还控制得了自己。

“我真是爱死你了……”

简单的一句表白,抒发着郝建内心地最直接的渴望,然后他就再也不能自拔的往床上的美人扑了过去,开始剥她的衣服,要将她的纤纤玉体完全呈现在自己眼前。

看着郝建那猴急的样子,阿莲嫂眼中划过一丝慌乱又夹杂着一丝兴奋,“你慢点,人家害羞。”

郝建嘎嘎一笑,停下手中的动作,将手从她的裙底了抽了上来,“你还害羞?你看你都湿成什么样子了。嘿嘿,老实交代,你到底用这种方法勾引了多少个我这样的男人。”

阿莲嫂闻言,顿时身子一僵,“你什么意思。难道你觉得我就是那种整天勾引男人的女人?”

郝建晒然一笑,大不以为意,“这有什么。我又不在意。”

“可是我在意!”

“你走吧,我不玩了。”阿莲嫂说着从床上坐了起来,开始气嘟嘟的整理凌乱的衣服。

郝建傻了,搞什么鬼,这才刚刚开始呢,怎么说不玩就不玩了,耍人呢这是。他感觉自己就像是被泼了一盆冷水一样,心里凉了一节,可是已经被她撩拨得已经燥热难耐的身子,裤裆里的东西都已经鼓胀得快要爆炸了,若是不跟她弄一下,怎么可能消散得去。

他立刻意识到自己说错话了。

“我错了我错了。我的好嫂子,我错了还不行吗,你别生气。”

郝建可怜巴巴的央求道。

阿莲嫂嘴角微微一勾,露出一抹冷笑,“怎么,受不了了?受不了你找别的女人去啊。”又不屑的补充了一句,“看你斯斯文文一表人才的样子,没想到思想这么龌龊!不好意思,我已经对你没兴趣了。”

“不行,你不能走。”

郝建一把拉住她。

“啊……你要干什么……唔……”

阿莲嫂吓得一声惊呼,可是她还没来得及说话,嘴巴就已经被堵住了,郝建粗暴的用舌头将她的牙齿顶开,然后伸入了她的口中,瞬间就和她的香舌缠绕在了一起。

阿莲嫂瞪着大大的眼睛,起初还有些挣扎,可过不了一会儿,在郝建不断的亲吻下,仿佛是感受到男人狂野的气息,她便不挣扎了,开始慢慢的享受着郝建给她带来的温纯。郝建的双手也缓缓的撩开她的睡衣,伸进了她的衣服里,轻柔的抚摸起她的每一寸肌肤。

“嗯……”

一个撩拨人心的声音,再次从她口中哼了出来。

感受着她身体的变化,看着她那一脸陶醉的样子,郝建心中有些好笑,怎么说自己也是个身经百战的男人,又怎么可能不懂女人的那点心思,哪一次不是嘴里说不想要,实际上身体只要轻轻被挑弄一下就会受不了,更何况阿莲嫂还是先主动勾引自己的。

“嗯……怎么不动了,继续啊……”

阿莲嫂闭着双眼,口中呢喃着,一脸的享受。

郝建微笑的看着他,用手轻轻的撩开她脸上的发丝,柔声道:“嫂子,不生气了吧。对不起,我刚才真的是无意的。”

阿莲嫂睁开眼睛,然后脸也跟着冷了下来,“气,怎么不气。你把我说成那样,你说能不气吗!”

“呵呵。”郝建讪讪一笑,阿莲嫂虽然这么说,但是他明显能从她的目光中看得出,她的气已经消去了,她是故意这么说的。

温柔的在她脸上一吻,郝建又是一脸真诚的说道:“那你打我嘴巴吧。都是它不好,生得那么贱。”

“切,花言巧语。鬼才相信你呢。你以为我还是十五六岁什么都不懂的小女孩么。你还不是因为受不了了。”

说完还不忘在郝建的裤裆上狠狠的抓了一下。

郝建差点没疼得跳了起来,不好意思的抓了抓头,“嘿嘿,那你不也想么。大家都是成年人。”抿了抿嘴,郝建摆出一脸的委屈,“但是说实话,你也不能怪我啊。你看咱们这都还是第一次见面呢,你就这样勾引我……我能不那样想么……”

阿莲嫂俏脸一红,郝建的话并没有错,确实是自己太奔放了。

阿莲嫂深深的吐了一口气,神色也有些黯然了下去,“可是,如果我说你是除了我家那个之外,唯一一个跟我这么亲热的人,你会相信吗?”

郝建有些错愕,说实话,他才不信,但是当他看到她那无比真诚的目光的时候,他的心也莫名的颤了一下。

要说投资,作为一名上市投资经理的郝建,他不敢百分之百的保证能盈利,可是看人,他却无比的相信自己的眼光,至少到现在为止他还从来没看错过一个人。尤其是女人。

此时此刻,黄慧莲的目光是清澈的,清澈的没有丝毫的瑕疵,就像这桃花村里的空气还有那山间的清泉一样。

“信。”

郝建赋予同样真诚的回应。

黄慧莲闻言,表情也轻松了下来,一丝淡淡的微笑也跟着浮了起来。

“可是我很好奇……”郝建有意挑逗她,在她翘翘的小鼻子上轻轻的捏了捏,“你为什么偏偏就想着跟我……呵呵……亲热了呢。毕竟我们才刚刚见面呀。”

“我没有啊。”黄慧莲俏脸顿时红了起来,娇羞道:“谁让你刚才那样直勾勾的看着我,人家还从来没有被人这么盯着看过呢。而且你又长得那么帅……”

“额……”

郝建顿时无语了,“我……也没你说的那么帅吧。”

阿莲嫂嘴巴一撇,“至少比村里的那些男人看起来舒服多了。”

好吧,怎么说自己也是在大城市里混的,还是个大经理,不受风吹不用日晒的,跟村里的这些男人比起来,那肯定就顺眼多了,至少哥们的皮肤没那么粗糙。

“再说了……我家那个一年才回来一次……而且每次回来也不怎么跟我亲热,基本上都是敷衍了事……再加上他的那东西还那么就小……人家本来就难受了……刚才一不小心看到你的……一时间就没控制住了。”

阿莲嫂说完,整个人因为害羞都将自己的头埋进了郝建的胸脯里,那耳根子都红成了一块烧铁。

“哈哈哈,原来如此!”

郝建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

“惹,你笑什么呀,我都快羞死了。”

看着这个模样的她,郝建不觉得竟然开始有些喜欢上她了,真是叫男人心疼婆娘啊。

“既然这样,那今天就让我来好好的服侍你,填补你这颗寂寞的心!”

郝建说完,便开始剥她的衣服,而她也激动的开始解他的扣子,不一会儿,两个人就光溜溜的缠绕在了一起。郝建并没有急于跟她大战一场,而是直勾勾的盯着她胸前的那一对大白球,兴奋说道:“我还想吃一下。”

阿莲嫂胸脯微微一挺,“吃吧,想怎么吃就怎么吃。”

“那我就不客气了!”

说着郝建就埋头了下去。

然而就在这时,突然响起了一阵敲门声。

哐、哐、哐。

“慧莲,慧莲啊,在家吗,慧莲……”

一个男人的声音也跟着响了起来。

这突如其来的声音顿时就将纠缠在一起的两个赤果男女吓得鸡飞狗跳。

“靠!”

郝建直接松开黄慧莲的怀抱,从床上跳了起来。

而黄慧莲也是吓得一张俏脸都苍白了。

第七章 赵刚


“谁呢这是。大清早就来敲门。”

郝建一边手忙脚乱的穿衣服一边郁闷的说道。

“是我二叔,也是村公所的副主任。”

黄慧莲焦急的回应,瞥了一眼房间的柜子,“好了你别问了,你先在里面躲躲,等他走了再出来。”

郝建毫不犹豫的钻进了柜子里,他可不想自己第一天来就被人撞见这种事,这名声要是一臭,后面的工作就别想干了。

“哐、哐、哐。”

“慧莲,慧莲啊……在家吗?慧莲……”

外面又响起了敲门声。

黄慧莲确定郝建已经被藏严实了,又稍稍整理了一下自己有些凌乱的头发,这才回应道:“来啦,来啦,这大清早的,叫鬼啊叫,真是的,都还没起床呢。”

“你这懒婆娘,都多少点了,还没起床,想饿死孩子呢。快点开门。叔有事找你。”

男人的声音也是冒着一股子火气。

郝建躲在乌漆嘛黑的柜子里,只能透过柜子的缝隙看到外面的情景,又因为房间的门口刚好是在斜对面,堂屋里的情况只能看到很小的一部分,不过正好正对着半个大门。

“吱呀”一声,大门被黄慧莲打开了,她气呼呼的说道:“叔,找我啥事啊?”

她能不气吗。都憋了多久的火气了,平时只能用黄瓜茄子来解决,这好不容易撞见了郝建这种天不怕地不怕的男人,关键时刻却被打断了,换谁都不好受。

当然,躲在柜子里的郝建也好不到哪里去,直到现在,裤裆里的鼓胀感都还没有消退,这恐怕是他驰骋疆场以来最失败的一次了。

该死的,回头一定要教训教训这个该死的老头。哼,村公所副主任吗?我先看看他长什么样!

将柜子的缝隙稍微撑大了一点,郝建努力的朝外面看去。

只见一个身材略显肥胖的中年男人走了进来,因为背光,再加上视野实在是太狭小了,郝建看不清他的容貌,然而不知为何,郝建在看到他第一眼的时候,再回想他的声音,总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好像在哪里见过。

“呀!叔,你头咋地啦?被人打了这是?谁那么混账啊!”

这时外边的黄慧莲响起了惊讶的声音。

郝建这才注意到,男人头上抱了块白白的纱布,就像顶着个小帽子,而他也是歪头斜脑的,那模样看起来有些滑稽。

“赵刚?”两个字忽然袭上心头,令郝建的心微微的震颤了一下。

郝建嘴角微微翘了起来,浮出一丝冷笑,原来如此,难怪自己怎么觉得他的声音还有身形这么熟悉呢。原来就是昨晚上用药把李秀娥给迷倒,想要把李秀娥给侵犯了的那个无良的家伙。没想到竟然是黄慧莲的二叔,这下可真是巧了。

“哎哟。别碰,你想疼死我啊。”

赵刚一声尖叫,跟杀猪似的。

黄慧莲见他模样,忍不住咯咯笑起来,“咋回事啊这是。弄成这熊样。”

赵刚表情变了变,沮丧道:“别说了,昨晚上被野猪给弄了一下。倒霉。”

黄慧莲又是一阵嘎嘎笑了起来,这桃花村一带风景秀丽、树木繁茂、鸟兽较多,常有野猪什么的动物跑出来破坏农田,偶尔袭击一下村民也是常事,所以她也没多想。却哪里知道,赵刚哪里是被野猪给袭击了,而是在干坏事的时候被郝建给一棍子给抡的。

“你也别笑了,你叔我已经够寒碜了。好了,到这边来,叔跟你说点正事。”

“啥事咯,这么要紧的。”

两人坐下。

“咦?”刚坐下,还没说正题,赵刚就看到了桌上乱七八糟的碗筷,正是郝建刚才吃剩还没来得及收拾的碗筷,赵刚眉头一皱道,“又说刚起床,这是谁吃的。”

黄慧莲也是吓得一跳,一想到柜子里的郝建,做贼心虚,连忙看向别处,“那……那个……是……是我昨晚吃的,忘记收拾了。”

赵刚狐疑的看着她,直到过了一会儿,这才非常不高兴的说道:“你也真是够懒的了,啥事都不做,看赵大有回来我不让他收拾你。”

黄慧莲一听顿时就不高兴了,“谁说我啥事不做了,这不是种了些红薯么。”

“红薯红薯,你那几个红薯能卖几个钱。要不是大有在外面……”

“行了行了,你就别说那些了,赶紧说找我啥事,我待会还要看孩子呢。”

“哼。”赵刚抿了抿嘴,压下了火气,这才看了一眼门外,发现没人后,这才神秘兮兮的说道:“是这样的,不是说有个投资公司的经理要来考察的么,我们开会的时候,李秀娥那小皮娘说他已经到了。”

黄慧莲一听,顿时表情有些古怪了起来,他当然知道郝建来了,而且现在他还藏在自己房间柜子里呢。可是赵刚跑来跟自己说这个干什么,那也是他们村公所的事情。

不过她也不敢乱问,害怕自己一不小心就把郝建跟自己刚才发生的事情给说漏嘴了。

“然后呢?”

黄慧莲小心翼翼的问道。

“是这样的,村公所那边说,如果投资公司那边一旦确定了在我们这边的投资,好像是决定要在我们村修一水泥路,一直通到镇上。”

黄慧莲笑了起来,“这是好事啊,现在人家外面的村子,哪个不通水泥路了,都通家门口了。就我们这里还是走着山路,出去一趟都要走一天。”

“好个什么啊。好的是人家,好你吗?”

黄慧莲不解,“凭啥子就不好我了。路修好了,难不成都让大家走,偏不让我走了。”

“今天我看了那条路的规划图,是要经过你们家的玉米地的。你想想,要是一旦修路了,你家的玉米地不就没了,以后你跟大有还吃啥呢。你蠢不蠢啊!”

“切,我还以为你说啥子呢”黄慧莲好笑道:“一条路能有多宽,再说了就算我那玉米地没了,没了就没了,不是还有十多亩的水田么。现在就我一个人在家,根本就没法打理,都闲置着呢,要是路修好了,说不定还能有外面的人进来承包。那可多好。”

赵刚闻言顿时气结,“你……我看你真是个头发长见识短没出息的东西。一看就是被李秀娥那婆娘给洗脑了的。你傻不傻啊你!不行,我不同意,我告诉你啊,这个事儿,到时候你一定要跟那经理提了,没有个五十万,路坚决不能过你家那玉米地,不然就让他们自己改道。”

“我才懒得理你,这是我家的地,我爱怎么滴就怎么滴。”

黄慧莲也是丝毫不让步。

赵刚逼急了,“哼,我懒得跟你说……你说了不算,回头你让赵大有回来,我跟他说。”

黄慧莲“嗤”了一声,冷笑,“你想叫就叫吧,我还巴不得他能回来呢。我看他呀,他八成在外面都有别的女人了,不愿意回来这鸡不拉屎鸟不生蛋的地方了……呵呵,就你们家这些男人……我还没看透。得了,叔,你还是走吧,我就不留你吃早饭了。”

“你!”

赵刚被气得都快头发冒烟,可是又没有丝毫办法,“不中用的东西。”甩下一句话后,他便气呼呼的走了。

看着赵刚离开后,黄慧莲小手拍了拍自己的还有些紧张的小心口,这才匆匆忙忙的回到房间里,小心翼翼的喊道:“郝建……郝建……可以出来了,我叔他走了。”

“郝建?”

“咦?”叫了好几声,柜子里边却没有回应,黄慧莲有些纳闷,“该不会是在里面被闷坏了吧。”连忙打开柜子,却发现里边已经空空如也,郝建的人影也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

正当她纳闷的时候,她看到了窗口被人打开了,不由得苦笑了一下,摇了摇头,“死鬼,这么胆小。”很显然,郝建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从窗口爬出去了。

正当她有些失落的时候,却发现床上多了一张纸条。

“嫂子,我有事就先忙去了,改天晚上有空我再来你家偷红薯。嘿嘿,你懂的。”

抓着这张纸条,黄慧莲俏脸莫名一红,回想到自己刚才跟她亲热的场景,又忍不住起了反应,下边也渐渐的湿润了。

忍不住低声骂了一句:“改天什么啊,难道就现在不成了么!”

就在这时,忽然外面传来一个痛苦的惨叫声:“啊!”

黄慧莲莫名一颤,鸡皮疙瘩都起来了,谁啊这是,大白天的叫得这么寒碜!不过她也懒得跑出去查看究竟,现在她的裤子已经湿透了,连忙跑到厨房,抓起一根黄瓜……洗手间去了。

与此同时,就在距离黄慧莲家不远的一处路口转角处,郝建手里拿着一根手臂粗的木棍,笑眯眯的看着躺在地上的中年男人,狠狠的吐了一口唾沫,“不知天高地厚的东西,还想坑我老婆五十万,你要我钱,我要你命!”

随手将木棍往地上一扔,双手往裤袋里一插,郝建就吹着口哨屁颠屁颠的走了。

而那个躺在地上,正一嘴巴咬在石头上一动不动的家伙,当然就是被郝建打晕过去的赵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