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花 在教学楼自慰,丝袜超薄交口足 - 信宜金融网 校花 在教学楼自慰,丝袜超薄交口足 - 信宜金融网

校花 在教学楼自慰,丝袜超薄交口足

【摘要】药 文学  “苏晨!”纠结和恐慌之下,刘依依也顾不了那么多了,恼羞变怒的喝道。这一喝可把苏晨吓得不轻,从昨晚以来,刘依依虽然没有同意他的侵犯,...




 文学

  “苏晨!”纠结和恐慌之下,刘依依也顾不了那么多了,恼羞变怒的喝道。

这一喝可把苏晨吓得不轻,从昨晚以来,刘依依虽然没有同意他的侵犯,但也没有这么义正言辞的拒绝他,这才让苏晨的贼心慢慢变大了。

而当下这如棍棒一喝,直接将苏澈吓醒了。

他满脸通红,羞怯和燥热夹在在一起,一时间有些不知道怎么面对刘依依了。

气氛正尴尬的时候,客厅里传来了两声门锁拧动的声音,二人微微一惊,原来是苏正回来了。

今天苏正回来的挺早的,这让刘依依有些意外,但同时又庆幸自己坚守了底线,不然让丈夫看见自己和小叔子抱在一起,那可怎么解释?

“苏晨,在帮你嫂子做饭呢?”苏正放下公文包,乐呵呵的笑道。

“哦……啊,我笨手笨脚的,结果越帮越忙了。”苏晨满面通红,支吾了一声,心虚的回自己的卧室了。

苏正也没当回事,他这人整天沉迷于工作,性格挺闷的,也不爱多想。

换好拖鞋,苏正跟刘依依打了声招呼,便去冲澡了。

厨房里,刘依依望着自己丈夫的背影,终究忍不住长长的叹了一口气,小声低喃道:“你怎么如此不懂女人心,哎……”

一边叹着气,她又往苏晨所在的房间望了一眼,心里有股莫名的惆怅:“刚才,是不是对这小家伙吼的声音太大了?”

刘依依黛眉微蹙,接着又轻轻的摇了摇脑袋,轻声道:“还是先做饭吧。”

很快,色香味俱全的饭菜摆上了餐桌,苏正也冲了澡,他擦着湿漉漉的短发,看着餐桌上的菜肴,忍不住赞道:“今天的菜肴这么丰盛?”

“恩,快去喊苏晨出来吃吧。”刘依依摆着碗筷,道。

闻言,苏正就赶紧敲响了苏晨的房门,喊道;“苏晨,快出来吃饭了,有你最爱的红烧排骨呦!”

听到堂哥的呼唤,苏晨就赶紧出来了,只是方才被刘依依那么一喝,他心里还有些害臊和落寞,走到走到餐桌前,竟连看都不敢再看刘依依一眼。

苏正浑然不觉此间的尴尬,还笑着给苏晨夹了一块排骨。“诺,快吃吧,明天就要回学校了,食堂的饭可没你嫂子做的好吃呦。”

“恩,知道了,哥。”苏晨点点头,闷头吃饭。

这一顿饭对于苏晨和刘依依来说,吃的有些压抑,两人之间好像出现了一层隔膜似的。

第二天早上,苏晨收拾好了衣物,道:“嫂子,我回学校了。”

刘依依一怔,问道;“以前不都是下午才回学校吗……有事情?” 

“啊,我,我跟人约了周末打篮球,先走了。”苏晨挠挠脑袋,找了一个理由之后,便赶紧离开了。

“哎……”刘依依还想再说什么,但苏晨已经推门而去,很快,门又轻轻的被关住了。

苏正昨晚回来的早,今早离开的也早,凌晨五点接了个电话就去上班了,刹那间,偌大的屋子里只剩下了刘依依一个人。

“这小家伙,还害怕的溜了!”忽然间,刘依依也有些气恼。

她心里并不讨厌苏晨,相反还真拿他当亲弟弟疼爱了,昨天的呵责,也只是本能反应罢了。

苏晨一走,空荡荡的房间只剩刘依依一人了,她是公务员,工作也不像苏正那样忙碌,虽然薪水没办法和苏正相比,但福利很好,每周都有假期,这也是苏正每周都让苏晨过来陪她的原因!

他怕刘依依在家寂寞。

“叮叮叮叮咚……”

正在刘依依郁闷的时候,手机忽然响了起来,拿起电话一看,是苏正母亲打过来的。

“妈,怎么了?”李依依拿起电话,问道。

“依依呀,妈妈去山里给你们求了一份药,今天隔壁的张婶子去城里,我让她给你捎过去了。”苏正的母亲道。

“药?”刘依依黛眉一蹙,似乎已经有了不好的预感:“什么药?”

“生儿子用的,你和阿正都结婚这么久了,妈一直急着抱孙子。”苏正的母亲唠叨道。

刘依依一听,心里就有股无名业火,但还是耐着性子道:“妈,这种事情一般都是骗人的,你怎么又去山里……”

“听妈的话,这要绝对有用,村里的佩佩就是求的这种药,肚子没半年就鼓起来了。”苏正的母亲打断道。

见对方这么执着,刘依依只好无奈的迎合了几句,随后挂了电话。

对于要孩子的事情,苏正的母亲不止一次催了,并且还常弄一些土方法过来,可却没有一次能成功的。

“整天让我吃药,又不问问你儿子行不行!”挂了电话,刘依依忍不住娇嗔道。

下午,她接了张婶的电话,去车站取了药。

张婶很热情,不停的说:“依依呀,你吃完这些,肯定能生个大胖小子。”

刘依依听的俏脸微红,她总局的张婶看似热情,但眼光里分明有另外一种意思,但苦于苏正母亲的唠叨,刘依依也不好计较什么,谢过张婶之后,就匆匆的回去了。

“死苏正,让你去医院检查下,你老说忙……这下可好了,都说我生不出。”回家之后,刘依依气愤的将东西往桌子上一摔,便气鼓鼓的回卧室里午睡了。

睡梦里,刘依依仿佛觉得有人来了。

她努力的睁开眼睛,有些睡意梦里的朝着卧室门口望去。

是苏晨,他没走!

“嫂子。”苏晨朝着刘依依走过来,他的呼吸很急,眼里带着炽热的光芒。

“苏晨?”刘依依睡得有些沉,她想坐起来,可浑身一点儿力气都没有,她问:“你没回学校吗?”

“没有回去,我舍不得你。”苏晨说着,就扑到了刘依依身上。

“呀!”刘依依尖叫一声,就要挣扎:“走开,……苏晨,你别闹了,快起来。”

“我没闹。”苏晨倔强的看着刘依依,一口吻了下去,“嫂……不,依依,我喜欢你,真的喜欢。”

刘依依被苏晨一吻,浑身都有些软绵绵的感觉,她也不知道自己的反应为什么会这么强烈。

她感受着苏晨生涩的吻技,心里却有些莫名的欢喜。

年轻人的吻技虽然笨拙,但却很冲动,很有力,尤其是那双炽热的眼神,让刘依依的小心肝不停乱跳,忽的就萌生中了一种热恋的感觉。

第7章:只可意会不可言传


  这是和自己丈夫在一起从不曾有过的感觉。

“苏晨。”刘依依喊着他的名字,已经有些欲拒还迎。

见刘依依不再抵抗,苏晨就去脱她的衣服,并且还色眯眯的道:“依依,你真美。”

“油嘴滑舌。”被这个少年喊着自己的名字,刘依依忍不住娇嗔一声。

她觉得自己不像自己了,被苏晨压在身上之后,刘依依有些无非思考。她怎么也想不通,自己为什么会如此顺从。

心里纠结着,衣服已经被苏晨褪去了,猛然的暴露在自己小叔子身下,李依依想去扯过来夏凉被遮羞。

但苏晨却不让她如愿,将夏凉被调皮的踢开之后,苏晨就快速退掉自己的裤子,说:“我看见客厅里的药了……堂哥不行,我来帮你吧!”

说着,苏晨就要闯入。

一系列的言语和动作,早就让刘依依有些反应了。

她想拒绝,可是还没开口,苏晨就已经压了下来,随后迎来的就是一股充实。

从来没有过的感觉,强烈充实让刘依依黛眉一蹙,下意识的咬住了嘴唇……

心里的枷锁似乎被什么冲破了。

刘依依来不及多想,她本能的抱住了苏晨,然后呼唤他的名字。

良久,刘依依睁开了眼睛。

枕边空荡荡的并没有苏晨的影子,唯一感觉让她真实的,是身体上的反应。

“居然被那小家伙在梦里……”想到这里,刘依依的脸上就一阵发烫。

这两天发生的事情太多了,苏晨的渴望,婆婆的期盼,加上丈夫的敷衍,三者缠在一起,让刘依依做了一个如此荒诞的梦。

赶紧起床找了身干净的内衣,刘依依就急匆匆的去冲凉了。

她不能再继续幻想下去了,要赶紧将种种念头冲走。随着哗啦啦的水声打在白皙细嫩的肌肤上,扭头望去,刘依依发现镜子里的自己是那样的晶莹剔透,那样的诱人。

“哎!”

看着镜中的自己,刘依依竟然叹了一口气,那总叹气,竟是有一种可惜语气。

……

另一边,苏晨回到学校之后,刚推开宿舍门,就见室友王帆正跟他的小女友在宿舍里大战呢。

王帆赤着下身,让他的小女友趴在床上,自己快速的进攻。

“卧槽!”门一下被推开了,吓得王帆差点儿给缴枪了,等发现进来的人是苏晨之后,就赶紧扯过来毛巾遮住了重要部位,很是不满道:“你小子怎么回来了?”

苏晨的寝室是四人间,每到周末时,他会去苏正家,而另外两个室友每周末都会泡在网吧里吃鸡。

但苏正没想到的是,另外两个室友去网吧里吃鸡了,王帆居然留在了寝室里让小女友吃鸡!

他也是第一次遇见这种情况,当下也有些尴尬,等王帆的小女友盖住身体以后,他才道:“妈的,把宿舍当炮房啊?”

“嘿嘿。”王帆讪讪的笑了笑,然后说:“晨哥,晨哥……您回避一下,让我媳妇穿上衣服先。”

“靠!”苏晨无奈,只好先去图书馆里打发时间了。

晚上回来的时候,宿舍里还是只有王帆一个人,另外俩人还没回来呢。

百般聊赖之际,苏晨就问道:“哎,王帆?你女朋友以前不是挺害羞的吗,说亲亲都脸红,怎么现在都敢跑我们宿舍做了?”

“害羞?”王帆轻哼一声,说:“现在主动着呢……女人也是人,也有欲望的,等尝到快乐之后,比男人还愿意做呢!”

“啊!”苏晨醍醐灌顶,好像有什么被点醒了一样,又问;“那你是怎么把她给……把她给尝到快乐的?”

这么问虽然有些唐突,但王帆和别人不一样,这小子向来都是花花公子,平时没事就吹嘘自己多牛逼,上过多少个女人,所以苏晨才敢问这么隐私的问题。

“怎么,晨哥是想勾引谁家的小姑娘了么?”王帆反问道。

“没……就是好奇。”苏晨不敢说自己喜欢上自己的堂嫂了,只得装作好奇的样子,说:“就是看你这么牛逼,想学两招。”

王帆这小子本来就嘚瑟,被苏晨这么一夸之后,就道;“女人这种事情,其实就两点,循序渐进和抓住机会!”

“怎么个循序渐进和抓机会啊?”苏晨赶紧问。

“循序渐进,就是先建立好感,先从摸摸手,亲亲小脸开始……等对方不抗拒了,就来个小浪漫,万一对方感动了,你就可以再大胆的去侵犯了。”王帆说着,就嘿嘿嘿的笑了笑,同时补充道:“女人都是感性的生物,只要能让她发热,你就有机可趁了!记住,只要她的反抗不是那么强烈,你就不能停止侵略!”

“啊?”苏晨还是有些不懂道:“那她要不发热呢?”

“想办法让她发热呗,刚不是说了,女人和男人一样都是有欲望的,尤其是经过事情的女人,更容易哄上床,因为她们尝过快乐。”王帆说着,又撇了撇嘴:“这种事情只可意会不可言传,你慢慢琢磨吧,我运动了一天,先睡了!”

说完,王帆翻了个身子就不再吭声了。

而苏晨却因为王帆的话,一点儿困意都没有了,他想着刘依依,想着王帆的那句话。

“经过事情的女人,更容易哄上床,因为她们尝过快乐……”
版权保护: 本文由 信宜金融网 原创,转载请保留链接: http://www.xinyichashan.com/chaogupeizi/748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