丫鬟 肚兜 抵在假山/浪水真多啊奶头好大 - 信宜金融网 丫鬟 肚兜 抵在假山/浪水真多啊奶头好大 - 信宜金融网

丫鬟 肚兜 抵在假山/浪水真多啊奶头好大

【摘要】 看戏 文学和佳丽分别之后,沈浪哼着小曲,顺着河的下游走去。本来他今天的心情不咋的,现在遇到了佳丽,他的心情好了起来。自己说不定要在村里住上一段...

 看戏


 文学

和佳丽分别之后,沈浪哼着小曲,顺着河的下游走去。

本来他今天的心情不咋的,现在遇到了佳丽,他的心情好了起来。

自己说不定要在村里住上一段时间,要是能泡几个村姑也不错呀!

见惯了城里的网红脸,现在他感觉自己发现了一片新天地。

这片未知的土地等着自己去开发呢!

走了一阵之后,小河分了流。

沈浪有点傻眼。

这下怎么走?

佳丽明显没有给自己说清楚啊?

沈浪没有改变路线,继续往前走。

没走多久,他就看到有人在河边钓鱼呢!

他决定去问问路。

那钓鱼的是一个五十岁左右的老头,坐在树荫下,戴着草帽,很是悠闲。

看到沈浪出现,那老头露出惊讶的表情。

平常这个地方是很少有人路过的,因为根本没有路。

“老伯,你好啊!”沈浪打了声招呼,然后从口袋里摸出一根烟来,热情的递给老头。

老头儿也不客气就接了过来,“年轻人,你这是去哪啊?”

“我去双河村。”沈浪给他点上火,“请问,该怎么走?”

“就朝着这个方向走。”老头指了一下,“还有几里路就到了。”

“那还好,我没有走错路。”

“小伙子,我看你像城里来的人,你去双河村干什么?”

“哦,有点事要处理。老伯,你是村里的人吗?”

“哦,我不是,我是隔壁大梁村的。”

“那你跑到这么远的地方来钓鱼?”

“呵呵,这里的鱼多嘛!”老头神秘兮兮的说道。

可沈浪发现,他旁边的水桶里都没有鱼!

“那看来你运气不好,一条鱼都没有钓到。”沈浪笑道。

“呵呵,我这是姜太公钓鱼,愿者上钩!”老头儿同样笑道。

“呵呵,老伯,你还真风趣呢!天都黑了,你还不回去?”

“呵呵,我要钓到鱼才能走呢!”老头的笑容有些猥琐,说话时,他抬起手腕,看了一下表。

“那好,你慢慢钓,我走了。”

于是,沈浪继续往前走。

走了十多分钟后,他就看见前面有个三十出头的妇女急冲冲的朝这边走来。

这妇女模样一般,穿着一件连衣裙,胸器很大,像半个西瓜扣在上面,走起路来,摇晃得厉害。

那妇女见了沈浪,吃了一惊,发现沈浪已经看到她之后,就硬着头皮走了过来。

沈浪就问道:“大姐,请问双河村还有多远啊?”

“不远了,还有两三里路!”那妇女伸手往身后指了指,然后急匆匆的从沈浪的身边走过。

这个女人应该是村里的,这太阳都要落山了,她还在这么偏僻的地方出现,她要做什么?

他回过头来,刚好看到那妇女也回头张望,然后就走得更急了。

沈浪想起了之前那钓鱼的老头。

如果老头不说自己是大梁村的,他以为这妇女跟他可能是亲属关系,但两个人不是一个村的,这妇女去的方向就是朝老头那边去的。

联想起老头那古怪的话——

一个念头在沈浪心里升起!

难道他们?

沈浪一下变得兴奋起来,像发现了新大陆一样。

他们应该有问题吧?

为了证明自己的判断,沈浪转过身来,沿着原路走去。

很快,他就看到了前面妇女的身影。

那妇女走得很急,沈浪和她保持着一段距离。

然后,沈浪就看到那妇女走到那老头跟前了。

两人说了几句话之后,老头拉着那女人就钻进旁边的草丛里了!

难怪这老头儿从隔壁村跑这里来钓鱼,而且根本没钓到鱼,他说的鱼应该就是指这个女人。

“嘿嘿,好久没有见你了,想死我了!”

沈浪看到两个人已经倒在草地上,老头儿的手正在女人身上乱摸。

“嘿嘿,这么快就有感觉了?”老头儿贱笑道。

“你太会弄了。”女人哼道。

“嘿嘿,我‘金手指’的绰号岂是白叫的?”老头得意的说道。

那老头说着,脑袋就拱进了女人的双腿中。

女人的叫声更大了。

那老头很有耐心,一直在进行前奏曲。

果然是经验老到啊!

弄到后面,那女的受不了了,主动哀求着他。

这老头这才真枪实弹的做了起来!

“来,今天咱们玩个‘老树盘根’!”老头坐在地上,把那女人抱在怀里,两人面对着面。

女人一脸红晕。

“老东西,你真会玩!”说着,女人的双手搭在老头肩上,自己上下动了起来。

老头则掀起女人的裙子,两手搂着女人雪白的大屁股,不时猛的往上顶一下,顶得女人哇哇直叫,胸前那对雪白的白兔不停的摇晃着。

沈浪看得火起,之前,他偷看佳丽洗澡,都受不了了,现在又受到这样的刺激,那身体里的火腾腾的往上冒啊!

他是恨不得冲上去,掀翻那老头,自己代替他。

那女人样子虽然不入法眼,可这个时候,沈浪也不会那么挑剔了呀!

“还是你会玩,我那口子一点情趣都没有!”那女人喘着气,媚眼如丝,“他只顾自己的感受,根本不会顾及我的感觉,几下就完事,把人家悬在半空中!”

“哈哈,不然的话,我们怎么能在一起呢?”老头得意的笑道。

“你这身体可真壮,像小伙子似的。”

“哈哈,天天泡着药酒喝呢!”

半晌,两人才换了几个姿势才完了事。

那女人收拾了一下,就心满意足的离开了。

那老头也收拾渔具,准备离开。

沈浪这才从草丛里站起来。

可是,蹲得太久,脚都麻了,还没站起来,又摔了下去,屁股被石头硌了下,痛得他叫了一声。

“谁?”

那老头猛的回过头来!

第7章 你小子有机会


沈浪没有料到自己出了这种状况,一下吓得坐在草丛里没敢起来,毕竟偷窥人家隐私是不光彩的事儿。

“谁,出来!”

那老头儿明显听到了草丛里发出的声音,又大喝了一声,同时弯腰捡起一块石头,准备砸过去。

“再不出来,我要扔石头了!”老头叫道,他心里其实也很虚,毕竟,刚才的事,对他来说,也不光彩。

虽然,他在大梁村的名声也不好,但毕竟没有被人捉现形。

“别扔,是我!”

沈浪见状,只好面带尴尬的站了起来。

那老头一看,“是你?”

虽然吃惊,不过他的脸色还是缓和下来,毕竟沈浪是外人,既不是大梁村的,也不是双河村的。

“嘿嘿,老伯,技术不错啊!”沈浪尴尬的笑道,“别担心,我不会说出去,再说,我也不认识你们!”

老头把手里的石头扔了,“你小子不是进村了吗,怎么又回来了?”

“呵呵,我不就是遇到那个女的,然后推断了一下,觉得好奇,所以,我又跟在了她后面,结果,嘿嘿,我可不是故意的!”沈浪嘴里打着哈哈。

“你小子挺聪明的嘛,让你给料到了。”老头皮笑肉不笑的笑了一下,“真不会说出去?”

“老伯,这说出去对我有什么好处呢?这损人不利己的事情,我可从来不会做!”沈浪信誓旦旦的说道,“再说,我还要在双河村待上一段时间,没必要去得罪人啊!”

“算你小子聪明。”老头松了口气,“不过呢,现在她已经走了,就算你说出去,恐怕也没人信。”

“对,对,我说了也没人信。”沈浪走到老头跟前,又递了一根烟,“老伯,宝刀未老啊,佩服!”

“哈哈,好说!”老头脸上又露出得意之色,“不然以我这把年纪,怎么能勾到这么年轻的女人呢?”

“那是,那是,老伯技术好,身体好,没得说,这辈子真没白活!”沈浪恭维道。

老头眯起眼睛,“你倒底来双河村干什么?”

“哦,我是个中医,听说这里药草丰富,我是来这里研究药草的。”沈浪忽悠道。

“那算来对地方了。”老头笑了笑,“这里不仅药草多,女人也漂亮!”

“是吗?”

“呵呵,当然了。这双河村虽然穷,却是有名的美人窝子,村里的姑娘个个水灵的很呢!”老头猥琐的笑道,“你小子长得帅,估计大有机会!”

“哈哈,要是这样就好了!”沈浪自然想起了佳丽,“老伯,啥时候有机会教教我技术啊?”

沈浪也只是为了跟老头套近乎,让他放下戒心,随便说说。

“哈哈,你有时间来大梁村找我,只要提起‘金手指’,没人不知道我!”

“行,有机会找你。”

“小子,我告诉你,睡一般的女人算什么,我还睡过明星呢!”老头子眉飞色舞的说道。

“你还睡过明星?”沈浪有些惊讶了。

这个糟老头子怎么跟明星搭上边了?

“我骗你做什么,你以后来找我,我给你说说!”

这老头已经把沈浪当成了同道中人,他也乐于炫耀一下。

“好,好,有空一定来找你!”

沈浪现在对这个老头儿还真的有些感兴趣了。

毕竟人都是有好奇心的。

要是之前,老头儿给他这样说,他肯定不信,但是刚才亲眼目睹了他的精彩表演,他觉得老头不像说假话,当然至于那明星是几线的,那就说不准了。

不过,就算老头儿搞个长生线小明星,也是能耐啊,换作自己,还搞不到呢!

“好了,时间不早了,回去了!”老头提着水桶,扛着鱼杆说道。

“好,下次聊!”

沈浪也转身向村里走去。

他觉得有时间是要找老头儿聊聊。

走了几步,沈浪回过头来,“老伯,你贵姓啊?”

“我姓杨。”老头的声音远远传来。
版权保护: 本文由 信宜金融网 原创,转载请保留链接: http://www.xinyichashan.com/chaogupeizi/746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