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军,公主有了gl/大臣在浴桶中要了公主h - 信宜金融网 将军,公主有了gl/大臣在浴桶中要了公主h - 信宜金融网

将军,公主有了gl/大臣在浴桶中要了公主h

【摘要】抽烟的女混子 文学第二天我起床的时候,表姐已经去上学去了。这样的情景我根本就不在意,因为在以前表姐从来都是自己一个人走,压根儿在他的眼里我就是一个下人一般,和她走...

抽烟的女混子


 文学

第二天我起床的时候,表姐已经去上学去了。

这样的情景我根本就不在意,因为在以前表姐从来都是自己一个人走,压根儿在他的眼里我就是一个下人一般,和她走在一起都会让她很没面子那种。

我起床将昨晚释放的卫生纸揉成一团仍在了厕所的垃圾桶里,然后洗漱,我发现表姐已经重新换了一张粉红色上面有一个叮当猫的洗脸帕,而昨晚被我用过的哪张帕子早已经是仍在了旁边的垃圾桶里。

洗脸的时候我可耻的用表姐的洗脸帕擦脸,上面还有表姐身上的气息,顿时我下面又是支起了帐篷。不过我马上冷静下来了,虽然昨晚我是大大的疯狂了一把,但是我知道今天绝对不好过,表姐这个人我是再熟悉不过了,今天他一定会让谢华来堵我。

其实表姐在学校有很多人都喜欢,毕竟他是我们学校四大校花之一,不过我们学校的四大校花有两个都是混子,我表姐就是其中一个,还有一个叫做楚柔柔,别看名字叫做柔柔,本人可是一点儿都不温柔,我曾经在高二上半期的时候可是看到她冲进男生厕所,直接将一个正在蹲大号的混子拖出来就是一顿拳打脚踢。

另外的两个一个是高干子弟,一个是贫民校花,这个贫民校花虽然家里没有什么背景,但是在学校外面有个飞车党的老大把这个贫民校花认作妹妹,而且在学校也是吩咐了楚柔柔照看着,所以在学校根本就没有人敢打她的主意。

其实四大校花之中表姐的势力最弱,要靠着他们班上的混子老大谢华给他撑腰,表姐说等他考上了大学就和谢华在一起。不过我知道表姐绝对的不简单,不然的话谢华那样的人早就上了表姐。

其实这两年我过得浑浑噩噩,毕竟我是小地方来的,在班上又经常被人欺负,基本就是两眼一抹黑,高一的时候我以为表姐会帮助我,但是后来我才知道我错得是那么的离谱。

我从来对乡下的爷爷都是报喜不报忧,爷爷也经常告诉我在外一个人要忍耐,不要做没有把握的事情。或许我还年轻,在我的眼里身边的事情都是没有把握的事情。

一整天我都提心吊胆,我怕表姐找人来打我,但是直到晚上的时候表姐也没有找我,连个短信也没有。

但是让我没有想到的是,就在上晚自习的时候我们班的混子赵开找到了我,和以前一样根本没有其他多余的话,抬手就是一巴掌拍在我的 脑袋上。

我原本一天精神都在极度的集中的状态,这个时候自然是被这样的一下惊得连忙站了起来。

“坐下!”

赵开指着我屁股下的凳子道。

我这个时候心有点乱,因为之前表姐可是找过赵开的打过我几回,难道这次又是找的赵开。

“赵开,你想要干什么?”

我强装振作的问道。

“不是我找你,是柔柔姐找你!”

柔柔姐?

我心中顿时一阵不解,我自然知道赵开口中的柔柔姐便是楚柔柔。

“小心点,这个楚柔柔不是个善类!”

赵开站起身从我身边走过的时候在我的耳边轻声道。

说实话我很不理解,可以说有点懵逼,我和这个楚柔柔之间是根本 就没有任何的交集的,高中两年多了,我只是无数次的看到这个女混混打人,还从来没有和她说过什么话。

她为什么突然找我,赵开的话又是什么意思。

对于赵开这个人,虽然我对她的印象不好,但是他这个人还是十分的有班级荣誉的,虽然平时爱欺负班里的同学,但是在外班欺负我们班上的人的时候他都会挺身而出。

这一点也是班里很多人愿意服他的唯一原因。

我看到在我们教室后门有一个人朝着我招手,是一个女生,穿着我们学校的校服,头发扎着,看起来十分的精神。

我指了指自己,然后那个女生对着我点点头。

我心里有点害怕,但依旧很懵逼的就出了教室。

“去吧,走到楼梯尽头,我们柔柔姐找你有事!”

“找我有什么事?”

“去了就知道了,别墨迹了,快要上自习了!”

我一阵无语,但是这个时候我还是几步便走到了转角的楼梯处,很显然这个时候上下楼的楼梯口都是被这个柔柔姐的人拦下了,让他们从另一边绕道。

我走到转角的时候一抬头便看到了一个穿着校服,披着一头燃着淡淡酒红色长发的女生,这个女生的身材很好,和表姐又得一拼。

这个女子不是别人正是学校的四大校花之一楚柔柔,这个楚柔柔那修长的手指点着之间夹着一支烟,在她的面前更是有着两个烟头了。

“来了……”

我顿时有点哆嗦,然后稍稍后腿一步,低着头叫了一声柔柔姐。

“柔柔姐,你找我……”

“你站那么远,难不成我一个弱女子还能把你吃了?”

我心中一阵无语,就你这样的 还是弱女子,要是没有搞错的话你这样女人,我是一声都不敢触碰的。

“走近点!”

我不敢违背,因为我可是知道楚柔柔的手段,那追着人打一直到寝室的疯狂我可是不敢有丝毫的违背,更是不敢尝试。

我朝前走了几步。

“扭扭捏捏的像个女人一样,你走近点不行呀,走到我面前,我没有让你停你不准停!”

啊?

我心中一颤,惊讶抬头时正好看到楚柔柔那对着我微笑的脸庞,那双眼睛眯着我总感觉杀气腾腾,但是我转眼一想我也没有得罪过什么人呀,更加不可能得罪楚柔柔。表姐在学校向来就和这个楚柔柔不和,我是不可能得罪她的。

我一边思索着,一边朝着楚柔柔走去,突然我感觉我的脖子被一双手一把抓住。

我顿时吓得差点就要蹲下去了,他妈的这两年把我打怕了。

“柔柔姐……”

我还没有说话便感觉楚柔柔那带着淡淡烟草和一股少女的香气的手从我的脖子上缓缓的爬到了我的脸上,然后捏了捏我的脸蛋。

而这个时候的我尼玛哪儿有闲心管这个,这么近的距离,我几乎是一眼就看到了楚柔柔那吊带都包裹不住的胸器,那叫一个白,因为楚柔柔将校服拉倒一半,正好她的那对大胸就完全的暴露在了外面,又因为这个时候她站在比我高一级的楼梯上,我这个角度平视过去正好一览无遗。

而楚柔柔用力的捏了一把我的脸蛋我才反应过来,连忙就要闪开,却是被她伸手一把从我的后脑勺给我拉了过来,不偏不倚正好的埋在了她那深深的事业线之间。

顿时我的脸就红了,那种狂野之中带着烟草的味道让我整个人瞬间犹如是去天堂走了一遍。

而这个时候楚柔柔吸了一口烟,然后对着我吐了一口烟。

那烟从淡红色嘴唇之中吐出来,弥漫进入我的鼻息之中,看着那双眼睛,我突然感觉自己就要沦陷了一般。

“不错,收拾收拾还是一个帅哥,从现在开始你就是我对象了,以后我罩着你!”

我一个激灵,彻底的懵逼了。

这是什么意思,我整个人几乎是呆愣的看着楚柔柔的那对大胸。

“以后每天早上给我买早饭,中午去给我饭,午休的时候陪我去转学校,晚饭准时打饭,下自习了送我回家。平时我让你拉我的手才能拉我,让你抱我才抱我,至于其他的不准去想。从今晚就开始,下自习我要是见不了你的人,我保证明天你进医院!”

“知道了吗?”

看着楚柔柔说话的时候一脸可爱的样子,我顿时感觉这是一个恐怖的魔鬼,可是在这个时候我敢不点头了。

“好,你去吧……”

就在这个时候楚柔柔的手机响了起来,楚柔柔看了一眼之后顿时对着刚转身就要离去的我喊了一声。

“等等……”

“柔柔姐……”

“额,对了,以后在人前叫我柔柔!”

说话之间楚柔柔拿出一根烟在自己嘴里点燃,然后递给我道:“抽吧,抽了我的烟就是我的男人了。”

看我有些犹豫,楚柔柔直接上前几步直接按在我的嘴里,我还能嗅到那烟头之上的香甜。

“记得今晚下了自习来接我……”

我额了一声,便深深的吸了一口烟。

也就是在我深深吸了一口烟的时候顿时便听到了一个威严的声音。

“你是哪个班的?”

在我身后站着一个肥胖的中年男人,这个中年男人不是别人正是我们学校人送阎罗王的德育处主任曹德双!

第七章 危险人物


这里我有必要要说一个曹德双这个人。

曹德双,相信大家从名字上就能够知道这个人哪方面能力强大了吧,对了就是那方面,大家都懂得。曹德双以前是我们学校的体育老师,听说上大学的时候还是学校的校草级别的人物。

但是话又说回来这个曹德双还真的是一个老帅哥,都离婚两次,现在三婚又是一个白富美,我听说曹德双现在老婆可是这所小县城里一所驾校创始人女儿,手下单单公司就有三家,又只有一个独女儿,长得就像是杂志封面里蹦出来的人一样。

我一直有点想不通曹德双都这么有钱了,还在学校混个老师干啥。更重要的这个曹德双有一个独特的爱好,那就是爱踢球,他妈的真心踢得好,就是尼玛对人踢,一踢一个准。

“站好!”

我听到曹德双的声音的时候,手上的烟就瞬间掉在了地上,当时我哪儿敢动,这踢球的脚踢在我身上的话,我他妈今晚就得进医院。

“是你小子,没想到呀,现在也开始给老子找事了?”

“曹主任,我说我是被冤枉的你信不?”

擦的双看着我然后咧嘴一笑道:“你觉得我会信吗?”

“或者你觉得我是傻的?”

我低头看着曹德那双蹭亮的大头皮鞋的时候
版权保护: 本文由 信宜金融网 原创,转载请保留链接: http://www.xinyichashan.com/chaogupeizi/745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