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师抬起臀部让我进去/我和山区一老妇的性事 - 信宜金融网 老师抬起臀部让我进去/我和山区一老妇的性事 - 信宜金融网

老师抬起臀部让我进去/我和山区一老妇的性事

【摘要】 什么是官道 文学临安县是一个县,当然比乡村繁华,高楼大厦多了起来,李天阳他们已经来到了县区里面。“乡长,我们去哪里?是不是去县政府?”李天阳恭敬的问道...

 什么是官道


 文学

临安县是一个县,当然比乡村繁华,高楼大厦多了起来,李天阳他们已经来到了县区里面。

“乡长,我们去哪里?是不是去县政府?”李天阳恭敬的问道,在他的心里,乡长来县里出差当然是去县政府,但出乎意外的是,王心洁却指了指眼前热闹的街道说:“前面有家‘金六福’,我们过去看看!”

‘金六福’??李天阳一愣,貌似那是香港的一家金行,难道乡长要买金银首饰?

李天阳不敢多问,乖乖开车过去,在门前停了下来,随着王心洁走了进去。

王心洁四处看了一下,居然看上了一个很大的金蟠桃,标价居然要一万八千八,看得李天阳暗暗咋舌。

“服务员,我就要这个金蟠桃!”王心洁让服务员将那金蟠桃装了起来,扭头对着李天阳说道:“你去交钱,记得要发票,上面写购买办公用具,金额三万块!”

李天阳一听,整个人懵住了,他想不到王心洁居然用公款来买金饰,而且发票居然写三万,他犹豫了一下,还是乖乖的去交款。

买好东西之后,小车再次启动了,李天阳心里十分的疑惑,心里也暗暗感叹,利用公款买东西,然后再开办公发票,这官场还真黑暗。

看到李天阳一脸疑惑的表情,王心洁缓缓说道:“小阳,这就是官场,你慢慢就会习惯了,不过我买这个金蟠桃不是给自己的,而是送人的,我当这个乡长已经三年了,也是时候该往上提了!”

听到王心洁的话,李天阳此时才明白过来,当官第一步,就是送礼,这次王心洁是送礼来了,怪不得她身为一个女人,居然能够成为一乡之长,果然深谙当官之道。

当官的门道有很多,李天阳现在入门还算不上,他默默的开着车,很快就来到了一处豪华的宅院外面。

王心洁拿出电话,拨通了一个人的手机,“呵呵,是钱县长吗?我是小王啊,哦,我已经来到了你家的门外,好,好,我现在进去!”

打完电话之后,大门开了,王心洁示意李天阳将车开进去,淡淡说道:“今天是钱县长太太的生日,我是祝寿来了,你等下看着办,应该会有人来招待你的!”

“我明白,乡长放心!”李天阳点了点头,在门前停车,看着王心洁袅袅婷婷的身姿,优雅的走进了豪宅里面。

王心洁走后,李天阳四处看了一下,只见周围停满了各式各样的轿车,看样子来祝寿的人很多,没办法,人家县长的老婆生日,这正是光明正大送礼的好时机,说不定人家县长一个高兴,就算一个看守大门的,转眼就成为一乡之长也说不定。

过了一会儿,果然有人过来招待,不过司机当然没资格和领导们一起吃饭,而是另外安排了几桌酒席,将司机们都集中在一起吃饭。

尼玛,这就是司机的待遇,李天宇心里暗暗气怒,他在心里暗暗发誓,总有一天他要权倾天下,让万官来朝拜。

吃过饭之后,李天阳回到车里等着,等了好一会儿王心洁才走了出来,她浑身的酒气,显然喝了不少酒。

在酒精的作用下,王心洁的俏脸红通通的,十分的妩媚,尤其是胸前的山峰高高挺起,十分的诱人。

“乡长,我们现在回去吗?”李天阳问道。

“不,我有些醉了,你去附近宾馆开一间房,我们休息一会儿再回去!”王心洁娇柔的说道,只是不管李天阳怎么看,王心洁都不像是喝醉的样子。

李天阳不敢反驳,既然领导说了,开房就开房,于是李天阳来到附近的一家宾馆,开了两间房,一人一间。

进入房间,李天阳有些心神摇曳,王心洁虽然已经三十来岁,但是保养得很好,风韵犹存,两只美臀挺翘,尤其她是女乡长,让李天阳心里总有一种征服的欲望,。

“吱呀……”这时旁边传来了开门声,李天阳急忙打开一条门缝看出去,只见一个中年男人溜进了王心洁的房间里,这个人正是临安县的县长钱马关。

看到这里,李天阳彻底明白,当官第二步,那就是财色,那一万块不用说还是送礼,再加上色的诱惑,王心洁这次升官是十拿九稳了。

李天阳足足等了半个小时,他的电话才响起,里面传来王心洁的声音:“小李,你到我房间来一下,我们准备回去了?”

“好,我现在过去!”李天阳挂掉电话,走到了隔壁的房间,只见王心洁半躺在席梦思床上,美眸中带着一点迷离,有些疲惫的感觉。

李天阳心里暗暗叹了一口气,这个女人虽然在官场上混的风生水起,但也有软弱的时候,但当官的野心却一直在支撑着她,让她不断的往上爬。

王心洁懒洋洋的伸了伸懒腰,轻声说道:“小李,你收拾一下东西,我们回乡去吧!”

“好!”李天阳赶紧收拾好东西,回乡去了。

将车停在乡政府里面,李天阳走路回家去,这一趟的出差让李天阳明白了一件事,当官难,想要升官就更难,到底什么才是官道呢?李天阳疑惑了!

第7章 三寸金莲


李天阳回到家里,却意外的发现林春兰居然等在他家里,说要找他看病。

“春兰嫂,你到我房间来,我帮你看看!”李天阳心里咚咚直跳,面对着如此成熟的美艳少妇,他不紧张才怪。

“春兰嫂,你找我有什么事吗?”李天阳干涩的问道。

林春燕俏脸通红,妩媚的白了李天阳一眼,俏皮的说道:“别叫我春兰嫂,人家有那么老吗?在没人的时候你叫我春兰姐就行了!”

“哦,姐,你找我有什么事?”李天阳目光集中在林春兰的大腿上,丰硕的大腿下是可爱的小脚丫,真是三寸金莲,十分惹人怜爱。

看着李天阳盯着自己的脚丫发呆,林春兰不由俏脸一红,娇嗔:“傻瓜,你看什么看啊?你到底看不看病啊?”

“看,当然看!”李天阳回过神来,慌张道:“春兰姐,你哪里不舒服?”

“嘻嘻,逗你的,我没哪里不舒服!”林春兰嘻嘻一笑,从怀里拿出一些钱,感激的说道:“上次多亏你救了我,你的救命之恩我永远感激不尽,上次我男人没有付诊金,这次我是特意送钱来的!”

李天阳急忙摇头“春兰姐,那些草药都是我老爹从山上采回来的,不值什么钱,就算了吧!”

“不行!”林春兰将钱塞到李天阳的手里,很认真的说道:“虽然医者父母心,但医生也是人,也要吃饭,这些钱你一定要收下,要不然我以后都不敢再来找你看病了!”

“好吧,不过不用给我那么多,我收二十块算了!”

“谢谢你!”林春兰感激地望着李天阳,一双杏眼无限秋波,看李天阳热血沸腾,小腹好像有一股火冒了出来。

啧啧,真美,这双桃花眼,这种极品尤物不知道有多少男人喜欢,真不知道那黄大成走了什么狗屎运,居然能够娶到这种极品媳妇。

林春兰站了起来,依依不舍的说道:“小阳,没事的话我就先走了,谢谢你!”

“不用谢,我送你出去!”李天阳将林春兰送到门口,看着她性感的蛮腰一扭一扭的,李天阳的气血一下子翻涌起来,全身燥热无比,欲火升腾。

“啊,哥忍不住了!”李天阳急忙回到房间。

“可怜的小东西,哥对不起你啊,害得你现在还没有吃过肉,看来真要找一个女朋友了!”

“呯!”就在李天阳自怨自叹的时候,房门突然一下子被人推开了,只见林春兰走了进来。

“啊!”李天阳傻眼了,他呆呆的看着林春兰,傻乎乎的问道:“你进来干什么?”

林春兰也没想到会看到这一幕,她急忙走过去拿起桌面上的钥匙,羞涩的说道:“我……我掉了钥匙,不好意思,我现在就走!”

看着急冲冲走掉的林春兰,李天阳心里是哭笑不得,尼玛,这算是什么回事啊?自己都被人看光了!

郁闷,极度的郁闷,李天阳躺在床上,好久也睡不着,他现在还是处男,每天都面对着重重极度的诱惑,他怎么把持得住啊!

迷迷糊糊中,李天阳终于睡着了,梦中的女神再次出现,含情脉脉的看着李天阳。

“你到底是什么人?为什么叫我郎君?”李天阳深怕女神一下子跑了,上前死死抓住她的手臂。

“郎君,你什么时候变得那么粗鲁了呢?”女神含羞带涩,柔声说道:“千年的情缘,今生再续,这就是缘分,郎君,人家叫做若兰,你以后就做臣妾若兰吧!”

“什么千年的情缘?难道你等了我千年?”李天阳心里充满了疑惑,但是还没等他多问什么,若兰的小手已经轻柔的摸上了李天阳的胸膛,他彻底沉醉在温柔乡里面。

仿佛一场春梦一般,看起来很虚假,但给人的感觉却十分的真实,这到底是梦,还是真实在发生?

第二天,李天阳醒来,他刚走出房间门口,就看到他老爹坐在门口前。

“爹,你坐在门口干什么?难道是在等你的情人?”李天阳不由嬉皮笑脸的说道,今天是周末,他不用上班。

“臭小子,你爹像是那样的人吗?我是在等你!”李老实没好气的说道。

李天阳一愣,疑惑的看着老爹,“等我干什么?”

“当然有要紧事,我这两天到处托人问了,春兰昨天给你说了一门亲事,你等会儿跟她相亲去!”

“相亲?我才不要呢!”李天阳转身就想跑。

“小兔崽子,你敢跑老子打断你的腿!”李老实气冲冲的站了起来,吓得李天阳不敢跑了。

呜呜,看样子是没有办法跑了,相亲就相亲吧,李天阳摇了摇头,干脆进去先吃了早饭再说,等着林春兰过来。

吃完饭之后,李天阳走出门口,只见林春兰已经来了,正在和他老爹聊着天。

李老实兴奋的问道:“春兰啊,那闺女长得怎么样?有多大了?性格和我家的天阳合不合适?”

“李老爹,那闺女真心不错,人长得水灵水灵的,今年才二十一岁,我觉得很不错,就不知道小阳会不会看上她?”

“那小子有什么好高傲的,我们家也不是什么好家庭,哪容得他挑三拣四的!”李老实气呼呼的站了起来,显然对李天阳相亲态度的十分的不满。

听到老爹的话,李天阳心里不由一酸,他的母亲早逝,老爹父兼母职将他拉扯长大,真的很不容易,老爹急着让儿子娶媳妇这也是人之常情,就顺顺他的意吧!

李天阳想到这里,走过去笑嘻嘻的说道:“爹,我答应去相亲,不过如果对象不合适,你可不能强迫我娶媳妇!”

“那当然,强扭的瓜不甜嘛,呵呵!”李老实笑呵呵的点了点头,又不厌其烦的叮嘱道:“小阳,你去相亲可不能空手去,要买点东西过去,看到人家姑娘也别那么猴急,要有礼貌一点!”

“知道了啦,春兰姐,我们走!”李天阳赶紧拉着林春兰就跑,如果再待下去,他一定会被老爹的烦死。

两人走出小道,林春兰媚眼瞟了李天阳一眼,娇声道:“小阳,这路途有点远,走路要很久,不如我们骑自行车去吧?”

李天阳听了一呆,他家一贫如洗,上山下山全凭走路,哪里有什么自行车啊!

林春兰明白李天阳的心思,噗嗤一笑道:“你别发傻了,村里的二狗家有自行车,我去借来用用!”

“哦,好!”李天阳急忙点头,他发誓等有了钱之后,首先买一辆摩托车,至于小车,以村里的道路来说,实在不好开。

两人来到二狗家,林春兰很快就借到了一辆自行车,林春兰的丈夫黄大成在村里也算有点地位,有一辆破旧的小货车,也算是有车一族,所以别人也给点面子。

李天阳看了一眼那辆自行车,极度无语了,那是一辆以前的凤凰牌自行车,有双梁的那一种,不知道有多落后。

“算了,总比走路好,春兰姐,上车吧,我载你去!”李天阳叫林春兰上车,就这样载着她相亲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