揉捏娇乳 人妻 办公室[娇嫩又害羞的大学美女和男友] - 信宜金融网 揉捏娇乳 人妻 办公室[娇嫩又害羞的大学美女和男友] - 信宜金融网

揉捏娇乳 人妻 办公室[娇嫩又害羞的大学美女和男友]

【摘要】漳河河水暴涨,原本温顺的河变成了一条怒龙,河水的咸腥味和哗啦啦流水声一起,传到了几里开外。         郭海洋吃完早饭刚...

漳河河水暴涨,原本温顺的河变成了一条怒龙,河水的咸腥味和哗啦啦流水声一起,传到了几里开外。

    

     郭海洋吃完早饭刚撂下碗筷,就听到外面一声马哨,响彻郭柳庄上空,将呱噪的蛙将军也吓得不吱声了。

    

 文学

     这是他们这群半大小伙子的暗号,每逢大雨之后,上游水库不堪压力都会开闸放水。水库里的大鱼也随着水流游到漳河里。每逢这个时候,就该下河网鱼啦!

    

     水库放水这天,就是小伙子们发财的时候。这时候抓到的鱼又肥又大,拿出去卖了钱,可以交学费、书费。

    

     这么重要的大事,郭海洋是不可能错过的。他水性最好,每次抓鱼都在最前面拉网,当然每次分到的鱼也就最多,俨然是这帮孩子们的头头。

    

     郭海洋喊上二破,俩人光着膀子赤着脚,提着铁皮桶,捞网来到了街上。泥泞的大街里,已经有同样半光身子的十几个小伙子,抬了大网在等着啦!

    

     “海洋来啦!挖槽!怎么二破也来啦!”

    

     二破原本不叫二破,大名叫郭发,是郭海洋的发小、远方叔伯兄弟,也是同班同学。

    

     郭发小时候有一次感冒发烧,打错了针,把脑子搞坏了。挺好的一个孩子变成了傻子,从那以后就姥姥不疼舅舅不爱的,连他亲爹都不爱管了。整天穿的都是别人剩下的衣服,因此得来一个外号——二破!

    

     到底是自己的骨肉,现在的二破只有他娘还疼他,给他做饭吃,供他读书。

    

     二破的娘叫刘秀兰,郭海洋管她叫秀兰婶子。其实凭二破的脑子,原本小学都毕不了业,镇上的中学也不会收他。

    

     但是二破依然和郭海洋一起混到了初中三年级,据说镇中学之所以破例收了这个傻学生,是因为刘秀兰和校长睡过了。这是公开的秘密,镇中学的师生都知道的,当然二破除外。

    

     因为是个傻子,所以同学们经常欺负二破,拿他寻开心。只有郭海洋例外,每次都会替二破出头。

    

     毕竟在二破没傻之前他俩是十分要好的小伙伴,俩人还是叔伯兄弟;郭海洋还是个很重感情的孩子。

    

     一群小伙子看到二破也跟着来了,顿时有点不愿意。二破脑子不好使,也不怎么会水,下不了河。但是只要跟着去了,分鱼的时候就少不了他那一份。所以大家当然就不高兴啦!

    

     郭海洋一挥手:“都表吵吵!是我领着二破来哒!咱们下河,二破在边上捡鱼就行啦。二破就是跟着咱们玩来哒,到最后分鱼的时候,少分给他点不就行啦!”

    

     郭海洋是抓鱼的领头人,他这么一说伙伴们大多不坑声了,唯独有一个声音不太协调。

    

     三疤瘌嚷嚷道:“不中,傻子能干什么活儿,去了光跟着玩还得分鱼,不能让他去啊!”

    

     郭海洋恼火了:“干你嘞娘三疤瘌,你说谁是傻子?再说一句把你蛋扯下来信不信?”

    

     郭海洋人高马大,凶相毕露的样子把三疤瘌吓得不轻。可挡着这么多伙伴的面,要是丢了面子以后可没脸在一起混啦!

    

     “不中不中,反正二破不能跟着去,网是我家的,要是非让二破去,我就不去啦!你们也表用网啦!”

    

     小伙子们本来是支持郭海洋的人多,但是三疤瘌拿出了杀手锏,顿时都不吭声了。

    

     郭海洋骂道:“干你嘞娘三疤瘌,不让二破去,老子也不去啦!咱们走着瞧,你表犯老子手里。”

    

     三疤瘌冲天翻着白眼:“不去拉倒!正好又少一个分鱼的,有种以后抓鱼你也都表去!”

    

     小伙子们抬了拉网往河边去了,二破怯怯的走到郭海洋跟前。

    

     “海洋,都是我不好,拖你后腿啦!”

    

     “挖槽!哪里来的那么多废话!走啊,咱们也去河边,去挖泥鳅。咱们去看看,老子不在,看他们能网到多少鱼!”

    

     漳河边上腥味扑鼻,水面比平时阔了一倍还多。郭海洋和二破来到河边的时候,小伙伴们都已经下了水。一个个的光着屁股,一边几个人把大网拉开了,时不时就有落网的鱼儿被抓了丢到岸上。而且还不乏两三尺长的大鱼。

    

     郭海洋看见了嫉妒的眼睛都红了,好在岸上的泥鳅也不少。泥沙上一层薄薄的清水,哪处水面冒泡泡,水泡下面肯定有个黄豆大的洞口。用树枝把洞口抠开,洞里肯定就有一条肥硕的泥鳅。

    

     “二破,可抓好了,这玩意儿滑溜的很,一不小心就出溜跑啦!抓了泥鳅,晚上咱们割一块豆腐,让你大娘给咱们做泥鳅炖豆腐。”

    

     二破听到泥鳅炖豆腐,美的口水都流下来了,顿时干的更加卖力气,俩人不多时就抓了小半桶泥鳅。

    

     河里三疤瘌洋洋得意,今天的收成可真不赖,半个钟头就抓了不下二三十斤鱼了。照这么下去,今天一下午的鱼,就足够换明年的学费和书费啦!

    

     三疤瘌冲着岸上可着嗓子喊:“兄弟们,加把劲儿嘞!今天发财啦!”

    

     郭海洋听了心里更不是个滋味,暗想道:‘一帮傻B,这么好的鱼,这半天才抓这几条,要是换了老子领头,说不定这会儿都抓了一百斤啦!’

    

     郭海洋心里烦得很,也就没兴致再抓泥鳅了。不经意间抬头一看,只见远远的河面上,一条白线正在快速往这边飞来。

    

     “挖槽!别抓啦!快上岸啊,又下水啦!”

    

     三疤瘌一群人在河里哈哈笑,谁也没把郭海洋说的话当回事,只当他是犯了红眼病,故意诳人的。

    

     惊人的水势到了老拱桥前,将老拱桥冲击的摇摇晃晃。这座建于五十年代的老桥只坚持了几秒钟,就轰隆一声塌了。

    

     听到响声,河里的小伙伴们才意识到了危险,一个个的也顾不上抓鱼了,玩命的往岸上游。

    

     “挖槽,咋都撒手啦!干你们嘞娘,倒是把网拉上去啊!”

    

     又不是自己家的网,除了三疤瘌谁管呐!瞬间河里就没人了,小伙伴们都跑到了岸上。原本十来个人拉的网,三疤瘌一个人根本拽不住。连人带网被水冲走了。

    

     三疤瘌的脑袋在水中时隐时现,慌张不已:“挖槽,快救命,我要淹死啦!”

    

     岸边上的小伙伴们看那水势,后怕的脸都吓白了,哪里还有人敢下水。眼看三疤瘌就得给淹死,郭海洋看不下去,脱了裤衩,一个猛子就扎到水里,赤条条的身子就像是一条灵活的大鱼,往三疤瘌身边游去。

    

     水性再好的人,在凶猛水流的冲击下也难以稳定身子。郭海洋好容易游到三疤瘌身边,发现这小子喝了几口水,已经给灌懵了,竟然还是死死的拽着渔网不撒手。

    

     “干你嘞娘,还不撒手!”

    

     郭海洋劈脸扇了三疤瘌两巴掌,也没把人打醒了。情急之下他钻到水里,冲着三疤瘌抓着渔网的那只手狠狠得咬了一口。

    

     “挖槽疼死啦!”

    

     三疤瘌终于吃痛放了手,人也清醒了。

    

     “海洋哥,救命啊!”

    

     郭海洋骂道:“干你嘞娘,你抱着我干啥,赶紧往岸上游啊!”

    

     “不行,我胳膊腿都软,使不上劲儿!”

    

     “槽!就坑你爹吧!早知道老子不管你。”

    

     郭海洋没辙,只能拖着三疤瘌往岸上游,好容易到了岸边,又费尽全身体力把三疤瘌推了上去。岸上的小伙伴们一阵欢呼。

    

     郭海洋救了人,自己刚想上岸,忽然脸色就变了。他惊讶的发现,自己的胳膊腿竟然也不能动了,麻木的没有一点知觉。

    

     一个浪头打来,郭海洋膛目结舌的望着岸上的小伙伴们,身子却一动不能动,被卷走了……

    

     郭海洋做了一个梦。梦见自己得身体变得轻飘飘的像是一片枯叶,在寒风里飘啊飘……

    

     飘荡了不知道又多久,忽然又感受到了一阵沉重感,好像是躺在了松软的床上,顿时一阵舒适,沉沉的睡着了。

    

     漳河底部,泥沙松软,水流平缓。

    

     郭海洋的‘尸体’旁,有一处泥沙悄然拱起,竟然是一只磨盘大小的乌龟!那乌龟的背上,隐隐可见一些象形文字——这老龟,竟不知活过了多少岁月了!

    

     “哈……也是命大,竟然还有一丝生机。这娃娃本性很好,为了救同伴才把自己搭上了。也罢,反正我这龟珠也用不着,索性送给了他去吧……”

    

     老乌龟张开口,一颗灰色的,混沌无光,仿佛土坷垃一样的珠子被他吐了出来,那珠子仿佛有灵性似的,竟然自己飘到了郭海洋的嘴边,然后不见了……

    

     “嘿嘿,希望你醒来发现自己身体有什么异常之后,别给吓到了……”

    

     郭海洋悠悠醒来,发现自己竟然没有死,已经躺在河滩上啦!

    

     郭海洋顺着河边逆流而上,一边走一边寻找着回家的路。快半夜的时候,才偷偷回到了家。到了门外发现家里灯火通明,院子里外全是人,他看到母亲在灯下哭泣,乡邻们正在劝慰着母亲。

    

     他们肯定是以为自己给大水冲走了,以为自己死了。郭海洋此时光着屁股也不敢去见人,于是悄悄的绕到猪圈旁边,想从猪圈这边翻过去到自己屋里穿了衣服再去见人。

    

     “哼哼!这是俺的饭食……敢抢咬死你。”

    

     “哼哼!俺就得吃,刚才俺就在食槽里撒了尿,占上啦!”

    

     “哼哼!这是俺的饭食……敢抢咬死你……”

    

     郭海洋震惊了!卧槽自家的猪都会说话啦?

第四章 奇异的耳朵



     郭海洋吓得魂飞魄散赶忙溜到屋里,穿了衣服出来见人:“我又回来啦!咋这么多人嘞?”

    

     “咦!海洋没给冲走,他又回来啦!”

    

     “大难不死,这小子命真大啊,以后肯定福气不小。”

    

     海洋他娘见儿子毫发无伤的回来了,顿时转悲为喜,抱着儿子舍不得撒手。

    

     “娘,我给冲了好远,好容易才游上了岸,又走了好久才到家,乏得很呢!天晚了,让乡亲们都回去吧,我也得早点休息,明天还得看果园呢!”

    

     乡亲们散去以后,郭海洋迫不及待得想要解开心中的迷惑。

    

     “娘,你最近有没有发现咱们家的猪和平时有啥不一样?”

    

     他娘失笑道:“这孩子,是不是脑子里面也进水啦,进门就惦记圈里头那两头猪呐!还不跟往常一样吗,吃了睡睡了吃,整天在泥浆子里面打滚咧!”

    

     郭海洋这就明白不是猪出问题了,是自己脑子出问题啦!到底是犯了癔症,还是真的能听懂猪说话啦?想着想着,一阵倦意袭来,郭海洋扛不住了,顿时睡了过去。

    

     海洋他娘知道儿子肯定累了,早上就没有叫他起。所以郭海洋直到日上三竿了,才自然醒来,美美的伸了个懒腰,这一觉睡的可真美!

    

     郭海洋起来洗了脸,在自己屋子里溜达了一圈儿就觉得无聊。又来到猪圈旁,侧耳旁听了好一阵子,也没有发现什么异常。

    

     难道真的是泡坏了脑子,发癔症啦?郭海洋心道。

    

     在院子里转了两圈,郭海洋就感觉这放假了,还不如在学校的时候舒服呢,太闲得慌了!

    

     脑子里想着出去溜达溜达,于是郭海洋踩着泥泞的小路进了村,打算去村里的小卖部搞包烟过过瘾。

    

     路过郭春家的时候,发现他们家大门紧闭,院子里却是隐隐传来说话声。

    

     村里有个风俗,就是大白天的时候一定要敞开大门,寓意就是接受阳气,让一家人都健康平安。其实还有一个说法,就是大门开着,说明我家的人光明正大,不怕别人看见我家的事儿。

    

     郭春是郭海洋的远房堂哥,二破的亲叔伯兄弟。比郭海洋大十岁,今年二十六了。

    

     虽然郭春比郭海洋大太多,俩人没在一块儿凑过,但是郭海洋对这个堂哥印象还不错。郭春结婚四五年了,是个本份勤快的庄稼人,把家里那几亩地伺候的不错,小两口的生活还算过的去。

    

     郭春的老婆叫王雪梅,是邻村小王庄的姑娘,身高有一米六五,长得也是端庄漂亮,听说还是高中生呢!当初王雪梅高考失利,十里八寸的媒婆把她们家门槛都踩烂了。

    

     王雪梅之所以嫁给了老实巴交的郭春,说白了看上的还是郭春的勤快和实在。嫁到郭柳庄以后,郭春也确实没有辜负她,勤勤恳恳的,小两口的日子过的是蒸蒸日上。

    

     郭春对自己的高中生老婆是疼得很,两口子几乎没拌过嘴,是村里的年轻夫妻的榜样。

    

     堂哥家关着门子,说不定是有什么事儿不想让别人知道。郭海洋起了好奇心思,停下了脚步,想听听看他们家到底什么事儿。

    

     农家院子都大,又隔着屋子和院子两道门,说话的声音哪能那么容易听到。只听得里面的人说话越来越急,具体说什么却是一点都不清楚。

    

     郭海洋屏住呼吸,聚精会神的将脑袋贴在堂哥家墙上,这时候,奇怪的事情发生了!

    

     耳朵里的声音骤然清晰了起来!郭海洋甚至能听到几米外的草丛里,蟋蟀踩在草叶上的声音!

    

     王雪梅哭哭啼啼道:“我不喝,就不喝!什么从名山上求来的生子药,都什么年代了,你们家的人怎么这么迷信!”

    

     郭春好言相求:“好雪梅,好媳妇儿,你就听我一回,喝了吧!万一喝了以后真怀上了呢!”

    

     王雪梅耍赖撒娇:“要喝你喝,天知道这汤药里都什么鬼东西,又黑又脏的,苦死了!”

    

     郭春告饶:“媳妇儿!姑奶奶,求求你就喝了吧!”

    

     王雪梅被丈夫磨的没了耐性,只听哐啷一声,似乎是把什么瓷器给打了。

    

     老实巴交的郭春发火了:“你娘嘞!不上肥的地里咋长出来好庄稼?”

    

     王雪梅不甘示弱:“不是地不肥,俺这地里种瓜它就不能生出来豆子!是你那种不行,每次到了播种的时候,就软趴趴的不行了。”

    

     郭春骂道:“你娘嘞!你那就是块盐碱地!不然咋连毛都没一根?”

    

     这两口子吵架一点都不含蓄,暴露机密了。把躲在墙角偷听的郭海洋都给臊的脸红了,心里确是好奇的想到:‘不长毛的盐碱地?雪梅嫂子那地方到底长啥样呢?’

    

     王雪梅臊得不行,嗓门也大了:“又不是没去县里医院检查过,到底是谁的毛病你还不知道?大夫都说了你那种成活率太低,没有长苗结果的希望!你们家的人欺人太甚!明明不是俺的问题,整天逼着俺喝这乱七八糟的草药,非得把俺这块好地也搞慌了不成!”

    

     王雪梅嘤嘤哭泣起来:“这日子没法过了!郭春,咱俩的日子算是到头了,缘分尽了,不行就离了各过各的吧!”

    

     媳妇儿又是哭又是抹的,郭春顿时软了。赶紧好声好气的哄着:“都怨我!媳妇儿你别哭了啊!这药咱以后都不喝了!”

    

     好容易把媳妇儿哄得不哭了,郭春又哀声叹气:“媳妇儿啊,我哪舍得为难你啊!我爹这一股儿一脉单传,要不是家里老人盼着抱孙子催得紧,说啥也不能让你喝这乱七八糟的药啊!唉,只怕爹这一脉,到了咱们这就得绝了户啦!”

    

     王雪梅到底是高中生,有文化的。她止住了哭泣,眼珠一转对丈夫说道:“也不一定,现在有一门先进的技术,叫做人工授精的,或许可以解决咱们家的问题。”

    

     郭春一庄稼人,哪里懂得什么人工受精,晕乎乎的问:“啥?平常咱不就是人工的吗?”

    

     “你个蠢货!人家说的人工授精是高新医疗技术!说白了就是借别人的种,但是不用上炕睡觉的。孩子还是咱们家的,但是哪怕孩子长大了,一辈子也不可能和他爹见面。这样就不会产生伦理问题。”

    

     这样一说,郭春顿时懂了个七八分:“那不中!说白了,还不是咱们老郭家的种;孩子长大了,也肯定不会跟老郭家一条心,这个绝对不中!”

    

     王雪梅恼了:“这也不中那也不中,那你倒是想个能中的办法啊!”

    

     郭春垂着脑袋,半天才憋出来一句话:“不行就接种!借咱们老郭家的种!”

    

     王雪梅吓了一跳:“死样的,你咋能这样想?你不嫌戴绿帽,俺还嫌臊得慌呢!”

    

     郭春又开始软磨硬泡:“媳妇儿你就听一回话呗!要不整出个孩子来,光上边老人都能磨的咱两口子没发过了。我觉得这事儿可以的,借老郭家的种,就算不是亲爹,至少不还有血缘关系嘞?”

    

     王雪梅渐渐被郭春磨得意志动摇了,心里面还有一种瘙痒难耐的感觉。

    

     “那……细说说你的主意呗,你打算找谁借种?”

    

     郭春又仔细想了一阵子:“肯定不能差辈儿,必须是同辈儿的。借种以后还不能有乱七八糟的事儿,最好一次性解决问题。”

    

     郭春也不傻,造出来孩子赔了老婆的事情肯定不能干!那么借种的人选就必须仔细掂量掂量,该找谁呢?

    

     郭春一拍脑瓜!有了!

    

     “媳妇儿,你觉得海洋怎么样?我那弟弟要个头有个头,要模样有模样,人也机灵的紧。你俩人造出来的娃,肯定孬不了!最主要的,是我们哥俩关系还不错,海洋小时候我经常带着他玩嘞!”

    

     王雪梅脑子里立即浮现出了郭海洋的模样:年轻、有朝气、小伙子一双明亮有神的眼睛,贼帅气!

    

     想到这里,王雪梅的心里边就有七八分愿意了。

    

     可是这种事儿不是一头说了算的,就算他们两口子愿意了,该咋跟郭海洋说呢?

    

     别看郭春蔫了吧唧的,出起坏主意来却是随便就来。

    

     “这么着!回头咱杀只鸡炖了,整几个下酒菜。我把海洋叫来喝酒,把他灌蒙了望你床上一推,接下来的活儿就得你干了!年轻人面皮薄,就算酒醒了记起来这事儿,肯定也不敢往外说!”

    

     躲在墙角偷听的郭海洋吓了一跳!挖槽真没想到春哥竟然这么坏!这损人又损己的孬招真是绝了!得亏你弟弟我偷偷听见了,要不然不得被你坑死啊!

    

     郭海洋赶紧撒丫子溜了,情急之下,他竟然忘了分析一下,自己为什么能将别人家的隐私事儿偷听的这么清楚。

    

     来到村里小卖部:“叔,给我爹来包烟!”

    

     打着老爹的名号,花了一块五整了一包‘官厅’,郭海洋找了一个别人看不着的地儿,躲在一棵大榆树后面刚点着了,美美的闷了一口。

    

     眼前忽然出现一个人,吓得郭海洋赶紧把烟丢地上用脚踩住了。

    

     郭海洋一口气儿没理顺,呛的咳嗽了好一阵子。

    

     “杨书……啊不杨老师,你咋知道我在这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