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黑色囊袋拍打在跨间/ 灌满肚子求饶h - 信宜金融网 紫黑色囊袋拍打在跨间/ 灌满肚子求饶h - 信宜金融网

紫黑色囊袋拍打在跨间/ 灌满肚子求饶h

【摘要】李天阳此刻正懒洋洋的在等车。         “请问,你是去大同乡吗?”这时一个娇脆悦耳的嗓音突然响起。 ...

李天阳此刻正懒洋洋的在等车。

    

     “请问,你是去大同乡吗?”这时一个娇脆悦耳的嗓音突然响起。

    

 文学

     李天阳扭头看过去,只见一辆小货车停在自己身旁,问话的是坐在后座的一个女孩,



双眼水灵灵的,可能干多了农活,皮肤有些黑。

    

     “是的!”李天阳点了点头。

    

     听到李天阳的话,坐在副驾驶上的一个少妇探出头来,“上车吧,反正是顺路,我收



你十块钱就行了!”

    

     这个少妇年纪不大,只有二十来岁,瓜子脸,大大的桃花眼,樱桃的小嘴十分性感,



像山一样地耸起来。

    

     “好,十块不贵!”李天阳心头大喜,终于等到车了,他急忙跑到另一边上车,坐到



了那女孩的旁边。

    

     小货车再次启动了,众人随意聊了一下,李天阳知道身旁的女孩叫做赵小燕,而那位



少妇叫做林春兰,她和开车的货车司机是夫妻。

    

     “你去大同乡干什么?”这时那赵小燕好奇的问道,目光集中在李天阳的俊脸上。

    

     “哦,我是牛头村的,刚刚毕业回来!”李天阳的目光落在赵小燕的,那里的衣服被



汗水打湿,随着她的呼吸一起一伏。

    

     “咕噜……”看到这一幕,李天阳不由咽了咽口水。

    

     “你看什么啊?”赵小燕感受到李天阳炙热的目光,不由狠狠的瞪了他一眼,俏脸通



红。

    

     李天阳盯着赵小燕的骄人身姿,不自觉地咽了口唾沫,小声问道:“小燕姐,你找到



婆家没有?”

    

     “干嘛问我这个?”赵小燕俏脸一红,水汪汪的大眼睛白了李天阳一下。

    

     “我只是随便问一下而已,没有其他的意思!”李天阳一脸的无辜。

    

     “哼,这种事情能随便问吗?无赖!”赵小燕红了脸,扭头不搭理这无赖。

    

     “好,不问就不问!”李天阳嬉皮笑脸的笑了笑,随意说些别的话题,三人倒也慢慢



熟络了起来。

    

     经过好几个小时的颠簸,小货车终于来到大同乡,值得一提的是,林春兰她们也是牛



头村的,让李天阳十分的意外,同时心里也不由暗暗为林春兰叫冤,那么水灵灵的姑娘,居



然嫁给了那样的一个男人,真是一朵鲜花插在牛粪上。

    

     从车里下来,李天阳依依不舍的看了赵小燕和林春兰一眼,尤其是林春兰,那成熟的



少妇娇躯让李天阳垂涎欲滴,只可惜那是别人的菜,他动不得。

    

     轻轻推开家里破旧的木门,李天阳终于看到了他老爹李老实,他此时正在抽着水烟,



咕噜作响。

    

     “爹,我回来了!”李天阳大步走了进去,只见天井上晒着很多的药材,还有一些都



快要发霉了,显然生意不怎么样好。

    

     李老实是一名赤脚医生,说白了也就是一名村医,他每天都梦想着当华佗,可医术有



限,最后只能将希望寄托在儿子的身上,要不然他也不会*着李天阳去医学院读书了。

    

     “你回来了!”李老实看到儿子回来,心头大喜,高兴的问道:“你毕业了吗?”

    

     “嗯!”李天阳点了点头。

    

     “好,那就好,以后你就陪着我当村医,济世为怀,一定会成为在世华佗的!”李老



实心里充满了兴奋,他没多少文化,只会开些中药,他将一切的希望都寄托在儿子的身上,



希望他能够继承自己的衣钵,如今儿子毕业的,他终于盼到头了。

    

     听到老爹的话,李天阳犹豫了一下,终于还是忍不住说道:“爹,我考公务员了,过



几天就要去向乡长报道了,虽然我现在还只是个临时工,但相信很快就可以转正的!”

    

     “什么?”李老实一愣,气急败坏的大吼道:“你说你要去当村官的走狗?不准备行



医了?草,老子送你去读医学院是为了什么?还不是为了让你以后能够济世为怀,医治百姓



吗?”

    

     听到老爹的大骂,李天阳也怒了,他大吼道:“爹,我不想像你一样,一辈子都当个



没出息的村医,当公务员有什么不好,说不定以后能够成为大官,那才是真正的光宗耀祖!





    

     “你……你气死我了,我打死你这个兔崽子!”李老实气急了,随手拎起一根木头棒



子劈头盖脸地朝李天阳打下。

    

     “啊,爹,你别打了,我错了还不行吗?”李天阳赶紧用胳膊阻挡着老爹的棒打,不



过李老实却并不停手,吓得李天阳拔腿再跑,先离开这里再说。

    

     “你给我回来,看老子我不打死你?”李老实气呼呼的大吼道,奈何没有李天阳跑得



快,他追了一段路就气喘吁吁了。

    

     李天阳松了一口气,想不到老爹居然会发那么大的火,可怜他刚回到家就被赶出门口



,去哪里好呢?

    

     李天阳漫无目的的走着,心想等他老爹气消了再回去,不知不觉中,李天阳走到了半



山的一座破庙里。

    

     这是一座十分古怪的庙,里面供奉的是女娲娘娘,不过如今一般人拜祭的都是观音菩



萨,所以久而久之这座庙就年久失修,变得破烂不堪,一副随时要倒塌的模样。

    

     李天阳对这座庙还有点印象,他记得自己小时候经常来往,老是爬到神像的上面去撒



尿。

    

     “呵呵,也不知道里面怎么样了?进去看看吧!”李天阳微微一笑,向着女娲庙里面



走去。

    

     用力推开大门,只见里面到处都是蜘蛛网,中间的那座女娲雕像也很残旧了,经过那



么久的风吹雨打,有些风化的迹象。

    

     李天阳四处观看了一下,感觉有些尿意,他玩心大起,居然爬到女娲像上面,准备撒



尿。

    

     李天阳一只手撑住女娲像的后背,正准备拉开裤子的拉链,但是女娲像实在风化得太



厉害了,李天阳这一撑之下,女娲像的后背居然轰然倒塌,李天阳差点没摔倒在地。

    

     “啊,倒霉,居然连撒个尿也差点摔跤!”李天阳心里郁闷,正想离开,不过这时他



的眼睛突然一亮,他发现破烂的女娲像的里面,居然放着一些东西。

    

     真是古怪,女娲像的内部居然藏着东西?如果李天阳不是碰巧弄破了女娲像,也不会



有所发现。

    

     “这是什么东西?”李天阳疑惑的拿起来一看,下一刻,他整个人呆住了。

    

     女娲像里面有两样东西,第一件是一个拇指大小的女人玉雕像,穿着古代的云裳,容



颜倾国倾城,此刻她双眼凝望着前方,嘴角挂起了一丝淡淡的笑意。

    

     李天阳不由看呆了,这个雕像居然很小,但是神态却栩栩如生,将女性的柔美全部展



现了出来,好像真人一样。

    

     “铮……”就在这时,从玉雕像中射出了一道白光,直射入李天阳的眉心里,吓得李



天阳跳了起来。

    

     “菩萨有灵,有怪莫怪,我不是存心冒犯,还请原谅!”李天阳喃喃自语着,却发现



什么事情也没有发生,他这才送了一口气。

    

     “呵呵,刚才一定是错觉,这是什么?”李天阳拿起另外一样东西看了看,发现居然



是一本书,上面写着《少女之心》四个大字。

    

     李天阳一看,心头大喜,要知道《少女之心》在六七十年代的时候可是**,李天阳虽



然慕名已久,但却一直没有看过,而现在终于有机会了。

    

     “哈哈,这本书的情节据说很爽,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李天阳满心欢喜,迫不及



待的打开一看,发现里面的内容果然是够劲,看着李天阳心头欲火直冒。

    

     李天阳喉干舌燥,看到了最关键的时刻,男主角猛然用力撕开少妇的衣服,将手伸了



过去,接着……李天阳赶紧翻开了一页,草,后面居然记载着一些无聊的医术,和前面的内



容毫无关系。

    

     李天阳彻底郁闷了,气得差点将那本书扔了出去,不过他还是不死心的拿着那本书继



续翻下去,最后却绝望的发现,后面记载的也一样,全部都是医术,还有一些貌似法术的东



西,根本就不是《少女之心》的内容。

    

     “尼玛,到底是谁弄出这种东西来骗人?”李天宇大骂了一句,随手将那尊玉雕像塞



进了口袋里,然后随意坐到一边,继续看了起来。

    

     书里面还记载着一些神话故事,也不算无聊,反正李天阳暂时回不了家,看书打发一



下时间也不错。

    

     看着看着,不知不觉中,李天阳居然睡着了,在朦朦胧胧之中,他看到那玉雕像居然



化为了一个活生生的美人,大步走到他的面前。

    

     真人显然比雕像更好看,一身古代的云裳十分透明轻薄,隐隐可以看到洁白如玉的肌



肤和丰满的娇躯,更是让李天阳看得双眼发直。

    

     “郎君啊,等了一千年,臣妾终于等到你了!”少女呵气如兰,柔柔的贴在李天阳的



身上。

    

     “你……你是谁?想干什么?”李天阳一阵晕眩,感受到了极度的感觉将他淹没……

    

     不知道过了多久,李天阳猛然睁开眼睛,只见破庙还是破庙,怀里的美女已经不见,



原来他做了一场美妙的梦!

    

     “郁闷,一定是那玉雕像上的女人太美了,所以才会做这样的梦,真是没出息啊!”

    

     李天阳叹了一声,心头郁闷无比,他都是二十来岁的人了,现在还是处男,说出去真



是丢死人了。

    

     李天阳看了看天色,发现天已经黑了,他随手将那本书塞进裤袋里,然后往家里走去



,希望老爹不要再生自己的气才好?

第04章活死人生白骨



     回到家里,李老实还没有睡觉,他指了指桌面上的饭菜,感叹道:“小阳啊,饭菜还



热,你赶紧吃吧,你已经长大了,爹也管不了那么多了!”说完,李老实回房睡觉去了。

    

     听到老爹的话,李天阳的眼睛不由微微湿润,真是可怜天下父母心,虽然老爹心里不



高兴,但还是不忍心让儿子饿肚子。

    

     吃晚饭之后,李天阳回房睡觉去了,他一想起梦中的女神,那妙曼的娇躯,那绝美的



容颜,就不由喉干舌燥,回味无穷。

    

     漫漫长夜,闲来无事,李天阳又拿出那本《少女之心》看了起来,他的记忆力超强,



很快就将里面记载的东西记在了脑海里,只不过这本书怎么看都像是无聊人士弄出来的,里



面的医术十分的奇怪,也不知道有没有用。

    

     “算了先睡觉了,后天去乡里报道去,希望能够分配到一个好差事!”李天阳胡思乱



想了一阵,慢慢睡着了。

    

     第二天,李天阳醒来,他随意看了看,发现那本《少女之心》居然不见了。

    

     “奇怪,怎么会不见了呢?”李天阳走出房间,发现老爹正在烧火煮饭,他不由问道



:“爹,你有没有看到我的那本书?”

    

     “有,不过烧了?”李老实头也不回的说道。

    

     “什么?你烧掉了?”李天阳大吼起来。

    

     李老实回过头来,语重心长的说道:“小阳,看多那种书不好,你年纪也不小了,也



该找个媳妇了,爹过几天叫人帮你介绍对象,你到时候要打扮整齐一点!”

    

     “相亲?!!!”李天阳一听,赶紧溜了出去,他才多大啊,真的不急着找媳妇,幸



好那本书的内容他记住了,烧了就烧了。

    

     李天阳溜出门外,来到了河边,只见不少的妇女正在打打闹闹,拿着搓衣板在洗衣服



,各种类型的少妇都有,是村里一道靓丽的风景。

    

     现在还是早上,太阳还没发挥热度,李天阳在一棵大树下坐了下来,目光在那群少妇



的身上溜达着。

    

     意外的是,李天阳居然看到了林春兰,她此时正弓着身在河里洗衣裳,看的李天阳的



呼吸不由变得急促了起来。

    

     “不好了,有人昏倒了!”就在李天阳看得出神的时候,一声惊叫突然响起,李天阳



急忙看过去,只见一群人将林春兰围了起来,而听到叫声远处的几个男人也赶紧跑了过来。

    

     “她怎么了?”有人问道。

    

     赵小燕急忙上去将林春兰抱起来,焦急的说道:“她还有气,快去叫李医生来!”

    

     李医生?不用说就是李天阳的老爹李老实,不过李天阳的家在那边,等把人找来黄花



菜都凉了。

    

     这时一个男人冲了过来,正是那位货车司机,名叫黄大成,他抱住林春兰嗷嗷大哭起



来:“春兰啊,你不能死啊,我只有你一个媳妇,你死了我该怎么办啊?”

    

     “好了,你先别哭,让我看看吧!”李天阳说着走了上来,发现林春兰脸色铁青,已



经奄奄一息了。

    

     在乡村里,年纪越大的赤脚大夫,就越让人觉得医术高明,而眼前的李天阳年纪才刚



二十出手,他会医术吗?不会医死人吧?

    

     陈寡妇不屑的撇了李天阳一眼,大声说道:“小娃子,你还是等你爹来吧,万一你将



她医死了,那麻烦就大了!”

    

     “对啊,你毛都没长齐,逞什么强啊!”

    

     “没错,你一个小娃儿,有什么本事?”

    

     众人纷纷议论起来,都用质疑的目光看着李天阳。

    

     李天阳怒了,他大声吼道:“草,春兰嫂都快死了,你们还在吱吱歪歪,等我爹来,



她都去见阎罗王了!”

    

     众人一愣,看到林春兰现在已经是出气多入气少,快要活不成了,再不救就死定了。

    

     “反正都是个死,就让他试试吧!”赵小燕急忙说道,众人听了都不出声了。

    

     李天阳在林春兰的身旁蹲了下来,将手放在她的胸口上,虽然那地方又软又滑腻,但



是心跳缓慢,还有一阵阵的凉意传来。

    

     “这是……心肌梗赛!”李天阳终于确定了林春兰的病状,只不过到底要怎么医治呢



?他虽然上过医学院,但却没有一点行医的经验。

    

     “小兄弟,我媳妇到底还有没有救啊?求求你救救她吧!”黄大成大哭着哀求了起来





    

     “喂,你先别哭,你让我想想办法行不行?”李天阳现在也有些急,如果是在现代化



的医院,他还有办法,但这里是小山村,什么仪器都没有,满山遍地都是草药,应该怎么办



呢?

    

     林春兰此时已经快要撑不住了,脸色苍白得可怕,李天阳着急了起来。

    

     “对了,那本书!”就在这时,李天阳眼前一亮,他想起了那本书中的针灸和推拿之



术,应该可以缓解春兰嫂此时的的症状。

    

     想到这里,李天阳也顾不得那么多了,死马当活马医吧,他此时虽然没有银针,但推



拿还是能用的,李天阳急忙帮林春兰推拿了起来,李天阳将手指将在林春兰两边的太阳穴上



,缓缓地揉了起来,这时一股暖流通过李天阳的手指,进入到林春兰的身体里面。

    

     “这是怎么回事?”李天阳一愣,搞不懂那股暖流是什么东西,不过她发现林春兰脸



色已经好转了很多,也顾不得深思,继续推拿了起来。

    

     过了一阵,林春兰大口喘了一口气,丰满的胸脯也一耸一耸的,呼吸和心跳终于恢复



了正常。

    

     “啊,她好像没事了!”

    

     “你们看,她醒了,太好了!”

    

     众人惊喜的看到,林春兰悠悠醒来,好像没事了,脸色也恢复了红润。

    

     看到这一幕,众人心里都在暗暗惊叹,刚才还是垂死之人,转眼就恢复了勃勃生机,



这种医术真是太神奇了。

    

     “天阳,没想到你这么厉害,真是小看你啦!”陈寡妇热情的说道,一双桃花眼热情



似火的看着李天阳。

    

     “是啊,天阳,你的医术比你爹还厉害,真是神医啊!”众人也纷纷赞叹了起来。

    

     “呵呵!”李天阳得意一笑,心头大喜,想不到那本书里记载的医术真的有用,这下



牛b了。

    

     “天阳,谢谢你的救命之恩!”林春兰感激的说道,由于刚才摔倒在水中,她一头乌



黑的秀发此刻正不断地滴着水滴。

    

     李天阳咽了咽口水,急忙说道:“我刚才只是暂时舒缓了你的症状而已,我现在回家



给你开几幅草药,慢慢调理身体就会好了!”

    

     书中有记载,心肌梗塞需要配合中药治疗,既然按摩和针灸是真的,那药方应该也是



真的,牛头山漫山遍野都是中草药,李天阳太兴奋了,因为这可是无本生意啊。

    

     “哈哈,这下发达了!”李天阳心头大喜,在众人崇拜尊敬的目光之中,跑回家开药



去了……

    

     从此,李天阳出名了,他将快要死的人救活这个消息,很快就传遍了整个牛头村,无



论他走在村里的哪个角落,都会遇到热情的招待。

    

     李老实心头大喜,他求神拜佛希望儿子能够成为一代神医,但是李天阳显然对行医没



有多大的兴趣,这天他很早就休息了,因为他明天要到乡政府报道去!
版权保护: 本文由 信宜金融网 原创,转载请保留链接: http://www.xinyichashan.com/chaogupeizi/743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