撕开她的乳罩慢慢揉捏/堵住分身不许流出来 - 信宜金融网 撕开她的乳罩慢慢揉捏/堵住分身不许流出来 - 信宜金融网

撕开她的乳罩慢慢揉捏/堵住分身不许流出来

【摘要】我激动地应着他,“你要是同意就给我钱,你要是不同意,就免费送我一套衣服吧!毕竟,我要是这样裸着出去,很不习惯! 文学”   ...

我激动地应着他,“你要是同意就



给我钱,你要是不同意,就免费送我一套衣服吧!毕竟,我要是这样裸着出去,很不习惯!



 文学



    

     他大概已经被我逼疯了,一张棱角分明的脸上已经开始有些阴翳了。

    

     许久,他大步朝门口走去,出去了一会,又回来了,手里提着一个红色的袋子,里面



应该是我要的衣服。

    

     我浅浅笑了笑,“谢谢啊!”伸手去接他手中的袋子,他错开了。

    

     “给你一百万,陪我两个晚上,不带套!”他看着我,恢复了慵懒散漫,斜斜的靠在



洁白的墙上。

    

     我扫了他一眼,“不带套?镜少,这可是要怀孕的,你不会是借我生子吧!”其实我



这么说我也不确定他是什么想法。

    

     没想到被我说中了,被拆穿他也不怒,只是淡淡的点头,“嗯,我就是这个意思!”

    

     我有些好笑,“生孩子很疼,而且,你知道的,我还在读书。”

    

     他脸沉了下来,“幕小柒,难道你不知道这里就是交易的场所吗?有人为了女人,有



人为了生意,有人为了钱,而我镜少是为了交易你为我生子!”

    

     交易?生子?呵呵.........

    

     这个词听起来,是有那么一点难受的,毕竟,自己还是个处女,还未经历女人这一环



节。

    

     我顺着他的意思点了点头,“要不要我与你发生关系?像你这么有钱的人,试管培育



一个孩子不就得了,为何非得要我为你生子呢?”

    

     镜少瞪着我,“幕小柒,我爱怎样就怎样,你管的着吗?”

    

     这个问题我选择沉默,不回答!

    

     我无所顾忌的背对着镜少换起了衣服,反正都看了,没什么好遮掩的!

    

     “砰!”

    

     门被撞开了,我还是被吓了一跳,扭头看去时,见一个丰满妖娆的女人正猩红着眼睛



看着我,哦!不,是看着我和镜少。

    

     这画面有些太过于香艳,我的衣服还没全部穿起来,至少,胸衣还没有扣起来。

    

     镜少就一条大裤衩,光裸着上身。

    

     “饶.....雨晴!”镜少有些结巴了,看着饶雨晴下意识的想要解释点什么。

    

     我将最后一扣胸衣扣扣上,随手将外套披在肩上,转身走到镜少身边,肆无忌惮的在



他俊逸的脸上落下浅浅的一吻。

    

     “技术不错,但有待改进!电话没换吧?等下我把卡号发你手机上,不要赖账哦!”



说完我直接忽视了镜少脸上的无奈。

    

     转身朝门口走去。

    

     饶雨晴苗条的身体伫立在门口,一双血红的眸子紧紧的盯着我,好像要把我吃了一般





    

     女人何苦为难女人呢。

    

     “轮到你了。”我散漫的靠在了一旁,脸上带着妖艳的笑容,嗯!是的,很妖艳!

第四章幕小柒拒绝镜少



     “滚!”她吐出一个字,很冷,感觉气息都已经结成了冰!

    

     我顾不上那么多赶紧离开了这儿,身后留下镜少和饶雨晴的争吵声不断地回荡过来。

    

     到了第五天,没什么事情,我独自在客厅的包厢里坐着,心想这次来也没有捞到什么



钱,除了选秀上主办方给了20万,其他的自己一分没有挣到,在这居然遇到个要求代孕的答



应不是,不答应也不是。

    

     正当自己发呆的时候,一个熟悉的声音从背后传来。

    

     “你在这啊!找了你大半天了。”

    

     我回头一看正是镜少,还是那副表情,眼巴巴的看着我蛮不自在。

    

     “除了代孕,先生想要什么样的服务?姿势的话,我就只会几种,顶顶撞



撞...........”

    

     “幕小柒!!”镜少咬牙切齿的打断了我聒噪的声音。

    

     “我在,你要是不喜欢的话,我也可以陪你玩游戏,但是有些比较贵,你愿意给钱



不........”

    

     镜少将我带进了轮船的七楼702舱,直接将我甩在了床上,我被摔得七荤八素,手腕被



咯得生疼。

    

     “我是个女生,你真不会怜香惜玉!”我揉着手腕,低着脑袋嘀咕着。

    

     “怜香惜玉?”镜少欺身压了下来,冰凉的唇微微靠近我的耳坠,“配不配合?”

    

     啪嗒!

    

     心口的某处好像碎裂了。

    

     嗯,我不配合!

    

     我顺着他的路走,“先生那么粗暴,看来是想玩sm,那开始吧!”说完,我反手将刚



穿好的胸衣扣解了下来。

    

     弯腰去脱内裤的时候,肩上猛然砸来一条白色的浴巾,将我盖住。

    

     “你就这么贱吗!”他一贯冷漠的声音,“贱!”

    

     谁说帅哥说话不伤人的?

    

     骗人的,不然为什么我心口还是会疼?

    

     浅浅吸了口气,我仰头看他,脸上是标准的笑容,很甜美。“先生要是嫌我贱的话,



那我就不奉陪啰!”

    

     将浴巾裹在身上,我捡起了地上的胸衣,朝门口走去。

    

     “你到这来不就是为了钱?你都愿意和我发生关系,为何就不能替我办这事呢!”镜



少疑惑的问道。

    

     因为我还是学生!

    

     要是传出去,我还没有毕业就挺着个大肚子,估计,我会被人戳着脊梁骨笑吧!

    

     “除了这个!怎么玩都可以。”我倚在门框处,悠闲的玩着自己的指甲。

    

     是的!我承认,我是来赚钱的,从来到这的时候,我就一直想怎么赚钱!

    

     他朝我靠近了几步,那股强大的气场还是让我有些害怕,“幕小姐,为什么?”

    

     我微微抬眸,“因为你有老婆帮你的,昨天那位!”这话我说得很自然,看着他强忍



着要爆发的情绪,我心情莫名的有几分好了。

    

     揉了揉有些酸痛的手腕,我直起了身子,不等他开口,便道,“算了,镜少是大忙人



,不耽误你时间了,我陪你加上今天两天的时间。我定了明天凌晨的机票,银行卡卡号你应



该知道,
版权保护: 本文由 信宜金融网 原创,转载请保留链接: http://www.xinyichashan.com/chaogupeizi/743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