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臀缝惩罚含着姜汁/在老妇身体上泄欲 - 信宜金融网 打臀缝惩罚含着姜汁/在老妇身体上泄欲 - 信宜金融网

打臀缝惩罚含着姜汁/在老妇身体上泄欲

【摘要】我的心里有些忐忑不安。         茜姐把车来到了香樟路,不远处,有一栋别墅,而她,是这座别墅的女主人。&nbs...

我的心里有些忐忑不安。

    

     茜姐把车来到了香樟路,不远处,有一栋别墅,而她,是这座别墅的女主人。

 文学

    

     "喂,你傻站在那儿干嘛?快进来呀。"她用指纹解锁,打开了房门,向我招手示意我过去。给我了一双深黑色的男士拖鞋。

    

     我忐忑的走进屋里,看着房子里面的内部结构,清新淡雅,和她的气质一样。

    

     她向我递过来一件男士睡衣,对我说,"去洗个澡!这大过年的。"

    

     我低头看了看自己身上满是灰尘的衣服,一时间手脚不知道该往哪儿放。接过睡衣怯怯的说了声谢谢。

    

     "别太拘谨了,就当是自己家。"说完她就把我领进卫生间,打开热水的开关,试了试水温,"水温正好,洗吧,洗的时候记得不要让头沾到水呦。"

    

     "好。"我有些脸红的把头别过去,刚才我不小心看到了她的酥胸。

    

     她出去之后,我脱下衣服,发现自己居然有了生理反应!洗澡的时候,一想到刚才自己看到的一幕,脸就不自觉的红了起来。

    

     好不容易洗澡之后,我发现居然没有毛巾,刚刚脱下的衣物又在外面,情急之下,我只好冲着浴室的门喊到,"茜姐,浴巾在哪儿啊?"

    

     过了一会儿,听到门外有了动静,茜姐直接推门进来了!

    

     穿着紫色的睡袍,头发散乱在身上,白嫩的皮肤似乎能掐出水来,很是诱人。

    

     我愣了一下,本能的转过身去,"茜,茜姐,你直接把浴巾放门口就行了?"

    

     她有些紧张的说到,声音有些颤抖,"你身上有伤,我,我怕你洗不干净。"

    

     冰凉的双手附上了我有些发烫的后背,这个女人,怎么这么贱?

    

     我脸面对着墙,不敢动弹。

    

     她边帮我搓背,边问我,"谈过恋爱吗?"

    

     "谈过一个,后来,分手了。"我有些愣神。

    

     "为什么?"她突然靠近我,酥胸碰了我一下,我吓得把身子贴在了墙上。

    

     好歹我也是个血气方刚的男人。突然一个女人这样对我,我大脑一片空白。

    

     她见我不说话,又有酥胸碰了一下我,"玩完就甩了吗?你们这些男人哟,没一个好东西!"

    

     "不,不是的,是她提出来的。"

    

     "为什么?怎么可能啊?你长得这么帅!"

    

     "因为因为我没钱"

    

     我瞬时流下了眼泪,我永远都不会忘记青梅竹马的女朋友跟我分手的那天跟我说的话"李晓明,你这么穷,跟着你,一辈子都不会有出息!"

    

     同是从山沟沟里出来的青梅竹马,为了一个留校的名额,居然跟系主任的儿子上了床。

    

     想起这句话还有这些事,我的心就像撕裂了一般的痛,可是这就是现实,我现在连住的地方都没有。

    

     茜姐看到我哭了,急忙用手轻轻拍着我的后背,"对不起,都是姐不好,你别哭了。"

    

     "姐,我先走了。"说完之后,我边穿衣服,边向门口大步走着。

    

     "你去哪儿?"

    

     "我,我也不知道"

    

     "你给我站住!"她从背后冲我吼了一声,猛拽了我一下,"外面这么冷,今晚你那儿也别想去!"

    

     "你以为你是我什么人?凭什么管我?"我挣开她的手,一边穿着秋裤,一边往外走。

    

     别墅外的院子里,雪一直下,冷风吹来,我感觉浑身冻得生疼,低头发现自己就穿了一套秋衣秋裤。

    

     茜姐也追了上来,她居然只穿着一件睡袍追了出来!

    

     "你是不是傻!外面这么冷,你身上还有伤。"她在后面喊着,被冻得不停的搓着身上的衣服来取暖,我没有理她,一股倔劲儿上来,谁也拦不住我。

    

     "你不想挣钱给你妈治病了?"听到她这句话,我愣在了原地。

    

     她见我停了下来,赶忙跑过来拉着我的胳膊,"你可以来我的公司,给我打工,我给你开工资,给你妈治病。"

    

     "我,我还没毕业,你们公司会要我吗?"我傻傻的问她。

    

     "进屋再说。"她拉着我进了客厅,给瑟瑟发抖的我倒了一杯热水。

    

     我捧着热水杯,看着茜姐婀娜的身姿,有种想把她搂入怀中的冲动。

    

     "姐。你刚才说的当真吗?"我连忙问着她,现在母亲的身体健康比茜姐婀娜的身姿更重要!

    

     "那可要看你表现了哦!"茜姐看着我,眼睛微眯,坏坏的笑着。

    

     我本来以为茜姐是一个清纯的女人,没想到她居然这么骚。

    

     反正我是个男的,又不会吃亏,更何况茜姐身材这么好。

    

     "姐,你想让我怎么表现?"我放下水杯。

    

     "你先把睡衣换上吧,这身衣服土死了哟。"

    

     我换好衣服后,走到客厅。

    

     她打量了我一眼,点了点头,"名字?"

    

     "李晓明"

    

     "多大了?"

    

     "今年已经二十二了。"

    

     "这么小!"她吃惊的看着我,嘀咕了一声,"刚在工地上看到你的时候,我还以为你四十好几了。"

    

     确实,在工地上,我几乎没洗过脸,灰头土面的,看不出年龄。

    

     "你妈治病需要多少钱?"她又问了我一句。

    

     "大概五万块钱"我支支吾吾的把数字说出了口。

    

     其实,我妈得的是癌症,已经治不好了。我只是想找个好点的医院,让她犯病的时候,别太痛苦。

    

     "支付宝账号告诉我。"茜姐拿出手机,手指在手机上快速的按动着。

    

     "姐?"我不太明白她的意思。

    

     "快说,等会儿我可能就反悔了哦。"

    

     "账,账号是"我熟练的背出了支付宝账号,这串数字几乎每天都会出现在我的脑海里,想要一赚到钱就存进去。

    

     "好了,钱已经到了你的账号里了。"

    

     "真,真的吗?"我不敢相信。

    

     "对我来说,这点钱不算什么。"她随意的把手机扔到了床上。就进了厨房准备做饭。

    

     我坐在沙发上,呆呆的看着她的背影,大脑有些空白,一直重复的想着几个问题,她为什么要帮我?难道是因为我在工地上救了她跟她的姐妹们?她又是一个怎样的女人?

    

     这些问题,到了晚上,瞬间有了答案。

第4章 第一次



     晚上十点半,我正平躺在床上,想着这几天发生的事,茜姐突然端着一盘水果和一杯闹着热气的牛奶,推门而进。

    

     "怎么还没睡?来吃点水果吧,这样你身上的伤会好的快一点。"她顺势坐在床上,把手里的水果盘和牛奶放在床头柜上。

    

     自己用牙签扎了一颗苹果粒,放在嘴里咬着。

    

     "谢谢姐。"我也用牙签扎了一颗哈密瓜,有些不好意思的看着她,她头发湿湿的散落着,小脸红扑扑的,应该是刚洗完澡,穿着紫色的睡袍的林茜,真的很迷人。

    

     她听到我说谢谢,故意生气的说"我都跟你说了,不要拘谨,把这里当做自己家!你要在这么客气,我就"说着,她举起粉嫩的玉手,"打你屁股!"

    

     我不禁笑了笑,看她咬苹果的样子,十分可爱,"姐,你爱吃苹果?"

    

     她坏坏的对我笑着说,"我不禁喜欢吃苹果,还喜欢吃那种青涩的青苹果!"

    

     我把头转过去,脸颊微红,不敢看她。

    

     她见我不好意思,她起身走到窗前,看着外面的鹅毛大雪在空中飞扬,说,"这么冷的天,睡觉怎么不知道关窗帘呦?不怕感冒哟?"

    

     "没事儿,屋里有暖气,已经很暖和了。"我当时并不知道,她拉窗帘的意思。

    

     拉好窗帘后,茜姐走到床边,扑倒在床上,我隐约看到了她的酥胸在空中摇晃了一下。

    

     "干点什么?好无聊啊!"她用手拖着下巴,微嘟着小嘴。

    

     我瞬间领会了她的意思,孤男寡女,干柴烈火的,在一个房间里。傻子都知道会干点什么。

    

     "我们看电影吧!"茜姐用手指了指旁边桌子上的投影仪。

    

     "嗯,好。"我傻傻一边答应一边起身,去把投影器打开,映像瞬间映到了床对面的墙上。"姐,看什么?我给你调。"

    

     她把枕头竖起来,背靠在枕头上,想了一会儿,"泰坦尼克号吧"

    

     我把电影调出来之后,坐到了床上,和她一起看。

    

     当看到jack给rose画裸像的时候,她笑着说道,"怎么我没有那个东西啊?"一边说,一边撩起自己的睡裙。

    

     我瞥了她一眼,就在心里后悔自己为什么要看,任何一个男人看到现在的她,应该都会血脉曲张,用工地上的工人的话来说,叫"天生无毛"

    

     看了一眼之后,我的心就一直突突的跳着,我鼓起勇气,想要再看一眼时,却被茜姐推开,"你干嘛?臭流氓,不看电影看我那里!"

    

     听茜姐这么一说,我的脸唰的一下瞬间红了,真想找个地缝钻进去。

    

     我不敢再看她,默默地看着电影,房间里只剩下电影里缓缓的音乐声。唯美而又凄惨。

    

     随着剧情的推移,jack和rose相拥在了一起,并且激烈的互相吻着对方。

    

     "他们才认识那么短时间,就亲上了,也太快了吧?"

    

     我嘴里咬着哈密瓜,很正经的回答她,"爱情跟认识的时间长短没关系。"

    

     我刚一说完,就感觉旁边的小人儿身子动了一下,有一束目光投在我的身上,我下意识的看向了她,她却慌忙移开了目光。

    

     这时,电影进入了**,男女主缠绵在一起,互相脱着对方的衣服。

    

     我立马身体有了反应,毕竟我才二十二岁,平常最多听听宿舍的男生讨论女人的身体构造,而现在身边就躺着一个漂亮女人,还看着这种电影情节。

    

     "他们在干嘛呀?"她翻过身来,眼神迷离的看着我。

    

     我不知道该如何回答,嘴巴微张,没有发出声音。

    

     突然,我感觉被子里面有一双小手,轻轻的触摸着我的身体。我看向她,却发现她也在看着我,两人四目相对。

    

     看着她微嘟的双唇,我着了魔似的吮了上去。

    

     虽然我们刚刚认识没几天,我叫她叫什么都不知道,但是就在刚刚,她轻而易举的给了我五万块钱,这五万对我来说,可能要在工地上打工两年省吃俭用才能攒出来。

    

     而她却那么的轻而易举,在我人生最落魄,最无助的时候,给了我温暖。我想要拼命地给她我所拥有的一切。

    

     我吻着她,双手拖着她的后脑勺,想要吻得更深。她却抓住我的双手,摁在了她的酥胸上。然后,双手在我的身上游走。

    

     这一晚,感觉我似乎活在梦里。

    

     一切都结束之后,我抱着她,感觉到怀里的人儿动了一下,我低头看向她,她也抬头深情的问我,"这是你的第一次吗?"

    

     我点了点头,说,"第一次。"

    

     "切,我才不信呢!现在的小年轻"她有些不相信我的话,吃醋的说道,"你跟你女朋友没有做过?"

    

     我摇摇头,用沙哑的声音说,"姐,你是我第一个女人?"

    

     她没有再说话,双眼定定的看着我,我也问心无愧的看着她的眼睛。

    

     过了许久,她突然翻身,骑在了我的身上,拿起我的双手放在了她的腰部。

    

     我像饿了很久的狼似的,疯狂的撕咬着猎物。看着她眉头紧皱,我隐约看到了床单上的红印,有些后悔。

    

     她把第一次给了我,我却这么粗暴,给了她撕裂般的痛苦。

    

     她温柔的整理了一下皱皱的被子,整完后,调整了一下睡袍的领口,脸颊微红的看着我,说"晓明。你后悔吗?我好坏呦,你这么小,还是个孩子,就对你做了这种事。"

    

     我摇了摇头,"姐,跟你在一起的时候,我心里特别踏实,我一点都不后悔。"她的第一次就这么给了我,却还安慰着我。

    

     "那你抱着我睡好不好?"

    

     "嗯,好。"

    

     我伸出手臂,把她揽入怀中。

    

     "姐,你叫什么名字?是哪里人?"我用下巴抵着她的头,温柔的问道,想要了解她更多。

    

     她却堵住我的嘴,"嘘,不要说话,就这样静静地抱着我就好。"

    

     第二天,当我醒来的时候。发现身边人儿已经不在了,却听到了厨房乒乒乓乓的声音。

    

     我洗漱好之后,走到厨房想要帮她,却被她推出厨房"你只要负责吃就行了"

    

     "姐,我也会做饭的"我笑着对带着围裙的茜姐说道。却感觉到推着自己的双手微怔了一下。语气也变了,"你在外面等着吃饭"

    

     我愣了一下,感觉到她的态度突然变了,转而又想,肯定是自己听错了,就没有在意,坐在沙发上,悠闲地看着电视。

    

     吃饭的时候,她一个劲儿的给我夹菜,我说,"姐,够了,我吃不下的。"

    

     "多吃点,天冷,多吃点能补充热量。"她还是不断的给我夹着菜。直到我的碗里满满的,再也盛不下任何东西。

    

     她才微微把头低下,一声不吭的吃着饭。

    

     吃完饭后,她抬起头看着我说,"晓明,你走吧,把姐忘了吧。"

    

     "为什么?"我看着她,手里的筷子落在了地上。

    

     她好像没听到我说的话似的,起身从包里拿出了两沓厚厚的钱。

    

     "这里是两万块钱,拿去交学费吧,好好念书,毕业了好好工作,以后找个好姑娘,不用太漂亮,长得顺眼就行。温柔一点的就行了。"她的语气中带着伤感。

    

     "不!"她怎额可以说出这样的话?我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眼泪很不争气的流了下来,看着她说。"姐,我可可能已经爱上你了!"
版权保护: 本文由 信宜金融网 原创,转载请保留链接: http://www.xinyichashan.com/chaogupeizi/740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