丝袜老师教室自慰摸下面/两根粗大在她腿间进进出出 - 信宜金融网 丝袜老师教室自慰摸下面/两根粗大在她腿间进进出出 - 信宜金融网

丝袜老师教室自慰摸下面/两根粗大在她腿间进进出出

【摘要】一股很特殊的淡淡烟草味道钻进了我的鼻子。    隐隐的,我总觉得我在哪里闻过这个味道。    他没跟我握手,而是在我对面的沙发上坐下,看了看我脖...

一股很特殊的淡淡烟草味道钻进了我的鼻子。

    隐隐的,我总觉得我在哪里闻过这个味道。

    他没跟我握手,而是在我对面的沙发上坐下,看了看我脖子上挂的胸牌:你姓章?

    哦不是。他有点不按理出牌,我的节奏都被他给打乱了:我叫夏至,本来约好采访您的记者出差去了。

 文学

    我抬眼看向他的脸。

    桑旗这个人,大概知道一点。

    大禹集团是兄弟俩创办的,据说家里是做官的,父辈很有名望,但是两个儿子也是人中翘楚,短短几年将大禹集团发展成国内很大型的企业。

    而桑旗也很年轻,据说还不到三十。

    所以这么个有代表性的年轻商人,肯定有值得挖掘的地方。

    只不过小章的采访稿写的太过浅显,一味的阿谀奉承。

    我没想到他长的这么帅,就算去拍电影也绝对不输给任何一个男明星。

    我看着他出神,他曲起手指在桌上敲了一下:夏小姐,我脸上有花?

    花自然是没有,我看着他坚毅的额角老实回答:总觉得在哪里见过你。

    他撇唇轻笑:最近我的专访有点多。

    也许是在电视上吧,我对这些标杆型的人物没什么兴趣,就算是看到了也只是随便看一眼。

    我打开录音笔,采访正式开始。

    照着采访稿进行,采访还算是顺利,虽然没什么火花。

    快要结束的时候,我的手机在包里响了。

    往敞开的包里看了一眼,是何彬打来的。

    我找了他整整二十四个小时,他终于出现了。

    想都没想就把电话接通了,径直走出接待室去接听。

    你去哪里了?一接通,我劈头盖脸地就问。

    小至,他声音一如既往的软软的:你打了我很多电话?

    你去哪了?

    我出差了,昨天走的比较急,没时间告诉你。

    好。我不跟他计较为什么一直不接我的电话,我有更重要的事情问他:我问你,一个半月前我陪你去应酬的那个晚上,后来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事情过去了这么久了,我哪里还记得?他含含糊糊地想要混过去:小至,我还有事,我先挂了。

    何彬,你别挂!我咬着牙喊他的名字:我为什么会在酒店里,为什么你不在?为什么我喝多了你不把我带回家?

    小至,我上次不是跟你解释了么,我刚刚把你安顿好领导就打电话给我,我就去忙了,后来很晚了我就没去打扰你。

    你没有碰过我?

    当然没有了。

    我笑了,这孩子难不成是从天上掉下来的么?

    好,我点点头:既然你没碰过我,我问你,我为什么怀孕了?

    我是很平静地问出这句话的。

    可能我是天底下唯一一个怀了不是老公的孩子还质问他的女人吧!

    小至。他的声音听上去并不惊奇,仿佛早有心理准备一样:一切等我回来再说。

    何彬,你马上给滚回来!终于忍不住,我站在后楼梯口歇斯底里地喊出这句话。

    何彬挂电话的速度比他做任何事都要快。

    他做什么都是磨磨蹭蹭的,但每次出了事逃跑都是最快的。

    我深吸一口气,胸口闷闷地痛。

    捂着胸口转身,看到那个颀长的身影已经走进了电梯里。

    桑总!我小跑了几步,等我跑到电梯门口,刚好电梯门在我的眼前慢慢合上。

    桑旗那张英俊却冷淡的脸被合在了那两块冰冷的铁门中。

    我看着电梯上跳动的数字,准备确定好楼层之后就跟着上去。

    一个看上去像秘书的人拦住了我:夏小姐,我是桑总的秘书。

    哦,刚才我有点急事,接了个电话。我急忙解释。

    桑总让我转告你,你是他见过的记者中最不专业的一个。

    我哑然,我专业的时候他没见过。

    当年查地沟油的事情的时候,我装成买地沟油的小贩,跟着那些人每晚去捞地沟油,被熏了整整两个礼拜。

    不好意思,刚才我真的有急事,如果桑总现在没空的话,我们可以另约时间。

    桑总没那么多时间给你浪费。秘书将我落在接待室里的采访稿递给我:就算是临时换人了,采访稿也是别人的,你太没有诚意了。

    秘书随后也走进了电梯,我颓然地叹了口气。

    这么简单的一件小事都没完成,人物专访应该是最简单的事情了。

    回到杂志社,还没坐稳,小唐就跑来告诉我:总编找你,你小心点,听说你没完成采访,被大禹集团的人给投诉了,现在总编大发雷霆。

    我硬着头皮走进了总编办公室,总编果然很生气,连头套都摘下来了,露出光溜溜的脑袋顶。

    据说能看见总编的秃脑门的人,离死就不远了。

    我没敢坐下,战战兢兢地站着:总编。

    他半天没说话,我看着他的秃脑门发愣。

    忽然,他终于开口了:夏至,去人事部办手续吧!

    我愣了一下:办什么手续?

    离职手续,还能是什么手续!总编朝我大吼一声,我腿一抖差点跌倒。

    总编,我只是接了个电话。我有点委屈,我承认采访中途接电话的确不对,但是被开除是不是有点夸张了。

    夏至,你是新人么?你第一天当记者吗?你知道你采访的是什么人吗?好不容易才约到桑旗,还是总部领导的面子,现在人家投诉到总部去了,我只是小小一个分社的总编,我罩不住你罩不住你啊!

    他把桌子拍的啪啪响,我很担心本来就不太结实的桌子会被他拍散。

    我下意识地捂住小腹。

    女人的天性是母性,尽管我对他的到来感到很惶恐,但是我必竟是他的母亲。

    我往后退了一步,舔了舔嘴唇:总编,现在秋天容易肝火旺,我去给你冲一杯清火茶。

    我脚底抹油就想溜,总编恢复了些理智,哑着嗓子喊住我:夏至,你到我们杂志社三年了,刚毕业就来了,按道理我应该保住你,但是我能力有限,请你谅解。

    阳光下,总编的脑袋像灯泡一样发着光。

    我能感觉到他的无奈。

第4章 我被老公卖了

桑旗如果直接跟总社的领导投诉的话,的确不是总编能够罩得住的。

    他平时待我不错,我也不能害他。

    我反过来安慰他:我知道,是我做的不对给人家抓住了小辫子,也害的你被领导批,我这就去办离职手续。

    我转身拉开办公室的门,总编的声音在我身后响起:你可以拿三个月的工资,这是我唯一的权利。

    总编仁至义尽了,我向他深深一鞠躬,然后走出了办公室。

    走到我的办公桌前,端起桌上的水一饮而尽。

    秋天天凉,早上倒的水现在已经凉透了。

    我怎么觉得凉水卡在了我的牙缝里。

    满嘴满心的凉意。

    昨天被婆婆赶出家门,今天又失业了。

    我无处可去,只能回到昨天晚上的豪华别墅。

    午饭已经做好了,香气扑鼻。

    我默默地吃着,不知道是不是怀孕的缘故。

    明明我很郁闷,但是胃口很好。

    快吃完的时候,小锦抱着一摞书放在桌上。

    我抬眼看了看,又埋下头继续吃。

    夏小姐,这是董秘书送过来的书,请你有空的时候看。

    我拿过一本翻了翻,是关于孕妇的书,目测那那一大摞都是。

    我不看。我还没想好把孩子生下来,看那些书做什么。

    董秘书说您现在没有工作了比较有空,正好可以好好看看。

    我立刻抬起头来看着小锦:他怎么知道我失业了?

    小锦摇摇头:我也是听董秘书说的。

    那个董秘书,好像什么都知道。

    我放下筷子在餐厅里团团转。

    我分析了无数个可能,但是又统统被我自己给推翻。

    你有董秘书的电话吗?我问小锦。

    她摇摇头,忽然又想起来什么:家里的电话里应该有,我去找。

    她在电话的来电显示里翻到了董秘书的电话号码,正要抄给我,我看了一眼便记住了。

    这是我做记者练就的本事,多长的数字看一看也就记下了。

    我拨给董秘书,他很快就接了,语气客套:夏小姐,找我有事?

    我要见你的老板。

    他似乎料到我提出这个要求,回答的很套路:需要见面的时候,您自然会见到。

    我就猜到他会这么说。

    我很冷静地告诉他我的决定:我要见他,不然的话我就把孩子打了。

    我笃定,那个人是想要孩子的,不然不会把我圈养在这里,好吃好喝地伺候着。

    我甚至觉得,很有可能今天我丢掉了工作,和那个幕后的人也有关系。

    我一个做新闻的,上串下跳的伤着孩子怎么办?

    董秘书顿了顿,随即回答我:您打了孩子,就彻底不知道孩子的父亲是谁了,夏小姐是记者,最喜欢刨根究底的,会白白放弃这个机会?

    董秘书很会谈判,但是忘了我是做什么的。

    我笑着答他:你觉得我会用十月怀胎漫长的时间去换见一个人?我已经预料到我之后的命运,生下孩子就被赶出去,早走晚走都要走,何必搭上我十个月的光阴?

    董秘书在电话那端又沉默了,过了一会才说:夏小姐,我得先汇报给我的老板才可以。

    我没什么耐心,明天晚上之前我见不到人,后天上午我就去做手术。

    我撂了电话,气的坐在沙发里半天起不来。

    就算有可能明晚会见到一个秃头啤酒肚的老男人,我也认了。

    最起码上去扇他几个耳光,才能稍微平息一些我心中的怒火。

    但是,何彬一定和这件事脱不了干系。

    试问,任何一个男人知道了他的女人给他戴了绿帽,肯定会暴跳如雷,只有何彬是躲躲闪闪的。

    我睡了个午觉,养足了精神就去何彬的新房那里堵他。

    我料定他没有出差,因为我在车库里没有看到他的车,他总不能开着自己的车出差吧!

    我坐在能看见何彬那栋小楼的对面花坛上,被冷风吹了一下午。

    终于在傍晚的时候,他开着车回来了。

    他下了车,用袖子在车门上擦了擦。

    我冲过去拽住他的衣服,他吓了一跳,回头看是我,表情很是古怪。

    小至......

    你不是出差了么?

    我不是才回来?他唇角颤动着拉开我的手。

    你开着车出差?

    就去邻城,就开自己的车了。

    我不想纠结他是不是出差了,我今天要把话问清楚。

    我把我昨天去医院的化验单给他看:看明白了么,我怀孕了。

    他看了半天,然后抬头看我的目光闪烁:小至,小至......

    他支支吾吾半天也没说出个所以然来,所以我更笃定那天晚上的事情跟他有关。

    那天晚上,你把我卖了是不是?不需要他回答,我就能猜出七八分。

    何彬在他们集团公司是一个不大不小的副经理,上次调岗没有他的份,他郁闷了好久,做梦都想升职。

    因为我漂亮,他经常带我去应酬,虽然我很不喜欢那种环境,但是他总是求我,看在他可怜的份上,我有时候便陪他去一次。

    那天晚上,是他们集团的领导和合作企业的一些高层。

    我无疑是宴席上的焦点,很多人夸我长的美。

    他们灌我酒,而何彬完全不帮我挡酒,所以我很快就喝醉了。

    接下来的事也没什么好难分析的,我被何彬给卖了,他把我送到了一个高层的床上,就这么简单。

    小至,你别说的这么难听,那天晚上领导让我去送人。

    哪个领导,送谁了,你告诉我,我一个一个去找!

    小至,你别这样咄咄逼人的。他为难地看着我:你太敏感了,根本没有你想象的那些事!

    如果没有,你为什么一个星期之后就升职了!当时我没有想太多,现在联系起来一想,他能升职应该是卖了我的奖励。

    小至,你把我想成什么人了!他倒是很委屈的样子:你现在不要太激动,你不是怀孕了么!

    哈,我怀孕跟你有什么关系?我讥讽地笑道:你还打算做便宜爸爸?

    啪!响亮的一记耳光打在我的脸上,脸颊火辣辣的痛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