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生早上都是捏着小兔兔星的/和乘务员做了好爽 - 信宜金融网 女生早上都是捏着小兔兔星的/和乘务员做了好爽 - 信宜金融网

女生早上都是捏着小兔兔星的/和乘务员做了好爽

【摘要】离开了我的唇,我这个时候已经神志有些迷离了,没有再压抑控制自己。    我被折腾了半夜,杨哥最后还打开了帐篷,让我趴在车上做。 文学  ...

离开了我的唇,我这个时候已经神志有些迷离了,没有再压抑控制自己。

    我被折腾了半夜,杨哥最后还打开了帐篷,让我趴在车上做。

 文学

    最后我是累的昏睡过去的。

    而且第二天,我也是被下身的饱涨感觉还有麻痒刺激的醒过来的。

    睁开眼睛,就看见杨哥略微发红的胸膛,他正压在我身上起伏。

    我慌张的闭上了眼睛,然后又被杨哥折腾了很久,他才停下来,最后他抱着我温存,说我真美,他越发喜欢我了。

    我心里面却只想快点儿离开这里,然后微咬着唇,说天亮了我们该走了。

    杨哥这才起身。

    收拾了东西,上了车之后,在车上杨哥一直和我说话。

    我也不敢不回答,现在还在路上,我不能让他把我丢在这里,只要到一个有人的地方,我立刻下车就能够逃走了。

    我不是那种发生了什么事情就只剩下一哭二闹三上吊的女孩儿,如果我那样的话,反倒是只能害了自己。

    我现在已经格外后悔,懊恼出来穷游了,那些帖子根本就是骗人的,到了有人烟的城市之后,我就要马上回家。

    杨哥一边开着车,一边还伸手过来摸着我的手,同时他和我说,再过三个多小时就能到最近的镇了,我们在镇上买点儿东西,然后他带我走另外一条路,从川西方向过凉州,直接可以到云南的中甸,这一路上有很多美景还有好玩儿的地方,都是商业化的旅游景点看不到的。

    杨哥的手摸在我的手背上,让我觉得格外的恶心,身上都是鸡皮疙瘩,而且他的话真的把我吓到了。

    要是我跟着他去了,那一路上可就真的什么人都没有了,他肯定会全部带我走偏僻的小路,到时候我就只能够任他宰割。

    可我不敢表现出来别的情绪,还只能装出来挺喜欢的样子,说可以啊,我就想看那些风景。

    可心里面,却恶心到了极点……

    差不多到了中午的时间吧,我终于能够看到路边有一些房子了,我们也终于从山路里面绕了出去,开上了正常的国道,路上也开始有不少的车辆。

    其实我现在都想要下车,可我又怕碰到和杨哥一样的人,所以只能够一直忍耐着。

    这个时候杨哥拿出来手机,他打了个电话,接着笑着和我说,他在那个镇上有朋友,带我去他朋友那里吃饭,顺便介绍给我认识下。

    我没有接这句话了,装作没听到。

    又过了半个小时,我们的车到了镇上,只不过进镇上了之后,我心里面就凉了半截,因为这个镇说起来是镇,实际上就是马路两边,多了两排稀稀拉拉的破旧房子。

    一些房子的门口坐着人,他们要么在做手工上的活儿,要么就是抽烟,总之我们的车过去的时候,他们都会抬头,用一种不怎么友善的目光看过来。

    杨哥和我说道,这个镇少数民族很多,不欢迎外来人的,要是没有他朋友,我们什么东西都买不到的。

    我心里面越发的不安了,我注意了一下,这里也没有什么车,我下车之后,还是只能听天由命……

    很快,杨哥就把车停在了一栋三层小楼的门口。

    然后他说了句到了。

    杨哥开门下了车,我也只能下车去。

    在屋子门口,有一个长相普通,身材很瘦小的男人,他笑着和杨哥握了握手,说了句好久不见啊老杨。

    杨哥则是笑着指了指我,说这是我女朋友何欣。接着他又和我说,叫他朋友老周就行。

    老周眼睛提溜提溜的在我身上打转儿,我特别不自在的想要躲闪。

    杨哥过去拍了拍老周的肩膀,说咋没见你老婆呢?

    老周和杨哥聊了起来,也进屋了……

    我很不自在,同样觉得刚才杨哥的介绍,让我心里面恶心至极,可我没办法啊,这个地方虽说有人烟了,但又是少数民族,我怎么能离开?

    我心里面煎熬到了极点,可是我没有别的选择了,只能够先和杨哥假以辞色,然后找机会再跑,同时我想到了一件事情。

    杨哥总要给车加油吧,只要我们到了一个加油站上面,我就能走了,加油站随时都有车过来,我肯定能遇到客车的,到时候什么客车,我都能够直接上去。

    就在这个时候,屋子里面传来杨哥喊我的声音了,我深吸了一口气,也走了进去……

    外面这个门脸的屋子,杂乱的堆着农具,往里面走有个帘子,掀开之后就看见了杨哥和老周。

    同样还看见屋子里面有个女人,长得挺漂亮的,而且很纤瘦,只不过她头都没抬起来,压根都没来看我,就那么一直打扫卫生。

    我却觉得,这个女的那么漂亮,咋会在这个地方?老周又矮又普通,根本对不上他老婆的长相啊?

    就在这个时候,杨哥说了句:他让老周给我安排了一个房间,先去洗个澡,他去买点儿东西回来,等会儿吃完饭,咱们就出发了。

    老周则是示意我跟他走,我极力保持自己表情没别的什么变化,跟着老周往里走去。

    几步之后就上了楼梯,然后到了二楼一个房间里面。

    虽然外面房子看着破旧,但是楼上的装修还算是干净,卧室里面有张床,并且还有洗手间。

    老周笑了笑,说你就在这儿洗澡吧。

    我点了点头,然后进去洗手间之后,就立刻关上了门。

    心跳有些加速,我总觉得老周的目光在我身上绕来绕去的,很不舒服……

    昨天被杨哥折腾的浑身都很恶心,我放了水,开始洗澡。

    拼命的搓洗自己身上的痕迹,我还很怕一件事情,就是怀孕……

    不过这几天,刚好是我的安全期,我才能稍微松口气。

    洗完了澡之后,我才想起来,我忘记拿干净的衣服了,只能够先穿昨天的,然后去杨哥的车里面拿。

    结果我穿上衣服,然后准备下楼的时候,我一开门,门却被反锁了,没办法打开。

    然后一双手,直接抱住了我的腰……

    我被吓了一跳,然后就知道了是杨哥,心里面特别的反感和煎熬……

    那双手抱住我的腰之后,一只手就摸到了我衣服里面,我却只能闭上了眼睛,刚好在门边,他就把我压在了门上。

    我只能认命,现在我这个处境,也没有别的办法了。

    压低了声音,我和杨哥说让他快一点儿吧,我也饿了,想吃东西,这里毕竟也是他朋友家里面啊。

    结果身后却传来了另外一个男人有点儿猥琐的声音,说:放心小美女,我肯定能把你喂饱的。

    这个声音不是杨哥的,而是老周的啊!

    我当时就尖叫了一声,然后想要跑,可是门已经被反锁了,我也跑不掉。

    老周则是用力的拉着我,把我拉到了房间里面,接着他用力一把把我推倒在床上,扑上来之后就撕扯我的衣服。

    我被吓坏了,尖叫着挣扎,然后哆嗦的说我是杨哥女朋友,他怎么能这样做?

    老周红光满面,他眼中全部都是兴奋,接着说了句话却险些让我昏过去,他说他和杨哥做了交换了,现在杨哥在搞他老婆,他就来搞我,换换滋味儿玩儿。

    撕拉一声,老周把我的上衣给扯烂了。

    然后他按住了我双手手腕,直接埋头在我胸口啃着。

    刚洗了澡,我能清晰的感觉到皮肤上那些滑腻和恶心,可杨哥竟然做出来这种事情……

    我还想要挣扎,老周就威胁的说了句,现在他老婆已经被睡了,我就别想跑了,不然他就把我从窗户这里推下去,就和杨哥说我自己跳的!

    我整个人都是崩溃的,我一直在颤抖,眼泪也大颗大颗的滚落了出来,根本没有办法能够想到,短短两天时间内,我竟然会被两个人侵犯。

    老周的力气很大,他按住了我之后,让我根本就不能动弹,而且他刚才都威胁我要杀人了……

    我不敢挣扎了,只能够麻木的躺在床上一动不动。

    他在我身上乱亲,很粗鲁的脱下来我的衣服,最后压在我的身体上。

    老周没有什么技巧性可言,甚至我开始都没有一点儿生理上的感觉,只是他太粗鲁了,让我很痛。

    我的声音,完全都是因为痛而喊出来的,他反倒是觉得很兴奋,动作越发的快,就像是打桩机一样。

    我几乎感觉都要痛的痉挛了,疼痛的本能反应,让我紧紧的抓着床单。

    终于,老周结束了他的侵犯,趴在我的身上喘息。

    然后他还在我屁股上捏了几把,说睡久了越南老婆,还是现在的小姑娘又紧又会叫。

    我浑身都在痉挛,而且下体感觉都已经不是自己的了。

    死死的咬着唇,我眼泪一直往下掉。

    老周终于起身,然后穿着衣服往外面走去了……

    我在床上趴了很久,一直哭,哭得感觉眼泪都要流干了,觉得格外的绝望。

    而这个时候,屋子的门又打开了,同时我也听到了轻微的脚步声音。

    我惊慌的抬起来头,不过进屋子的并不是老周,而是杨哥,他手上拿着一套衣服,到了床边之后放到我身边,然后他坐下来,手轻轻的在我脸上摸了一下,说起来吧,吃的弄好了。

    我哆嗦了一下,然后捂着胸口往后躲。

    这一次我看杨哥的目光已经是惊恐的了,本来最开始只是以为他是胁迫着我,只想骗色,可现在他都能做出来这种事情,他还有什么事情是做不出来的?

    杨哥眉头却微皱了一下,然后他过来拉我的手,并且和我解释,说让我别害怕他。

    我眼泪一直往下掉,看着杨哥没说话。

    杨哥则是叹了口气,说他朋友非要玩儿这个交换的游戏,他也拒绝不了。

    我心里面很讽刺,觉得杨哥完全把我当傻子了。

    而杨哥则是轻言细语的和我说,先穿好衣服,咱们吃完东西了之后就从这儿走了,就不会有其他的什么事情了,要是天黑了还不走,咱们就又要在外面搭帐篷过夜了。

    杨哥的这句话,让我一下子就清醒了过来!

    我不能留在这里,不然的话等会儿又开到半路上,到时候杨哥又是对我想做什么我都不敢反抗,现在就走,他肯定要去加油站加油的!

    想到这里,我马上就从床上坐了起来,然后捂着胸口拿起来了衣服,往洗手间的位置走去。

    进去洗手间之后,我先洗干净了身上的那些污秽,双腿间特别的疼痛,我都有点儿站不稳。

    洗完了澡之后,我才穿上衣服,跟着杨哥下楼了。

    一楼之前那个房间里面,并没有看见周哥和他老婆,只是桌子上放着吃的东西。

    隐隐约约我耳朵边能够听到嗯嗯啊啊的声音,还有老周气喘吁吁的哼声。

    我猜到了他们在做什么了,却怎么都想不到,像是老周这种人是怎么能够做出用老婆换别人女朋友的决定的。

    饭很普通,可我饥肠辘辘,几乎是狼吞虎咽的,杨哥一直和我柔和的说慢点儿吃,小心噎着了。

    我只觉得他这副模样太过假惺惺。

    心里面一直盘算着等到他加油的时候,我应该怎么逃走。

    还是说我直接说要报警,威胁他不准再纠缠我?

    吃完东西之后,我们两个人就离开了,自始至终老周没再出来。

    上了他的车之后,杨哥一边开车,一边递给我一个药瓶还有一瓶水。

    我看见药瓶之后就愣了一下,因为这个是紧急避孕药。

    然后杨哥声音还有点儿歉意的说,他之前也没控制住,所以只能让我吃这个药了,不过他又说让我放心,他买了套子了。

    我在另外一侧的手死死的掐了起来,心里面有点儿发抖,他竟然还有这种打算,我又怎么可能真的成了他的玩物?

    我沉默,没有说话,打开了药瓶还是吃了一片药下去。

    心里面很恨,很厌恶这个杨哥,可同样我也觉得无力,只想要快一点儿逃离。

    他开车的时候,我一直默默的看着车窗户外面,他再和我说话的时候,我也只是断断续续的会嗯一下了。

    不过杨哥好像并没有看出来我想逃的意思,还是一直说些道歉的话,说他也不想发生刚才那种事情。

    第4章 旅馆咸猪手

车辆行驶上了国道,这个时间段,阳光已经刺目了不少了。

    之后我问杨哥,他现在要往哪儿开,今天晚上我们不会露宿马路了吧?

    杨哥先是皱了皱眉,然后接着说:不会,等会儿我会直接开过凉州,中间会有一个休息站,咱们今天晚上住休息站,等明天开一整天,咱们就能够到中甸县。

    听杨哥这样说,我心里面稍微有了主意,也送下来了一口气,终于能够摆脱这个变态了。

    约莫到晚上七八点,已经天黑的时候吧,我们终于到了休息站的位置。

    不过这个休息站,也比我想象之中的荒凉了太多。就破旧的两栋楼,一个加油站。

    两栋楼在加油站的后面,第一层是超市,再往上则是旅馆。

    杨哥先给车加了油,然后才带着我去开房间。

    旅馆的入口,是在超市旁边的一个小楼道,那里放了个脏兮兮的收银台,一个胡子拉碴的老男人在收钱。

    开房的时候,我本来说要开两间的,可还没等我说话,杨哥就说一间房。

    老男人抬头打量了我们一眼,然后说空房间没有了,有七人间,里面刚好还有两个空床,你们住不住?

    杨哥的表情,当时就变得不自然了起来,接着他问老男人,说加钱给空房间不?

    老男人指了指杨哥的车,说:你可以住车里面。

    杨哥的表情明显变化了起来,我心里面咯噔了一下,要是我们住车里面,我还怎么有跑掉的机会?

    七人间,很混乱,可这里毕竟是旅馆啊,而且人多,也不太可能出什么事儿。

    反倒是住在车里面,这个杨哥肯定不会放过我,还会对我做那种事……

    思维转动的格外的快,我马上就说了句要的,你帮我们开一下吧,多少钱?

    杨哥皱了皱眉毛,说咱们住车里面也不是不行。

    我心里面一僵,接着就说车里面不安全,你不是说空气不流通么,这里这么多人,也不会出事儿的。

    杨哥明显语塞了,那个老男人伸手,没什么语气的说了句:180,两个床位。

    我正准备掏钱,心里面虽然有点儿心疼,可我也总不能再问杨哥开口吧?

    只不过倒是杨哥拦了我一下,拿出来钱包把钱给了。

    老男人说了楼层和房间号,然后给了一把钥匙。

    我和杨哥往楼上走去。

    到了房间门口,推开门之后,屋子里面就扑鼻而来一阵难闻的味道,有方便面的味道,也有袜子的臭味儿。

    屋子里面的光线很暗,放着约莫有五张床,每张床上都有人,有的睡着了,有的拿着在玩儿手机。

    其中有四个男人,一个女人,没睡觉的都扭头过来看我和杨哥。

    我下意识的往后缩了一下,杨哥则是走到我前面,我本能的想伸手去拉他的衣角,这完全是一个女孩儿在本能之下的反应,进屋之后,我们走到了一个角落里面,这儿放着一个高低床,这就是那个老男人说的两个床位了……

    我有一种被坑了的感觉,睡这种床,还180。

    杨哥小声说,要不我两都睡下铺得了,我被吓了一跳,说这么多人呢,让他别闹,说让他睡上面。

    杨哥倒是没坚持,爬了上去。

    我躺在了下铺之后,本来不想睡觉的,我想等着杨哥睡着了,然后我逃走。

    可是上铺的位置,总有手机光,杨哥一直没睡,最后我忍不住,昏昏沉沉的睡了,心想着就算晚上我不跑出去,等天亮了我不走了,杨哥也拿我没办法了,这里可是加油站啊。

    可睡到半夜的时候,我总觉得好像有人在摸我一样,我惊醒过来,却发现我床边有个男人,他的手,已经伸到了我的衣服里面了,我吓得就要尖叫出来声音。

    屋子里面光线特别暗,这个男人应该是其他床位的住客。

    可就在这个时候,他突然瞪了我一眼,手上拿着把匕首放到我脖子上,压低了声音特别小声的说,不准叫,叫出来,我捅死你!

    我被吓坏了,男人坏笑了一下,然后掀开了我的衣服。

    我脸色涨红,心中惊恐,而且还很崩溃,我怎么住到哪里,都会碰到这种人?

    我现在尖叫出来,杨哥会醒,其他人也会醒过来,可万一他的刀在我脸上划一下,或者真的割开我脖子了,怎么办?

    我不敢去冒险啊。

    这个男人的手,已经往我内衣里面伸了,而且他的手特别的粗糙,反倒是给了我一种异样的刺激。

    加上这里特别多的人,就让我身体,传来了另外一种难以控制的感觉……

    我没忍住,轻哼了一声。

    他的呼吸也粗重了不少了,然后他一边摸我,一边让我坐起来,帮他脱裤子。

    我面色变了,想哀求他,他瞪了我一眼,让我快点儿。

    我艰难的从床上坐起来,心里面很绝望,因为我猜到他想做什么了,可这里这么多人啊,我也没办法拒绝,因为脖子都感觉到了一点儿刺痛,分明是他的匕首,已经碰到了我的皮肤。

    就在这个时候,突然屋子里面有人咳嗽了起来,然后突然啪嗒一声,亮起来了灯光。

    这个男的脸色一阵惊慌,然后他不动声色的收回了匕首,往洗手间的位置走去了……

    我心中也是惊慌的,快速的拉着被子,挡住了胸前的春光,同样,我也松了一大口气。

    靠窗户那边那个女人开的灯,她迷迷糊糊的喝水,然后躺下去继续睡觉了……

    我已经被吓坏了,这一次我不敢睡了,而且我害怕那个男人从洗手间出来之后,继续威胁我。

    看了一眼手机,差不多已经五点多钟了,外面天色也有了一点儿鱼肚白,想到这里,我马上就翻身下了床。

    我不能在这里待下去了,我得走。

    往屋子外面走之前,我偷了杨哥的后备箱钥匙。

    下楼的时候我速度特别快,出去之后,我打开后备箱,然后拿了东西之后,就往加油站外面走,并且是从我们来时的方向走。

    约莫走了有十几二十分钟,我才在路边找了个角落停了下来,然后我缩着肩膀,坐在行李箱上面。

    我在路边一直等,想等一辆客车过来,因为别的顺路车,我是真的不敢上去了。

    这两天发生的事情,已经让我快要难以承受了……

    差不多等了有两个多小时吧,竟然一辆车都没有路过。

    天色已经大亮了,我的手机响了起来,我愣了一下,竟然会有人给我打电话?

    我接通了,结果让我面色一变的是,那边竟然是杨哥的声音,他问我去哪儿了,怎么走了啊。

    我心里面有点儿哆嗦,对这个杨哥是特别恨的。

    还没等我说话,杨哥就说:这条路,车特别少,现在大部分都走高速了,也没有客车,很难有人拉在路上拦车的,你走不了的,赶紧回来吧,我在这边等你。

    我咬着牙告诉杨哥,让他别做梦了,我不是傻子。

    杨哥沉默了一下,然后说行吧,我电话就是这个,要是你走不掉,给我打电话,我会回来接你的。

    我直接就挂断电话了……

    心里面明白,多半是那天晚上,杨哥用我手机存的电话。

    我一直在路边等,差不多等到了中午吧。稀稀拉拉路过了有一些车子,不过的确没客车。最后我估算杨哥应该走了,就往加油站那边回去。

    可我心里面很不安,难道真的只能拦别的车了吗?

    万一再碰上杨哥那种人,怎么办?
版权保护: 本文由 信宜金融网 原创,转载请保留链接: http://www.xinyichashan.com/chaogupeizi/7381.html